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39章 卡厅里的卡姐

正文 第239章 卡厅里的卡姐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已经忙完手里的活了,听到卫国和涛涛还在阳台里面聊的不亦乐乎,她越想越生气,心说,我大老远的,把你从山上叫下来,难道是让你陪孩子谈天说地,讨论兴趣爱好的吗?

    真想不通,你这个父亲是怎么当的,越来越不称职了?

    正当冬梅满肚子都是气的时候,卫国和涛涛终于聊完了。

    他一边走出阳台,一边对涛涛说:“你要是喜欢看旅游类节目了,可以多看看凤凰卫视,凤凰卫视有个节目叫做旅游,专门讲海外华人的故事,而且还有多好异域风情,很是有意思。“

    涛涛笑的合不拢嘴说:“知道了,爸爸。“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不打扰你学习了,我出去了哦。“

    “知道了爸爸。“

    卫国给涛涛笑了一下之后,终于高谈阔论结束了。

    他关了门之后,从涛涛的房子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出来的卫国,还笑得像花儿一样甜美,可是当他转头,突然看到站在对面,黑着脸的冬梅,他一愣,觉得什么不对,然后对冬梅说:“好了,我已经替你把涛涛教训完毕了,我想,他以后再也不敢乱来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双手叉腰,铁青着脸说:“我问你,你刚才和孩子在一起,叽叽喳喳了半天,又是唱,又是笑,这就算把孩子教育完了?“

    卫国一脸迷茫额说:“是啊,教育完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气的说:“要是天底下的父亲,都像你这样教育孩子,早把孩子给教育到坑里面去了。“

    面对冬梅的斥责,卫国使劲给自己找着借口说:“冬梅,你是女人,你还是不懂我们男人的,我虽然现在四十岁了,但是我也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,我知道叛逆期和青春期的孩子,心里想的是什么,我们做家长的,不能强行给他们灌输什么意识,我们只要让他们知道,不论干什么事情,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就行了,只不过这个代价有大,有小而已。“

    “好了,卫国,我不想和你说话了,你根本就不会教育孩子。“

    “我承认你比我会教育孩子,可以了吧。“

    “早知道你回来屁用都不顶,我还不如,不叫你回来了呢。“说着,冬梅很是委屈。

    卫国看到冬梅眼睛红润了,他赶忙上前,拉住冬梅的手说:“你还别说,多亏你给我打电话,叫我回来了,顺带,我也有借口找领导请假了,不然,像我这种德智体前面发展的技术人才啊,领导还不愿意放我回来呢,你就忍心,看着我卫国,在山上炕死吗?“

    本来很伤心的冬梅,突然被卫国的话,给逗乐了,她一把甩开卫国的手,一边说:“就你这熊样,还是所谓的人才啊,我看你是皇帝跟前的女才人,还差不多呢。“

    卫国嘿嘿一笑,死皮赖脸,又抓住冬梅的手说:“如果我是皇帝跟前的女才人的话,那么你就是我的皇上。“

    说着,卫国双手拍打着,学着清宫戏里面,大臣给皇上请安的样子说:“皇上,妃子给您请安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卫国阴阳怪气的声音,冬梅没忍住,笑了出来说:“我看你啊,真是适合演个太监,简直太像了啊。“

    “不要说太监了,就是公公,或者是阉人,我卫国都把握的来。“说着,卫国继续学着太监的声音说话。

    可是,卫国的动作做到一半,却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冬梅看到卫国楞住后,忙转头,发现母亲正站在厨房,瞪着两个圆溜溜的眼睛,盯着卫国和自己呢。

    冬梅妈看到卫国和冬梅发现自己了,于是忙一边往出走,一边说:“你们两个,大半年没有见了,见面之后就这样啊,一个演太监,一个演皇上,也太搞笑了吧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很是尴尬,他红着脸说:“那个啥,我们没事儿玩玩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走进了自己的卧室说:“没事儿,你们继续玩吧,我什么都没看见。“

    冬梅和卫国大眼瞪小眼,面面相觑,尴尬至极。

    自从搬家到礼泉基地的消息落实之后,冬梅每天和谭嫂在农贸市场上闲聊的话题,就从张家长,李家短,变成了礼泉基地。

    冬梅带着口罩,蒸着小笼包子,对旁边正在做馄饨的谭嫂说:“谭嫂,我们马上就要把家到礼泉基地了,你听说了没有啊?“

    谭嫂把馄饨煮好后,捞在碗里说:“听说了啊,这个消息,最近传的风风雨雨,简直就是最近,最劲爆的话题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把蒸熟的包子取下,放到蒸笼的最顶层,然后把生的包子,放在蒸笼的最下层说:“我听卫国说,礼泉基地好的很呐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是啊,咱们虽然没有去过,但是听说,人家礼泉基地的人,穿的比市里的人,还要好,还要洋气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调节好了蒸笼,又收拾着碗筷说:“是嘛,那咱们,如果搬家去礼泉基地了,是不是得买几身衣服啊,不然土老帽进城,还怕人家笑话咱呢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我家谭艳说了,如果搬家到礼泉基地的话,第一件事情,就是先带我去咸阳市买新衣服去,把我从一个农村妇女,包装成一个时尚的妇女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难道现在的这些衣服,都穿不成了吗?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那肯定了,你知道,人家礼泉基地的人,都穿的啥吗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穿的啥,难道他们还都穿的是绫罗绸缎?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也没有那么夸张,但是人家确实穿的好,比如说,夏天里,人家会穿纯棉的白体恤,牛仔裤,旅游鞋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以前的人,都穿棉花做的衣服,最后开始流行纤维的衣服,怎么现在,又开始流行棉花做的衣服了啊?“

