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99章 刘楼房的感染

正文 第399章 刘楼房的感染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刘楼房的房子,在附近的村子里面。

    由于靠近学校,所以附近村子里面,建设有好多宾馆,旅社,招待所,出租屋,全部都是面向学生出租的。

    刘楼房的房子,在东关市场对面的一条小巷子里面。

    涛涛推着自行车,跟在刘楼房的后面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两人走到了一户村民的门口。

    刘楼房指了指眼前的房子,说:“到了,我租的房子就在这里。“

    涛涛看着眼前的房子,外观还不错。

    他心想,这种房子,房租估计也不便宜吧。

    进了村民家之后,刘楼房径直带着涛涛上到了三楼。

    而这户村民家所盖的房子,也只要两层,最上面一层本来是屋顶,但是又零时添加了一间。

    这间房子,本来是要当洗澡间的,可是由于最近住户比较多,所以房东便也把这个狭小的洗澡间,给改装成了出租房,并且给出租了出去。

    走进楼房的出租屋,涛涛很难想象,刘楼房在这个房子里面怎么生活?

    因为它实在是太热,太太闷了。

    由于是三楼,并且没有什么遮挡,所以这间房子,往往都是被太阳暴晒一整天。

    走进了房子,涛涛看到,这个房子也就四个平米大里面摆着一张床,一个桌子,然后什么也没有,可谓设施之简陋,条件之艰苦,远远超出涛涛的想象。

    涛涛在刘楼房的房子里面,呆了没有三分钟就呆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他一边退出房子,一边说:“楼房,这么热的房子,我都不知道你是在里面怎么住的。“

    刘楼房笑笑说:“前半夜热,后半夜就不热了。“

    涛涛看着刘楼房额头上在流汗水,可是脸上却在微笑。、

    他不解的问:“前半夜那么热,你能睡着吗?“

    刘楼房望了望天花板,笑着说:“热的睡不着。“

    涛涛问:“那咋办?“

    刘楼房从床底下拿出来了一个搪瓷盆说:“我晚上就打一盆子凉水,把脚泡在水里面看书,既凉快,还不怕蚊子叮咬。“

    涛涛好奇的问:“那你每天晚上,看书看到几点啊?“

    刘楼房眼睛往上翻着,他想了想说:“看到一点左右吧。“

    听到刘楼房每天下了晚自习,还要独自学习到一点,他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学习状态。

    相比刘楼房,自己简直是太懒惰了,不仅从来没有看书看到凌晨一点过,甚至下了晚自习,也基本没有自学过。

    涛涛问:“那你晚上一点睡觉,第二天能起来吗?“

    刘楼房说:“我早上六点就起来了。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起来那么早,干什么?“

    刘楼房说:“我初中三年,都是这么过的,已经养成习惯了,早晨六点起来,看书到七点,然后洗漱出去吃早饭,然后去学校晨读。“

    听到刘楼房学习这么刻苦,涛涛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算着刘楼房课外的学习时间,至少在四个小时以上。

    而自己呢,除非老师逼自己学习,不然,自己是从来不会像刘楼房这样刻苦学习的。

    同时,涛涛也感叹,刘楼房之所以能够考上礼泉一中,除了他的聪明之外,刻苦勤奋也绝对是非常重要的一方面。

    听到刘楼房晚上一点才睡觉,而早晨六点起来,涛涛也明白了刘楼房为什么选择在外面租房,而不去学校住校的原因了。

    学校的宿舍,每天晚上准时十点熄灯,而且早上七点才来电,根本不符合刘楼房刻苦学习的习惯。

    可是,涛涛不知道的是,刘楼房所在的这个出租屋的房租,要比学校的宿舍便宜一半。

    学校的宿舍,一个月要收四十元的费用,而这出租屋一个月只收二十元的房费。

    涛涛突然有了种,想搬过来和刘楼房一起住宿,一起学习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心想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,如果自己和刘楼房这样勤奋好学的人住在一起,那么一个高中三年下来,自己绝对可以考上一个非常不错的大学。

    可是,他看看刘楼房的陋室,又瞬间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从刘楼房的出租屋出来,回到家里后,涛涛的性格大变。

    他告诉母亲说:“老妈,我想明白了,我不去长庆七中上学了,我还是在礼泉一中上学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听到涛涛一会是东,一会儿是西的想法,很是纳闷。

    她说:“难道我今天去找了趟你们的班主任老师,她答应给你调座位了,你就放下心来了,决定在这里上学了?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心说,孩子毕竟是孩子,也太好哄了。

