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84章 再遇骗术

正文 第284章 再遇骗术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卫国被骗了一千块钱之后,非常的郁闷。

    好几次,卫国都拿那两桶茶叶,在基地院子里面乱转,想碰见那个开黑色桑塔纳的骗子,好把自己的钱给要回来。

    毕竟一千块钱,自己要在山上风里来,雨里去,没白天,没黑夜的固一个月的井,才能赚到。

    就这么被骗子用三分钟,一块钱成本的茶叶给骗走,卫国心里不甘啊。

    可是,卫国刚被茶叶骗子给骗了,接着又遇到了藏药骗子。

    卫国自打工作以来,就常年在最前线,不是呆在沙漠里,就是呆在高原里,要么就是呆在大山里面,总之都是人迹罕至的地方,一直过着一种与世隔绝的生活。

    他的身边,除了同事,还是同事,基本和社会的发展,处于一种半脱节的状态。

    所以,对普通人来说,一眼就能看穿的骗术,在卫国这里,却屡试不爽,非常容易得手。

    这天,卫国拿着两桶茶叶,在基地院子里面乱转。

    当他下了大坡,转到基地院子北门的时候,突然被一个穿着藏服,流着长发,却说一口普通话的藏医,给喊住了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,你一看就是肝火过旺,如果不调节的话,恐怕会生病。“

    卫国一愣,看着眼前的藏医,穿的很脏的藏服,头发很脏,很乱,给人一种至少一年没有洗澡的感觉。

    卫国好奇的说:“师傅,你怎么知道我肝火太旺盛?“

    卫国身体有个小毛病,就是口腔里面,特别容易溃疡,不是舌头破了,就是嘴里破了,要么就是牙龈流血,这给卫国的吃饭,和生活,带来很大的不便。

    卫国知道肝火旺盛,必须得去火才行,当他听到藏医的话,感觉很好奇,便说:“师傅,我们素未谋面,萍水相逢,你是怎么知道,我这个人肝火旺盛?“

    藏医浑身发着一股恶臭说:“我们藏族医生呢,看病的时候,不需要望闻问切,只要凭着感觉,就能判断出来,你这个人肝火旺盛。“

    卫国从来没有见过藏医,他好奇的说:“藏医,师傅,你是西藏人啊?“

    “当然了,我不是西藏人,怎么能当藏医呢?“

    因为卫国上过当,所以他还是对眼前的藏医,保持着高度警惕。

    他说:“师傅,既然你是西藏人,你怎么说着一口,标准的普通话啊,你能给我说几句藏语吗?“

    卫国的话,把眼前的藏医,给彻底难住了。

    他支支吾吾了半天,找了个借口说:“我虽然是藏族,可是我家不在西藏省,而是在四川的藏区,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,你知道吗?“

    卫国摇摇头说:“不知道。“

    “哎呀,就是那个九寨沟,我家距离哪里就不远。“

    九寨沟卫国听说过,非常有名气。

    他说:“原来是你四川人啊,怪不得,你不会说藏语,那你给我说几句四川话,我听听。“

    卫国的话,再次难住了眼前的藏医。

    可是,骗子毕竟是身经百战,准备充分的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说:“我虽然是四川藏区的,可是我从小在市里上的学,从小就说普通话,所以,不会说四川话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半信半疑。

    藏医继续诱导卫国说:“小伙子,不是我说,你这个人,不仅肝火旺盛,而且还肾亏,阴虚“

    藏医的胡说一气,听的卫国毛骨悚然

    他心说,自己的身体,有那么糟糕吗?

    要是再让眼前的藏医说下去,自己估计就要九死一生了?

    卫国想,自己不抽烟,不喝酒,也没啥生活恶习,不可能出现什么肾亏,阴虚的情况啊?

    于是他对藏医说:“师傅,我身体好着呢,你好好卖你的药吧,我走了。“

    话毕,卫国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藏医看到卫国要离开,他知道从卫国的口袋里面,骗不出来钱,于是,他把目标放到了卫国妻子冬梅身上。

    他突然冲着卫国说:“师傅,你要是,不看病也行,你替你妻子看看病呗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摇摇头说:“我老婆就是血脂有点高,有点脂肪肝,除此之外,健康的很,也没有什么好看的。“

    闻言,藏医马上添油加醋的说:“血脂高很恐怖,很危险的,如果不降血脂,减少血液的粘稠度,照这样下去,很快就会造成动脉粥样硬化,而且还会形成血栓。

    至于脂肪肝,那就更危险了。

    对了,你老婆是中度,还是重度脂肪肝啊?“

    卫国虽然不懂医学,但是,他听着眼前的江湖郎中,说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卫国半信半疑的说:“我老婆是中度脂肪肝,怎么了?“

    藏医做出一副惊恐的表情,说:“我的天哪,已经是中度脂肪肝了,你老婆今年多少岁了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还不到四十岁。“

    藏医表情更惊恐了,她说:“不到四十岁,已经是中度脂肪肝了啊,如果再继续发展下去,中度脂肪肝会发展成重度脂肪肝,重度脂肪肝,则会发展成为肝腹水,肝腹水最后演变为肝硬化,肝硬化的结果是什么,你知道吗?“

