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89章 人死不能复生

正文 第389章 人死不能复生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晚上,冬梅做了一个奇怪的梦。

    她梦见唐嫂心衰好了,而且是彻底的康复了。

    她们两人一起搞养殖,自己养殖蝎子,而唐嫂养殖黄蜂虫。

    当她们把蝎子和黄蜂虫养殖好,准备出售的时候,瞬间,她们又回到了甘泉的农贸市场。

    自己在那个熟悉的摊点上卖着包子,而唐嫂则在不远处卖菜。

    当冬梅看到唐嫂在卖菜,她非常的惊讶,便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问唐嫂说:“唐嫂,我们不是在礼泉基地的房子里面搞养殖吗,怎么突然又到这里来了?“

    唐嫂脸色煞白,看上去一副病态。

    她说:“礼泉那地方呆不成,夏天太热了,我们还是来甘泉的好,凉快。“

    冬梅诧异的说:“虽然甘泉比礼泉凉快,但是我们把家已经搬到礼泉了啊,怎么还能再搬回来呢?“

    唐嫂虽然卖着菜,可是她手头却没有一分钱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们都没有回来,而且你们都回不来了,就我一个人回来了,我喜欢在这里卖菜。“

    冬梅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摊点,说:“既然你在这里卖菜,我在这里卖包子,那咱们干脆,再把礼泉的家给搬过来算了,不然晚上住哪里呢?“

    唐嫂突然笑了,她笑的异常诡异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们都没有地方住,可是我有地方住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纳闷的说:“我家最早搬到这里的时候,我们住平房,接着我们住博科楼,最后我们住干部楼。

    你瞧,农贸市场旁边的那个干部楼,一单元,一零二就是我家。

    等我把家搬过来的时候,咱们就住在我家的里,做生意也方便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便把手,指向了自己曾经住的干部楼。

    可是,唐嫂却突然打了一下冬梅的胳膊,说:“我有住处,干嘛住在你家里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皱着眉头,看着唐嫂,说:“我知道你家在礼泉的的南院,门球场的后面,可是在甘泉,你难道也有房子啊?“

    唐嫂手边的菜越来越少,可是唐嫂却仍然没有一分钱。

    她说:“谁告诉你,我家在礼泉的,我家明明在甘泉。“

    冬梅问:“那你告诉我,你家在甘泉哪里?“

    闻言,唐嫂突然开心的笑了。

    她手指着甘泉基地后面的大山,然后说:“那个绿色的储水罐后面,就是我家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打断了唐嫂的话,说:“你乱说什么呢,整个甘泉院子的人都知道,那个储水罐的后面是乱遭坟,你怎么能住在那里呢。“

    突然,冬梅看到眼前的唐嫂,慢慢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伸手去拉,可是却怎么拉也拉不到。

    就在冬梅想喊却喊不出来的时候,她突然间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醒过来的冬梅,满头是汗,虚弱不堪。

    她喘着粗气,看了看手表,才刚六点,天也才刚亮一会儿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上,告诉自己,原来刚才做了一个梦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自己感觉却是那么的真实,就好像自己亲生经历的一样。

    冬梅在床上坐着,楞了十分钟才下床。

    她冲进卫生间,简单的洗漱了一下,然后就给孩子们做早餐。

    早餐很简单,就是一锅稀饭,然后热了热馒头,调了一个凉拌黄瓜,一个洋葱。

    冬梅走的时候,给桌子上留了个纸条,上面写着:“妈妈出去下,饭已经做好了,你们两个起来后,去厨房吃就好了,稀饭在后锅,凉拌菜在案板上,碟子上盖着碗。“

    从家里走到大坡头的时候,冬梅看了看表,才刚七点多点。

    她心想,这会去唐嫂家里,是不是有点早,该不会打扰人家睡觉吧?

    虽然冬梅心里顾虑很多,但是她还是以最快的速度,走过了中英街,走过了钻石宾馆,然后穿过南院前面的几栋楼房,抵达了门球场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门球场,心说,唐嫂啊,你们家真是难找啊,这也太偏僻了吧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按照昨天,老熊告诉自己的地址,开始找的时候,却发现,门球场的后面,只要五排平房,根本没有第六排平房啊。

    冬梅绕着几排平房走了好几圈,都没有找到所谓的第六排平房。

    她有点生气,心说,这个老熊,给人说位置,也不说清楚,竟然说个没有的房子。

    她本想着去不远处的八角楼,找谭嫂再问问,可是想到谭嫂和老熊这会可能还睡着,自己过去后,岂不是打扰了人家的好事儿?

