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33章 汹涌的洪水

正文 第233章 汹涌的洪水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十月的天,黄土高原昼夜温差很大。

    虽然白天不是很冷,可是到了半夜,气温骤然降低。

    虽然冬梅和樊伟妈妈,两人紧紧的拥挤在一起,但还是冻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而河对岸的涛涛,樊伟,皮东三人,更是冻的坐不住。

    他们穿着白天的单衣,哪里抵御到了夜晚的寒冷,纷纷原地躲着步子,希望水快点降下去,好过河,跟着妈妈回到家里,钻进温暖的被窝里面。

    此时,对几个孩子来说,温暖的被窝,就是他们的梦中天堂。

    甚至对涛涛来说,饥饿可以忍,瞌睡也可以忍,唯独这个寒冷,真的忍不了,因为实在是太难忍受了。

    当远处人家鸡圈里的鸡,开始打鸣的时候,河水终于开始降了。

    冬梅拍了拍旁边,靠着自己,已经睡着的樊伟妈妈,说:“樊嫂,醒一醒,孩子们已经开始过河了。“

    樊伟妈妈醒来后,看了看河水,冲着正在过河的几个孩子说:“可以过来了吗,不行等一会再过啊。“

    孩子们已经冻的不行了,恨不得直接游过来。

    当河水降到他们的屁股的时候,三人便开始了过河。

    不过,相比之前湍急的河水,现在的河水,缓慢了很多。

    即使趟着一米的河水过河,也没有一点问题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几个孩子过河,心里很是着急。

    她蹲下身子,把裤腿挽了起来,对樊伟妈妈说:“樊嫂,你在这里等一会儿,我下去把三个孩子拉上来。“

    樊伟妈妈看到冬梅要下水,她也把裤腿挽了起来,说:“走,咱们两个,手拉着手往前走,也安全一点。“

    下了水之后,冬梅和樊伟妈妈,手拉着手,一边往前走,一边在心里默默的祷告说:“希望河水不要瞬间涨起来啊,不然,孩子们和大人可真的就完蛋了。“

    樊伟妈妈更是紧张的把心提到了嗓子眼,她时不时的抬头,朝着上游看着,深怕大水下来。

    十月份是河水的汛期,经常有洪水,没有任何预兆的,从上游倾泻下来。

    当地的老乡,都知道这一点,所以他们在十月的时候,一般轻易不过河。

    即使过河,他们也会选择大中午,太阳最红,视线最好的时候过河。

    一旦发现,上游的洪水下来,至少还有个反应的时间。

    可是,由于冬梅和樊伟妈妈,以及皮东妈妈的疏忽,几个孩子,并不知道眼前看似平静的延河,实则暗流涌动。

    眼看冬梅和樊伟妈妈,和三个孩子就要走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可是,脚下的河水,却莫名的湍急了起来,而且有涨水的趋势。

    樊伟妈妈一惊,使劲拿手电,照着沿河的上游说:“我的天呐,该不会上游的洪水,下来了吧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看到脚底下的河水,暗流涌动,而且刚才还清澈的河水,却开始变的浑浊。

    冬梅转头对樊伟妈妈说到:“不好,可能上游,真的有洪水下来了,我们快点拉着孩子上岸。“

    樊伟妈妈一紧张,突然脑子一片空白,她说:“上哪个岸啊,对面的岸,还是咱们过来的岸啊?“

    冬梅顾不得那么多了,她第一个冲过去,一把抓住涛涛和皮东的手说:“洪水马上来了,我们快过河。“

    这时,樊伟妈妈也抓住了樊伟的手。

    一行三个孩子,两个大人,在湍流的,不断长高的河水中,艰难的朝着岸边走着。

    虽然大人们知道,一旦洪水过来,肯定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可是孩子们并不知道洪水有多危险。

    他们看看依旧不高的水面,并没有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皮东则羡慕的看着涛涛和樊伟说:“你们两个人的妈妈,都过来找你们了,我妈妈怎么就没来,哎,我妈真的一点也不爱我,她只爱我哥,还有我的两个姐姐。“

    涛涛安慰皮东说:“别难受,说不定,你妈妈正在赶来的路上呢。“

    樊伟也安慰皮东说:“天底下,哪里有不爱孩子的父母呢,别想太多,皮东,我们赶快过河吧。“

    在冬梅和樊伟妈妈连跑带爬的努力下,三个孩子,两个大人,终于在洪水下来之前,上了岸。

    脱离了危险的几人,孩子们要兴奋的多,他们有说有笑,一点也没有为刚才的危险行为而感到后怕。

    冬梅和樊伟妈妈则像蔫了的气球一样,瘫软的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冬梅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说:“刚才,真的是太危险了,如果我们再慢一点点,这后面过来的洪水,肯定就把我们给冲走了。“

    樊伟妈妈拧着裤腿上的水说:“是啊,简直是命悬一线啊。“

    听到妈妈如此感叹,几个孩子确不以为然,涛涛甚至说:“妈妈,你们真是胆小啊,洪水下来有什么好怕的,大不了我们游过来啊。“

    听到涛涛如此简单幼稚,以及不负责任的话,冬梅满肚子是气,她说:“涛涛,你长脑子着没有?“

    涛涛纳闷的说:“我长脑子着呢,怎么了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洪水下来,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,水火无情,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?“

    樊伟在旁边也说:“阿姨,没有那么严重吧?“

    樊伟妈妈接上冬梅的话说:“以前,你们小时候,每次这个延河发大水,里面漂的什么东西没有,什么牛啊,羊啊,木头啊,粮食啊,甚至淹死的人都有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和樊伟竟然笑了出来,说:“有这么可怕吗?“

    听到涛涛把危险当儿戏,冬梅顿时火冒三丈,她猛的站起来,照着涛涛的肚子,就是一脚,直接把涛涛给踹倒在地,她说:“涛涛,我看今天不打你,真的是不行了,你都快十四岁的人了,怎么长不大呢?“

    樊伟妈妈看到冬梅在教训涛涛,她的火气,也上来了,干脆站起来,拉住樊伟,就是几个耳光,打的樊伟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樊伟说:“妈妈,你凭什么打我啊?“

    樊伟妈妈一边揍着樊伟,一边说:“凭什么,就凭我是你妈。“

    涛涛更是狼狈,还没等他站起来,冬梅可就上去,揪住涛涛的衣服,一顿拳打脚踢。

    涛涛的身高已经一米五六了,乍一看,比冬

    梅低不了多少,如果真打起来,冬梅还不一定是涛涛的对手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这一交手,冬梅心里有底了,孩子毕竟是孩子,虽然个子长高了,但是力量毕竟薄弱,根本和自己不是一个级别。

    冬梅气愤的骂到:“涛涛,你爸爸在山上上班,你要是出个什么意外,你让我给你爸爸,怎么交差?“

    樊伟妈妈说道:“樊伟,你小时候,我一把屎,一把尿的把你拉扯大,你要是就这么死了,你觉得,你对的起拉扯你长大的爸妈吗?“

    看到涛涛妈妈和樊伟妈妈,正在打他们的孩子,站在旁边的皮东,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刚才还因为自己的妈妈没有过来,而感到伤心难过的皮东,突然觉得,自己很是幸运,并且很庆幸。

    他心说,多亏自己的妈妈没有过来,不然,自己的下场,肯定比涛涛和樊伟还要凄惨呢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