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46章 不论火坑还是水坑都往里面跳

正文 第246章 不论火坑还是水坑都往里面跳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,最快更新风是叶的涟漪最新章节!

    几个好姐妹,在询问完冬梅后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冬梅则感叹,宋年媳妇不听劝,将来肯定要后悔。

    正当冬梅长吁短叹的时候,冬梅妈突然从自己的卧室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母亲的脸上阴云密布,好像心里有事儿。

    当冬梅刚要开口问母亲怎么了的时候,冬梅妈却抢先开口了。

    她皱着眉头说:“冬梅,我来你这里,也有半年多了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赶紧给母亲倒了一杯热茶说:“是啊,妈,你来我这里确切的说,应该已经,半年零三个月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坐了下来,喝着冬梅倒给自己的热茶,说:“昨晚,我做了一个特别可怕的梦。“

    冬梅知道母亲很相信梦境。

    她虽然不识字,可是随身却带着周公解梦。

    每次梦到不好的梦,她都会拿出周公解梦,让周围识字的人,给自己看看,到底是吉照,还是凶照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母亲,从口袋里面拿出来的周公解梦,说:“妈,你梦到什么梦了啊?“

    冬梅妈把周公解梦,递到冬梅手里说:“我突然梦见,我十八岁的时候,你爸爸穿着军装,骑着高头大马,来我家里,给我提亲呢。“

    “这都是五十年前的事情了吧,您现在还梦的见啊。“

    “不仅梦的见,而且梦中的场景,和我十八岁的时候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你爸爸提完亲,走了之后,你外婆告诉我说,你爸爸在很远的地方当兵,几年都回不一趟家,而且天天打仗,非常的危险,随时都有牺牲的可能。

    最后,你外婆问我,愿意不愿意你爸爸,我说……“

    说道关键处,冬梅妈却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冬梅是个喜欢听故事的人。

    当她听到关键处,母亲竟然不说了,她赶紧催促母亲,说:“你在梦中说的什么啊,你快说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一边回忆,一边说:“当我母亲,郑重其事的问我的时候,我说,妈,不管是火炕,还是水坑,我都往里面跳。“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话啊?“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“

    “那后来呢,后来发生了什么呢?“

    冬梅妈喝完了一杯子的茶水,又让冬梅,给她倒了一杯子,说:“后来呢,我和你爸爸的亲事,就这么定了,然后……“

    “然后什么?“冬梅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“然后,我和你爸爸,刚准备拜堂成亲的时候,你爸爸就上前线了,最后他就在前线牺牲了,再也没有回来……“

    “您这是什么梦啊,要是我爸爸不回来,哪里来的我哥,我,我弟,我妹妹啊?“

    “我也说呢,梦就是这么邪乎。“

    “哎,妈,你就别胡思乱想了,梦都是反的,你梦见我爸爸牺牲了,那说明,我爸爸肯定身体倍儿棒,吃嘛嘛香呢。“

    “不是,我梦中梦见的事情,和我十八岁的时候,发生的事情,简直一模一样,就连说的话,场景布置,也一模一样,但是就是,最后一件事情不一样。“

    “什么不一样啊?“冬梅看着母亲神秘的样子问道。

    冬梅妈又喝完了一杯茶水说:“现实中,我和你爸爸成亲后,就跟着他走了,去了贵州,四川,青海,西藏……“

    “哇,那么远啊。“

    “是啊,去了贵州之后,我就在贵州生了你哥和你,然后前面抱着你,后面背着你哥哥,跟着你爸爸走南闯北。“

    “那也没什么啊,那说明,你这个梦,是个好梦啊。“

    “不是,是个凶梦。“

    “怎么是个凶梦呢?“

    “你爸爸今年刚好七十三,我梦见你爸爸死了,那说明你爸爸,很难熬过七十三这一年了,你知道吗?“

    说来说去,原来是母亲在离开父亲大半年后,竟然担心起了父亲的身体来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,父亲比母亲大整整十四岁,所以,母亲总是担心父亲走在自己的前面。

    母亲说道这里,冬梅也基本猜出了母亲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问母亲说:“妈,你是不是想回老家了。“

    “可是,我回去后,卫国上班走了,你一个人在家里,又得做生意,卖包子,又得带孩子,怎么忙的过来呢?“

    “妈,既然你想我爸了,你就回去吧,你走了之后,实在不行,我再把杜嫂给雇来,给我帮忙,不就行了吗?“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杜嫂又是给肉馅里面吐口水,又是给稀饭里面加暖气水吗,你还敢雇佣她啊?“

    “那是以前了,我想现在,她估计,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,一定会痛改前非,好好工作的。“

    “那就好,既然这样,那么我就能放心的走了。“

    “那你准备什么时候走呢。“

    “明天就走吧。“

    “明天啊,那你当时,还不如早说几天,我和卫国去礼泉考察的时候,顺便把你也给捎带上,到礼泉后,再把你给送回去呢。“

    “可是,我前几天,没有做这个梦啊,谁让刚才,才做了这个梦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调侃母亲说:“妈,我看你是想我爸爸了吧,所以才找了个借口,编造了这个匪夷所思的梦境,然后逼迫我和卫国送你回家。“

    在卧室里面的卫国,听着冬梅和母亲的对话,插话道:“妈,您别怕,只要您想回家,我们一定送你回家的,不会把你禁锢在这里的。“

    说完,卫国嘿嘿笑着。

    卫国有个习惯,就是喜欢偷听冬梅和母亲的对话。

    虽然看着,卫国没有在跟前,或者卫国在劳动,可是卫国却始终竖着耳朵,在不远处偷听。

    听到卫国说话,冬梅说道:“妈,卫国说的对啊,您想回了,我们一定不会强行把你留在这里的啊,您就别怕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反驳着说:“你们这两个孩子,怎么就不相信我说的话呢。“

    这时,卫国从卧室走了出来,他对冬梅妈说道:“妈,我和冬梅这会就去银行取钱,完了把您的工钱,给您一结。“

    “还结什么工钱,我一天吃你家,住你家,喝你家,你不问

    问我收钱,就算不错了,还给我什么钱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妈,这个必须得给,我刚才粗算了一下,你过来这里,已经有半年又三个月了,也就是二百七十多天了,按照一天十块钱的标准,我和冬梅,得支付你两千七百块钱呢。“

    听到那么多钱,冬梅妈当即楞住了。

    她瞪大了眼睛,不知道是激动,还是害怕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懂么妈妈只是一个劲的摇头说:“我的老天爷呐,呐,呐!”

    冬梅看到母亲奇怪的表达,她说:“妈,您这是激动,还是不激动啊!”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我这一辈子,身上都没有过这么多钱,你一下子给我这么多钱,我还真不敢拿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边收拾东西,准备去县里的银行取钱,一边给母亲说:“有什么不敢拿的,你就把它当纸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钱这个东西,怎么能当纸呢?万一回去的路上,我被人给抢劫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妈,别说晦气的话,你怎么可能这么倒霉,百八十年的,不坐长途车,偶尔坐一次长途车,怎么还会被不法分子给抢劫了呢?”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穿好了衣服,卫国也拿出了存折,两人奔向了县里的银行。

    看清爽的小说就到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