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84章 水往低处流,人往高处走

正文 第384章 水往低处流,人往高处走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第二天,冬梅就在屋子里面徘徊,期待喜成把钱给自己送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等了一天,直到晚的时候,都没有见喜成门。

    冬梅心想,自己都骂喜成,如果今天把钱送不到就是畜生了,按道理他今天应该就能把钱送回来啊,难到是喜成已经到家了,然后忘记了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便来到了喜成所在的十号楼。

    冬梅依稀记得,喜成家是十号楼,二单元,六楼的六零二。

    于是,她便开始爬楼。

    那时的楼房,普遍没有电梯,都是台阶,都要靠着双腿爬行才可以。

    冬梅从一楼爬到六楼后,不仅感觉双腿发软,更感觉心跳加速,甚至感觉心脏都快要从身体里面给跳出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才能感觉出来唐嫂的那种,心脏疯狂跳动的状态。

    她心说,自己的心脏,就这么跳一会儿,自己都受不了,更何况唐嫂的心脏,每天二十四个小时,都是这样跳动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冬梅的心里更加着急了。

    她站在喜成家门口,先是在心里祷告,祷告喜成这会已经回来了,已经在家里面呢。

    祷告完,冬梅就开始敲门。

    她刚开始还是比较有礼貌的,她轻轻的在敲门,可是敲了半天,竟然没有任何反应,冬梅心慌了,她想,喜成这家伙,该不会是真的要当畜生,真的不回来了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冬梅满肚子的火,她开始疯狂的砸门,恨不得将喜成家的门给拆下来。

    可是砸了半天,门里面依旧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冬梅失望了,她心想,喜成这家伙肯定没有回来,不然早被自己给砸出来了。

    下了楼,冬梅还不放心,她又来到了大门口。

    她像个无业游民一样,在大门口徘徊,期待能在这里碰见喜成。

    这时,看大门的谢希望,突然从大门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和卫国是老同事,老朋友,在新疆的时候就见过冬梅,这一别就是十几年没有见了。

    今天在大门口见到冬梅,他感觉还很巧合。

    谢希望一边走出门岗房,一边冲着冬梅说:“你得是卫国的老婆冬梅?“

    冬梅看到从门岗房里面出来一个非常瘦,但是腰板挺的很直的人。

    她仔细看了半天,才看清楚,他原来是谢希望。

    冬梅很是惊讶,她记得,在新疆那会儿,卫国还只是个实习技术员的时候,谢希望就已经是队长了,而且已经是正队长了,怎么说,按道理,现在也应该是个经理或者处长级别的人了,怎么突然给变成看大门的人了?

    她说道:“我是冬梅啊,你是谢希望吗?“

    谢希望看到冬梅认出来了自己,便高兴的说:“十几年没有见了,你还认识我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不光认识你,我还记得你在新疆的时候,就是已经是队长了,怎么现在却变成看大门的了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心说,那个时候,谢希望是卫国所有同学中,学习最好,工作能力最强,并且最先当队长的人,同学们都羡慕他呢。

    当谢希望当队长的时候,卫国还是实习技术员,王超英连实习技术员都不是,李建军还是一个普通的钻工,在井口拉卡子,而李队还只是小小的司机,而现在的钻井公司经理宫玉,还只是个学徒呢。

    怎么十几年下来,卫国成了固井技术负责人,王超英成了项目部经理,李建军成了正队长,李队成了固井公司一把手,而宫玉更是直接奋斗到了钻井公司经理的位置,可是谢希望呢,竟然奋斗成了个看大门的。

    冬梅心说,水往低处流,人往高处走,这个谢希望的发展轨迹,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听到冬梅问话的直接,谢希望也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他只能说:“哎,大家都是有腿的人,我没有腿呗,再个,我也是时运不济,所以现在才混成了一个看大门的人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听卫国说过,虽然谢希望学习很好,工作能力很强,但是她的心胸比较狭窄,眼睛里面融不得半点沙子,更是见不得别人比他强,并且性格倔强。

    俗话说性格决定命运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也许正是由于谢希望的性格因素,才导致他一直走下坡路,一直郁郁不得志的主要原因吧。

    冬梅问道:“哎,对了,你家搬到几号院子了,有空我和卫国去你家坐坐。“

    谢希望摇摇头说:“我老婆在环县班,她又不来单位,所以我就在单位没有买房子。“

    听到谢希望竟然在院子里面,连住的房子都没有,她瞬间觉得谢希望混的也太差了,甚至连喜成都不如。

    喜成虽然一天乱整,但是人家至少还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,而谢希望竟然连个窝都没有。