    涛涛摇摇头说:“老妈,不是的,我们班今天来了一个新同学,他叫刘楼房“

    涛涛的话还没有说完,冬梅就好奇的问:“什么,楼房,这名字也起的太奇怪了吧?“

    涛涛也不知道刘楼房为什么起这么一个稀奇古怪,又听起来搞笑的名字。

    涛涛不知道的是,刘楼房之所以起这个名字,还是有很大原因的。

    刘楼房的父母都是农民,家里赤贫。

    在刘楼房出生的那一个月里,天上下了整整一个月的小雨。

    连绵阴雨,直接泡塌了刘楼房家的三家土房。

    而刘楼房母亲所在的房子,也塌陷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刘楼房母亲跑出来的及时,而逃过了一劫,否则,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从此,刘楼房的家人,便多了一个愿望,那就是希望,自己的孩子将来能住进楼房,那就再也不用担心,因为下雨而土房垮塌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而刘楼房的这个名字,也就是这样而来的。

    涛涛说:“妈妈,你先别打断我的话,你先让我把话说完,你再插话。“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说:“好,你说吧,到底为什么又突然坚定的,要在礼泉一中上学了呢?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妈妈,你知道吗,刘楼房每天放学了之后,回到家里,要学习到晚上一点才睡呢,然后早上六点又起来,继续学习。

    他每天自学的时间,甚至超过了四个小时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了刘楼房的勤奋,冬梅想到了卫国。

    当年,卫国在第一年,第二年的时候,都高考失败。

    第三年,卫国跟着舅舅去了分数线比较低的临省。

    最后,他通过一年艰苦的学习,以全县第十六名的成绩,考取了长庆石油学校。

    可以说现在刘楼房的勤奋,堪比当年卫国的勤奋呢。

    冬梅告诉涛涛说:“你们从小都生活在家属大院,上的是子弟学校。

    并且,学校里面教室又大,学生又少,每个老师都有自己固定的学生管理。

    可以说啊,你们从小是被老师监督着,督促着学习出来的,而像刘楼房那样的孩子,从小就上着人多,老师少,条件艰苦的学校。

    并且,老师忙的根本顾不过来每一个学生,所以他们只能通过自己的自学,自己的勤奋,才能从小学考上初中,才能从初中考上高中,比你们要难得多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才知道了自己的幸福。

    以前,涛涛以为全世界的孩子,都跟自己一样,上着子弟学校,每天衣食无忧,饭来张口,衣来伸手,学校又好,老师又负责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他才明白,自己只是那一部分极少的幸运儿。

    而大部分的孩子,都没有自己的这种家庭条件和上学的条件。

    可以说,冬梅的提醒,让涛涛这个井底之蛙,真真正正的明白了自己的幸福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明白了,自己只是呆在井底而已,而外面的世界,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庞大的多。

    涛涛顿了顿说:“我要像刘楼房学习,学习他的刻苦,学习他的勤奋,学习他的那种精神。“

    冬梅鼓励涛涛说:“那你平时没事了,就多向刘楼房同学讨教。“

    涛涛点点头说:“我肯定会向刘楼房多讨教的,今天晚自习,我还把我的所有书,都借给了刘楼房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涛涛把书本借给了刘楼房,冬梅好奇的问:“难道刘楼房没有书本吗,你才把书借给他?“

    涛涛点点头说:“刘楼房打工赚的钱,只够他交学费,而不够他交书本费,所以他就借了我的书,然后去抄书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说:“什么,抄书?那么多书,他能抄的完吗?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刘楼房告诉我,他上初中的时候,就是一路这么抄书过来的,所以高中这三年,他也准备这么抄过来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当即从口袋里面,掏出来了一百块钱,递给涛涛说:“哎,现在都是什么社会了,竟然还有这么可怜的孩子,你去帮他把。“

    涛涛知道妈妈是个好人,并且心肠很软,见不得人可怜,更见不得人穷。

    他接过了母亲的钱,说:“好的,妈妈,我明天就把钱给刘楼房。“

    冬梅又补充了一句,说:“如果他不要钱的话,你就说是你借给他的,但是现在不必还,什么时候等他长大了,工作了,再还也不迟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又补充说:“这孩子,家里这么穷,肯定吃饭也吃不好,你每天回来的时候,干脆也把他叫上,来咱家吃饭得了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突然又想到了在甘泉基地时候的崔小涛。

    由于他父母离婚,爸爸催东北常年在外出差,所以孩子居无定所,吃饭也在外面胡乱的买着吃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孩子可怜,便让涛涛常常把崔小涛叫到家里来吃饭。

    现在,自己家搬到礼泉基地了,而崔小涛仍然跟着父亲呆在甘泉基地。

    冬梅也不知道,孩子他现在怎么样了?

    涛涛点点头说:“妈妈,我知道了,明天中午,我就叫他来咱家里吃饭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顺便也感谢他,他用自己的行动,彻底改变了你的想法,也让你认识到了自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觉得母亲说的对,自己以前,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身在福中,他甚至还羡慕电视上那些孩子的美好生活呢。

    可是通过和刘楼房的比较,涛涛真真切切的认识到了,自己从小所生长环境的优越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