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85章 和老婆相比,我更重视工作

正文 第385章 和老婆相比,我更重视工作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接线员找到卫国后,便朝着卫国大喊说:“崔工,值班室电话里面,有人找你。“

    此时的卫国,刚好固井固到关键时刻,注意力非常的集中,根本没有听到有人喊他。

    站在卫国旁边的徒弟杜鲁俊,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师傅,忙冲着接线员喊道:“谁找我师傅啊,我师傅正忙着固井呢。“

    由于井场上钻机以及固井车的声音,所以噪音很大,接线员便大声喊道:“有个女人,说是崔工的老婆,在电话里面叫骂着,说要找崔工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是师娘找师傅,杜鲁俊丝毫不敢怠慢,他忙对师傅说:“师傅,接线员说是师娘找你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的第一反应便是,不是已经告诉她冬梅,糖尿病没事嘛,只要注意点饮食,然后按时吃药就行了嘛,怎么又打电话,而且还是关键时刻打电话?

    于是,他便冲着接线员吼叫道:“你去告诉我老婆,你就说我卫国正忙着呢,不接她的电话。“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杜鲁俊,听到师傅说话竟然这么干脆利落,便给师傅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他说:“师傅,您就是霸气,听您这说话的口气,一看您在家里面的地位就很高,一看就是师娘为您马首是瞻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得意的笑着,说:“那废话了,我卫国工作又好,能力又强,在单位都这么纵横天下的,回到家里能认怂吗,肯定不会的。“

    卫国的话还没有说完,接线员便说道:“那您意思就是,您不接电话了?那我过去挂电话了。“

    卫国站在高高的固井车上,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就说我工作忙的很,和老婆相比,我更重视工作。“

    闻言,接线员一边摇着头,一边往回走着。

    他说:“这女人已经在电话里面开骂了,他竟然还不接电话,我看他下山回家后,一定没好果子吃。“

    说来叶巧,接线员的话,竟然被卫国给听见了。

    他心想,冬梅竟然在电话里面开骂了,那说明冬已经生气了,哎算了,还是去接电话吧。

    于是,卫国一边准备从固井车上跳下去,一边对徒弟杜鲁俊说:“徒弟,你给师傅顶上,我去接个电话。“

    闻言,杜鲁俊立刻慌了,虽然他也是搞固井的技术员,而且已经跟了师傅卫国好一段时间了,但是他还没有脱离卫国而独立指挥过固井。

    他紧张的说:“师傅,您刚才不是说,工作比老婆重要吗,怎么这会儿,又要去接电话啊?“

    卫国尴尬的笑笑,说:“说实话,在我卫国的心里呢,相比工作,还是老婆更重要一点点啦。“

    说着,卫国就朝值班室跑去。

    杜鲁俊看着卫国远去的背影,内心里面非常的紧张。

    他生怕脱离了师傅之后,自己把这口井给固废了。

    卫国的徒弟杜鲁俊,属于那种热心肠,但是却帮倒忙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,他人又老实,不会说话,看上去笨手笨脚,比较滑稽。

    整个固井队的工程师们,没有一个人愿意给他当师傅,来带他教他。

    于是,领导便把他交给了卫国来带。

    虽然卫国已经带了杜鲁俊几个月了,但是杜鲁俊只要离开了卫国,还是不敢独立指挥固井。

    他每次指挥固井的时候,都要卫国站在自己的身后,那样他才放心,才不害怕,才敢放开干。

    这下卫国走了,真真正正的剩下杜鲁俊一个人固井了。

    一直很胆从来不自信的杜鲁俊,站在固井车上,一边指挥,一边腿发抖。

    卫国到了值班室后,忙忙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的“喂”字还没有说出来,就听到电话那头,冲着自己狂躁的吼叫说:“卫国,我问你,喜成把钱给我带到什么地方去了,怎么还没有给我?“

    卫国感觉自己的耳朵,都要被冬梅给吼聋了。

    他迅速的把听筒和自己的耳朵,保持一定的距离。

    然后,他用小拇指掏着耳朵,说:“按道理,前天晚上,喜成就应该到礼泉院子了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怒吼:“我就问你呢,为什么他没有到?“

    卫国一脸茫然说:“是不是他已经到礼泉院子了,然后忘记了过来给你拿钱,这样,不行你过去他家里一趟,找找呗。“

    冬梅恨不得从电话里面直接钻过去,站在卫国的跟前怒斥她。

    她吼叫道:“你以为我没去吗,我去他家找了,连个人影子都没有。“

    卫国也搞不懂了,他说:“那喜成去哪里了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在大院门口,遇到看大门的谢希望,他说亲眼看到喜成回院子,然后又从院子出去走了呢。“

    卫国眉毛皱在了一起说:“不会啊,既然他回去了,为什么不把钱给你送过去。“

    冬梅直接说道:“我看他是拿着钱,跑路了吧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怎么会呢,两万块钱,值得一个人跑掉吗?“

