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75章 姐姐不仅健康,而且一定长寿

正文 第375章 姐姐不仅健康,而且一定长寿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在卫国的帮助下,冬梅通过对糖尿病的彻底了解,以及和病友的互相交流,她慢慢的走出了低谷,克服了内心里面对病情的恐惧,以及对死亡的担心。

    随着冬梅心情的慢慢变好,卫国也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这时的卫国才深深的感觉到,在这个家里面,冬梅的位置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了冬梅,那么也就没有了这个家。

    从此,卫国就开始把研究糖尿病,当做自己的一个事业来干。

    他通过报纸,电视,杂志,在全国各地寻医问药,试图最大限度的治愈冬梅的糖尿病。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,糖尿病根本没有办法根治,只能慢慢维护。

    在卫国的指导和监督之下,冬梅的饮食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。

    卫国和冬梅都是关中人,以前吃饭的时候,几乎都是面,只不过花样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,凡是吃饭,大家就分成两波。

    卫国带着孩子吃一份饭,冬梅自己吃一份饭。

    而冬梅的饭,则主要以荞面,五谷杂粮,以米饭等等含糖量非常低的食物为主。

    而且,由于冬梅的糖尿病,她也从此基本告别了水果。

    每当她嘴馋到不行的时候,或者想吃水果的时候,她便会去厨房,摸出来一个西红柿或者黄瓜,解解馋。

    安顿好了冬梅之后,卫国就上山工作了。

    卫国刚走,冬梅的妹妹春梅便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,过来看冬梅了。

    春梅一路风程仆仆,心情非常的压抑。

    她特别担心姐姐的病情,更担心姐姐会走在父母前面。

    由于春梅对糖尿病的不了解,她感觉姐姐得了糖尿病,就是得了绝症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春梅来看自己,便早早的就在西兰路上下车的地方,等待春梅了。

    冬梅从中午一直等到下午,终于等到了春梅过来。

    春梅一下车,看到姐姐冬梅的一瞬间,就抱住姐姐一顿猛哭。

    春梅边哭边说:“姐姐啊,你是个好人,上天怎么就这么不公平竞,让你得了这么一个病啊?“

    相比春梅的悲痛,冬梅由于彻底了解了糖尿病的原理,所以她反倒心情很平静。

    她抱住春梅,安慰春梅说:“春梅,姐姐没事儿,你别怕。“

    闻言,春梅哭的更伤心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这段时间,我在家里,天天担心姐夫会下岗,担心你们一家人,会回到农村,你们要是回来了可怎么生活啊?

    而且,我还没有想过你会生病,而且生这么严重的病“

    冬梅抱住春梅,拍着她的脊背,说:“春梅,你卫国哥下不了岗,而且姐姐这病,也不严重。“

    虽然冬梅已经告诉春梅好多次,自己的这个病不严重了。

    但是春梅依然认为,姐姐之所以这么说,为的就是让自己不要过于担心。

    她伤心的哭着,说:“姐姐,你要是走了,你的两个孩子还他们可怎么办啊。

    我卫国哥也老实,他也不能没有你啊。“

    听着春梅撕心裂肺的哭声,冬梅安慰着春梅说:“春梅,姐姐的病情,没有你想的那么夸张了,实话告诉你吧,姐不但死不了,而且只要顾忌的好,活到七八十岁,都不成问题呢?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看着妹妹已经开始发福的身体,说:“春梅啊,姐姐就是因为太胖了,所以才得的这个糖尿病,你可千万注意啊,不敢胖到我这个地步。“

    春梅和冬梅走在一起,两个人身高虽然差不多,但是冬梅要比春梅胖很多。

    冬梅拉着春梅的手,叫了一辆人力三轮车,驶向了基地院子。

    这还是春梅第一次过来冬梅所在的基地家属院。

    虽然她被周围环境的美好和宜居所震撼,但是她却没有心思欣赏周围的风景。

    进了家门,冬梅为了让春梅不担心自己,便拿出了相关的书籍,给春梅讲解自己的病情。

    并且,还给她举了好多的例子,想让春梅放下心来,不要担心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越讲,春梅的心里就越难受,她越觉的姐姐可能病情严重了,不然怎么要用这么多方法,安慰自己,让自己不要担心呢。

    春梅已经哭干了眼泪,她拉着冬梅的手,说:“姐姐,我出生的时候,家里靠天吃饭,刚好那一年地里没有收成,母亲又没有奶。

    母亲就把我放在笼子里面,告诉周围的人,把这个孩子扔到死娃娃沟里面去算了,反正放在家里也养不活。

    当周围人都同意了妈妈的决定,准备把哭泣的我,扔到死娃娃沟里面去的时候,是你,姐姐,是你站了出来,提起了笼子,哭着央求妈妈留下我“

    听着春梅含泪说出来的话,冬梅也触景生情。

    她说:“虽然我当时只有九岁,但是我看着刚出生来的你,睡着的时候,梦中突然冲着我笑,我就舍不得让她们扔了你。“

    春梅抽泣着说:“妈妈用玉米糊糊养活了我,可是那时全村的男女老少都必须劳动,而我又没有人管。

    妈妈便只能把襁褓中的我,交给了你来照顾。

    虽然你只是一个九岁的孩子,但是你却独自一个人养活了我。“

    说到中途,春梅情难自禁。

    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她擦了擦眼泪,继续说:“现在,我有了孩子,我才知道带孩子有多么的难,多么的累。

    我真不知道,当时九岁的你,是怎么把我带大的。“

    冬梅回忆着自己小时候的情景。

    她也具体想不来,自己是怎么带大春梅的。

    她只记得,父母出去劳动的时候,她就把春梅给自己背到脊背上,背着春梅到处去玩耍。

    如果背上的小婴儿哭了,她就把小婴儿从背上放下来,给她喂点水,或者吃点馍馍。

    由于小婴儿没有牙齿,冬梅便先把馍馍吃到嘴里,咀嚼烂了之后,像鸟儿妈妈喂鸟儿一样,把食物从自己嘴里喂到小婴儿的嘴里。

    冬梅就这样,一点点的把妹妹给喂养大。

    冬梅说完了自己小时候,又说自己结婚后的不幸。

    她说:“当初我嫁给闫宁,家里没有一个人同意,但是当初我

    傻,不知道啥,还是嫁了。

    婚后,我过的痛苦不堪,曾经多少次想自杀。

    是你过来家里,把肠子掉在外面儿没有人管的我,送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并且自己垫钱,救了我的命。

    而且,你还给我出主意,在枕头底下藏剪刀,治了闫宁打人的病“

    春梅说到情深处,又开始痛哭。

    冬梅抱着春梅,知道无论自己怎么给她解释,都没有办法打消她对自己病情的误解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冬梅决定,自己只能用实际行动,来让妹妹相信,姐姐不仅健康,而且一定长寿。

    于是,她挽留下春梅,让春梅在自己家里多住几天。

    而春梅也立刻答应了姐姐,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准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好好的照顾姐姐,给姐姐送终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