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59章 春梅的第一桶金

正文 第259章 春梅的第一桶金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卫国和冬梅,跟着晁樱进了屋子后,冬梅妈正在烧热水,准备洗衣服。

    晁樱赶忙跑到前面去,抢过冬梅妈手里的洗衣盆说:“妈,你看你,这么大年纪了,还洗什么衣服,身体要紧,你快坐到炕上休息去,让我们年轻人来洗就好了。“

    说着,晁樱就抢过冬梅妈手里的衣服,端到后院的太阳底下,洗去了。

    冬梅和卫国看到眼前的一幕,很难想象之前,晁樱见了冬梅妈,不是吹胡子,就是瞪眼睛。

    这才过了多长时间,晁樱对母亲的态度,竟然来了个,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?

    这不得不,让冬梅和卫国诧异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晁樱进后院了,她压低声音,问母亲说:“妈,晁樱平常,就这样对你呢,还是她看我和卫国来了,故意在我们跟前表现呢?“

    冬梅妈回来还没多长时间,所以当她见到冬梅卫国一家子的时候,便没有了往年的陌生感,她笑笑说:“我也不知道,是晁樱良心发现了,还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,这次我回来后,她就对我一直很好,而且还孝顺的不行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和卫国互相看了看,感觉很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卫国说:“看来,人是不断变化的啊,上次我们回来的时候,她还态度很恶劣呢,今天突然对我们热情的不行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我也不知道,既然她对我好,我肯定对她会加倍的好。“

    晁樱洗完衣服后,来到前院,热情的把冬梅和卫国招呼,进房子说:“你门先在这里坐,我去厨房,给你们张罗臊子面去。“

    说着,晁樱就去厨房做饭了。

    看到晁樱出去了,冬梅好奇的问母亲,说:“妈,我记得上次,我走的时候,她还嫌弃你和我爸,吃她做的饭呢,让你们去厨房自己做饭,而她自己,则拿蜂窝煤炉子在房子做饭,怎么这次,她房子里面的蜂窝煤炉子,就不见了呢?“

    冬梅妈坐在热炕上,很舒服的说:“晁樱现在,给我和你爸爸,一天做三顿饭,而且还变着花样做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,说:“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。“

    卫国也觉得晁樱转变的太快了,他说:“希望晁樱对你和我爸,就这么一直好下去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倒是看的很淡然,她说:“随她的性子,她想对我们好了,就好,想对我们,不好了,我们也不嫌弃,只要她和军化过的好,就行。“

    冬梅很担心晁樱又变的对母亲不好,她说:“如果晁樱对你不好了,那么你就来陕北,继续给我帮忙做饭,我继续给你发工资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点点头说:“没问题。“

    不一会儿,晁樱端着一个大盘子,盘子里面盛着七八碗臊子面,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把面,放到了炕上,热情的说:“我们太白人,不像你门西府人,臊子面做的特别好,我手艺一般,你门凑合着吃吧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觉得,以晁樱的懒惰来说,能给大家做一顿饭,已经非常不错了,哪怕做的很难吃,自己也会将它吃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她笑笑说:“你这么的心灵手巧,做到饭,肯定也好吃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端起了一碗,高兴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晁樱笑着说:“如果好吃的话,你们就多吃点。“

    说着,晁樱就去厨房,继续下面了。

    冬梅吃着晁樱做的臊子面,感觉味道还不错。

    她问母亲说:“妈,晁樱平时,给你做臊子面吗?“

    冬梅妈吃着面说:“做呢,不仅给我做臊子面,还给我米饭,炒菜呢。“

    卫国吃完了一碗,端起另外一碗说:“妈,晁樱现在对你这么好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是个单纯的人,她并没有想晁樱对她这么好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说:“也许她觉得我走了之后,家里少了一个打扫卫生,烧炕,带孩子的人吧,知道我的重要性了,所以才对我好了吧。“

    卫国点了点头说:“有可能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希望是。“

    冬梅和卫国在母亲家呆了一天。

    这一天下来,晁樱对大家的好,让卫国和冬梅感觉到,有种受宠若惊,甚至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因为她本人和之前相比,变化实在是太大了,大的让人很难接受。

    第二天,当冬梅和卫国,准备去春梅家走亲戚的时候,晁樱还是在不断的挽留。

    即使没有挽留下,她还是把冬梅和卫国送到了村子口。

    她看着他们离开,才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从尹家村到闫村,往年都没有大路,只有小路,而今年已经通了一条大路。

    冬梅和卫国顺着大路,搭了一个奔奔车之后,很快就抵达了春梅家里。

    此时的春梅,已经把养殖业,扩展到四头奶牛,两头牛犊的规模了。

    走进春梅家,冬梅已经明显感觉到了春梅家的变化。

    之前低矮,阴暗的厨房,拆掉后,盖成了砖瓦房。

    后院的头门,也换成了新的。

    显然,春梅通过饲养奶牛,已经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。

    春梅看到姐姐和姐夫,带着两个孩子进来后,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她把今天才挤出来的牛奶,烧热,烧熟之后,给姐姐,姐夫,还有两个孩子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姐妹两很是高兴,在寒暄完之后,春梅却对冬梅提出了意见。

    她看着冬梅手里提着的那个包,说:“姐,你现在都是有钱人了,为什么每次从城里回来,都提着这个包啊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一愣,她完全没有意识到,自己手里提的这个人造革皮包,已经不知不觉的,提了五年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每年过年回老家的时候,更是必提这个包。

    春梅看两个孩子喜欢喝牛奶,于是继续烧着牛奶说:“姐,你每次过来,都提一样的包,村里人看到了,都笑话呢?“

    冬梅突然被逗笑了,她谦虚的说:“姐没钱嘛,所以每次回来的时候,都提这个包。“

    听到姐姐抱怨自己没钱,春梅干脆把母亲的话,给原本的说了出来,她道:“妈从你那里回来后,告诉我说,你一年赚十几万呢,你要是没钱的话,我们整个县里,就没有有钱人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母亲竟然把自己的真实收入,给说了出去,冬梅不由的额头上滴下了冷汗,她说:“妈来的那段时间,我的效益正好,平时根本没有那么好,别听妈乱说,妈妈都老了,有时候,根本看不来。“

    冬梅对于自己的收入,非常的敏感。

    她总是在极力的掩饰,自己的收入,哪怕是自己的亲戚朋友,她都不想让大家知道,她一个卖包子的女人,竟然一年能赚这么多钱。

    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