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37章 有仇不报非君子

正文 第337章 有仇不报非君子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看到眼前这个精神萎靡不振,浑身污垢的乞丐,竟然是几年前,在学校门口,因为有孩子给他的窑洞烟囱里面扔石头,而故意暴打涛涛的刘二娃。

    瞬间,冬梅瞬间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那个曾经嚣张跋扈,曾经的无赖地痞,曾经不把任何人,放在眼里的刘二娃,竟然成了乞丐?

    显然,在冬梅认出刘二娃的时候,刘二娃也认出了冬梅。

    他的思绪马上回到了几年前。

    那时,刘二娃在学校下面的砖瓦厂看大门。

    因为学校建设在半山腰,所以砖瓦厂就在学校下面的一个大坑里面。

    而刘二娃住宿和做饭的窑洞,就位于学校的正下方。

    有一天,正当刘二娃做饭,他突然看到烟囱里面被砸出了灰。

    这时,他才知道,窑洞上面的烟囱,有孩子在等待学校开门的时候,顺手给自己的烟囱里面扔石头。

    刘二娃一个猛子冲出了窑洞,直接上到了学校门口附近。

    这时,给烟囱里面扔石头的小孩子们,全部跑掉了。

    此时,而涛涛正好路过这里。

    刘二娃眼看,抓不到扔石头的孩子了,于是,刘二娃把全部的气,都撒在了当时只上三年级的涛涛身上。

    他无缘无故的将涛涛一顿暴打,然后才解恨的离开。

    而当冬梅带着好姐妹找上门,去刘二娃那里讨说法的时候,刘二娃不仅不道歉,反而嘲笑这几个女人没有男人,并且还要殴打她们。

    当男人们从山上轮休下来,卫国拿着铁锹,去找刘二娃报仇的时候,刘二娃已经倒卖了砖瓦厂的机器,然后畏罪潜逃了。

    一晃几年过去了,冬梅没有想到,自己会在这里,碰见已经从工人变成乞丐的刘二娃。

    同时,刘二娃也没有想到,当自己要饭,要到农贸市场上的时候,会遇见曾经被自己嘲笑,甚至差点被自己殴打的冬梅。

    刘二娃的眼神,躲闪着冬梅。

    他不敢和冬梅对视。

    而冬梅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刘二娃,心中的愤怒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冬梅真想拿起桌子上的擀面杖,直接砸在刘二娃的脑袋上,以解自己当年的心头之恨。

    可是,看着眼前这个已经成为乞丐,并且饿的半死的人,冬梅内心里面唏嘘了一声,心软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便顺手从蒸笼里面,拿出来了几个刚蒸出来的肉包子,扔到了刘二娃手里提着的脏布袋子里面。

    而此时,本来已经准备转身逃跑的刘二娃,没有想到,冬梅竟然给自己热包子吃。

    他看着布袋子里面,那冒着蒸汽的,肉香味的包子。

    他不敢想象,这是一个自己曾经得罪过的仇人,给自己施舍的食物。

    温饱才能知荣辱,此时的刘二娃,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他狼吞虎咽的吃着包子,心想,冬梅一定没有认出自己来,不然,一个被自己殴打了孩子的母亲,怎么可能施舍给自己食物呢?

    怀着侥幸的心理,刘二娃在吃完几个包子之后,又问冬梅要着包子吃。

    冬梅顺手又从蒸笼里面,拿出几个包子,给他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刘二娃拿到包子,就像狗捡到了骨头一眼,坐到了一边的地上,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旁边做生意的谭嫂,看到冬梅竟然给刘二娃施舍包子。

    她惊讶的看着冬梅,问道:“冬梅,你是傻了,还是没有认出来那个人啊?“

    冬梅面无表情的,忙着手里的活,说:“他当年打了我的孩子,并且辱骂我们几个女人,没有男人。

    因为冬梅,以及冬梅的几个好姐妹的老公,全部常年在山上上班,所以基地里的女人,大部分都独自带着孩子生活。

    我怎么能不认识他呢?“

    谭嫂皱着眉头,问:“那你还给他吃的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即使他化成灰,我也认识他。“

    谭嫂想不明白的说:“刘二娃当时年轻,是个地痞流氓,我们怕他。

    可是,他现在已经是乞丐了,我们难道还怕他吗?“

    冬梅停顿了一下,说:“我从来没有怕过他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既然你不怕他,那么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你可要抓住机会,现在就胖揍他一顿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,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谭嫂顺手从抽屉里面抽出擀面杖,说:“他现在是叫花子,体质和体力都非常的差,难道你还怕打不过他啊?“

    话毕,谭嫂咬着牙说:“你要是担心打不过他的话,我谭嫂给你帮忙打,我们现在就是一个共同体,好姐妹,一荣共荣,一损共损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要是想报仇的话,刚才已经拿着案板上的菜刀砍他了,也不会给他包子,让他吃饱了,有力气了,再去收拾他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谭嫂纳闷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冬梅,说:“冬梅,有仇不报非君子,我真搞不懂,你是怎么想的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他把涛涛打成那样,以前,我恨不得找到他,杀了他,可是现在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现在,虽然他已经是一个乞丐了,可是江山易改,禀性难移,他的心始终是坏的,他做的那些坏事,还在那里放着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以前的事情,是以前的事情,现在的事情是现在的事情,涛涛虽然被打的住院了,但是并没有什么大碍,而且性格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“

    谭嫂不敢相信的说:“那你就这样原谅他了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没有原谅他,只不过,我现在,不想和一个吃不饱的人,挣扎在生死线上的人,计较。“

    谭嫂摇摇头说:“冬梅,你心肠太好了,放到我,绝对以牙还牙,绝对血亲复仇,不放他刘二娃二两血,就算便宜他了。“

    说着,谭嫂就开始忙活自己手里面的活。

    而刘二娃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冬梅的包子后,还想再要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,他已经不好意思过去了,便准备离开农贸市场,去其他的地方继续要饭。

    在经过冬梅摊点前的时候,刘二娃心里庆幸,多亏冬梅没有认出自己来,没有发现自己就是几年前暴打她孩子,辱骂她的那个看大门的青年

    。

    于是,已经走过去的刘二娃,特意回头说了声:“谢谢,大姐。“

    冬梅头也不抬的说:“花无百日开,人无千日好,你要没吃的了,就过来这里,我给你包子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抬头,看了一眼刘二娃。

    当刘二娃和冬梅四目相对的时候,瞬间,刘二娃从冬梅的眼神中,看到了一个母亲为了保护儿子,而歇斯底里的表情。

    冬梅的表情,瞬间让他的思绪迅速的回到了几年前。

    同时,刘二娃也确定,冬梅一定是认出了自己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刘二娃像一个小偷一样,恐惧的从农贸市场逃跑了。

    几天后,在基地大桥的下面,发现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虽然是冬天,但是已经腐烂,发臭。

    他的身上穿着一件破棉袄,睁着眼睛,望着天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