    同时,冬梅也感叹,谢希望的目光之短浅,即使老婆在外地班,单位分的房子,你也得要啊,毕竟你还要考虑孩子的未来。

    即使你不住,将来还可以给孩子住啊,单位分房子的机会,也就这一次,如果错过了的话,那么这辈子,肯定在单位里面也没有房子了。

    冬梅问道:“那你住哪里啊?“

    谢希望指了指远处的中英街附近,说:“单位给我安排了个职工宿舍,我和几个老工人在一起住着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更是感觉不可思议,这都是什么时代了,一个奋斗了半辈子的石油工人,竟然连房子都没有,而且还住在职工宿舍里面。

    谢希望和冬梅寒暄了一会之后,便说:“那你忙,我进去看大门去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想,既然谢希望是看大门的,那么他肯定见过每一个进出大院的人。

    于是,她问道:“哎,对了,谢希望,既然你看大门,那你有没有看到喜成进来啊。“

    谢希望想了想,说:“我中午还看到喜成进来了呢?“

    听到喜成中午就回来了,冬梅惊讶的说:“那我刚才去他家敲门,怎么没有人开门啊?“

    谢希望说:“不过,刚才我又看他出去走了。“

    “啊,你说什么,喜成这家伙又走了啊?“

    “是啊,我看他大夏天的,穿的西装革履的,好像去相亲,也就没有多问他。“

    “这个渣男,老婆还没

    有生孩子,难道又出去搞外遇?“

    “喜成怎么了?“

    “卫国托喜成给我带的钱,我都等了快一个礼拜了,他还给我带不回来。“

    听到卫国竟然托付喜成给老婆带钱,谢希望惊讶的说:“虽然卫国是个老实人,但是也不能老实到,让一个手脚不干净的人带钱吧,他也不怕喜成把钱给你带飞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心里突然紧张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带飞了,是什么意思?“

    谢希望说:“以前,我和喜成在一起班的时候,有一次,她把带给别人老婆的钱,直接装进了自己的口袋呢。“

    “还有这种事情,那别人也没有发现吗?“

    “那都早了,那时的信息闭塞,哪里有现在这么方便,一个电话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老工人在山工作了一年,过年轮休回家的时候,才知道老婆和孩子已经大半年没有生活费了,靠着在外面捡废品换钱过活呢。“

    “那老工人也没有去找喜成啊。“

    “怎么不找,当然找了啊。“

    “那喜成把钱还了嘛?“

    “还什么还啊,早被喜成给挥霍一空了。“

    “那这么办?“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喜成只能来年,靠着自己的工资,一点点的给老工人还了。“

    “我的天呐,还有这种事情,卫国他托人带钱,也不看看这个人靠谱不靠谱,真是急死我了。“

    “卫国托喜成给你带了多少钱?“

    “带了两万块钱呢。“

    “啊,怎么带这么多钱啊,我看你们这钱是悬了。“

    “啊,那怎么办啊?“

    “鸟为食亡,人为财死,要我看,喜成一定是卷款潜逃了。“

    “两万块钱就敢卷款潜逃,他喜成也太没有出息了吧?“

    “你别小看那种见钱眼开的人,只要是钱,他什么都做得出来呢?“

    冬梅越听越着急,越听越害怕。

    她告别了谢希望之后,就回家拨打了卫国的电话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是晚十点了。

    而每天晚这个时候,正是卫国固井最忙的时候。

    冬梅的电话,依旧被钻钻井队的接线员小哥给接到了。

    冬梅由于着急,便直接冲着电话里面吼叫:“师傅,麻烦你把卫国给我叫来,我是他老婆。“

    接线员小哥的耳朵差点被吼笼,他一边抱怨电话的声音太大,一边说:“啥子,崔工这会正忙着固井呢,可能没有时间,接你的电话啊?“

    冬梅气愤的在电话里面告诉接线员小哥说:“你就告诉卫国,这个事情十万火急,你让他自己权衡,看是工作重要,还是家庭重要。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说话的口吻很是着急,接线员小哥便说:“好吧,那嫂子你稍等,我这就去给你把崔工叫来。“

    说着,小哥便去叫崔工了。

    而冬梅则拿着电话,着急的满头是汗。

    她心想,要是喜成把那几万块钱拿走了,自己损失点钱没事儿,可是耽误了唐嫂治病的时间,那可是最可怕的,搞不好唐嫂就有可能,告别这个世界呢?

    可是,唐嫂想有份工作,想自己赚钱养家,给儿子买玩具四驱车,给女儿买寻情记的愿望还没有实现呢,怎么能离开呢?

    绝对不行。

    接线员小哥找到卫国后,卫国正站在钻台,指挥着整个团队工作。

    他指挥灰罐车下灰,水泥车配浆,供水车打水,消防车警戒……

    井口水泥头工随时注意压力……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