    于是,她便另外的想办法。

    突然,她想到病人住院的时候,肯定要填病例,而病例上,不光有家庭的座机电话,就是连本人的家庭住址也有。

    自己何不去趟医院,找杨大夫问问呢。

    想着,冬梅就朝医院奔去。

    冬梅到了医院后,怀着侥幸的心理,又去了趟那个熟悉的病房。

    当她走进病房的时候,突然看到昨天还空空如也的房子里面,竟然多了一个人出来,而且正好睡在唐嫂的病床上。

    虽然她背对着自己,但是睡姿却非常的像唐嫂。

    冬梅高兴的走了进去,说:“唐嫂啊,你真是让我难找啊,我可是找了你两天啊,原来你睡在这病床上啊,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啊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轻轻的拍了拍病床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是,当病人把脸转过来的时候,冬梅却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此人根本不是唐嫂,而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。

    冬梅忙道歉着说:“不好意思师傅,我看错人了,对不起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走出了病房,然后奔向了杨大夫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八点的时候,杨大夫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冬梅高兴的迎了上去,说:“杨大夫,你可让我好找啊。“

    杨大夫看了一眼冬梅,想了想,说:“你就是前几天,因为心绞痛,而住院的那个钻井公司的胖婆姨?“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说:“是我,杨大夫,您这记忆力可是真好,这么多病人,你还记得我啊。“

    杨大夫笑笑,说:“其他人都黑,都瘦,就你一个白胖白胖,我当然

    印象深刻了,怎么了,你又身体不舒服了?“

    每当听到人说自己胖,冬梅都很是尴尬,因为她已经开始减肥了,但是却一点效果也没有。

    她说:“杨大夫,我现在心脏好多了,基本不绞痛了。“

    杨大夫说:“既然心脏好多了,那么你过来是看什么病的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什么病都不看,我是过来看我一个病友的?“

    杨大夫问:“哪个病友,她还没有出院吗?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也不知道啊,反正就是找不到人。

    我过来,是想看看她的病例,找找她的家庭住址,或者电话号码,然后想办法联系她的。“

    杨大夫说:“哪位啊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就那个唐嫂啊。“

    杨大夫摇摇头说:“怎么个唐嫂,说名字。“

    冬梅也忘记了唐嫂的具体名字叫什么。

    她说:“具体名字我也忘记了,就是得心衰的那个女人,四十六岁,家也是我们钻井公司的。“

    闻言,杨大夫楞住了,他说:“你找的是不是王荷花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高兴的点着头说:“对,就是她,她现在在哪里啊,出院了,还是转院了啊?“

    杨大夫瞪大了眼睛,看着冬梅,说:“你和她都是钻井公司的,既然你们都是一个院子的,你你难道还不知道啊?“

    面对杨大夫的突然发问,冬梅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她瞬间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知道什么啊?“

    杨大夫呆了一下,然后看着冬梅,突然表情平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沉重而又轻松的说:“她已经去了,你还不知道?“

    因为心脏病科室的医生,见过太多的生与死了,所以他们对于生和死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冬梅没有听清楚杨大夫的话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知道她走了啊,所以我才过来找她的病例,想看看她家在哪里,我好去她家里拜访她啊。“

    杨大夫突然严肃的看着冬梅,说:“我说人走了,可不是普通的走了。“

    突然,冬梅从杨大夫的口中,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瞪大了眼睛,说:“我昨天还碰了我朋友,她和王荷花住一个院子,她也没有告诉我什么事情啊?“

    杨大夫说:“人死不能复生,你朋友也许不想让你伤心,所以便没有告诉你。“

    听到人死不能复生几个字,冬梅彻底奔溃了,她难以控制自己情绪的说:“大夫您说什么来着。“

    杨大夫看到冬梅已经开始激动,并且眼泪已经夺眶而出,表情也随之扭曲,他提醒冬梅说:“你也是心脏病人,你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,不要太过激动,小心心梗。“

    冬梅的眼泪就像决堤的水一样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已经说不出话了。

    打死她也不会想到,才短短的几天,一个好好的大活人,怎么说走,就走了呢,而且丝毫没有一点预兆。

    冬梅一屁股坐在板凳上。

    她全身无力,瘫软。

    她脸色煞白的看着医生,说:“杨大夫,我出院的时候,还和唐嫂说好,等她好了,我要带她养殖蝎子,带她创业

    我要帮助她,让她经济独立,成为一个不靠看老公脸色而生活的女人

    她还想用自己赚的钱,来给女儿和儿子买礼物呢,怎么说好的愿望,还没有实现呢,她就走了呢?“

    杨大夫看到冬梅糟糕的情绪,马上从抽屉里面拿出了救心丹和硝化甘油,递到冬梅手里说:“你赶紧服用,小心你地朋友刚走了,你也跟着走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把药接在手里,哭泣着说:“我把钱都拿过来了,准备给她转院,转到市里最好的医院,去给她治疗,她怎么就不等一等我,哪怕我过来,看到她躺在病床上,也行啊,干嘛就走了呢?“

    杨大夫赶紧给冬梅把一杯水放在了手里,说:“你先别说话,也别哭泣,先把药吃了再说。“

    冬梅一边吃药,一边说:“大夫,如果我及时给唐嫂转院的话,她是不是,不会这么早的就走了啊,而且还能多活几年呢?“

    杨大夫点点头,然后又摇摇头,说:“可能不会走这么突然,但是她已经到心衰的晚期了,及时转院可能也活不了多久。“

    冬梅扶着板凳的手开始颤抖,她看着杨大夫,说:“杨大夫,你能告诉我,唐嫂是哪一天走的,怎么走的吗?“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