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60章 买断,或者内退

正文 第360章 买断,或者内退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,最快更新风是叶的涟漪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卫国看着冬梅说:“你想让我买断呢,还是想让我继续工作呢?“

    冬梅一边收拾着大铁盆里面的卫生,一边说:“买断了,单位能给你多少钱?“

    卫国想了想,说:“按照工龄计算,差不多能给我五万块钱左右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把大铁盆里面,蝎子的粪便,还有死去的蝎子,都铲了出来,说:“那还不错啊,要不,你考虑一下。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让自己考虑一下,卫国突然感觉很紧张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真的想让我买断?“

    话毕,卫国想到自己要买断离开这个,自己工作了一辈子的的地方,突然感觉到很恐怖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好像小时候,母亲告诉自己,家里面已经没有粮食了一样恐怖。

    卫国说:“如果我买断了,拿着那五万块钱,干什么呢?“

    冬梅打扫完大铁盆的卫生,又拿起洒壶,给大铁盆里面的沙子喷着水,增加着湿度。

    她说:“咱们做生意啊。“

    卫国问:“做什么生意?“

    冬梅给大铁盆里面喷水,喷的非常的细致,甚至角角落落都没有漏掉。

    她说:“卖饭,养蝎子都可以啊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冬梅,你不是,一直羡慕我有一份稳定的,旱涝保收的工作吗,怎么今天,却突然鼓励我买断呢?

    你不怕我把这份工作给丢了,家里就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了吗?“

    冬梅喷完了水,从旁边的簸箕里面,拿出来了些黄蜂虫,洒进了大铁盆里面,算是给蝎子喂食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以前,我绝对支持你在单位工作,毕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是家庭的生活保障嘛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的传言,你难道不知道啊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我天天在山上上班,只知道一部分工人,已经开始买断和内退了,并不知道什么传言啊?“

    冬梅按照一定的比例,洒完了黄蜂虫之后,便把剩余的黄蜂虫,扔进了簸箕里面。

    她说:“杜嫂告诉我说,老杜从一个大领导那里得到确实可靠的消息,所有上了四十岁的工人,凡是今年不选择买断,或者内退的,那么在以后的几年里,单位会将他们陆续的给辞退掉……“

    卫国打断了冬梅的话说:“杜嫂从哪里听来的,有这么危言耸听吗?“

    冬梅从大铁盆跟前,走到了簸箕跟前,说:“花无百日红,人无千日好,什么事情都说不来,万一杜嫂听来的传言,成真了呢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你意思是,如果今年买断的话,还能拿到那五万块钱。

    如果今年不买断,以后几年还是得买断,但是可能还拿不到钱?“

    冬梅喂完了蝎子,又开始喂黄蜂虫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终于理解我的意思了,杜嫂就是这么说的。“

    卫国问:“那老杜买断了吗?“

    冬梅顺手从旁边装着麸皮的蛇皮袋子里面,抓出了一把麸皮,洒进了几个养殖黄蜂虫的大簸箕里面。

    她说:“那老杜必须买断啊,因为他的工龄,是按照当兵的时候,就开始算的,所以老杜的工龄,比你要长的多,他拿到了八万块钱呢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是吗?那杜嫂没说,老杜买断之后,没有工作了,也没有收入了,准备以后怎么生活啊?“

    冬梅总算喂完了蝎子和黄蜂虫,她直起了身子,伸了个懒腰,说:“杜嫂准备和老杜回老家去种西瓜去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想了想,说:“种西瓜也是条出路,毕竟现在西瓜的价钱还不错,一斤要两毛钱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大功告成,她擦拭着额头的汗水,说:“杜嫂和老杜都想好了自己的退路了,是不是咱们也该想想,咱们的退路了呢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你还知道谁买断了?“

    冬梅忙完之后,整个人从上倒下全是汗水,就好像冲了个澡一样。

    她一边推开阳台的门往出走,一边说:“那天去东关市场买菜,还碰见了樊伟妈妈,你猜怎么着,樊伟爸爸也买断了呢。

    他的工龄更长,直接拿了十万块钱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昔日的老同事也买断了,卫国惊讶的说:“樊伟爸爸我知道,他可是参加过对越自卫反击战的,从部队退伍后,就分配到了单位。

    他是司机,开灰罐车的,我还坐过他的车呢。

    你没问樊伟妈妈,樊伟爸爸没有工作了,也没有收入了,他们以后怎么生活啊?“

    冬梅出了阳台之后,瞬间整个人都凉快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问了,樊伟妈妈说他们不回老家,就在这里呆着呢。“

