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62章 评价不错

正文 第262章 评价不错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给辛老师做好了油泼扯面,端上去后,好奇的问:“辛老师,你刚才说的话,怎么讲啊?“

    辛老师,看着眼前被油泼的金灿灿的扯面,一边流着口水,一边说:“大姐,因为你说话的时候,不仅字正腔圆,而且还特别的铿锵有力啊,而涛涛正是遗传了你的优点,所以说起英语来,嘴长的特别大,特别圆,完全一口美式英语的腔调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闻言,有点不知所措,她天生就是大嗓门,现在做生意,卖饭了,更是练就了一副超大的嗓门。

    要是辛老师说自己,说话铿锵有力,自己认了,可是自己一个,连普通话都不会说的关中女人,说着一口,土了吧唧的方言,怎么能叫字正腔圆呢?

    她顺手给辛老师舀了一碗面汤,端了上去说:“辛老师,我连普通话都不会说,还字正腔圆啊?“

    辛老师感觉冬梅的油泼扯面,简直太棒了,她一边享受着美食,一边说:“大姐,你是宝鸡扶风人吧?“

    冬梅一愣,看着辛老师说:“你怎么知道。“

    闻言,辛老师顺口说了一句西府方言说:“大姐,我也是扶风人,我刚一听你开口说话,就特别亲切呢,所以才感觉到你字正腔圆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额头上滴下了冷汗,心说,原来是这个原因啊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原因有点差强人意,不过,听到辛老师是自己的老乡,冬梅还是非常高兴的。

    她当即给辛老师免单,说:“老乡见老乡,两眼泪汪汪,尤其是见到咱们西府人,更是不容易,今天给你免单。“

    辛老师不好意思的说:“那怎么好意思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坚决不收辛老师的钱,说:“涛涛这孩子,现在不仅叛逆,而且还调皮,你带着他一定不容易,哪怕我给你免单一年呢,都不能补偿你,花在他身上的精力。“

    闻言,辛老师瞪大了眼睛,说:“大姐,你可说错了,至于教英语,我在涛涛身上,可没有花一点功夫,我把音标教了一遍,他就全部记住了,而且能拿音标,把陌生的单词给拼出来,那个标准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咽了一口唾沫,说:“他还有这本事?“

    辛老师吃完了面,撕下来一片卫生纸,擦了擦嘴说:“他厉害着呢,我让大家背单词,所有孩子都在死记硬背,唯独你家涛涛,靠着发音,来记忆单词,那个效率高啊,别人背一个单词,他能背三十几个单词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因为平时在家里,她几乎从来没有听过,涛涛念英语单词。

    她没有想到,他竟然背单词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她说:“涛涛这是瞎猫碰上死耗子,瞎碰的。“

    辛老师吃完了面,喝着面汤说:“大姐,这你就说错了,不论干什么,都要有天赋,这个很重要,我看你家涛涛,就有学英语这个天赋,非常的棒,你一定要好好培养哦。“

    听到辛老师对涛涛的一顿猛夸,冬梅刚才还对涛涛的不满意,瞬间消失了。

    她喜不自胜的说:“辛老师,谢谢你发现了涛涛的天赋,我替他感谢你呢。“

    旁边的谭嫂,听到冬梅和辛老师相言甚欢,忙凑了过来说:“辛老师,你好,我是谭蘋的妈妈,你叫我谭嫂,就好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旁边卖饭的阿姨,竟然是谭蘋的妈妈,辛老师高兴的说:“阿姨你好,我奇怪了,为什么英语学的特别好的孩子,他们的母亲,都在农贸市场卖饭呢,难道这里风水好?“

    谭嫂笑着说:“我家谭蘋,英语也很好啊?“

    辛老师肯定的说:“非常好,和涛涛是一个级别的。“

    闻言,谭嫂很是高兴,她说:“还是辛老师带的好啊,不然,涛涛和我家谭蘋,英语也不可能学的这么好的。“

    辛老师摇摇头说:“也不是所有孩子都学的好,皮东和常大雷,就学不好,简直一塌糊涂,怎么都不开窍,可是累坏了我了。“

    话毕,辛老师继续补充说:“这两个孩子,一个是纯粹对英语没有感觉,怎么教都学不会,另外一个是纯粹不学,根本不把英语这种重要的课程当回事儿。“

    辛老师走后,涛涛才从旁边的菜市场,晃荡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,自己临阵脱逃,妈妈一定会骂自己。

    可是,他没有想到的是,冬梅竟然夸奖他,说:“孩子,你表现的真不错,以后再接再厉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长大了嘴巴,看着冬梅说:“妈妈,是不是我把你给气晕了啊,不然,为什么我跑了,你还要夸我,而且让我再接再厉啊?“

    冬梅已经很难再生涛涛的气了,她说:“刚才辛老师过来夸奖你英语好,我才表扬你的。“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啊,我还以为呢。“

    涛涛竟然对自己的英语好这件事情,给默认了。

    冬梅问说:“妈妈我一辈子,没有学过英语,你能告诉妈妈,你为什么能把英语,学的这么好吗?“

    涛涛看着冬梅面盆里面,剩下的不多的那点拉条子,说:“妈妈,你能不能先给我做上一碗油泼拉条子啊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这些拉条子,是给客人吃的,你吃什么啊,包子肯定今天又剩下了,你一会吃上几笼包子就行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的摊点上,几乎每天中午,无论是她的油泼拉条子,还是油泼扯面,总是能卖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而包子就没有那么幸运了。

    因为卖包子没有定数,有时候卖的多,有时候卖的少,所以总会剩下。

    听到中午又要吃包子,涛涛绝望的说:“妈妈,要是再把这个包子吃下去,我的英语,估计也会像包子一样,成个圆的了。“

    “圆的是什么意思?“

    “还能是什么意思,当然是零蛋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吓了一跳,她知道儿子现在很叛逆,如果她想不学英语,想把英语给考成零蛋,那么他一定能行。

    对于冬梅来说,孩子的学习成绩,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立即妥协了。

    她说:“妈妈给你做一碗油泼拉条子,然后你再吃两个熟鸡蛋,怎么样?“

    涛涛刚才也只是随便的一说,其实在他心里,并没有期望着,母亲会把卖给客人的拉条子,给自己吃。

    可是,他没有想到,自己刚才随便的一说,竟然起到效果了。

    他高兴的说:“妈妈,只要不吃包子,能吃到你做的油泼拉条子,哪怕你让我吃三个,四个蛋呢,都可以。“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说:“只能,而且必须,吃两个。“

    “为啥?“

    “拉条子代表一,两个鸡蛋就是两个零,吃了这个,你就能考一百分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差点,一头栽倒在地,笑岔气了。

    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