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66章 站着没人高,蹲下没球高

正文 第366章 站着没人高,蹲下没球高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告别了喜成,从大坡头下到了北院。

    本来剑拔弩张的冬梅和卫国夫妻两,竟然因为遭遇了喜成,而神奇的化解了矛盾。

    他们不仅不在互相生气,互相看不顺眼,而且还变的更加恩爱了。

    冬梅惋惜的感叹:“哎,世界上多少好女子,就这么被狗给找了,被猪给拱了呢?“

    卫国听到冬梅把喜成比作猪,比作狗。

    他替喜成辩护,道:“人家喜成可有才了,你可别看扁人家喜成。“

    冬梅冷哼了一声,十分不屑的说:“他喜成能有什么才,站着没人高,蹲下没球高,穿个牛仔裤,紧绷在屁股上,沟子绷的比篮球还圆,除了会骗女人之外,能有什么才气。“

    卫国不服气的说:“那你可说错了,喜成最近可是干另一件大事呢,搞不好他直接要提技术副经理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连工程师都不是的喜成,竟然要提技术副经理,冬梅一愣。

    她看着卫国说:“卫国,你工作勤勤恳恳,都奋斗了半辈子了,才是个技术负责人,喜成这么个丢儿浪荡的样子,竟然还要提技术副经理,真的,还是假的?“

    卫国肯定的说:“当然是真的了,我还能骗你吗?“

    冬梅表示不理解的说:“他喜成何德何能,竟然能提副经理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喜成最近在钻井技术杂志上,发表了一篇关于钻头使用的论文,不仅震惊了整个长庆油田,就是连石油大学的教授,都给震惊了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喜成那么个小损样,竟然还能发表论文,而且还震惊了大学的教授?

    冬梅的第一反应便是:“卫国,我说喜成能有那么个能耐吗,他该不会是从哪里抄袭的吧?“

    卫国不同意冬梅的话,他说: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你可别把人家喜成看扁了,国内拿指头算的过来的钻头理论杂志,也就那么几篇,要是喜成抄的话,他早就被人家给揭穿了,还能震惊大家,震惊教授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心说,也许真的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吧。

    卫国接着说:“单位开表彰大会,喜成去讲台上发言,当他把自己的理论表述了之后,台下的大学教授,直接站起来给喜成鼓掌呢。

    并且,教授表示惭愧,自己身为一个专门搞研究,搞科研的科技人员,竟然还没有喜成懂的多,竟然没有喜成研究的透彻,真是难为情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想象着,喜成发表演讲时候的那个样子,一定是鼻孔占了大半个脸。

    她说:“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喜成真的突然间变聪明了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喜成不是突然间变聪明,他是一直都很聪明。

    那个大学教授甚至表示,要收喜成为徒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发散思维的说:“那看来,喜成真的要发达了啊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那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那照这样下去,喜成会先被提拔为技术副经理,然后下一步就是项目部经理,然后集团经理,接着公司经理,最后总公司经理

    那样,喜成岂不是成为咱们的顶头上司了吗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你还别说,这个真的有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,我劝你啊,以后和喜成说话的时候,还是客气点好,再不要数落和得罪人家了,不然,等喜成发达了,可有你的好果子吃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不寒而栗,心说,自己每次见了喜成,不是打击他,就是讽刺他,最不行也要羞辱他一番。

    这下看来,如果喜成要是上去的话,自己还真的完蛋了。

    不由的,冬梅在心里祷告,喜成啊喜成,你就呆在基层吧,千万不要上去。

    虽然冬梅很担心喜成上去,可是她的担心,完全是没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因为喜成的那些论文,全部都是抄来了。

    而之所以大家,没有办法发现他的抄袭,是因为他抄袭了壳牌石油的论文。

    他的高明之处就在于,他找人把论文从英文直接翻译过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那时的信息不发达,消息传递也比较闭塞,而且也没有电脑,更没有络,所以根本没有人,发现喜成的论文是抄袭的。

    虽然喜成火了,而且由普通的技术员,直接提成了技术副经理,可世上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,随着千禧年的到来,随着电脑和互联开始在企业内部的使用,喜成抄袭的情况,最终还是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于是,喜成从一个被大家捧的很高的位置,重重的摔了下来,而且摔的非常惨。

    作为对他抄袭,和欺骗大家的惩罚,喜成被直接从技术副经理,给降级到了普通的工人,并且剥夺所有已经给予了他的荣誉和奖金。

    卫国在家呆了几天之后,很快又到了上班的时间。

    当卫国把东西收拾好了,准备上山的时候,冬梅提醒他说:“你是不是应该给李队打个电话,报告一下。“

    卫国不解的说:“报告什么,我休假的时候休假,现在休假时间到了,我回到山上上我的班就行了,有什么好给他报道的。“

    冬梅提醒卫国说:“你不是之前给李队打电话,已经告诉了他你要买断的事情了吗?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突然想了起来之前的事情。

    他竟然差点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卫国发现,当自己上了四十岁以后,这个记忆力,就开始直线下降,而且非常的快,并且快的让人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卫国皱着眉头说:“哎,早知道,咱就不给李队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本来去买断,又没有买断,你让我这会儿,该怎么给李队解释啊。“

    卫国本来就害怕和领导说话,这下又要给领导解释自己买断的闹剧,他突然感觉内心里面,压力山大。

    冬梅说:“那有什么的,你就打电话告诉他,你老婆让你买断,但是你仔细想了想,自己还是离不开这个集体,离不开这个单位,所有你又选择了重新回来上班,这不就行了?

    这么简单的事情,在你面前都发愁成那样,我都不知道,你平时是怎么在单位工作和上班的?“

    卫国平时在工作的时候,是非常的游刃有余,一点问题也没有。

    可是每次到了给

    领导请假回家,或者给领导解释问题的时候,他都发愁的要死,不知道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卫国说:“哎,在其位谋其职,你是没有干过我这个工作,所以你不知道领导的脾气。

    领导最讨厌那种出尔反尔,拿领导开涮的人了。

    而我现在,就是拿领导开涮了。

    你说,我该怎么和李队说啊?“

    话毕,卫国发愁的眉毛都纠缠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发愁的卫国,十分的不解。

    她说:“如果你害怕李队骂你,那我来替你打电话,我就说所有的一切,都是我冬梅一手造成的,要骂,就让李队骂我吧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要拨通李队的电话。

    而卫国在旁边,则立刻阻止了冬梅。

    他说:“别,你可千万别,你要是这么一整,领导更以为,我卫国是搞事情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那咋整,瞧你那个发愁的样子。“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