    卫国好奇的问:“呆在这里,吃穿住行都要钱,还不如呆在老家,自力更生,丰衣足食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走进了卫生间,说:“樊伟爸爸和樊伟妈妈的节省,在咱们基地院子里面,是出了名的,他们准备把那十万块钱存在银行,然后每月就靠着那点利息生活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额头上滴下了冷汗,说:“我记得樊伟还有个哥哥叫樊荣,一家四口人,就靠着那十万块钱存在银行里面,吃那点利息生活,那得多紧张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从衣服架子上,取下毛巾,擦拭着脖子上的汗水,说:“是啊,我每天都见樊伟爸爸在菜市场上,捡摊贩扔掉的菜叶子呢。

    樊伟妈妈更是从来没有买过衣服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真是太节省了,比咱们还要节省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擦拭完了脖子上的汗水,干脆脱掉了已经湿透的衣服,换上了件干爽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说:“那没办法啊,他们家两个男孩,而且学习都很好,将来还要供两个孩子上学,而且还要给两个孩子娶媳妇,压力可大着呢,不节省也没有办法啊。“

    卫国摇摇头,她追问冬梅说:“那你知道,单位里面有没有内退的人呢?“

    内退是内部退休,年龄必须在四十五岁以上,相比于正规的退休,内退的退休金,要少很多。

    冬梅拿着扇子,扇着凉快说:“那天在公园里面,还碰见常大雷妈妈呢。

    常大雷妈妈告诉我,她刚内退,而常工也准备买断呢。“

    听

    听到常工要买断,卫国惊讶的说:“啊,常工也要买断啊,他可是我单位里面,和我最熟悉的人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一向都知道好多小道消息,如果他也买断的话,那说明那些流传的谣言,都是真的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舒服的坐子沙发上,打开了电视机,说:“常工和老婆工作了一辈子了,而且就一个孩子,本身就没有什么压力,买断不买断,对他们来说,都没有风险。“

    听到常工也买断了,卫国开始动摇了。

    她焦躁不安的看着冬梅,说:“冬梅啊,那你说,我该买断呢,还是不该买断呢?“

    冬梅看着电视,不知道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回来前几天,我妹妹春梅,还给我写了一封信。“

    卫国问:“又借钱吗?“

    冬梅瞪了卫国一眼说:“我妹妹现在生活好了,就是你给,她还不一定要呢。“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了?“

    冬梅把脚放在了茶几上,虽然不雅观,但是姿势很舒服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妹妹写信过来说,现在全国的下岗潮,她特别担心你也下岗了,到时候,我们一家四口,提着行李回到老家,可该怎么生活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笑了笑说:“你妹妹,这不是杞人忧天吗?“

    冬梅笑笑,没有回答卫国的话。

    卫国说:“就算我们现在下岗了,至少我们还在银行里面,有二十几万的存款呢,也不至于沦落到,无家可归的那种可怜的地步啊。“

    听到那二十几万的存款,冬梅瞬间得意了,她说:“那二十几万是谁挣的啊?“

    卫国笑嘻嘻的说:“当然是老婆大人赚的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们在银行有二十几万,然后你再买断上五万多,那我们可就有三十几万了啊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是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说实话,卫国,我也很害怕你突然间没有工作,突然间失去收入。

    那么,我们这个家庭就没法运转了啊。

    可是,每当我绝望的时候,一想到银行里面那二十几万的存款,我瞬间就有信心了,也不害怕了,就连腰板也直了。

    即使我们没有工作和收入,我们也不至于断粮啊,你说是不是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没错,你说的对。“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卫国突然又犹豫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才,当他听到常工买断的时候,他也突然想买断。

    因为,他怕错过了今年这个机会,以后就更难说话了。

    说不定,还是要下岗,而且还那笔钱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当他听到冬梅说,银行里面存的那二十万的时候,他的想法突然又变化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想,自己高考考了三次,二十二岁的时候,才考取了长庆石油学校,从此走出了农村,改变了自己的命运。

    可以说,如果没有长庆油田,自己的命运就不会改变,自己的生活质量就不会提高。

    自己在山上,在油田,工作了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可以说,自己已经把生命都交给了单位,交给了油田,交给了陕北的大山。

    既然那么多人看衰单位,看衰中国的经济,那么自己为什么就不能看好中国的经济,看到单位的发展呢?

    与其悲观厌世,还不如博一场,赌一把,赌单位的效益会越来越好,赌自己不会下岗,不会被内退,不会被买断,就这么一直工作下去,直到自己六十岁正式退休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这时,冬梅却找来了电话本,指着名单里面,李队的电话,给卫国说:“卫国啊,我考虑了半天,我觉得,咱们还是买断吧,这样更保险一点。“

    “你……真的……“

    卫国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冬梅说:“真的买断啊,难道还有假的,你现在就给李队打个电话报告一声,然后咱们就去人事办,办理手续吧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把电话递给了卫国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