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36章 母子辩论

正文 第236章 母子辩论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瞪了一眼涛涛,准备忙完常大雷的事情,然后再找他算账。

    冬梅把常大雷的头发豁开,清晰的看到了他的伤口。

    冬梅皱着眉头说:“常大雷,这个伤口这么长,你竟然还敢拿水洗,也不怕破伤风。“

    常大雷不以为然的说:“没事儿,我多洗几回就好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忙从家里面推出来了自行车说:“不行,你爸妈不在家,我必须带你去医院,给你打一针破伤风针,再把你头上的伤口,给你缝起来,不然等感染了,就麻烦了。“

    常大雷听到缝针,立刻推辞着说:“阿姨,我的伤口不严重,我不想缝针,因为缝针实在是太疼了啊。“

    而站在旁边的涛涛,也帮着常大雷说话,道:“妈妈,没事儿,只是点小伤而已,用不着去医院,更用不着缝针的。“

    听到涛涛在旁边搅和,冬梅压抑的心情,终于爆发了。

    她冲着涛涛暴怒道:“现在,没有你说话的份儿,你给我闭嘴,我告诉你,等我回来,我就给你爸爸打电话,让他回来管你,我拿你一点办法没有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呆住了,难道妈妈,真的要把爸爸叫回来吗?

    说实话,虽然涛涛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,但是由于卫国,常年在山上工作,而涛涛生活的大部分时间,都是跟着冬梅生活,可以说和没有爸爸根本也没有什么两样。

    这就造就了,他与妈妈之间的亲近感。

    哪怕妈妈怎么说自己,怎么打自己,她都感觉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只要爸爸说自己一句,或者打自己一下,涛涛的内心,那种反抗精神,马上就会爆发出来,恨不得和父亲冷战一辈子。

    当她听说,妈妈要叫爸爸回来收拾自己的时候,不由的觉得,自己把事情给闹大了。

    常大雷不去,冬梅强行把常大雷抱着放到了车子的后座上,说:“你爸妈不在,作为阿姨,我就要对你负责,既然涛涛把你摔倒,磕了你,那么我就要带你去医院,把你包扎好,不然等你父母回来了,我怎么向他们交代,何况你爸爸常工,和卫国还在一个单位,抬头不见低头见,要是闹出个不好的事情,多尴尬的。“

    闻言,常大雷才乖乖的坐到了自行车的后座上。

    冬梅骑着自行车,带着常大雷,以最快的速度,来到了县医院。

    经过检查,还好常大雷的伤口没有触及骨头。

    医生在经过消炎之后,将常大雷的伤口,缝合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由于常大雷太医生建议不用麻醉药。

    所以常大雷只能硬着头皮,咬着牙,挨完了五针。

    而站在旁边的冬梅,看到缝针的时候,常大雷疼的脸色都白了,不由的在内心里面,自责着自己。

    她心说,自己到底是怎么了,教育出来这么个熊孩子来?

    医生给常大雷缝合之后,又给他包扎好,最后打了一针破伤风之后,才算是彻底完事儿了。

    回到家里,冬梅还不放心,特意上楼,看过几回常大雷,在确定他没事儿之后,才开始教训涛涛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面对涛涛的时候,她突然不知道,该怎么来教育。

    当涛涛小的时候,冬梅通过身边熟悉人物的故事,讲故事,说笑话,来传递一个个的大道理。

    而年幼的涛涛,总是把人生大道理,当故事来听。

    也正是由于冬梅的这些故事,让涛涛从小就认识到,学习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所以,当他在村子里面上学之后,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,大家认为最难缠的孩子涛涛,反倒是在学校里面最乖的孩子。

    而大家认为最乖的孩子,反倒是学校里面最不好好学习的孩子。

    而且,从小学开始,涛涛一直都很自觉。

    他自觉的上课,自觉的写作业,自觉的预习复习

    冬梅几乎没有怎么操过他的心。

    眼看涛涛长大了,变成个大小伙子了。

    原本,作为父母来说,应该放手让他展翅高飞了。

    可是涛涛,确开始变的让人操心起来,而这种操心,不仅体现在学习上,甚至体现在方方面面上。

    冬梅坐在沙发上,涛涛就站在冬梅的跟前,并且把手背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冬梅语气平静的问他说:“我问你涛涛,你为什么要在学校的楼道里面打蜡?“

    涛涛委屈的说:“其实,好多同学都打蜡了,不止我一个呢。“

    “可是,那为什么老师只叫你一个人的家长,而不叫其他人的家长呢?“

    “因为他们趁着老师不在的时候,在学校的走廊里面打蜡,而当老师出现的时候,他们都藏了起来。“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“

    “老师在,与不在,我都是一个样啊。“

    “怪不得老师要叫你家长,我看你就是活该。“

    涛涛不说话了,他只是沉默。

    冬梅继续问道:“学校里面的马老师怀孕了,你知道不知道?“

    “知道啊,怎么不知道。“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,那你还在学校的楼道里面打蜡,你不怕把马老师给摔倒,导致马老师流产啊?“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,所以我每次打蜡的时候,只给过道打一半的蜡,而另一半的过道,则留给老师和同学们走路。“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,李老师要告诉我,你打蜡的楼道,先后摔倒了几个老师,还有司校长,甚至连司校长的假发,也给摔坏了。“

    “司校长明明知道我们在那里打蜡了,他还要以身试法,非要试试我们打蜡的地方,滑不滑,结果没有想到,那里不仅滑,而且非常滑。“

    “那你意思,这件事情还不怪你,就怪司校长对不对?“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“

    “好吧,你做了错事,坏事,还有理的不行,我教育不了你了,等你爸爸回来,我把原话告诉他,看他怎么收拾你。“

    涛涛不屑的说:“愿他怎么收拾,怎么收拾去。“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,继续追问常大雷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涛涛告诉他,常大雷之所以把头摔破,完全是他自找的时候,冬梅彻底奔溃了,他朝着涛涛怒吼说:“涛涛,难道你干了坏事,错事,自己没

    问题,问题反倒出在别人身上吗?“

    “反正我是这么认为的,如果常大雷不主动找我摔跤,他的头也不会破。“

    “别人找你摔跤,你就和他摔跤啊,难道你没有长脑子吗?如果别人叫你去抢劫,难道你还真的跟着别人去抢劫啊。“

    “这哪里是一码事儿啊,根本不能同日而语,我又不是傻子,别人叫我去干坏事,我肯定不会去了。“

    “既然你有自知之明,那么你就该好好的反省自己,到底是谁做错了,到底是谁的问题,不要老把错误往别人身上推,那样没有出息,那样是懦夫的表现“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