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56章 一语道破梦中人

正文 第356章 一语道破梦中人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虽然涛涛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高中,可是在选择上哪个高中的时候,家长和孩子却产生了严重的分歧。

    涛涛跟着父母,从小在厂子的家属大院长大,从小都上的是单位的子弟学校。

    在陇东钻二的时候,上的是马玲子弟学校。

    在陕北钻一的时候,上的是甘泉子弟学校。

    搬家来钻一礼泉基地了,又上的是礼泉子校。

    所以,他想继续在子弟学校上学,像大部分的同学们那样,选择去河庄坪的长庆七中,或者去庆阳的长庆三中上学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去长庆三中,或者长庆七中上学的话,那么涛涛就要再次远离家乡,远离父母,去住校,去上学。

    在冬梅和卫国看来,家里好不容易从陕北搬家到礼泉了,你刚摆脱住校生活,还没有半年,又要出去住校,花钱就不说了,首先住校你就住不好,更是吃不好,哪里能和住在家里比呢?

    再说了,高中三年非常的关键,已经寒窗苦读了九年了,为的就是高中这三年。

    如果孩子去外地念书,没有父母在身边监督,孩子逛了怎么办?

    那岂不是要耽误终生?

    为了让涛涛选择上地方上的学校,也就是在礼泉县的重点中学礼泉一中上学,冬梅苦口婆心的做着涛涛的思想工作。

    为了选择高中这个事情,母子两个人已经像敌人一样了,闹的不可开交了。

    她们坐在沙发上,虽然一个不看一个,但是一个却小心谨慎的注意着一个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背对着自己的涛涛,说道:“涛涛,爸爸和妈妈之所以让你留在家里,让你去礼泉一中上学,还不是为了你好。“

    涛涛看不都不看冬梅的说:“你要是为了我好,你就让我和同学们一样,去长庆七中上学。“

    “你们同学,也没有都去长庆七中上学啊,我看人家年级第一的鱼红丽,年级第二的郝杰,年级第三的王小朝,都选择了去礼泉一中上学呢,你就为什么不能去礼泉一中上学呢?“

    “你光说了那些不去长庆七中上学的孩子了,你怎么就不说说柳韬,樊伟,张浩,小强他们呢,她们都选择了去长庆七中。“

    冬梅咽了一口唾沫说:“我刚才还没有说完,还有一些同学去了礼泉二中呢,你们班级的李朋朋,马吉,王江江不都选择了去礼泉二中上学吗?“

    涛涛不服气的说:“那你怎么不说南旺,卫一,赵燕,姚春梅他们还都选择了去了长庆三中上学呢?“

    冬梅和涛涛理论了半天,她发现同学们中,三分之二的同学,选择了继续在子弟学校上学,而剩下的三分之一的同学,则选择了在地上的高中上学。

    在家附近上学,那样就可以住在家里,吃在家里,至少生活上还是很方便的。

    冬梅给涛涛解释说:“涛涛,我和你爸爸之所以,不让你去长庆七中上学,是怕你住校吃不好,睡不好,影响你的学习。“

    涛涛不以为然的说:“那么多同学,都去长庆七中上学了,为什么我就那么特殊,偏偏要在礼泉一中上学,我看你们就是怕我住校花钱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和你爸爸赚钱是为了什么,还不是为了你和娜娜,我们要是怕你花钱的话,我直接就让你像高晓蒿,或者苗青,或者皮东那样,直接去上单位的技校,或者中专,完了直接去上班赚钱了,我还让你上什么高中。“

    涛涛不服气的说:“那你就让我去上技校,上中专,然后出来上钻井队工作得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你这个孩子,怎么就不理解父母的一片苦心呢。“

    涛涛反驳冬梅说:“你们做父母的,怎么就不理解,我们做孩子的一片诚心呢?“

    说完,涛涛就夺门而出,消失在了冬梅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涛涛不仅不理解大人的苦心,而且还把父母的好心当成一片驴肝肺,冬梅生气的拨通了卫国所在钻井队的电话。

    卫国昨天晚上,固了一晚上的井,此时的他,正在抓经时间睡觉,因为晚上还有井要固。

    熟睡中的卫国被同事叫醒,他心里非常不爽。

    他来到了值班室,接起了电话,听到是冬梅的声音,便直接发牢骚说:“你早不打电话,晚不打电话,人家正睡的香的时候,你就把电话打过来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刚才和涛涛生了一肚子的闷气,刚好没有地方发泄,在听到卫国的抱怨后,冬梅瞬间爆发了。

    她直接冲着电话咆哮道:“你的儿子都要翻天了,你还有心思睡觉啊,我看你是不当家,不管娃,不知道当家人,管娃人的辛苦。

    我告诉你卫国,你看能过就过,过不成就算了“

    冬梅一顿劈头盖脸的咒骂,直接把卫国从睡梦中给骂醒了,而且骂的特别清醒。

    卫国的语气马上变了,他冲着电话温柔的说:“老婆,你怎么了,是谁把你给得罪了,什么事情把你给惹生气了?“

    冬梅继续发火道:“你那儿子不上高中了,你也不管一下,我说要你这个当爹的人能干什么,还不如不要呢。“

    卫国问道:“涛涛怎么了,不上高中了,难道他要上钻井队啊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嗯,你以为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涛涛不上学了,要上钻井队,卫国直接气的骂道:“我是七十年代末的中专生,现在都感觉知识文化水平不行,提拔晋升什么的,都受到很大的影响,他刚读完初中就不念了啊,就他那个初中文凭,不要说在社会上混了,就是来钻井队,采油队,他都吃不开“

    卫国在电话上讲的没完没了,主要内容就是痛斥涛涛的目光短浅,不学无术。

    冬梅听着卫国说不完的话,她便插话说:“刚才说错了,涛涛不是不念高中了,他是不想去礼泉一中上学,而是想去长庆七中住校呢?“

    卫国搞不懂冬梅嘴里的话,哪句是真的,哪句是假的。

    他说:“在礼泉一中上学,住家里,吃家里,既享受,还不受罪,他干嘛跑去住校啊,七八个人一个宿舍,晚上睡不好,食堂吃不好,还怎么把书给我读好呢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是啊,现在读不好书,将来可就麻烦了啊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我真想不通,这个孩子脑子里面是怎么想的,外面的世界再好,

    能有家里面好吗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是拿你那叛逆的儿子,真的是没有办法了,要我说啊,你最好回来一趟,把他给我收拾收拾,不然,他可真的要翻天了。“

    卫国点头答应的同时,突然恍然大悟的说:“冬梅,我知道涛涛这小子,为什么一定要去长庆七中上学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还不是他的那些好朋友,都去了长庆七中,所以他也想去长庆七中上学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那里有那么简单,你可把涛涛这孩子,想的太简单了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问:“那是什么原因啊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难道你忘了,苟洪刚的女儿苟娟,可是在长庆七中上学着呢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恍然大悟,她感觉卫国一语道破了自己这个梦中人啊。

    她说:“卫国,你说的对啊,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?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心想,涛涛这小子,果然是那种娶了媳妇忘了娘的孩子,为了能和苟娟在一个学校上学,竟然和自己争吵了几天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