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79章 再次住院

正文 第379章 再次住院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车夫过来后,先是看着冬梅一愣,然后紧接着说:“师傅,你们去哪里?“

    冬梅捂住胸口,看着车夫说:“师傅,你还记得我们母子吗?“

    车夫上下打量着冬梅说:“当然记得啊,上次您儿子胳膊骨折了,还是我送你们去的医院的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是啊,上次我儿子胳膊骨折,您把我们送到医院去了之后,我还没有给你给钱呢。这次,我们又要让你送了。“

    车夫说道:“没问题,你们上车就好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和涛涛上了车之后,车夫好奇的问道:“难道这次,你儿子胳膊又骨折了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这次不是我儿子,这次是我,我心口疼。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说自己心口疼,车夫猜想冬梅可能是心脏病,于是加快了速度,一路飞驰。

    他以最快的速度,把冬梅母子送到了中西医结合医院。

    下了车,冬梅为难的说:“师傅,上次你送了我们,我就没有给你给钱,这次,我出来的着急,又没有带钱,我。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没有带钱,车夫也没有为难冬梅,便说:“没事,看病病,以后碰上我了,再给也不迟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很是感谢车夫,她告别了车夫之后,就进了医院。

    冬梅本来是想去县医院的,可是因为县医院没钱就不给看病,而中西医结合医院可以先欠费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便来到了医疗条件稍微差点儿的中西医结合医院。

    在医院里面,经过了一系列检查,最终确定了冬梅的病症。

    她的胸骨下疼痛,其实就是心绞痛。

    而且,导致她心绞痛的罪魁祸首就是冠心病。

    而冬梅的冠心病,则是由糖尿病引起的。

    糖尿病导致冬梅长期的高血糖,最终导致她冠状动脉发生动脉粥样硬化病变,引起血管腔狭窄或阻塞,造成心肌缺血、缺氧而导致的心脏病。

    拿到检查结果,冬梅再次奔溃了。

    她感叹,真是祸不单行,福无双至。

    自己刚从糖尿病的恐惧中,好不容易走出来,这下又来了个冠心病。

    冬梅深知心脏是人体最重要的身体器官,一旦心脏出了问题,就好比汽车的发动机出了问题,搞不好会要命的。

    相比糖尿病,冬梅多少对冠心病还是由点了解的,毕竟周围得心脏病的人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所以,虽然冬梅内心奔溃了,但是她对死亡的恐惧,远没有被查出来糖尿病的时候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冬梅再次住院了,她被安排在住院部一个两人间的病房里面。

    当冬梅走进病房的时候,她的心绞痛已经缓解了好多,虽然还没有经过治疗。

    冬梅躺到床上后,看到睡在自己旁边的病人很是熟悉,好像在基地院子里面见过,但是却叫不上名字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,旁边病床上的女人,肯定和自己一样,是心脏病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发现女人的病情,好像比自己要严重的多。

    她看到,那女人睡着的时候,心脏的跳动很是恐怖,整个胸脯都跟着上下起伏。

    随着胸脯的上下起伏,身体也在震动,而身体的震动,也导致病床在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冬梅小声的问了下护士,说:“护士,隔壁床上那个女人,也是心脏病吧?“

    护士一边给冬梅挂着吊针,一边说:“她也是心脏病,只不过严重了,她是心衰。“

    听到心衰,冬梅好奇的问护士说:“什么是心衰?“

    护士给冬梅解释的很专业,她说:“心衰就是心力衰竭,就是心脏的收缩功能和舒张功能发生障碍,不能将静脉回心血量充分排出心脏,导致静脉系统血液淤积,动脉系统血液灌注不足,从而引起心脏循环障碍症候群,而且集中表现为肺淤血、腔静脉淤血等等。“

    护士解释完,感觉自己的解释非常完美,便看着冬梅笑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根本没有听懂护士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呆呆的看着护士,说:“啥意思?“

    闻言,护士很是尴尬,心说,自己给她解释的这么详细,她竟然没有听懂?

    于是,护士便随口说道:“就是心脏病的晚期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是晚期,而且是心脏病的晚期,冬梅马上意识到,隔壁病床上的女人,可能已经不行了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斗胆问道:“大夫,那心脏病的晚期,能活多久?“

    护士还没有开口,隔壁病床上的女人便睡醒了。

    她满头的虚汗,嘴唇发白,脸色非常的可怕,一看就是个危重的病人。

    可是,相比病情的严重,她却十分的乐观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冬梅后,便开玩笑的说:“我以为我的病情,已经很严重了,怎么又来了一个比我病情还严重的病人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一愣,心说,难道自己也到了心脏病晚期了?

    护士看一眼女人,对冬梅说:“她喜欢开玩笑,你别介意,你的心脏病还处于初期,一点都不严重。“

    话毕,护士便出去了。

    女人看到护士出去了,便笑着对冬梅说:“刚才和你开玩笑了,你别介意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到眼前的女人,已经是心脏病晚期了,竟然还这么乐观?

    这一点,深深的震撼了她。

    她说:“没事儿,我今天才刚来,能认识你真的很高心啊。“

    女人看着冬梅也眼熟,便说:“哎,我说,你是不是钻进公司的?“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说:“是啊,难道你也是钻进公司的?“

    女人说:“哎呀,不容易啊,我就说看着你面熟,能在县里的医院,碰见同一个大院的人,真是难得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家住在北院,你家住在哪里呢?“

    女人说:“我家是老礼泉,在南院的老楼住着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家是从甘泉搬家下来的,新住户。“

    女人说:“我就说呢,怎么不认识你,如果你是老礼泉的话,我一定认识你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那今天就算认识了。“

    女人说:“萍水相逢,认识了。“

    这时,涛涛给冬梅买的中午饭提了进来。

    />  冬梅刚准备给女人也分点饭的时候,女人的儿子,也提着饭进来了。

    虽然冬梅和女人互相不认识,可是涛涛却和女人的儿子认识。

    他们就在一个学校,而且女人的儿子还经常和涛涛在一起踢足球呢。

    他叫唐三保,比涛涛小一岁,低一级。

    看到两个孩子认识,唐三保妈妈开玩笑的说:“你看,我们做大人的,多失败啊,孩子都互相认识,我们竟然不认识。“

    说着,女人就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冬梅看着眼前爱笑,乐观,无忧无虑的女人,很难把她和一个,已经到心力衰竭晚期的严重病人联系到一起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