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98章 小事清醒,大事犯糊涂

正文 第298章 小事清醒,大事犯糊涂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,最快更新风是叶的涟漪最新章节!

    冬梅看着眼前帅气的小伙说:“师傅,我们是来存钱的。“

    谭嫂在旁边也看呆了,毕竟在黄土高原上,皮肤白皙而且水嫩的男人基本没有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工作人员小哥,简直帅的一塌糊涂,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小鲜肉。

    谭嫂也说道:“师傅,我们是来存钱的。“

    听到存钱,工作人员小哥更热情了,他邀请冬梅和谭嫂坐到沙发上,然后还给两人倒了咖啡说:“拿铁,你们先喝。“

    冬梅和谭嫂从来没有喝过咖啡,更不不知道拿铁是什么,

    冬梅诧异的说:“我们过来的时候没有拿铁,我们拿的是现金。“

    谭嫂也惊讶的问小哥说:“来银行,拿铁干什么?“

    小哥被逗笑了,他没有解释,而是直接问:“既然两位大姐过来存钱,那么你们是我们辅仁银行的会员吗?“

    冬梅和谭嫂笑着说:“不是。“

    小哥遗憾的说:“既然不是我们的会员,那么对不起,在我们这里是不能存钱的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赶紧说道:“你们这里,不是有什么引荐制度吗,只要是你们会员领过来的人,都可以存钱吗?“

    小哥说:“是啊,可是你们的引荐人呢?“

    冬梅转头说道:“杜嫂就是我们的引荐人,她在你们这里存过钱,她是会员……“

    可是,冬梅的话说到一半,却发现杜嫂不见了,好似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谭嫂也惊讶万分,她说:“哎,刚才杜嫂还在这里的,怎么一转眼,就不见了呢?“

    小哥看到两人没有引荐的会员,便客气的说:“不好意思,按照我们辅仁银行的规定,没有会员的引荐,是不能再我们这里存钱的。“

    谭嫂央求小哥道:“我们来存钱,是要把钱放到你们这里的,为什么还要引荐人呢?“

    冬梅也说道:“是啊,我们平时经常存钱,也没有遇见过像你们这样的银行,存个钱,还要什么引荐人。“

    “对不起,这是我们银行的制度。“小哥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为了把钱存入辅仁银行,冬梅和谭嫂与小哥纠缠了半天。

    可是依旧没有把钱存进去。

    从辅仁银行出来,冬梅和谭嫂很是沮丧,嘴里一边咒骂着杜嫂不该背信弃义,突然逃跑,一边想着其他的方子。

    谭嫂人脉广,她告诉冬梅,等明天了,自己去找丁健妈妈,既然她也是会员,那么她一定可以引荐咱们把钱给存进去。

    话毕,由于时间晚了,两人便各自回家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冬梅像个热锅上的蚂蚁一样,在家里急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她真不知道该把这十几万藏在什么地方,才能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她先打开了卧室的箱子,取出了所有的衣服,然后把装着钱的斜挎包,放在了最下面,用衣服压了个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然后,她又给柜子上了把大锁子,才算长吁了一口气,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可是,刚放下心来,没有两分钟,冬梅又打开了箱子,把钱给全部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想,如果一旦贼娃子半夜进房子了,他的第一个目标,肯定是这个大箱子。

    因为家里面放值钱东西的,并且上锁的地方,也就这一个箱子。

    如果把钱放进去,岂不是自投罗网嘛?

    冬梅把钱抱在怀里,仔细想着家里还有什么地方,能够把钱藏起来,并且还能够人不知鬼不觉。

    想了半天,冬梅想的焦头烂额,终于想到了一个绝好的地方,那就是马桶后面的那个大洞。

    上次,因为冬梅给马桶里面倒饭,导致马桶堵塞,专门花钱请人在旁边打了个洞,才疏通的马桶。

    而那个洞至今还留着。

    冬梅找来了塑料袋子,把那些钱,一沓子,一沓子的包好,然后按照顺序,仔仔细细的的放进了马桶后面的小洞里。

    接着,她用一个洋瓷盆盖住,才算正真的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睡觉前,冬梅突然想,这些马上就要存入银行的钱,不光是自己的钱,还有一小部分是卫国的钱,是不是应该给卫国打个电话,告诉他一声?

