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96章 一挎包和一篮子的钱

正文 第296章 一挎包和一篮子的钱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和谭嫂卖完饭后,中午放弃了午休,拖着疲惫的身躯,骑着自行车去了县里的银行。

    冬梅背了一个大挎包,谭嫂则提了一个大篮子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了银行门口,把自行车锁在了银行前,能看的见的地方。

    冬梅心跳的很厉害。

    她抓着手里的挎包,问谭嫂说:“谭嫂,你说二十几万取出来,这么一个包,能不能装的下。“

    谭嫂也很紧张,毕竟一次要取二十几万,她摸着自己手里提的篮子,说:“现在都是百元大钞,一万块钱是一沓子,二十几万也就是二十几沓子,一定装的下。“

    两人走进银行,冬梅还是不放心的说:“谭嫂啊,我在电视上常常看到,有人去取了钱,在回家的路上,就被抢劫,你说咱们取了钱,出去之后,该不会被哪个不法分子给抢劫了吧。“

    谭嫂指了指自己手里提着的篮子说:“你看见我篮子里面放着的这些鸡蛋了吗?“

    冬梅看着谭嫂篮子里面那一层子白色和黄色的鸡蛋说:“你来取钱,提这么多鸡蛋干什么?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冬梅,这你就不懂了,等我把钱取出来之后,我就把钱压在这鸡蛋下面,旁人乍一看,以为我提了一篮子的鸡蛋,其实我提了一篮子的钱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给谭嫂竖起了大拇指,说:“谭嫂,你的这个办法实在是高啊,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鸡蛋放在篮子里面,就没有人抢了,鸡蛋不仅易碎,而且还保平安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那你给我也分点鸡蛋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咱们先取钱吧,完了我在给你鸡蛋。“

    由于谭嫂和冬梅经常来这家银行取钱,所以工作人员已经很熟悉两人了。

    当工作人员听到两人,竟然要一次性提取这么多现金时,还是友善的提醒,她们一定要远离非法集资和金融诈骗。

    谭嫂给工作人员撒了个慌说,老家的亲戚有人生了大病,需要钱来治疗,所以自己才取了这么多钱出来。

    闻言,冬梅也学着谭嫂的样子,给工作人员撒了个慌说,卫国的父亲病重,要去北京的大医院治疗,所以才把钱都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面对工作人员善意的提醒,两人根本就没有当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们,完全被利益冲昏了头脑,一心想着,把钱全部存入基地里面那个利息高的银行里面,而完全忽视了警惕性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就从银行里面取出了钱。

    谭嫂把钱放进篮子里面,小心翼翼的给上面盖好了一层鸡蛋,彻底的伪装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冬梅也学着谭嫂的样子,给背着的挎包里面放鸡蛋。

    可是才放了两个,就把一个鸡蛋给打碎了。

    冬梅赶紧拿卫生纸擦着挎包里面的碎鸡蛋说:“谭嫂,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,你装了一篮子的鸡蛋都没有碎一个,怎么我才装了三个鸡蛋,就碎了两个啊。“

    谭嫂开玩笑说:“碎了就碎了,碎碎平安,好事情啊。“

    没法,冬梅只能把装钱的挎包背在身上,而没有任何伪装。

    不过,由于冬梅的挎包很深,而且口上有拉锁,并没有把挎包里面的钱给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拿着巨款,走到了银行门口。

    谭嫂把头伸了出去,像做贼一样左看看,右看看,再确定外面安全之后,才拉着冬梅的手,走出了银行。

    两人走路蹑手蹑脚,东张西望,反倒是不像从银行取钱的人,倒像是抢银行的人。

    出了银行,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便跳上自行车,开始了一路狂奔。

    冬梅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,她感觉挎包里面那二十万现金不是钱,而是压力,压的她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冬梅骑着二八加重自行车在前面飞驰,谭嫂骑着轻便自行车,在后面跟着。

    两人一前一后,就像是在赛车。

    当两人骑着自行车进了基地大院之后,才算是松了一口气,才算是悬着的心,放下了一半。

    冬梅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说:“真危险啊,还好我们出银行的时候,没有人盯上我们,不然,我们两个妇女,提着这么多钱,一定半路被人给抢劫了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冬梅,其实我刚才忘了告诉你了,我还带着一个防身利器呢?“

    冬梅问:“啥东西?“

    只见,谭嫂从背后顺出来了一根擀面杖说:“看到了没有冬梅,如果有人敢抢劫我们,我就让他竖着过来,横着过去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到谭嫂身高不到一米五零,而她手里的那根擀面杖就有将近一米,真不知道她是怎么,把那么长的擀面杖,藏在身后衣服里面的。

    冬梅推着自行车,上着大坡说:“谭嫂,你这个武器不顶用,人家歹徒拿着刀过来,我们根本不是对手。“

    谭嫂手里挥舞着擀面杖说:“怎么能不是对手呢,冬梅啊,你忘记我当年是怎么拿着擀面杖,打晕白主任的吗?“

    提起打晕白主任,冬梅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说,那完全是个意外。

    冬梅说:“好吧,谭嫂,我相信你使擀面杖的实力。“

    闻言,谭嫂骄傲的说:“我谭嫂是什么人,实话告诉你吧冬梅,我们村里,有人会武术,我小时候,跟着他练过棍术呢,那天对付白主任,之所以我谭嫂能够以小打大,以弱胜强,主要还是我谭嫂已经把棍术,练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了。“

    谭嫂竟然还练过武术,冬梅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谭嫂,说:“你还练过武术啊,真没看出来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是啊,为了练习武术,我十岁的时候就开始拔筋,拔筋完了之后就能劈叉了。“

    “好厉害。“

    “不过,拔筋也有个坏处,就是筋拔开之后呢,个子就不长了,我之所以这么矮完全是拔筋导致的。“

    看到谭嫂有莫有样的说着,冬梅忍俊不止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就从大坡上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抵达大坡上头后,沿着柏油路朝北走,很快就到了杜嫂所住的博科楼。

    冬梅和谭嫂把自行车锁在了一颗松树跟前,然后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,才下午四点,时间还来得急。

    于是,两人上到了二楼,站在杜嫂家的门

    口,就开始敲门。

    谭嫂一边敲着门,一边说:“我们抓紧时间,在下班之前,把这些钱存进去。“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说:“是啊,只要钱存进去,我们就能马上吃到利息了。“

    话毕,两人疯狂的砸着杜嫂家的门。

    很快,杜嫂就出来了,她看着门口的冬梅和谭嫂说:“哎呦,什么风把你们两个给吹来了?“

    冬梅看着谭嫂说:“谭嫂,我们两个,找你有点事儿。“

    谭嫂给杜嫂指了指篮子里面的钱,说:“杜嫂,我们想存钱。“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