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19章 记住吃亏是福

正文 第319章 记住吃亏是福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闻言,涛涛看了常大雷一眼说:“你怎么知道我爸爸和你爸爸是一起来的?“

    常大雷没有回话,而是朝着小强大声喊道:“小强,我爸爸也来了吗?“

    小强个子很矮,他使劲把头探出花坛,说:“你爸没来,就来了崔涛爸爸一个。“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爸爸没有来,常大雷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他长舒了一口气,说: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“

    涛涛瞪着大眼睛,看着常大雷,说:“有这么恐怖吗?“

    常大雷立刻放松了下来,他笑嘻嘻的说:“他不来就好,不然,他过来一次,打我一次,我可受不了,要我说,他是以着看我的名头,故意过来打我的。“

    涛涛忍俊不止的说:“没有这么夸张吧?“

    常大雷说:“那个狗东西,以后最好不要再过来看我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常大雷竟然把自己的父亲骂做狗东西,涛涛倒吸来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他朝着宿舍房子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涛涛过去后,看到父亲提着水果,零食正坐在自己的床边上。

    他高兴的跑了进去,看着父亲高兴的说:“爸爸,你怎么过来了?“

    卫国抚摸着儿子的头,慈祥的看着他,说:“我回老家给你奶奶做棺材,顺带过来看看你,看看你长高了没有,看看你都好着吧。“

    听到爸爸回去要给奶奶做棺材,涛涛的思绪,立刻回到了小时候。

    那时,自己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放在里头,上房下的那口棺材了。

    那时,爷爷还没有去世,那口棺材是做给爷爷的,并且很早就做好了。

    而自己,不论白天,还是黑夜,每当经过那口盖着塑料布,并且落满尘土的棺材的时,都会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尤其是晚上,他总怕有鬼或者僵尸从里面窜出来。

    涛涛不解的问卫国,说:“爸爸,我奶奶身体这么健康,为什么要给他做棺材啊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棺材就是你奶奶将来的家,如果现在不做好,万一有一天你奶奶病了,那么就来不及了。“

    涛涛不情愿的说:“万一我奶奶生病了,咱们去买一口棺材也行啊,干嘛要自己做呢,而且做好后,还要放到里头上房下面,多不吉祥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点点头,心想,儿子说的也对啊,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?

    与其浪费时间浪,而且又费事儿的去找人做一口棺材,何不直接去棺材铺买一口棺材呢?

    从儿子这里得到启发,卫国决定回去后,直接买一口棺材得了。

    完了,等回去之后,自己就告诉冬梅说,这棺材是自己找人给做的。

    这样,不仅快捷方便,而且还空出了自己出去野营的时间。

    卫国给儿子竖起了大拇指,说:“几个月不见,你又变聪明了啊。“

    涛涛笑着说:“我没有变聪明,是爸爸变笨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笑的前仰后翻。

    此时,卫国才发现,涛涛脚上穿的竟然是一双皮鞋。

    他好奇的问:“你妈妈想的还挺周到啊,专门给你买了一双皮鞋带着,不过这个皮鞋,怎么看着有点大啊,是不是不合脚?

    如果不合脚的话,爸爸带着你,再给你买一双合脚的皮鞋过来穿。“

    涛涛把实情告诉了卫国,并希望爸爸去教训那个混混少年。

    可是,卫国却告诫涛涛,做人要学会帮助别人,更要学会忍耐。

    既然他要穿你的新鞋,那么你就给他穿,既不要生气,也不要有怨恨。

    即使他把你的鞋给穿坏了,你也不要说什么,记住吃亏是福。

    涛涛很难理解卫国的处事哲学,但是他知道,父亲是一个从来不惹事,也不和人吵架的人。

    但是母亲就完全不一样了,她忍不了半点窝囊气,而且脾气大,很容易和别人发生冲突。

    而且,母亲的喜怒哀乐,都表现在脸面上,完全和父亲不一样。

    涛涛觉得,自己一定是遗传了母亲的性格,因为自己也是那种嫉恶如仇,有仇必报的人。

    而且,自己也和母亲一样,朋友很多,不像父亲那样,性格孤僻,朋友很少,而且都是些奇葩朋友。

    可是,涛涛的判断完全错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在小时候,跟冬梅的性格有点像,在他的成长过程中,他在不断的变化,直到有一天,他突然发现自己,学会了忍耐,懂得了吃亏是福,并且变得不善交际,而且也没有几个朋友的时候,他才知道,自己完全遗传了父亲的性格,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卫国知道孩子没有运动鞋,便带着涛涛去买了两双运动鞋,一条运动裤,还有一副守门员戴的手套回来。

    涛涛简直太高兴了,他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,体育装备竟然能这么齐全。

    卫国离开礼泉后,坐上发往宝鸡的大巴,在县城下了车。

    卫国所在的县城,刚好建设在一个大坑里面,所以很难发展。

    但是,卫国这次回来,发现老家县城已经开始建设新城了,并且规模更大,更新,更现代化。

    卫国看着自己身后,狭小的车站,心想,总有一天,这个狭小的车站将被淘汰,取而代之的将是一个更新,更大的车站。

    卫国抵达家里后,依然看到了满院子的杂草。

    只不过,相比上次冬天的时候,这次的杂草长的更茂盛了。

    前头的几间房子,因为没有住人,变的破败不堪,甚至有塌陷的风险。

    卫国看着前院这个房子,思绪不由的回到了四十年前。

    自己在这里出生,是家里的第二个孩子。

    因为是男孩,父亲特别重视,特意跑了十几里地,找了一个接生婆过来,用锋利的麦草杆子割断了脐带,而且不是用生锈的剪刀剪断脐带。

    在卫国前面,先后有两个姐姐夭折,都是因为脐带感染而失去了生命。

    生自己那年,母亲大出血,非常的危险。

    那时,由于没有医院,妇女生孩子,都是自己在家里面生,非常的可怕,非常的危险。

    有钱人家,会雇佣一个接生婆过来接生,没有钱的人,则自己摸索着接生,所以产妇和婴儿的死亡率极高

    。

    当卫国吗大出血的时候,接生婆便从厨房烧火做饭的地方,搞来了一大堆的麦草灰,让卫国妈坐在麦草灰上,才算止住了血,保住了性命。

    每每想到这里,卫国都情难自禁,难过的留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此前,他每次回来,父亲都会站在村口,等他回来,然后把他领进家里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那个领路人却不在了,永远也不会在村口望着远方,等待自己的归来。

    卫国伤感至极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