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86章 难道她喜欢我

正文 第286章 难道她喜欢我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相比冬梅对儿子的想念,在礼泉基地住校的涛涛,简直玩高兴了,几乎把对母亲的思念给忘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每到休息日,他早上打乒乓球,下午打篮球,晚上踢足球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在甘泉子校的时候,涛涛也爱玩,可是远没有玩的这么疯。

    毕竟甘泉子校同学少,志同道合的同学就更少了。

    而这里,不仅同学多,而且志同道合的同学就更多了。

    如果哪天要是不打篮球,或者不踢足球,他就会感觉,生活中少了点什么,甚至感觉吃进肚子里面的饭都不消化。

    而且对于十四岁的孩子来说,体力正是充沛的时候,即使玩一天,他也不会感觉到累。

    可是,每天晚上,当夜深人静的时候,他都不自觉的会想起苟娟来。

    涛涛甚至扪心自问,自己来礼泉基地,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竟然想起苟娟的时间,要比想起母亲的时间多?

    他调侃自己,将来长大了,该不会真的是那种,娶了媳妇忘了娘的不孝子吧?

    涛涛记得,自己和苟娟分别的时候,苟娟告诉过他,她会给他写信。

    可是,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,好多同学都收到来信了,可自己却没有收到苟娟的来信。

    涛涛想给苟娟写一封信,可是他却不知道,苟娟所在河庄坪的具体地址。

    每当晚上天黑的时候,涛涛少年的内心里面,都会朦胧的想起,那个曾经自己,或多或少暗恋过的女孩苟娟。

    这天,已经晚上八点了,大家呆在宿舍里面,光着膀子,等待王老师的查房。

    王老师是一个年龄大约四十岁的阿姨,负责管理所有从甘泉子校下来的住校生。

    学校对这些住校生们,实行封闭式管理,不但不准随意出去,而且每天查房三次。

    查房的时间,分别是中午一点左右,晚上八点和晚上十点。

    就在涛涛和舍友们,光着膀子,等待王老师查房的时候,出去洗漱的小强,却急匆匆的从外面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正光着膀子,若有所思的涛涛,说:“涛涛,外面有个女孩,好像再找你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一愣说:“女孩,找我,她是谁啊?“

    小强说:“那个女孩,好像是你们班级的,我常见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从床上下来,穿上了拖鞋,问小强,说:“在哪里,你带我出去。“

    涛涛跟着小强,一边往出走,一边异想天开,心说,苟娟该不会,从河庄坪转学过来了吧?

    走出宿舍后,涛涛看到,一个穿着红裤子,白体恤,扎着两个麻花辫子的女孩,正站在宿舍对面的走廊里面。

    由于走廊两边都是树,所以晚上,路灯也很难照射进去。

    涛涛看到走廊的黑暗处,站了一个女孩,忙冲着她说:“你找我?“

    女孩说道:“崔涛,你们住校生,天天在食堂吃饭,没有水果吃,我给你提了点水果过来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声音,涛涛才知道,眼前的女孩,是自己的同桌靳小娜。

    涛涛走了过去,看着靳小娜手里提着一大袋子的水果,说:“这些水果,是你提给我的吗?“

    靳小娜点点头说:“是啊,我给你提了些苹果,梨子,桃,你拿回宿舍吃去吧。“

    涛涛虽然和靳小娜是同桌,但是她们平时的话,并不多。

    所以,当涛涛面对靳小娜,给自己提的水果,他不好意思接受。说:“无功不受禄,我怎么能要你的水果呢。“

    靳小娜说道:“你给我讲题了呢,难道你忘记了吗?“

    相比学习很好的涛涛,靳小娜是那种不喜欢学习,只喜欢玩的女孩。

    所以,涛涛没事了,经常给她讲题。

    靳小娜看到涛涛不接受自己的水果,着急的说:“这些水果,是我从家里提过来的,很重呢,如果你不要的话,还要我从这里提回去。“

    话毕,靳小娜委屈的看着涛涛。

    看到靳小娜水汪汪的大眼睛,涛涛便接过了靳小娜的水果,说:“那我就谢谢你的水果了,完了,我一定给你多讲题。“

    靳小娜看到涛涛接受了自己的水果,说了声再见后,高兴的转身跑回了家。

    涛涛提着水果,刚一转身,就看到了藏在自己身后,树丛里面的舍友们。

    看到靳小娜走了,大家六七个人,全部站了出来,羡慕的看着涛涛,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涛涛,你也太有艳福了吧,才来学校这么短的时间,就有女孩给你送水果。“

    “这么多水果啊,够我们宿舍的人,吃一个礼拜的了。“

    “之前,我听说靳小娜对涛涛有意思,看来,是真的啊。“

    “靳小娜一定是暗恋涛涛,不然,她怎么给涛涛送这么多水果过来呢。“

    “是啊,白天在教室的时候,我就发现,靳小娜没事的时候,老瞅涛涛呢。“

    听着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,涛涛一边往宿舍走着,一边说:“你们胡说什么呢,她是给咱宿舍的同学,给大家提的水果啊,又不是给我一个人,提的水果,你们可别瞎猜。“

