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26章 脱掉衣服的画儿

正文 第326章 脱掉衣服的画儿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看到宋年媳妇进来了,赶紧收起来手里的手帕,顺带也把那一杯子的水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她紧张的说:“虽然是大冬天,可是你们家这暖气,烧的可真热啊,喝点水,感觉舒服多了。“

    宋年媳妇一边给冬梅展示着宋年的素描,一边说:“我们这是平房,哪里来的暖气,这是火墙。“

    冬梅接过宋年媳妇的素描,说:“哦,对,其实这平房也是有好处的,至少火墙要比暖气暖和的多。“

    宋年媳妇说:“火墙是暖和,可是毕竟没有暖气用着方便啊。“

    话毕,宋年媳妇指着宋年的素描画,说:“冬梅,你看我家宋年,是不是很有艺术细胞啊,这肖像画,画的和我多像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一边瞄着墙那两幅已经脱掉衣服的画,一边在心里祈祷着,快点干,快点干。

    不然,让宋年媳妇知道老公买这种画回来,那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她对宋年媳妇说:“宋年……确实……画的不错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宋年媳妇骄傲的说:“那当然了,我们家宋年是什么人,他可不是一般人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点着头说:“是……是……是。“

    宋年媳妇最喜欢人家夸他老公有艺术细胞。

    于是,她问冬梅说:“要不,我让宋年也给你画一副素描画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行……算了……还是算了吧。“

    宋年媳妇笑笑,说:“宋年这会出去了,马就回来,等他回来了,就给你画一幅画吧,他画画可快了,最多十分钟就能搞定。“

    听到宋年马回来了,冬梅更是紧张至极。

    她像热锅的蚂蚁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她心想,还好宋年媳妇带着厚厚的眼镜,视力不太好,暂时没有发现墙的画已经裸露。

    但是,如果宋年回来,那可就惨了。

    他一定能够能够发现墙的画已经显原型了。

    由于宋年家火墙烧的很热,所以室内温度也很高,冬梅刚才摔在那两幅画的水滴,也开始迅速的蒸发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那画的女人,也开始穿衣服了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画的女人,开始穿衣服了,瞬间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心说,我滴个奶奶啊,你赶紧把衣服穿起来吧,不然让宋年回来发现了,自己也骑虎难下啊。

    就在冬梅庆幸墙的画马就要干了的时候,突然传来了一阵皮鞋踩在转头的“哒哒”声。

    宋年平时很时尚,非常喜欢穿大头皮鞋,而且必须是那种高腰的。

    所以走在地,尤其是转头或者地板砖,声音很是清脆。

    当冬梅听到脚步声,她瞬间奔溃了。

    她心想,真是怕什么,来什么,这个宋年,早不回来,晚不回来,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回来啊。

    宋年走进来后,看到媳妇和冬梅正在一起看自己的素描。

    他高兴的走前去,说道:“冬梅,你喜欢素描吗?“

    冬梅战战兢兢的说:“喜欢……啊,不喜欢。“

    宋年好笑的说:“到底喜欢,还是不喜欢啊,要是喜欢的话,我就给你画一副,送给你……“

    宋年媳妇也在旁边说着:“就让宋年画一副,送给你呗。“

    宋年更是顺手从抽屉里面拿出了纸和笔,说:“来,你坐在床边,我这就给你画……“

    当宋年的话还没有说完,他突然看到床头的那两幅画。

    其中一副画,竟然面有水渍,并且已经脱掉了一半的衣服。

    宋年不由的大惊,看着老婆和冬梅,满脸的通红。

    而冬梅更是发现了异样,她刚准备找个借口离开,却看到宋年前,一把抓住老婆的手说:“老婆,我错了,早知道这么高科技的东西,还是能被你给发现,我就不买这两幅画了啊。“

    话毕,宋年的头发都扎了起来。

    宋年媳妇一头雾水,搞不懂宋年在说什么?

    但是,她是清楚听到了宋年说,他买的这两幅画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于是,宋年媳妇把目光投向了那两幅画。

    只见,画中俨然出现了一个**女人,正撅着屁股对着自己,而且还露出了不该露的地方。

    瞬间,宋年媳妇懵了,心说,自己明明记得,这两幅画是穿着衣服的啊,怎么今天就成了个**女人了呢?

    冬梅站在旁边,心知肚明,尴尬至极,恨不得找一个地缝给钻进去。

    宋年知道媳妇的厉害,更知道坦白从严,抗拒从宽的道理。

    于是,他二话不说,就给老婆招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老婆,都是我鬼迷心窍,以为你笨,以为你蠢,以为你永远也发现不了这两幅画的秘密,可是没有想到,你还是发现了啊。

    老婆,我错了,你原谅我吧,我再也不敢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宋年媳妇大概懂了几分意思,明白了是老公买了这些不堪入目的画回来。

    但是这,种不堪入目,也只有在特殊时期能够变现出来,而平常都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宋年媳妇马变了脸色,说:“你给我老实交代,这幅画,为什么平时好好的,今天却突然脱了衣服呢?“

    宋年可怜巴巴的看着老婆,如实说道:“老婆,你今天是不是把水倒在了那副画面?“

    宋年媳妇摇摇头说:“什么水,我没有倒啊?“

    闻言,宋年一头雾水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没有给这幅画倒水,那这副画,怎么可能出现化学反应呢?“

    宋年媳妇终于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大怒道:“原来是这样的,我还以为怎么回事呢,你这个流氓,吃着喝碗里的,还看着锅里的,简直就是变态……“

    宋年被老婆骂了个狗血喷头,丝毫没有还嘴之力。

    他委屈的看着老婆,说:“按道理,这副画在遇见水的时候,才会变化。

    谁知道我买了劣质产品,遇见高温也会起化学变化。

    老婆,既然被你给发现了,那么你就惩罚我吧,要打,要骂,你说的算……“

    冬梅站在旁边,知道是自己闯的祸。

    可是,她却发现,宋年竟然没有发现破绽。

    当她正侥幸的时

    候,宋年却把目光投向了冬梅。

    只见,他看了看冬梅,然后又看了看床头柜的那杯被喝了一半的水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看了看那副画,还没有干彻底的水渍,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宋年媳妇已经开始发飙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宋年,我自从和你结了婚,就跟着你走南闯北……

    我长的这么漂亮,而且还是高中文化水平……

    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这个初中文化水平,也没有嫌弃过你长的丑,身体瘦……

    你倒好,看到我年老色衰,就开始打别人年轻女孩的主意,你是不是想和我离婚……“

    听到离婚,宋年立刻被吓破了胆子。

    她知道,老婆是个牛脾气,而且极其倔强,并且爱钻牛角尖。

    她说离婚,那肯定是真的干的出来的。

    宋年给老婆道歉,说:“老婆,我错了,我真的没有嫌弃你,我之所以买这两幅画回来,完全是出于好奇。“

    宋年媳妇说:“好奇,我看你就是色胆包天,你肯定每天都趁着我不在,给这两幅画撒点水,偷偷的看这两个**美女。

    然后,等我快回来的时候,在把她们给烤干,让他们穿衣服,是不是?“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