    “是啊,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嘛。“

    “礼泉院子的人,都穿牛仔裤吗?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是啊,不论男人,还是女人,都穿牛仔裤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想,既然大家都穿牛仔裤,那岂不是穿成了校服了嘛?

    虽然冬梅已经进城十多年了,但是她从来没有穿过牛仔裤。

    她总是穿着女式西裤,或者老布裤子。

    她也曾羡慕过,年轻女人穿牛仔裤,而且觉得牛仔裤的颜色和版型,都很漂亮,穿着很显臀形和腿型。

    冬梅也曾经想过尝试,最终因为牛仔裤太贵,而放弃了。

    <b

    r />  现在,冬梅有钱了,可是却已经快四十了,变成了想穿,又不好意思穿了。

    冬梅认为,牛仔裤就好比是花裙子一样,只是适合年轻女人的衣服,根本不适合她们这个年龄的女性。

    谭嫂说:“牛仔裤样子多着呢,颜色也多着呢,咱们这里,黄土高原,太偏僻,所以牛仔裤款式太少,颜色太过于单一,所以看上去好像大家都穿的一样,实际千变万化呢。“

    说完了牛仔裤,冬梅又对夏天穿旅游鞋提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她说:“我见咱们这里,都是冬天穿旅游鞋,怎么礼泉基地里面,夏天还穿旅游鞋啊,也不嫌脚捂的慌?“

    谭嫂也同意的点点头说:“我也是这样认为了,可是,谭艳儿去礼泉基地,发现人家就是大夏天穿旅游鞋呢。“

    “搞不懂,既然大夏天穿旅游鞋,那冬天穿什么鞋啊?“

    “还是旅游鞋啊。“

    “不会吧,冬天,夏天,都是旅游鞋,再搭配牛仔裤,那岂不是,礼泉基地的人,都千篇一律,毫无新意了嘛?“

    “也不是了,人家那叫时尚。“

    “那种时尚,我可理解不了。“

    “说实话,其实我也理解不了,但是年轻人,都能理解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了看自己脚上的布鞋说:“我觉得,还是布鞋舒服,不仅透气,而且穿着,还轻便,舒服。“

    冬梅总是很怕热,即使到了冬天,如果没有下雪的话,她还是穿着那双老布鞋。

    只有到下雪的时候,她才会换上棉皮鞋。

    话毕,冬梅好奇的问:“那他们,冬天都穿什么衣服呢?“

    “人家冬天都穿羽绒服呢?“

    “就是那种看上去很厚,实际摸起来很薄,一捏就没有了的衣服?“

    随着时代的发展,偏僻的黄土高原,已经有人开始穿羽绒服了。

    冬梅虽然没有穿过羽绒服,但是她在农贸市场上见过。

    羽绒服虽然好看,但是她还是觉得,羽绒服没有棉袄和厚毛衣保暖。

    谭嫂点点头说:“是啊,人家都是在里面穿一件短袖,或者衬衣,然后外面套一件羽绒服,就行了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想想,冬天最冷的时候,自己的里三层,外三层的穿着衣服,而人家竟然只穿两件,她感觉不可思议的说:“礼泉基地,是不是冬天不冷啊,竟然不用穿棉袄和厚毛衣?“

    “不是不冷,只是羽绒服的保暖效果,比咱们穿的棉衣和厚毛衣要好的多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和卫国,以及孩子们,从来没有穿过羽绒服,对于谭嫂的描述,她根本想不来。

    这时,突然过来了几个,穿着特别时尚的女人。

    大冬天里,她们穿的非常单薄,坐在冬梅的桌子上,要小笼包子吃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眼前这几个皮肤白皙,浓妆艳抹,打扮的花里胡哨的女人,一边给他们上小笼包子,一边悄悄的问谭嫂说:“谭嫂,你说这几个女人,该不会就是从礼泉基地,过来的女人吧?“

    闻言,谭嫂仔细观察了这几个喷着香水的女人,然后说:“不是,她们哪里是啊,我告诉你,这些女人,都是附近窑子里面的卖肉女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愣住了,她听说过,在基地的下面,新开了几个卡厅,而且听说里面有小姐。

    她一直好奇,什么样的女人,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要去那种地方糟践自己。

    没有想到,今天,这些传说中的卡姐,竟然就在自己面前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