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93章 求人办事,肯定是要

正文 第393章 求人办事,肯定是要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眼看就要上学了,可是涛涛他们这一批,从子校去礼泉一中上学的孩子们,却因为统考试卷的问题,而被挡在了学校之外!

    因为长庆油田是在甘肃注册的单位,所以所有子校的考试卷子,一律按照甘肃省的标准来进行。

    所以,孩子们的中考成绩,则自然是按照甘肃省的成绩来算的。

    而礼泉一中地处关中腹地,属于陕西,它作为县里的重点高中,只认可陕西的中考成绩,并不认可甘肃的中考成绩。

    这可急坏了冬梅。

    一向对于孩子的教育,非常重视的冬梅,径直找到了学校。

    她想让子校出面,协调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。

    可是,子校给出的答案,确是学校没有办法,既然地方上的重点高中进不去,那么希望孩子们,还是去长庆子弟高中上学的好。

    闻言,冬梅楞了,她想,自己为了孩子能在礼泉一中上学,而拒绝了长庆七中和长庆三中的邀请,现在再重新申请,恐怕又要延长时间,继续等待。

    如果孩子的学习耽误了,那可是非常严重的问题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来到了王小朝妈妈家里。

    毕竟,王小朝和涛涛都选择的是礼泉一中。

    王小朝家在子校对面那栋楼。

    冬梅出了学校,穿过一条马路,又进一个院子,就来到了王小朝家。

    王小朝的父亲王建设和冬梅老公卫国一样,都是单职工家庭。

    而且王小朝的父亲,王建设还在后勤上班,收入要比卫国低好多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走进王小朝家里,却被富丽堂皇的装修给震撼了。

    王小朝家里不仅装修好,而且家用电器一应俱全,就连大家都没有洗衣机和空调,他们家里都有。

    当冬梅从王小朝妈妈马美娟那里得知,王小朝的上学问题,已经解决的时候,她心里就更加的着急了。

    原来,马美娟带着王小朝去找了司校长帮忙,并且交了一定费用后,就能正常入校了。

    看到王小朝都正常入校了,冬梅更加着急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带着涛涛,去附近的商店,买了一瓶酒,一条烟,然后又买了些水果,便朝司校长家里走去。

    司校长家在中英街的对面,他家在五楼。

    冬梅领着涛涛爬了五楼,终于抵达了司校长家门口。

    当冬梅准备伸出手敲门的时候,她又犹豫了,她不知道司校长会不会帮助自己,毕竟自己曾经去教育局告过司校长,而且涛涛上初一的时候,还给楼道里面打蜡,把司校长美美摔了一跤,并且将他刚买来的假发,还给甩丢了。

    犹豫了半天,冬梅还是不敢敲门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看到旁边,期待上学的孩子时,还是敲响了司校长家的门。

    开门的是司校长的老婆,物理老师韩老师。

    韩老师看着冬梅说:“您好,请问您找谁?“

    冬梅看到眼前的女人说:“您好,请问这是司校长家吧?“

    韩老师点点头说:“对,这是司校长家,我是他爱人。“

    涛涛认识韩老师,她曾经是涛涛的物理老师。

    涛涛赶紧冲着韩老师说:“韩老师好。“

    韩老师认出了涛涛,说:“你是崔涛?“涛

    涛高兴的说:“是我,老师。“

    进了司校长家里,司校长正在厨房做饭。

    他忙把头伸了出来说:“老婆,谁来了。“

    还没有坐下的冬梅,看到一个谢顶十分严重的人,她知道那是没有戴假发的司校长。

    于是,她忙客气的说:“司校长,我是涛涛的妈妈,我带涛涛过来,找您有点事儿。“

    司校长看到来的人是学生以及学生家长,忙冲着老婆说:“老婆,快去把我的头发拿来。“

    韩老师走近卧室,顺手揣了一个假发走进了厨房,递给了司校长。

    当司校长戴好假发后,才从厨房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司校长家里同样没有空调,他从厨房出来的时候,满头的汗。

    不过,司校长在脖子上挂了个毛巾,不停地擦拭着额头的汗水。

    司校长显然已经忘记了冬梅和涛涛。

    他说:“这个孩子是子校的学生,我很面熟。“

    冬梅忙自我介绍说:“司校长,你好,我是崔卫国的老婆尹冬梅,这是我儿子崔涛,他今年考试全年级第四,可是现在却上不了礼泉一中,我们过来,是想让您给帮帮忙。“

    司校长看着冬梅很是面熟,他努力回忆着说:“你这个家长,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,但是,我一时半会竟然还想不起来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为了让司校长想起自己来,便不假思索的说:“司校长,难道你忘了,当初在甘泉子校的时候,有个老师叫姚基德,他特别喜欢打学生,而且打的学生浑身是伤。

