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89章 拒绝

正文 第289章 拒绝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涛涛穿着布鞋,踢了一下午的足球,直到天蒙蒙黑,大家都散去之后,他才光着膀子回到了宿舍。

    回到宿舍后,由于涛涛的眼睛比较视力范围有限,竟然没有看到放在床头上的回信。

    他换上拖鞋之后,端起盆子,拿上毛巾,便去了宿舍旁边的水房。

    说是水房,其实只是一个水龙头而已。

    涛涛脱掉短裤,只剩下裤衩。

    他接满一盆水,便顺着头顶倒下去,感觉爽呆了。

    再接连倒了三盆凉水后,他才感觉身上的热气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人来人往,众目睽睽之下,涛涛简单洗了个澡之后,便回到了宿舍。

    当他钻进被窝,换内裤的时候,才发现了放在床头的,那封苟娟的回信。

    看到苟娟的回信,涛涛激动异常,心说,自己等了半个月的回信终于到了,真不知道苟娟会在信里怎么回复自己。

    虽然心里很忐忑,但是涛涛还是自信爆棚的认为,苟娟一定会回复的。

    毕竟是苟娟先给自画心,画丘比特,先暗示自己,然后,自己才给她表白的呢。

    涛涛撕开了信封,可是在把信从信封里面拿出来的时候,他还是先下了床,绕着宿舍转了一圈,确保宿舍里的同学,都去隔水房旁边的餐厅看电视之后,他才把信拿了出来,仔细的阅读。

    只见,当涛涛刚打开信的时候,他的表情是惊喜的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开始阅读之后,他的表情变成了惊讶。

    阅读到一半,他的表情变成了惊恐。

    当他把苟娟写给自己的信,全部看完之后,涛涛的表情是彻底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做梦也没有想到,自己会被苟娟给骂了个狗血喷头,甚至被苟娟以绝交来对待。

    涛涛瞪大了眼睛,眼睛眨巴眨巴,不敢相信,这是苟娟写给自己的信。

    他把封皮仔细看了一遍,心说,该不会是自己拿错信了吧?

    可是,在确定信没有问题后,涛涛感觉心里面,之前那种热切的期待,一下子跌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他看完信后,迅速的把信,塞到床单下面,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失落的靠着白色的墙壁,长嘘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表情呆滞,目光无神的看着对面宝奎的床铺,还有床铺上搭着的蚊帐。

    涛涛看到一只蚊子,顺着蚊帐上一个破洞,飞进了宝奎的床。

    他突然闭住了眼睛,回忆起了在甘泉子校的时候,自己和苟娟在一起的时候。

    那时,自己和苟娟,还是相处蛮不错的嘛,怎么苟娟说翻脸就翻脸?

    涛涛想给苟娟写一封回信,可是又无从下笔。

    这对写东西从来都很容易的涛涛来说,还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突然,涛涛想到了谭蘋,他觉得,苟娟如果给自己写信,一定会捎带着给谭蘋也写信的。

    自己何不去谭蘋那里打探打探,看到到底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说不定还能从她那里,获得一些蛛丝马迹呢。

    于是,涛涛穿戴整齐,来到了谭蘋的宿舍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,谭蘋宿舍的女生王江江,正跟一个男同学约会,看到涛涛过来后,迅速的和身边的男同学,保持了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王江江看着涛涛说:“你找谁呢?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我找下谭蘋。“

    王江江说:“谭蘋和咱们年级个子最高的那个帅哥高晓蒿约会去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大跌眼镜,惊讶的说:“不会吧,咱们年级最听话,最乖的女孩,也约会了啊?“

    王江江笑笑说:“你在这里,稍微等一会儿,说不定过会儿,她就回来了呢。“

    涛涛虽然点头,但是他却朝着操场走去。

    他觉得心里郁闷极了,感觉自信心非常受挫。

    他甚至扪心自问,自己这种状态,难道就是大家常说的失恋吗?

    听人家说,失恋的人,有时候想不开,还自杀呢,自己改不会想自杀吧?

    如果自己自杀了,自己的妈妈,爸爸怎么办?

    他们老了,谁来养活他们啊?

    涛涛走了一路,胡思乱想了一路。

    很快,涛涛就在操场的一个角落里面,碰见了谭蘋和高晓蒿。

    涛涛看到谭蘋和高晓蒿在一起的时候,非常的惊讶,心说,难道谭蘋真的恋爱了吗?

    趁着谭蘋和高晓蒿还没有发现自己,涛涛赶紧转身逃跑。

    可是跑了没两步,却在不远处的草丛里,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,摔了个四脚朝天。

    虽然摔的很疼,但是为了不让谭蘋和高晓蒿发现自己,涛涛还是忍住了叫喊。

    可是,让涛涛想到的是,他身后一个人,却疼的咬牙切齿的说:“涛涛,你走路,也不看一下啊,真是踩死我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转头,看到樊伟正藏在草丛里面,监视着谭蘋和高晓蒿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涛涛大惊,说:“樊伟,你在这里干什么?“

    樊伟轻声说道:“你不知道我一直暗恋谭蘋啊。“

    涛涛惊讶的说:“啊,什么?“

    樊伟伤心的说:“大家都知道,我一直暗恋谭蘋,可是因为我没有表白,她现在和高晓蒿好了,我失恋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樊伟说自己失恋了,涛涛突然心情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看着樊伟说:“你也失恋了啊,我们真是同病相邻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樊伟一惊,赶紧擦干了眼泪,说:“你也失恋了,你该不会和我一样,也暗恋的是谭蘋吧?“

    涛涛额头上滴下了冷汗说:“我去,你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,我暗恋的不是谭蘋。“

    “那你暗恋的是谁?“

    “我暗恋的苟娟?“

    “苟娟也和高晓蒿好了吗?“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因为失恋,而变傻了,苟娟在河庄坪,高晓蒿在礼泉院子,他们两人牛头不对马嘴,八竿子打不着,怎么能好上呢?“

    “那是咋回事啊?“

    “我写信给苟娟表白,被苟娟给拒绝了。“

    “啊,不会吧,你不是一直很红火吗,怎么被女孩给拒绝了啊?“

    “花无百日红,人

    无千日好,虽然我很帅,也很有魅力,但是也难免被女孩孩子看不上,暂且认为苟娟有眼无珠吧。“

    “还是你会安慰自己。“

    “那废话了,如果我不安慰自己,跟你一样伤心,那岂不是红不起来了。“

    “红什么红啊,我今天心里难受,你就陪我喝一杯吧。“

    “什么,喝酒?“

    “是啊。“

    “我可从来没有喝过酒啊?“

    “啤酒,你也没有喝过吗?“

    “没有喝过。“

    “那我今天就带你去喝啤酒。“

    “我们是封闭式管理,现在学校的大门早都关闭了,我们去哪里买酒啊?“

    “你来学校这么久了,你还不知道在操场的东南边,有一个豁口啊,从那里可以翻墙过去,过去就是南院的八角楼,等我们一人买一瓶啤酒之后,再从那个豁口翻进来。“

    “我的天呐,你太厉害了,我们该不会被老师给发现吧。“

    “老师查完房子了,我么再走,绝对不会被发现的。“

    正在两人交谈甚欢的时候,高晓蒿发现了不远处草丛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于是,他冲着草丛喊到:“谁,再那里干什么呢?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和樊伟像兔子一样,赶紧逃跑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