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58章 三十秒

正文 第358章 三十秒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涛涛走进了家门,目瞪口呆的看着冬梅,说:“妈,你乱猜什么呢?“

    冬梅认真的说:“什么我乱猜,我这可是经过严格的推理才得出的结论呢。“

    涛涛一头雾水的看着冬梅,说:“推理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废话,你说你在河庄坪,一没有亲戚,二没有熟人,你孤家寡人的跑河庄坪干什么去?

    说是去上学,去住校,其实是去见苟娟。

    你那点小心思,瞒的了别人,还蛮的了你母亲我吗?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得意的看着涛涛笑着,仿佛自己看透了涛涛的心思一样。

    涛涛更惊奇了,他没有想到母亲的发散思维,竟然这么厉害,把两件挨不上边的事情,都给联系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他咽了一口唾沫说:“妈妈,你是不是琼瑶剧看多了啊,想的也太复杂了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都好几年没有看琼瑶剧了。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还说自己没有看琼瑶剧,前段时间,你天天都在追的还珠格格,就是典型的琼瑶剧啊。“

    “还珠格格也是琼瑶写的吗?“冬梅惊讶的问。

    “是啊,您身为一个琼瑶迷,连还珠格格是琼瑶写的,你都不知道啊?“

    “这个确实不不知道啊。“

    “妈,我回来要告诉你的是,我错了,我现在想通了,我听你和我爸爸的话,不去长庆七中上学了,我就老老实实,本本分分,乖乖的呆在你的跟前。

    我就住在咱家里,去上礼泉一中上学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先是一愣,她根本没有想到儿子的态度,会突然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。

    不过,她又马上反应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涛涛说:“涛涛,你是不是发现,我猜出了你隐藏在心灵深处的秘密,突然良心发现了,不能娶了媳妇忘了娘,所以才决定不去长庆七中上学了?“

    涛涛搞不懂,为什么老妈总是把自己去长庆七中上学的事情,和苟娟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他说:“老妈,真的不是,我刚才出去和几个同学们聊了一会儿,我发现凡是选择去外地上高中的同学,不是分数线太低,没有达到礼泉一中的分标准,就是在和河庄坪和庆阳有呆的地方,所以他们才去。

    而我就是随波逐流,跟着人家瞎混,所以,我现在想通了,我就呆在您的身边,不仅吃的好,睡的好,而且还能帮你养蝎子呢?“

    听到儿子突然开窍了,并且想通了,冬梅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她高兴的说:“我还以为你会这么一直叛逆下去呢,没有想到你也有不叛逆的这一天啊,感谢天,感谢地,太阳终于从西边出来了。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我知道,你和我爸爸之所以选择礼泉一中,都是为了我好,不然也不会花钱送我去礼泉一中啊。“

    因为礼泉一中是重点高中,即使分数线够了,也得掏钱才能进去,所以让涛涛明白了,父母并不是担心自己去长庆七中住宿花钱,所以才不让自己去河庄坪。

    冬梅欣喜的看着涛涛说:“明白了就好,明白了就好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又补充说:“既然你开窍了,那你怎么不早过来告诉我啊,我都通知你爸爸下山了。“

    “啊,你让我爸爸下山干什么啊?“

    “当然是打断你的狗腿了。“

    “打我干什么?“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执迷不悟的要在长庆七中上学,我没有办法了,才把你爸爸从山上叫了下来。“

    “啊,我爸爸从山上下来一趟不容易,那你赶紧打电话让他别下来了。“

    当涛涛知道父亲为了这个事情,要专程下来的时候,内心里面很是内疚。

    闻言,冬梅赶忙拿起了电话,心里一边祷告,卫国还没有坐上驻井车出发,一边以最快的速度拨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接电话的是钻井队的小伙。

    冬梅焦急的说道:“师傅,您好,请问卫国还没有走吧?“

    由于钻井队和固井队不是一个单位,所以钻井队小伙根本不认识卫国。

    他诧异的问:“卫国是谁啊?“

    冬梅忙解释说:“卫国就是来你们队上,给你们固井的工程师,崔卫国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小伙子明白了,他说:“哦,你找崔工啊?“

    冬梅点着头说:“对,对,对。“

    小伙子说:“崔工刚才坐上驻井车下山了啊。“

    “啊,你说什么?“

    “崔工下山了啊。“

    “那你能把他给追回来了吗?“

    “那你先稍等,我出去看看崔工的车到哪里了。“

    不一会儿,小伙子进来后,冲着电话说:“崔工的车已经走远了,我给车招手和喊叫都不顶用。“

    那时,因为没有手机,所以交流基本靠喊,沟通基本靠吼。

    可是,由于卫国所乘坐的驻井车已经走远了,所以根本听不见,也看不清小伙子的招手和喊叫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冬梅叹了一口气,说:“哎,你要是早回来一步,你爸爸也就不用从山上下来了。“