    冬梅问:“你那折子里面,总共有多少钱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五万左右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你以为喜成傻啊,拿着五万的存折,只取两万块钱,他干嘛不把那五万块钱全部取出来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喜成不是那样的人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看喜成就是那样人,他肯定一次性把五万全部取了,然后拿着钱,带着老婆跑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老婆二字,卫国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说:“冬梅,你先别着急,我先打喜成的寻呼机问问,看他到底在哪里。“

    冬梅心急如焚的说:“那你赶紧给我问,问了之后就给我回复。“

    挂了电话,卫国猜测,是不是喜成结婚的钱不够,暂时拿着自己的钱,去凑个数,毕竟庆阳地区的彩礼高的离谱,等他过了这个风头,就会把钱给自己拿回来。

    于是,卫国打了喜成的寻呼机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当喜成看到寻呼机的提示之后,果然把电话给卫国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告诉了卫国自己的难处。

    原来,喜成告诉自己的女友王小丹,自己在银行里面,有一笔不小的存款,等到结婚的时候,他就拿出来给王小丹。

    可是,

    这事儿被王小丹的母亲给知道了,为了证明喜成并没有骗王小丹,她便让喜成拿着钱过来家里,给自己证明一下。

    可是,一个离了几次婚的男人,穷光蛋一个,哪里有那么多钱。

    他找遍了自己所有的钱,才发现,银行里面,有着自己存的五千块钱,家里面的沙发底下,自己藏了五千块钱,总共一万块钱,然后再也一分钱没有了。

    可是,自己怎么能拿出剩下的五万,然后去凑数给丈母娘看呢?

    正在喜成为难的时候,卫国却突然出现了。

    他让喜成给冬梅带钱,而且还把自己的工资折子给了喜成。

    当喜成知道卫国的折子里面,有五万块钱的时候,简直高兴的快跳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心说,真是天无绝人之路,自己终于有救了。

    于是,他便直接从卫国的折子里面,取了五万出来。

    再加上自己银行里面的五千,然后又回了趟礼泉家里,把藏在沙发下面的五千,拿了出来,凑够了六万,连夜赶往了庆阳,丈母娘的家里。

    当丈母娘看到喜成确实有钱后,才放心的把已经怀孕的女儿,交给了喜成。

    否则,王小丹肚子里面的孩子,肯定是要打掉的。

    可是,丈母娘远远没有想到,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喜成略施小计,便成功的骗过了丈母娘犀利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好之后,正准备回躺陕北,把卫国那三万块钱,给重新存到银行里面,然后带着两万块钱给冬梅拿过去呢。

    喜成给卫国讲完之后,他诚心的给卫国道歉,说:“卫国,我给你道歉,我真的错了,对不起啊。“

    卫国并没有生气,毕竟谁都有难处,何况喜成的这个难处,逼的喜成也是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不给他用钱,那肯定喜成就要被逼的去抢银行去了。

    卫国说:“没事儿,只要钱没丢就行,你也不要再回陕北存钱了,你既然把折子里面的钱全部取了出来,那你干脆就把钱全部给冬梅带回去得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卫国半点责备自己的意思都没有,喜成感激的说:“卫国啊,你真的是帮了我大忙了,我明天一大早,就从庆阳回礼泉,把钱给你老婆带回去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那就好。“

    挂电话的时候,喜成给卫国透露了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他说:“卫国啊,你知道我老婆肚子里面怀的是什么嘛?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一愣说:“难道怀的不是孩子,还是哪吒三太子啊?“

    卫国的话径直逗笑了喜成。

    喜成说:“卫国,我告诉你,我老婆怀的是男孩。“

    话毕,喜成一想到自己老来得子,便高兴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卫国问道:“你们已经做b超了?“

    喜成摇摇头说:“哪里敢做b超啊,现在呢,国家法律严格禁止产前鉴定胎儿的性别呢,所以,我们就找了一个老中医,他给我老婆把了脉,然后说是男孩呢。“

    卫国不敢相信的说:“有那么准确吗?“

    喜成百分之百相信的说:“老中医可准了,绝对没问题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恭喜喜成道:“喜成,那我提前恭喜你了哦。“

    喜成感激的说:“谢谢你卫国,到时候,我一定请你和嫂子吃大餐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大餐就不必了,只要你经营好家庭,不要再离婚,好好过日子,幸福美满就好。“

    喜成在电话里面,高兴的笑着说:“都生男孩了,还离什么婚啊?“

    挂了喜成的电话,卫国赶紧第一时间,给冬梅把电话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知道,冬梅是那种得不到事情的结果,不明真相就不罢休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今天不告诉她,为什么喜成把钱没有送回来,那她可能要想整整一个晚上,为什么喜成不把钱给自己送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,当卫国拨通了冬梅的电话后,依旧“喂”字还没有说出来,就赶紧把听筒远离了耳朵。

    分贝实在太高了,耳朵根本受不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