    可是,冬梅又一想,夫妻之间嘛,你的钱,就是我的钱,我的钱,就是你的钱,用不着这么认真吧?

    再说了,自己把钱换个银行存,还不是为了多吃点利息。

    自己何不这样,先不告诉卫国,等利息下来了,再告诉他,给他一个惊喜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冬梅安静的躺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为了存钱,她和谭嫂连第二天的生意都不做了。

    可是,刚躺下没两分钟,冬梅又爬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想,自己是不是到更年期了,怎么干一件事情的时候,一点也不坚决,总是反反复复,来来回回回?

    这件事情,自己倒是告诉卫国,还是不告诉卫国啊?

    冬梅看看手表,已经晚上九点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,虽然现在的时间,对普通人来说,已经到了睡觉的时间,可是对于在山上工作的卫国来说,工作可能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由于卫国所在的固井队,是配合钻井队的,所以钻井队让他们什么时间固井,他们就要什么时间固井。

    而钻井队往往都会选在自己休息的时间,也就是晚上,让固井队工作,而卫国作为工程师,上山之后,基本没有睡过几个晚上的觉。

    他就像夜猫子一样,始终过着白天睡觉,晚上工作的生活。

    最后,冬梅还是拿起了电话,拨通了卫国所在井队值班室的电话。

    让冬梅郁闷的是,接电话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讨厌的喜成。

    喜成因为离婚,没有老婆,正在为第三次结婚做着准备,所以他每天都守着电话,希望自己之前托付过的媒人,能够给自己介绍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为妻。

    冬梅接通电话后,客气的说道:“喂,你好。“

    喜成听到是一个女人的电话,瞬间来了劲,心说,该不会是媒人,给自己介绍的对象,把电话打到钻井队了吧?

    于是,喜成激动的说:“你好,我是喜成,请问你是媒人给我介绍

    绍的对象吗?“

    听到对方是喜成,冬梅感觉很倒胃口,她直接说道:“喜成,你给我滚,我找卫国。“

    听到是卫国的老婆冬梅,喜成臊红了脸,他赶忙放下了电话,把卫国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卫国接起电话,听到冬梅在电话里面骂到:“喜成这个男人,是不是想女人想疯了,接起我的电话,竟然问我是不是媒人给他介绍的对象,你说,这个人是不是疯了?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的声音,卫国纳闷的说:“冬梅,你这么晚打来电话,是不是想我想疯了啊。“

    卫国调侃的话,引的冬梅咯咯笑着说:“你们这些臭男人,有几个好东西,我有什么好想你的,我打电话过来,是想告诉你个事儿。“

    听到事儿,卫国激动的说:“该不会是涛涛又早恋了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说:“这次真不是关于早恋的事情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那是关于什么事情啊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想给你一个惊喜,但是不知道,该不该告诉你?“

    卫国随口说道:“你该不会是有了吧?“

    冬梅最讨厌卫国和自己开这种玩笑,她说:“卫国,你是不是脑子有病,总和我开这种无聊的玩笑,你七八个月的不回来,我怎么可能有,就算有,也不是你的,再个,你觉得我现在这个年龄,还怀的上吗?“

    卫国听到冬梅生气了,他赶紧话风一变说:“算了,你没有,我有了,行了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还是不解气的说:“你有个屁啊有。“

    往常这个时候,卫国几句话,就能把冬梅给逗笑,可是今天不论自己怎么说,冬梅就是不笑,而且说话的语气还生硬。

    卫国说:“冬梅,今天是不是谁惹你生气了。“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容易生气吗?“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,你今晚说话像是吃了炸药一样。“

    “什么吃炸药啊,我是今天去存钱,没有存到银行,给着急的来着。“

    “存钱,你每天卖饭赚两三百,不行,隔一天去存一次,得了呗,天天去存,多麻烦。“

    冬梅解释说:“不是,我是把咱们在银行存的那十几万,全部都取了出来。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说钱,卫国赶紧回头看了看周围,发现除了喜成在看,自己前任和上一任老婆的照片之外,再没有一个人在跟前。

