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38章 小小鸟,变金凤凰

正文 第338章 小小鸟,变金凤凰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春去夏来,当黄土高原上,带着土的风,开始停止的时候,也就是黄土高原上的夏天,到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这个夏天,按照进度,所有甘泉基地的人,就要全部撤到礼泉基地了。

    而在农贸市场上卖饭的冬梅,既期盼搬家的到来,又担心搬家的到来。

    她非常的矛盾。

    谭嫂也很矛盾,她每天和冬梅,在农贸市场上谈论的话题,就是搬家。

    这天,谭嫂突然来了兴趣。

    她问冬梅,说:“冬梅,你说咱们搬家走了,把这些做饭的家当怎么办啊,也要一块搬走吗?“

    冬梅笑笑,说:“两家人才分一辆卡车,有的甚至三家人,才分一辆卡车,我们能把家里所有能搬的东西,搬过去就不错了,哪里还顾的上这些东西。“

    谭嫂问:“这些东西不搬,难道扔在这里啊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大桌子,长凳子,土炉子,遮阳伞,管架子能卖的就卖,卖不了的,就送人得了。“

    “送人,我还舍不得呢?“谭嫂说:“我宁愿把它们都搬走。“

    冬梅倒是很舍得这些桌子椅子,炉子等等东西。

    她倒是舍不得一些自己的忠实顾客,或者说是忠实粉丝吧。

    冬梅掐着指头算着说:“这些年啊,有一些顾客已经熟悉这里了,我记得每次过来,都要一碗稀饭,八笼包子的那个机修工

    只吃肉包子,不吃素包子的那个开翻斗车的司机

    吃甜米,不吃大枣的那个锅炉队女工

    永远吃两碗油泼面的宝鸡青年

    我真是舍不得这些顾客啊。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的这些铁杆粉丝,谭嫂也想着自己的那些铁杆粉丝说:“哎,冬梅,在你的摊点前,吃饭的顾客都是些北方人,而在我的摊点前吃饭的人,都是些南方啊。

    杨园的妈妈,老家是红柳沟的那个婆姨,还有嘴很刁的那个老女人我都舍不得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开玩笑说:“我看,最舍不得的那个人,怕是你们家老熊吧。“

    谭嫂赶紧转移了话题说:“听说礼泉那边的虾很好,你会做虾不?“

    冬梅对海鲜从来都是一窍不通。

    她说:“别提做虾了,就是我做的鱼,都有腥味,直接做不了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那我教你算了。“

    “行啊。“冬梅说:“那到时候,我就先拜你为师了。“

    正当冬梅和谭嫂谈的高兴,准备处理这些卖饭的家当的时候,不远处新安装的喇叭,却突然开会广播。

    它在广播了一些单位的新闻和快讯之后,突然宣布了一个消息,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。

    只见,广播通知大家,因为礼泉基地楼房建设的进度的问题,原本准备在夏天暑假开始的搬迁,再次推后半年,放在了一月初。

    闻言,整个农贸市场上的人都炸锅了。

    期待马上就搬家的人,在听到这个消息后,抱怨不止,大发牢骚。

    而暂时不想搬家的人,则欢呼雀跃,左拥右抱。

    大家之间,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而当冬梅和谭嫂听到推迟搬家的消息后,先是一愣,然后高兴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说:“太棒了,推迟半年搬家,那意味着,我们可以推迟半年失业啊。“

    谭嫂也欢呼雀跃的说:“我们还能再这里,继续工作半年啊。“

    可是,高兴完,冬梅看着谭嫂,说:“谭嫂,你不是还一心想着,赶紧搬家过去呢嘛。“

    谭嫂顿了顿,说:“冬梅,你不是也整天念叨着,什么时候搬家呢嘛?“

    冬梅突然笑了出来,说:“是啊,那为什么,当我们听到广播说不搬家了,却高兴的跳了起来呢?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看来,我们的内心,一直都在欺骗我们自己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们是舍不得我们的工作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如果,我们搬家去礼泉基地后,那么我就会回到以前的生活状态中去。“

    已经忙碌了好几年的冬梅,已经很难想象,以前的自己,是一种什么样子的生活状态。

    她说:“以前的我们,好像整天呆在家里,照顾孩子,打扫卫生,织毛衣,看电视“

    谭嫂打断了冬梅的话,说:“我们创业之前那会儿,电视好像还没有普及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对,还没有普及。我们虽然没有工作,可是我们好像在家里,也整天忙忙碌碌啊,一刻也不得闲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是啊,我们这些家庭主妇,虽然忙忙碌碌,但是我们却不赚钱啊。

    而且,我们不仅被双职工们瞧不起,就连我们自己,也瞧不起自己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是啊,那时的我们,真的自卑,每当面对有工作的女人,从咱们身边经过的时候,我们不是感觉自己低人一等,就是感觉自己很渺小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自从我们开始做生意卖饭,自从我们有了工作,自从我们开始赚钱之后,我们再也不自卑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是啊,我们不仅不自卑了,而且当我们,遇到有工作的女人的时候,也不觉得自己低人一等了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虽然卖饭又累,又苦,可是那是我们的事业啊,我们从中获得了巨大的成就感和荣誉感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自从我开始做生意赚钱后,只要卫国敢说我,我就说他,只要卫国敢骂我,我离开就骂他“

    谭嫂被逗笑了,她说:“你真是翅膀硬了,底气都有了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不仅底气有了,而且还盛气凌人呢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突然担心的说:“谭嫂,你说我们搬家去礼泉基地后,我们就会突然就失业,不仅工作没有了,奋斗的事业也结束了,更不能赚钱了,那些男人,或者有工作的女人,会不会重新瞧不起我们?

    我们会不会,又回到以前的那种糟糕的生活状态中去呢?“

    谭嫂自信的摇摇头,说:“怎么会呢,绝对不可能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万一呢?“

    谭嫂给冬梅举例子,说:“冬梅,即使我们去礼泉基地后,不做生意了,也不赚钱了,我们也不会回到以前那种自卑,那种自己瞧不起自己,那种胆害怕

    的糟糕的状态中去了。

    为什么呢,我告诉你,那就像你学会骑自行车一样,突然有一天,你没有自行车了,可是你依然会骑自行车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听不懂谭嫂的这个比喻,但是她隐约感觉到,现在的自己,已经今非昔比了。

    那个站在枝头的小小鸟,再也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站在树梢的金凤凰。

    谭嫂说:“就算你过去不工作,咱们把这几年赚的钱,存在银行里面,我们光吃利息,我们也赚钱啊。

    只不过,我们赚钱的方式不同了而已。“

    冬梅笑笑说:“谭嫂,你说的对,我们以前是拿人赚钱,现在是拿钱赚钱,真是提升了一个档次啊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冬梅,你敢不敢炒股?“

    听到炒股,冬梅的头,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,说:“那都是高智商的人,才干的事情,我们这些半文盲,根本搞不了那个东西。“

    而谭嫂却憧憬的说:“要是我会炒股就好了,那就真的实现,钱赚钱了。“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