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66章 我过来是给你帮忙的

正文 第266章 我过来是给你帮忙的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,最快更新风是叶的涟漪最新章节!

    冬梅看着母亲欲言又止的表情,心想,一定是晁樱,把母亲的钱拿走了。

    不然,母亲也不会冒着,这么大的风险,独自坐车过来,并且还提出了提前支付一千块钱。

    冬梅也不知道为什么,反正看到母亲的样子,她一下子,就想到了军化媳妇。

    也许,是之前回老家,晁樱的反应太过不正常,也许是自己的臆测。

    总之,她觉得一定是某人拿走了母亲的钱。

    冬梅还想继续问,可是她看着母亲疲乏的样子,便说:“妈,你先睡吧,啥事儿别往心里去,别说我给你提前预支一千了,就是给您提前预支一万也没问题,女儿现在有钱。“

    听到女儿愿意提前给自己预支钱,她高兴的说:“一千就够了,完了,你再帮我去县里的银行,给我往军化的折子上,汇一下。“

    听到军化,冬梅意识到,可能是自己判断错了,难道弟弟拿走了母亲的钱?

    冬梅追问道:“妈,弟弟不是和晁樱哥哥一起,在太白的金矿工作吗?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的话,冬梅妈瞬间心情非常不好,她道:“军化你就别提了,那么好的工作,不仅旱涝保收,而且福利待遇还不错,可他干了一段时间,却辞职不干了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诧异的说:“为什么啊?“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你也知道,军化不仅是个牛脾气,而且干什么事情,还干不长,今天想干这个,明天想干那个,三天打鱼,两天晒网,在太白的金矿,干的好好的,就因为和上级的一句口角,扔下工作,写了辞职信,走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感到很惋惜。

    她说:“他怎么能这样呢,工作想干就干,不想干就不干,一点也不懂得把握机会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是啊,机会永远都是有限的,人生也就那么几次机会,如果错过了,后悔都来不及。“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冬梅妈突然想到了冬梅爸,她举着冬梅爸的例子说:“你爸当年,从部队转业后,留在了贵州,在一个钢铁厂当厂长。

    可是,因为三年自然灾害,同时也听了家里人的话,他从钢厂辞职回家了。

    这不,回来后,就当了一辈子农民工。“

    父亲是钢厂厂长的事情,冬梅小时候,就听母亲给自己讲过。

    她说:“如果父亲不回来的话,可能现在都是大干部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惋惜的说:“何止是大干部,搞不好现在都是大官了呢,可是人生没有从来,他选择了回来当农民,那也没办法,现在,不仅自己当了一辈子农民,他的孩子们,也都是农民,如果他当时选择当工人,那么你们姊妹几个,现在肯定也是工人阶级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妈叹了一口气,继续说道:“人生没有后悔药,他现在辞职了金矿稳定的工作,去外面闯荡,成功了则罢,如果不成功的话,就碰一鼻子灰,继续回来当农民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很关心弟弟的工作,她问道:“,妈,那军化现在,去哪里工作了,干什么活呢?“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他从金矿辞职了之后,就去县里了,在一家餐馆,当厨师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弟弟当厨师,冬梅知道弟弟很擅长做饭,并且喜欢做饭,她反倒高兴了起来,说:“当厨师是好事情啊,他干着自己喜欢的工作,说不定,还能在厨师这个行当,闯出一片天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并不看好的说:“我到是希望他闯出一片天,可是你知道,他给谁当厨师吗?“

    冬梅好奇的问:“谁啊?“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他给君娃打工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君娃,冬梅马上想到了,村里那个特别能折腾的年轻后生。

    冬梅说道:“就我知道,君娃先后从事了,不下十个工作了,不仅把老爹攒的那点钱,给折腾完,听说在兄弟姐妹那里,还借了好大一笔钱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是啊,就是因为他欠债起家,所以军化的工资发不出来,而军化又不敢给晁樱说,自己把金矿的工作给辞了,这不,我才把你,给我的那点钱给军化了,让他每个月,先给晁樱汇着,先瞒着她,不然,让晁樱知道,他把那份稳定的工作给辞职了,一定会在家里寻死灭活,到时间,可真没有办法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理解了母亲的良苦用心。

    她说:“既然这样啊,那也没有办法,希望军化能在君娃的饭店里面,干出名堂来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感叹母爱的伟大。

    母亲可以说,为了几个孩子,操劳了一辈子。

    现在老了,还想着怎么帮助小儿子,让小儿子生活的有起色。

    冬梅没有责怪母亲,反倒她很支持母亲。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,母亲的快乐,永远建立在儿女们的快乐之上。

    儿女过的好了,她也能过的好。

    儿女开心了,她也开心。

    对于母亲来说,她已经完全把自己,置之度外了。

    冬梅只是希望,军化口中,借母亲的那些钱,真的只是借,而已,而不是拿。

    母亲睡了后,冬梅把母亲脱下来的衣服,从里到外,全部给母亲洗了一遍。

    由于老家的条件有限,再加上冬天里,地洞三尺,滴水成冰,就算衣服洗了,急忙也干不了。

    所以,冬梅妈回老家这几个月里,基本没有怎么洗衣服。

    冬梅把衣服给母亲洗好后,挂在了卫生间的暖气片上面。

    这里温度最高,衣服也干的最快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冬梅早早就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把卫生间里的衣服摸了摸,竟然全部干了。

    冬梅把衣服收了起来,整齐的叠好,放在了母亲的床头。

    母亲醒来后,冬梅就把早饭给母亲端了进去。

    她看着母亲说:“妈,昨天晚上睡的好吗?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想,单元房里,又干净,又暖和,母亲一定睡的非常好。

    可是,母亲却说:“我现在睡觉,还认地方,这突然换了个环境,换了张床,我还有点不适应,昨天一晚上,没睡着,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,才睡了一会。”

    >  闻言,冬梅尴尬的说:“不行,那妈,您就再睡一会儿呗。”

    冬梅妈从床上坐了起来说:“老年人,不敢睡了,再睡就过去了,人常说,醉生梦死,即使喝醉了,也是生着,可是睡着了,却就死了,我过来是给你帮忙的,不是来享福的,今天有什么活,你就给我安排,我来给你干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冬梅妈就穿好衣服,下了床。

    看清爽的小说就到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