    他惊讶的说:“那些钱在建行存的好好的,你干嘛取出来啊,而且还是一次性全部取出来,难道你要私奔啊?“

    冬梅终于笑了,她笑着说:“私奔,如果我要私奔的话,不仅要取了钱,我还要卖了房子呢。“

    卫国笑着说:“好了,我不和你调侃了,你把钱取出来,要干什么?“

    “还能干什么,当然是让钱变钱了?“

    “钱变钱,你要搞什么鬼?“话毕,卫国补充说:“难道你要放高利贷。“

    那个时候,由于中小民企,普遍在银行融资比较困难,所以非法高利贷开始盛行。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说:“高利贷,我还黑社会呢,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我才不干那些违法的勾当呢。“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钱变钱,难道把它埋在土里,让它长出来。“

    “不是,咱们基地里面,灯光球场的对面,新建设了一个银行,叫做辅仁银行,里面存钱的利息,是外面普通银行的五倍,你知道不知道?“

    “灯光球场对面的银行,利息是普通银行利息的五倍,该不会是骗人的吧?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没有多问,首先便对这个银行产生了怀疑。

    卫国这个人,虽然平时爱沾小便宜,而且经常沾小便宜吃大亏,经常被人家用小恩小惠骗。

    虽然卫国在小事上糊涂,可是在大事上,却异常的清醒。

    而冬梅呢,虽然在小事上从来没有出过差错,但是在大事上,却经常犯傻。

    冬梅听到卫国质疑银行的合法性,她当即反驳卫国说:“卫国,你是不是经常被骗子骗,受的骗多了,现在成了惊弓之鸟,碰见什么都说是骗子,我问你,银行这种高大上的地方,能是骗人的地方吗,就是骗子再牛逼,他还能复制一个银行车来不成吗?“

    卫国听到冬梅的话,发现她竟然如此认真,卫国吓的魂飞魄散说:“冬梅,你千万不敢把咱辛苦积攒了一辈子的钱,存到那个什么辅仁银行里面,小心有进无出,银行这个地方,利息都是全国统一的,突然冒出来一个利息高的吓人的银行,肯定不合适,你一定要小心,千万不敢乱来。“

    冬梅不以为然的说:“卫国,就你小心,让我说,你就是个胆小鬼,机会来了,不把握,前怕狼,后怕虎,怎么能成就一番大事业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冬梅,这个不是成就大事业,不大事业的事情,万一你把钱存入那个什么利息很高的银行,别人卷铺盖跑路了怎么办,我们辛辛苦苦赚的钱,岂不是打了水漂,咱们本来已经小康了的家庭,岂不是一夜回到解放前了?“

    冬梅还是认死理的说:“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可怕,辅仁银行在那里放着,建筑在那里放着,你还担心他跑了啊,我告诉你,他跑的了和尚,跑不了庙,还能把辅仁银行给挪走吗?“

    卫国着急的说:“冬梅,让我说,你真的太幼稚了,想法太简单了,我问你,建设一个银行能花多少钱,等骗子把钱骗够了之后,人家径直舍弃建筑,然后远走高飞,我问你,咱们上哪里要咱们的辛苦钱,血汗钱去?“

    冬梅突然感觉和卫国打电话一点都没劲,她甚至后悔给卫国打这个电话,告诉这个事情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卫国,咱们基地里面,已经好多人都把自己的钱,家庭的钱,甚至是出去借的钱,都存入了这个银行,为的就是赚点利息,如果像你说的那样,这个银行是个影子银行,是个骗子的话,怎么会有那么多人,把钱存进去。“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,都有谁把钱存进去了。“

    “杜嫂,贾玉琪妈妈,丁健妈妈,黄刚妈妈,就我知道已经四家了,还有我不知道的呢。“

    “难道都傻了吗,怎么一点防范意识都没有啊?“

    “就你聪明啊,我问你,黄刚妈妈没有你卫国聪明啊,贾玉琪妈妈没有你卫国聪明吗,丁健妈妈没有你卫国聪明吧,人家都敢把钱存进去,都相信这

    个银行没问题,就你顾虑多,就你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,你也太杞人忧天了吧。“

    “不是我杞人忧天,是我真的担心,你听我给你好好的解释……“

    卫国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见喜成在铁皮房子外叫到:“卫国,双级固开始了,快点出来。“

    卫国道:“哦,知道了,马上出来。“

    在挂电话前,卫国千叮咛,万嘱咐,让冬梅不要把钱存入辅仁银行。

    但是,冬梅挂了电话,还是准备第二天,去找谭嫂,一起把钱存入辅仁银行。

    她不仅非常相信辅仁银行,甚至半点怀疑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清爽的小说就到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