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310章 必须采取措施

正文 第310章 必须采取措施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晚上,卫国和冬梅躺在被窝里。

    卫国搂着冬梅,半晌才说:“冬梅,时间不早了,我们该干什么了吧?“

    冬梅装蒜说:“干什么?“

    卫国难为情的说:“夫妻之间,还能干什么?“

    冬梅推开卫国,说:“以前,你大半年才回来一会,回来后,也没有见你这么猴急,怎么现在,才上山一个多月,回来后就这么猴急啊?“

    卫国亲了一下冬梅说:“以前在山上,实在压抑的不行,基本就自己把自己给解决了,这次上山,才一个多月,还没有来得及自己解决自己呢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马上提高了警惕性,她说:“人家都说山上的卡姐,追着钻井队到处跑,钻井队跑到哪里,她们就追到哪里,为的就是把工人们的血汗钱给赚走,你自己解决,难道你就没有去找卡姐?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马上对卫国一直的良好的形象,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卫国很嫌弃的说:“我宁可自己解决,我不也不去找卡姐。“

    冬梅故意说:“卡姐皮肤又白,又嫩,而且还打扮的时尚,张口闭口哥哥长哥哥短的,难道你就不心动?“

    卫国皱着眉头说:“心动什么啊,我可不想下面烂成鳄鱼嘴。“

    冬梅不明白的说:“什么鳄鱼嘴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你还不知道啊,好多钻工,因为生活不检点,和卡姐搞在了一起,最后沾染了说不出口的病,下面烂成了鳄鱼嘴,最后不得不把头子给切掉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终于懂了。

    她惊讶的合不拢嘴,说:“下面给切掉,那不是成了太监了吗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不把头子切掉怎么办,那个病怪的很,什么地方都不出问题,就是头子的地方出问题,又是长菜花,又是长疱疹,可怕的很。“

    冬梅嘴里啧啧的说:“真是遭罪啊,自作孽不可活,谁也不怪,谁也不愿,就怪他自己不把持住自己,不洁身自好,不管好自己底下那东西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所以嘛,男人一定要洁身自好,不然自己染了病是小事,回家后再传染给老婆,那事情就大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想着,院子里的电线杆上,厕所的墙壁上,废旧的土坯上,到处贴的那些治疗性病的广告。

    她不由的感叹,说:“没有买卖,就没有伤害,还不是你们这些臭男人,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不然,卡姐也不会追着你们到处跑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那只是部分人好不好,不要把所有男人,都给扣上不好的帽子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让我说,天底下就没有几个好男人。“

    卫国无奈的说:“难道我就不是好男人了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那你把底下掏出来,让我检查一下,看它是不是鳄鱼嘴?如果不是鳄鱼嘴的话,那么你就是好男人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说,这个冬梅,现在是越来越疑神疑鬼了,就连自己都不相信了。

    没法,卫国只能让冬梅检查了一遍。

    检查之后,冬梅告诉卫国,说:“好了,算是正常吧,但是不及格。“

    “什么不及格?“卫国一头雾水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知道。“话毕,冬梅哈哈大笑着。

    半晌,卫国才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笑着说:“你呀,真是越来越坏了。“

    话毕,卫国提醒冬梅,说:“时间不早了,该睡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那就睡吧,还用提醒吗?“

    卫国着急的说:“还没那啥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着卫国可怜巴巴的样子,便对他说:“好了,去抽屉里面,找东西吧。“

    说着,卫国就屁点屁颠的从床上爬了起来,然后去床头的柜子里面,找套儿去了。

    当卫国看到装套儿盒子的时候,别提有多兴奋了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打开盒子的时候,却傻眼了。

    不久前套儿刚用完,自己忘了买,冬梅也忘了买,竟然没货了。

    卫国拿着空盒子,尴尬的对冬梅,说:“冬梅,盒子里面,没货了。“

    看到没有套儿了,冬梅才想起来,上次卫国回来的时候,已经用完了,而自己由于忙着做生意,也给忘记买了。

    卫国把空盒子扔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面,便上了床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卫国竟然把装套儿的盒子,明目张胆的扔进了垃圾桶里面,她马上批评卫国,说:“卫国,你把那个敏感的东西,扔到垃圾桶里面,也不怕孩子看见啊,敢紧给我捡回来,然后放进抽屉里面,明天出去扔垃圾的时候,顺手带上一块扔掉。“

    没法,卫国又爬下床,把空盒子给捡了上来,重新放回了抽屉里面。

    没有套儿,卫国眼巴巴的看着冬梅,说:“没有保险套了,怎么办?“

    冬梅看看表说:“时间已经晚了,大院里面的药店,估计已经都关门了,算了,还是睡吧。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要睡觉,卫国难受的说:“既然没有套了,那咱就不保险了呗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马上怒斥卫国,说:“你是不是疯了,不保险了,万一怀上了怎么办?“

    卫国想了想自己的年龄,再想想冬梅的年龄,说:“冬梅,要是年轻的时候,你说这话,我绝对信,可是现在,我们都不年轻了,几率已经很低了,甚至没有了,你就别担心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不高兴的说:“你胡说什么呢?“

    卫国给冬梅举例子说:“人家常工,喜成,宋年都不用套儿了,也没见他们的老婆怀上过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她们是她们,你是你,我是我,你忘记咱们在新疆的时候,干的那件蠢事了吗?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的思绪,马上回到了十几年前。

    那时,涛涛才刚一岁,正在吃奶。

    因为家里套儿用完了,又没有来及买,所以冬梅又怀了孩子。

    可是,毕竟涛涛才刚一岁,而且还在吃奶,如果子在这么短的间隔下,再生一个孩子的话,恐怕照顾不过来。

    于是,夫妻两人便决定,把孩子打掉。

    于是,大夏天的,冬梅便骑着自行车,去医院打掉了孩子。

    打掉孩子后,冬梅便没有了奶水。

    由于那个

    时代,大家普遍贫穷,根本没有钱去买奶粉,所以冬梅和卫国,只能给孩子吃馒头和饼干。

    每当半夜,孩子哭着从睡梦中醒来时,看着妈妈想吃奶的时候,冬梅却没有一丝办法。

    她只能拿着饼干,沾了水给孩子嘴里喂。

    而涛涛则是吃一口饼干,就哭一声,哭一声,再吃一口饼干

    毕竟孩子是需要喝奶的,而饼干是不能代替母乳的。

    所以,涛涛径直哭了好久,才适应了没有奶水的饮食。

    每每想到这里,冬梅都很难过,觉得自己亏欠孩子,没有带好孩子,更为自己和卫国的麻痹大意,侥幸心理,而感到后悔。

    所以这次,冬梅不论如何,也不答应卫国,不采取措施而睡觉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