    涛涛内疚的说:“早知道,我和王小朝聊完就回来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算了,回来就回来,顺便让他再给你上上课,把你身上的那些歪门邪道,再给你纠正纠正。“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歪门邪气啊,我就是一个单纯的学生。“

    “单纯,我是看不出来,狡猾,我是看出来了。“

    涛涛从不远处的镜子里面,打量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怎么看,也看不出来自己身上有邪气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涛涛在照镜子,便知道他已经开始注意个人形象了。

    冬梅认为,男孩子一旦开始注意个人形象,那么就证明,他已经开始关注异性了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大胆的问了涛涛一个问题,她说:“涛涛,妈妈问你一个劲爆的问题,你可要老实回答我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想,老妈还能问什么问题,肯定又是关于苟娟的问题。

    于是他说:“妈妈,我确实给苟娟表白过,这个你就不用问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不是问你这个问题。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那你问我什么问题啊?“

    冬

    梅说:“假如把苟娟和靳小娜都放在你面前,让你选择的话,你会选择谁?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的脸红了,他觉得这个问题也太专业了,不是让自己陷入早恋的陷阱嘛?

    他说:“妈妈,这个问题,我能不回答吗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没事,妈妈就问问你,看你跟老妈我的审美,一样不一样?“

    涛涛害羞的说:“那当然是选择苟娟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问:“为什么?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我也不知道,但是以我们男孩的直觉,把一个女孩放在我们面前三十秒,我们就知道,自己能不能看上这个女孩,会不会对这个女孩来电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惊讶的说:“有这么神奇吗?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当然了,这是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,人类不断进化而形成的本能嘛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不敢相信这话是从涛涛嘴里面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这个孩子啊,都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话。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我没有乱听,我是从一本课外杂志上看到的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哎呀,我的天哪,让我说,你以后还是少看这种类型的书,对你们这些孩子来说,并没有什么好处。“

    涛涛笑着说:“其实也有好处的,能帮助我们增长不少知识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看来电视上说的没错,男人是视觉动物,女人是听觉动物。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我之所以会选择苟娟,主要有这几方面的元原因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好奇的问:“哪几方面的原因,你给我说说。“

    涛涛捋了捋说:“第一,苟娟比靳小娜皮肤白。

    第二,苟娟比靳小娜个子高。

    第三,苟娟比靳小娜富态。

    第五,苟娟比靳小娜更有女孩子的气质“

    听着涛涛滔滔不绝的说不完,冬梅赶紧打住了涛涛的话。

    她说:“你不要说下去了你要是在说下去,妈妈真以为你是个外貌协会的情感专家了。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没有啊,只是我感觉皮肤白,个子高,富态的女孩子更漂亮一点。

    更有气质一点而已。“

    冬梅虽然比较满意涛涛的回答,至少他和自己选择的一样。

    但是,他还是教育涛涛说:“孩子,妈妈告诉你,看人呢,不能只看外表。

    因为知人知面不知心,要透过这个人的表面,看到她的内心里面,那才是真本事呢。“

    涛涛根本听不懂冬梅的话,她说:“那个难度太大了,我暂时还达不到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这个本事非常重要,你爸爸就有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现在不能教你,因为你太小了,教会你之后,你肯定会早恋。

    所以,等你大学毕业了,我和你爸爸再教给你。“

    涛涛好奇说:“妈妈,我已经十五岁了,不小了,好不好。

    你就说说呗,让我听听,看你们说的对不对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暂且不说对与不对,我就告诉你。

    你爸爸当年在新疆的时候,通过观察苟娟母亲的表面,就得知了她的内心。

    然后果断淘汰了她“

    “所以我爸爸才回老家选择了你?“

    “哪里有那么简单,苟娟妈妈是第一个,接下来你爸爸又淘汰了一个人呢?“

    “我爸爸竟然这么厉害啊?“

    “那废话了,我告诉你吧,你爸爸淘汰的第二个女人,就是喜成的第一任妻子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不由的额头上滴下了冷汗。

    他心想,喜成是爸爸的好朋友,然后爸爸淘汰了喜成了老婆?

    最后,这个女人又成了喜成的第一任老婆?

    可是最后,喜成又和这个女人离了婚

    他说:“这个太复杂了,我看来是学不了了,我还是凭感觉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千万不能凭感觉,因为感觉往往是错的。“

    涛涛叹了一口气说:“那我以后找对象,只要谈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我就把她带回家里来,让你给把把关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这个可以有,不过我警告你。

    比你年龄大,个子太低的,太丑的,你就不要往回家领了。

    我不用看,就会把他们直接给淘汰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心说,妈妈啊,您也没有看看您儿子,是个什么样子的孩子?

    难道,您儿子还能把天仙妹妹给您找回来了啊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