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73章 分别的眼泪

正文 第273章 分别的眼泪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暑假,两个月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冬梅每天收拾一点点,两个月下来,竟然给涛涛收拾了,整整两大箱子的东西。

    开学前的一个礼拜,学校通知初中部的同学们,收拾好东西,准备转学去礼泉子校,住宿了。

    一大早,冬梅拉着两个大箱子,送着涛涛,往大巴车的方向走着。

    大巴就停学校下面的一个不大的停车场里面。

    所有同学在这里集中,然后有专门的老师带队,统一坐大巴去礼泉子校。

    冬梅是个急性子,她拉着两个大箱子,走在前面,不断地催促后面背着书包的涛涛,说:“走快点,万一你过去后,大巴车走了怎么办,还得我搭长途车,把你给送到礼泉去。“

    涛涛看着冬梅给自己准备的两个大箱子,说:“妈,别的同学只拉一个箱子,你怎么给我准备这么大的箱子,而且还是两个?“

    冬梅虽然拉着两个箱子,但是她快步如飞,说:“老妈一个暑假,都在给你在准备东西,今天想起一样了,就给你装一样,明天想起另外一样了,再给你装另外一样,一个暑假下来,就给你装了两大箱子。“

    涛涛看着不远处走着的同学,说:“妈妈,你给我准备的东西,是不是有点多啊?“

    冬梅顾不得擦拭额头上的汗水,说:“一点也不多,我可是整整想了一个暑假的,所有大的,小的,用的,吃的,穿的,都给你带上了,至少你去住校之后,不会因为东西不够,而生活不方便。“

    涛涛不解的说:“其实我觉的一个箱子,就够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根本不够,我给你说说箱子里面,都准备了什么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就开始给涛涛列举。

    虽然学校给学生们提供了被褥,可是夏天里,并没有提供凉席和夏凉被啊。

    所以,冬梅特意给涛涛准备了凉席和夏凉被,这样,孩子在夏天里面,就热不到。

    冬天里,冬梅担心学校的暖气不够热,所以给涛涛额外准备了一床被子。

    两床被子加在一起,暖和。

    同时,冬梅还给涛涛准备了棉帽子,围脖,口罩,甚至皮带就准备了三条,可谓事无巨细。

    很快,母子两人就抵达了预定的地点。

    抵达目的地后,冬梅只看到了几辆大巴,并没有看到组织的老师,还有大部分的学生。

    冬梅把两个大箱子放在旁边,擦拭着额头的汗水,奇怪的说:“怎么就没有人来呢,该不会,大家都提前出发了吧?“

    涛涛干脆坐在了箱子上面,她看了看手表说:“才八点,老师说九点才集合呢。“

    为了让涛涛住校的时候方便,她特意花了二十块钱,给涛涛买了一个电子手表。

    冬梅一向是个急性子的人,她宁可早点到,哪怕呆在这里等待,也不愿意掐着点过来。

    冬梅从小到大,都有个习惯,就是只要一着急,就出汗,而且还心慌。

    涛涛虽然遗传了冬梅的急性子,但是远没有冬梅那么着急。

    冬梅也坐到了箱子上。

    她数着周围的大巴说:“早点到好,就算坐在这里等待,也安心,总比火急火燎的赶过来,强吧。“

    就这样,冬梅和涛涛在原地等待了一个多小时,才送涛涛上了车。

    涛涛和常大雷被分的坐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冬梅和常大雷妈妈,则隔着窗子,看着两个孩子,很是担心他们的住校生活。

    常大雷妈妈给儿子准备的东西不多,只装了一个小箱子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冬梅给涛涛准备的两大箱子东西时,不由惊讶的说:“冬梅,你给孩子都拿的是什么东西啊,竟然整了两个大箱子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也没啥多余的东西,都是些生活必须品。

    之所以看着东西多,主要是我给他多拿了个夏凉被和几床被子。“

    常大雷妈妈倒吸了一口凉气,说:“学校不是说,不用带铺盖吗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是不用带铺盖,但是礼泉那个地方,夏天里热,不像咱这里,即使夏天了,后半夜,还得盖被子。

    那个地方,必须得盖毛巾被或者夏凉被呢。“

    “我怎么没有想到啊?“

    “我不光给他准备了被子,光拖鞋就准备了两双呢,一双夏天穿的凉拖,一双冬天穿的棉拖鞋。“

    “你说起拖鞋,我才突然想起来了,算了,让他过去了自己买吧。“

    “礼泉那个地方,蚊子一直从夏天,能咬到秋末才结束呢,所以蚊帐,我也给他准备了两个,万一损坏了一个,还有另外一个备用“

    常大雷妈妈,听着冬梅给孩子准备的东西,不由的佩服的看着冬梅说:“你真是太仔细了,我想到的,你想到了,我没有想到的,你也想到了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笑笑说:“做生意几年,每天睡不好觉,现在脑子都不好使了,所以就提前给他准备的东西,所以才准备的这么充分。“

    常大雷妈妈说:“我昨天才给他收拾的东西,现在一想,真是拉下不少东西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没事儿,我准备的东西多,到时候常大雷不够了,你就让他从涛涛那里拿就是了。“

    常大雷妈妈说:“那这么行呢,常大雷把涛涛的东西用了,涛涛用什么呢,他缺少什么,就去基地里面的商店,买就行了呗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也是,不过孩子嘛,不会买东西,容易上当受骗。“

    “没事儿,他吃上几次亏,就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“

    虽然都是孩子的母亲,可是冬梅和常大雷妈妈的教育方式,却截然不同,这也导致了教育出来的孩子,也非常的不同。

    在汽车发着,等待命令,准备出发的时候,顽劣了一年的涛涛,突然看着母亲,露出了一副悲伤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次和母亲的分别,至少得一个学期。

    他曾经很向往和母亲分开,很向往离开这里,离开家,而展翅高飞。

    可是,突然有一天,当自己真正要面对分别的时候,他内心深处里,那种对母亲的依恋,和离开母亲后的孤独,以及恐惧感,便油然而生了。

    一个十三岁的男孩,第一次和母亲分离,远到千里之外的地方去求

    学,涛涛突然忍不住,对着窗户,看着母亲,默默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他要去大城市,特地带着他去县里,给他买了一身新衣服。

    虽然休闲裤只有十块钱,白衬衣也只有八块钱,但是冬梅还是告诉他,每天晚上睡觉前,一定要把衣服叠好再睡。

    休闲裤穿脏,洗了之后,晾晒,一定要按照裤子的走向对折,然后挂起来晾晒,不然,干了之后,容易走型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