    听着藏医的一番话,卫国突感感觉,冬梅的病情很严重。

    他问到:“肝硬化的结果是什么?“

    藏医叹了口气,表情悲伤的说:“还有什么,肝癌去世呗。“

    听到肝癌,卫国吓的面色苍白,说:“肝癌,我知道,我们队上,有个老工人,因为有乙肝,五十五岁的时候,就得肝癌去世了。“

    藏医表情丰富的说:“对啊,癌症这个东西,一旦得了,就完蛋了,所以必须得早预防,早治疗才行哩。“

    卫国着急的问:“怎么预防啊?“

    藏医捋着胡子,若有所思的说:“像你老婆这个中度脂肪肝,如果不预防的话,也会发展成为肝癌的,所以你一定得预防,至于怎么预防吗,我来告诉你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把耳朵贴到了藏医的嘴巴边上。

    他听到藏医,用很小的声音说:“只要我给你开上几服药,保证药到病除,让你老婆的脂肪肝消除,远离癌症,远离死亡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点着头,说:“我老婆可是家里的顶梁柱,我

    还有两个孩子未成年,她要是有个什么闪失,我这个家,就算完蛋了,所以,大夫,你一定要好好的给我老婆,开一副药啊。“

    藏医装做很为难的样子,指了指自己坐前,铺的一块红布,说:“你看我这块红布上面,什么都有,什么藏红花,金银蛇干儿,羚羊角,犀牛角,虎骨,鳄鱼鳞,穿山甲片,千年王八干,万年蟾蜍肉,麒麟脖“

    只见,藏医说的神乎其神,好像自己那不大的红布上,摆放了世间一切奇珍异宝一样。

    卫国顺着藏医手指的方向,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乱七八糟的的东西,既像是动物的食物,又像是动物的腐肉。

    总之,都是些他不认识的东西。

    可是,眼前的藏医,却说它们都是药材,而且是药材中的宝物。

    卫国给冬梅治病心切,他焦急的说:“既然你这里,都是些奇珍异宝,那你赶快给我老婆开几副药啊。“

    藏医随手从这些骨头和腐肉里面,这里拿一点,那里捏一点,这里割一点,那里拔一撮,很快就凑够了一包药。

    他洋洋自得的说:“我的药,你就放心,绝对没有问题,保证给你药到病除,如果治不好你老婆的病,让我全家死亡,更让我天打五雷轰。“

    听到眼前的江湖郎中,竟然发这么毒的誓言,卫国基本已经相信了眼前的藏医。

    他说:“师傅,你不用发誓了,我相信你,你给我把药包好。“

    藏医一边给卫国包着药,一边说:“这个药,你知道怎么吃吗?“

    卫国摇着头,说:“熬中药怎么吃,我就准备怎么吃它。“

    藏医突然生气了说:“小伙子,你这真是胡闹,如果按照你那个吃法,我这么好的药,简直就是给你白配了,真是浪费我的感情。“

    卫国看到藏医竟然生气了,心说,这个医生还挺负责。

    于是,他客气的说道:“医生,那您告诉我,您这药,我该怎么吃啊?“

    藏医假装非常严谨的说:“我这个药,必须先用药引子引一下,然后再用酒精冲洗,完了之后,热水熬制三个小时,倒掉药渣,方可食用。“

    听到眼前的江湖郎中,说的头头是道,卫国佩服的问道:“大夫,那你口中的药引子,具体是什么东西啊?“

    只见,藏医指了指自己旁边,一个用各种中药炮制的酒,说:“我这个酒,就是药引子,我给你倒上一碗,你拿回家去,记得吃药前,先让你老婆,喝上一碗我这个酒,也就是药引子,然后再喝药,这样会事半功倍,如果你不听我的话,那么只会前功尽弃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道:“没问题,我一定听你的,一定好办。“

    藏医给卫国包好药之后,又给他倒了一碗所谓的药引子酒,递到卫国手里后,说:“好了,我们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赶忙问:“大夫,多少钱?“

    藏医看了看周围围观的人群,然后把手伸进了袖筒里面,意思让卫国把手也伸进来,两人捏指头,在袖筒里面来谈价钱。

    这样,周围的人,就不知道价钱了,也可以保密了。

    于是,卫国接过药后,把手伸进了藏医的袖筒里面。

    很快,卫国就摸到了藏医的两根手指。

    卫国轻声的说道:“两百?“

    闻言,藏医气愤的瞪了一眼卫国,说:“我的药,不仅是给你老消除脂肪肝的,同时也是给你老婆降血脂的,你觉得那么点钱,可能吗?“

    卫国一愣,看着藏医说:“那您的两根手指是什么意思,两千?“

    藏医脸色铁青,不客气的说道:“废话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惊呆了,心说,就是去住院治疗,也没有这么贵啊,怎么这小小的一包藏药,还有一碗药引子酒,就这么贵?

    藏医看到卫国犹豫不决,便假装要走的样子,说:“你要,就要,不要,就算了,别在这里磨蹭,我本人悬壶济世,还要去其他地方行医呢。“

    说着,藏医就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卫国看到藏医竟然要离开,他赶忙点点头,说:“行,两千就两千。“

    说着,卫国就把手伸进衣服里面去取钱。

    可是,他没有摸到钱,却摸到了那两盒茶叶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