    说着,涛涛就提着水果进了宿舍。

    在宿舍里,涛涛一边给大家分着水果,一边说:“听说靳小娜有男朋友呢,而且是咱们学校的古惑仔章厽,所以你们千万不要乱说,我可不想挨打。“

    随着年龄的增长,少年们之间,已经开始为了女孩子争风吃醋了。

    而对,于这些正处于血气方刚般年龄的孩子们来说,打架斗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樊伟吃着香蕉说:“听说,靳小娜已经和章厽分手了啊,所以你的机会来了,一定要把握啊。“

    涛涛给大家分着水果说:“我又对靳小娜没意思,你们可别给我造谣。“

    睡在樊伟下铺的常大雷说:“你对靳小娜没意思,靳小娜对你有意思不就得了。“

    住在屋外的冷江,走了进来,八卦的说:“我听女生宿舍的王江江说,靳小娜告诉她,当涛涛转学过来,第一天开班会的时候,靳小娜亲口告诉,这个男孩还长的不错,是我的菜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整个宿舍爆发出一阵惊叹声。

    常大雷更是不服气的说:“不会吧,要说帅,我常大雷,绝对是咱宿舍里面最帅的,怎么能轮上崔涛呢?“

    樊伟劝常大雷说:“你都长成这样了,还敢说你是宿舍里面最帅的,要我说,李朋朋绝对是宿舍最帅的。“

    常大雷不服气的说:“李朋朋有什么帅的,他不就是,长的像唐僧吗?“

    那时,在大家的心目中,唐僧就是帅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如果有哪个男孩长的像唐僧,那么他就是公认的帅哥了。

    闻言,李朋朋赶紧站起来,推脱着说:“我不帅,我一点也不帅,咱们班级里,最帅的还是皮东了,他不仅个子高,而且还打架厉害。“

    小强不同意的说:“皮东虽然个子高,但是他是驼背啊,乍一看,还以为背上背个锅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小强的嘲讽,皮东反驳小强说:“虽然我背上背个锅,可是比你这个三级残废强吧。“

    小强虽然是宿舍里面个子最低的孩子,可是他打架却十分的厉害,经常单挑皮东,常大雷,这些个子高出自己不少的孩子。

    说着,皮东和小强就发生了冲突。

    就在两人准备打一架的时候,隔壁女生宿舍的谭蘋,突然站在门口喊到:“涛涛在吗?“

    听到有女生过来,并且仍旧是在找涛涛的,大家不由的感慨,道:“怎么又是找你啊?“

    涛涛也纳闷,心说,今天真是怪了,怎么这么多女孩找我?

    涛涛走道门前,看着谭蘋说:“班长,你找我?“

    谭蘋从口袋里面拿出一封信,说:“涛涛,你的信。“

    “信,谁的信啊?“

    “你的信啊?“

    “谁写给我的?“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吧,宿舍的同学太多,我不能告诉你。“

    “啊?“

    说着,谭蘋就把信塞到了涛涛的手里。

    舍友们看到竟然有人给涛涛写信,纷纷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大家争着抢着,想看看是谁给涛涛写的信。

    可是,信上却只有地址,而没有姓名。

    当涛涛看到信上写着的地址是河庄坪的时候,心里一惊,该不会是苟娟写过来的信吧?

    涛涛已经有几天,没有去学校的信箱看信了。

    所以,谭蘋在收信的时候,替涛涛把信拿了回来。

    涛涛想到,可能是苟娟的信,便紧张的心脏都快跳出来。

    他一边搪塞周围的舍友,一边来到自己的床上,把信压到了床底下,准备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在悄悄的打开,仔细的阅读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嚷嚷着,要看涛涛的信的时候,查房的张老师来了,迅速的平静了大家的喧闹。

    夜晚,当大家都睡着了之后,涛涛偷偷的把信,从床底下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从抽屉里面,掏出蜡烛,点燃之后,借着烛光,打开了信封。

    信纸是香草味的,非常的花哨漂亮,一看就是女孩子的信纸。

    涛涛看到信足足写了两页。

    他把信纸展了展,就开始阅读:

    崔涛,你好。

    我是苟娟,已经在河庄坪上学了。

    本来,我是准备一到河庄坪,就给你写信的,但是却没有你的地址。

    直到谭蘋把她的地址,告诉了我,我才知道了你的地址,便给你写了信。

    你在礼泉基地都好吗?

    我在河庄坪挺好的,同学很多,比咱们甘泉子校热闹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,这里距离市里特别的近,每个礼拜都能去市里逛逛呢。

    你那里好玩吗,距离附近的县城远不远,要走多久才能到呢?

    我住在我阿姨家里,特别舒服,你们住校还能适应吧

    涛涛阅读着苟娟的信,很快就看完了第一页。

    他觉得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看到第二页的时候,却突然间傻眼了。

    只见,苟娟给涛涛画了一个很大的“心”,并且用崔涛的名字,组成了一个漂亮的“心”字,异常的华丽。

    涛涛看着眼前的“心”字,不由的为之一振,心说,苟娟写信,给我画心,并且由我的名字组成,她要给我表达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她喜欢我?

    想着,涛涛的更加紧张了。

    他额头冒着汗,继续往下阅读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