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48章 路遇劫匪

正文 第248章 路遇劫匪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,最快更新风是叶的涟漪最新章节!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卫国和冬梅赶了趟早班车,将母亲送上了从市里,发往宝鸡的长途车。

    冬梅特意叮嘱司机,说,母亲不识字,第一次出远门,等经过县里的时候,一定要提醒母亲下车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还没等司机回话,冬梅妈就高兴的说,我又不是傻子,虽然没有出过远门,可是对咱们县里,还是很熟悉的,就算它到了县里不提醒我,我也一样会要求下车的。

    车走的那一瞬间,冬梅妈哭了,她知道自己这一走,可能永远也不会来她这里了。

    冬梅给母亲招着手,心里难受极了。

    她在送母亲的时候,就像在送一个小孩,出远门一样的不放心。

    冬梅站在原地,直到看到大巴车,消失的无影无踪,才跟着卫国回了家。

    一整天,冬梅都算着时间。

    直到晚上八点,她估摸着,母亲应该到家了,便打通了村里的电话。

    她让接线员去家里,找母亲过来,问问母亲一路上都好吗?

    可是,当接线员去家里后,却找来了冬梅爸,因为冬梅妈根本就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冬梅和爸爸唠了一阵子后,叮嘱他说,一旦母亲到家,一定要带着她到村里的电话室,给自己的电话震动一下。

    自己会挂了电话,再给他们回过去。

    晚上,冬梅从八点等到十点,又从十点等到十一点,依然没有等到村里的电话。

    冬梅着急了,她再次拨通了村里的电话,麻烦接线员找来了父亲。

    冬梅焦急的问父亲道:“爸爸,我妈妈还没有回去吗?“

    冬梅爸由于耳朵聋的厉害,所以必须由接线员,在中间充当翻译才行。

    冬梅爸说道:“还没有回来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都已经这会了,怎么还没有回来啊,该不会在路上出事了吧?“

    冬梅爸是个心很大的人,他安慰冬梅说:“可能,你妈妈坐的车坏了,路上修车耽误时间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还是不放心的说:“以前的长途车经常坏,现在的长途车,都不怎么坏了,怎么偏偏我妈的这趟车,它就坏了呢?“

    冬梅爸说:“也有可能你妈妈在县上下了车之后,去你姨和你姨夫家里面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的姨夫,就在县里的轮胎热压厂工作,当初就是姨夫把冬梅从农村带出来,进了厂子当的零时工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冬梅提着的心放了下来,她知道,母亲已经有好长时间,没有见自己的妹妹和妹夫了,去姨夫家坐坐,并且住上一晚上,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询问姨夫家的电话说:“爸,你知道我姨夫家的电话是多少,我打个电话问一问。“

    冬梅爸摇摇头说:“你姨夫家,没有装电话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问:“那他们家附近,有没有电话啊,邻居家的电话,ic卡电话也行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爸失望的说:“我都不知道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没有办法,只能期望母亲一切都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冬梅再次打通了村里的电话,把弟弟军化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冬梅让军化去县里跑一趟,看母亲有没有在姨夫家。

    军化由于和冬梅怄气,并没有答应冬梅。

    可是,军化在挂了电话之后,还是去了趟县里。

    没法,冬梅又想方设法的,把话带到了闫村,带到了妹妹春梅那里,让她往县里跑一趟,看看母亲是否在姨夫家。

    中午,冬梅家的电话终于响了。

    冬梅激动的接起电话,她本以为是妹妹春梅的电话,可是没有想到,是军化的电话。

    军化在电话里面焦急的说:“姐,不好了,妈不在姨夫家,她真的没有回来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的脑袋“嗡”的响了一声,一种不祥的预感,马上萦绕心头。

    冬梅心想,该不会是因为,自己给母亲随身带的钱太多,而引起了歹徒的注意,母亲被谋财害命了?

    或者,母亲因为不识字,直接坐到了宝鸡,下了车之后,又迷了路,这会正在宝鸡市里面流浪呢?

    不由的,冬梅拍打着自己的脑门,后悔没有亲自,把母亲送回去。

    她着急的,流着眼泪对卫国说:“卫国,都怪我,你说,该不会有人把我妈给抢劫了吧,然后抛尸荒野?“

    卫国安慰冬梅说:“别想的那么邪乎,哪里有那么可怕,咱们走的时候,不是把钱缝进了妈的棉袄里面了吗,既然隐藏的那么深,小偷和歹徒根本不会发现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点点头,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希望是,希望一切都安全啊。“

    可是,放松了一分钟,冬梅又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问卫国说:“你说,我妈万一坐到宝鸡去了,怎么办,该不会这会正在街头流浪吧,这么冷的天,她该怎么办啊?“

    卫国安慰冬梅说:“咱们把家里的电话号码,给母亲写在一张纸上呢,而那张纸就在妈的口袋里面呢,要是妈真的坐错车了,她一定会给我们打电话的。“

    “就是啊,既然妈有咱们的电话,那她为什么不给咱们打个电话,报个平安啊。“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冬梅又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不知道的是,人倒霉了,喝凉水都渗牙,冬梅妈正是遇到了“百年”难遇的劫匪。

    而且,这伙劫匪不光劫了冬梅妈,更是劫了整个一车的人。

    昨天,冬梅妈坐上车后,摇摇晃晃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她是一路走,一路睡,直到快天黑的时候,才精神过来。

    可是,刚精神过来还没多久,当车经过一处偏僻地儿的时候,直接横过来一辆黑色的桑塔纳,截住了大巴车的去路。

    冬梅妈第一次见桑塔纳,她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车。

    正在冬梅妈欣赏车的时候,司机已经慌了。

    他提醒车里的乘客,大家是遇上劫匪了,让大家务必不要反抗,一定要将随身携带的钱财,全给交给劫匪,以免遭到人生伤害。

    冬梅妈一头雾水,心说,现在又不是旧社会了,怎么还有土匪?

    当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

    候,劫匪已经拿着刀枪,上了大巴,并且劫持大巴,开进了附近一处隐蔽的农家院落。

    当冬梅妈和所有乘客,被歹徒拿着刀枪,从车上赶下去的时候,冬梅妈才清醒过来,真的是遇到土匪了。

    冬梅妈吓的双腿发软。

    她使劲握着缝钱的棉袄,心想,女儿女婿,给自己的这四千快钱,装在身上还没有暖热呢,怎么就让土匪给盯上了啊?

    看清爽的小说就到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