    我去找你说理,你不理睬,于是我就去教育局,告了姚基德一状,最后学校径直把姚基德给开了“

    听到这里,司校长想了起来,他说:“我回忆起来了,你就是那个去教育局告我们的家属,我想起来了,想起来“

    听到司校长想起自己来了,冬梅为了加深司校长的印象,又给他说起了自己的儿子涛涛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说:“司校长,您还记得有一年,您在楼道里面走的好好的,突然脚底下一滑,摔了一个趔趄,然后把刚买的假发,给甩了出去,掉到一楼的事情“

    闻言,司校长马上回忆了起来,他说:“我都忘了是哪个调皮捣蛋的学生,闲来无事给楼道打蜡,滑的我差点跌倒,并且把我新买的假发给甩丢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赶紧指着坐在旁边的涛涛说:“司校长,那个在楼道打蜡的孩子就是我儿子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咯咯的笑着。

    听到母亲过来找司校长帮忙,竟然说了这么一番话,涛涛瞪大了眼睛,心说完蛋了,母亲当着司校长的面,揭了这么多短,看来今天这个忙,司校长肯定是不会给我们帮了。

    而冬梅说完话后,也发现自己说错了话。

    可是,由于她求人心切,并没有多考虑,便一股脑说出了这么一番话。

    听着冬梅的话,司校长很是

    尴尬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说的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我差不多都忘记好了,今天你突然提起,还勾起了我的美好的回忆。

    说实话,我们当老师的,也很不容易,虽然当初在甘泉子校的时候,条件艰苦一点,但是大家都很快乐。

    现在呢,虽然条件好了,可是大家却都没有以前快乐了。“

    当冬梅发现自己说错话,以为司校长不会帮助自己的时候,司校长却继续说:“我知道你们做家长的心里很着急,尤其是孩子上不了学,这个事情,我能帮你多少,我就帮你多少,尽我所能,可是“

    司校长准备说,可是因为时间的问题,孩子还得稍微再等等时,冬梅却突然打断了司校长的话。

    她说:“司校长,您不用明说,我知道求人办事,肯定是要那啥的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便把自己过来时候,所提的烟和酒,还有水果都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司校长看着冬梅拿出来的东西,他一愣说:“我可不是这个意思,我说可是,是要说孩子的上学世间必须得推迟,因为人家礼泉一中招收的学生已经饱和了,所以才把我们这些厂矿企业的孩子给拒之门外了,如果我们要进去,可能还得想想办法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只要有办法,那就让孩子们去啊,借读费什么的,我们都交。“

    司校长摇摇头说:“不是借读费的问题,而是你们的孩子,肯定不能按照初三毕业生的名额进去了,必须给你们办理个转学手续,就说你们是从甘肃的学校转学过来的,因为成绩优异,插入了人家重点高中礼泉一中。“

    冬梅觉得司校长说的这个办法是个办法,于是她说:“那好办啊,您就帮忙给我办就好了,花多少钱,我们掏。“

    司校长从口袋掏出电话本,在上面好着罗老师的电话说:“这样,我给罗老师打个电话,你们去找罗老师,你们也不要着急,他会尽量给你们办的。“

    说着,司校长就打通了罗老师的电话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司校长在打电话,她忙问涛涛说:“涛涛,罗老师是谁?“

    涛涛想了想说:“应该是我们的小学数学老师罗劲老师。“

    听到罗劲老师,冬梅瞬间有了希望。

    因为罗老师和冬梅,卫国都是老乡,一口的关中方言,很是好说话。

    司校长打完电话后,告诉冬梅说:“罗老师在礼泉一中认识招生办的老师,所以他来办的话,估计好办一点,你们去找他就好了,我已经打过电话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赶忙感谢司校长说:“司校长,我们真是感谢你啊,本来想着,我在教育局告过你,涛涛给楼道打蜡摔过你,你可能就不会帮我们了,没有想到您大人有大量,不计前嫌,还是帮助我们了,真是感谢您啊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把随手拿着的烟和酒,还有水果给司校长放在了客厅里。

    看到冬梅要把提的东西放下,司校长赶忙追了过来,把东西塞到冬梅手里说:“你这是干什么,我们能帮你就帮,帮不到了也没有办法,你给我们送东西是干什么?“

    冬梅也不知道,该以什么理由把东西给司校长放下。

    于是,她说:“司校长,您就把东西放下吧,就当是礼尚往来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礼尚往来几个字,司校长一愣,心说,送礼这种事情,如果可以礼尚往来的话,那不是乱套了吗?

    于是,司校长硬是把东西又原塞回了冬梅的手里。

    没法,拗不过司校长,冬梅只能拿着烟和酒又去找罗老师了。

    而涛涛在旁边给母亲出主意说:“妈妈,既然司校长不要咱的东西,那咱就把它拿去送给罗老师算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倒吸了一口凉气说:“孩子,妈妈现在老了,分不清是非真理了,你怎么也糊涂了啊?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长大了嘴巴,看着母亲,不知道母亲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