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28章 征服

正文 第228章 征服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,最快更新风是叶的涟漪最新章节!

    涛涛小声对跟在自己后面的几个同学说:“按照提前说好的计划行动。“

    樊伟点了点头,轻声说道:“知道了。“

    按照涛涛的计划,涛涛对付马吉,身体比较胖的樊伟搭配身体比较瘦的柳韬,对付马智慧,个子比较高的皮东搭配个子比较低的崔小涛,对付马志明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对方突然又多出来了一个黄刚,涛涛不得不调整计划。

    涛涛看着对方几个人,咄咄逼人的气势,心说,常大雷这个家伙,也太不够义气了,如果他能过来的话,刚好多出来一个人对付黄刚。

    这下惨了,还真不知道派谁对付黄刚了。

    这时,涛涛突然想到了田忌赛马,他赶紧对樊伟说:“樊伟,我们不如这样子,你一个人打马吉没有问题吧?“

    樊伟点点头,自信的说:“虽然马吉比我高,但是我比他胖,我搞定他,还是没有一点问题的。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那就好。这样子,我去对付黄刚,你以最快的速度搞定马吉,然后跑过来,我两一起对付黄刚,你说怎么样?“

    樊伟担心的说:“黄刚又胖又状,我真怕你不是他的对手。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没事,只要我跟他坚持也会儿,争取到你战胜马吉的时间,等你过来帮我的时候,咱兄弟两个一心,一定能搞定黄刚。“

    樊伟说:“你说的有道理,就这么定了。“

    站在对面的马吉,看到涛涛和几个同学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,他上前一步,骄傲的昂着头,看着涛涛说:“崔涛,怎么样,你想单挑呢,还是群殴呢?“

    涛涛上前一步,不甘示弱的说:“单挑是怎么个挑法,群殴是怎么个殴法?“

    马吉说:“这你都不懂,亏你在学校混了这么久了。“

    旁边的黄刚,上前一步说:“单挑就是,你们中挑出四个人,和我们四个一对一的单打,群殴就是我们一帮子,对你们一帮子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差点笑出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对方,虽然人数不占优,但是身体条件,普遍比自己这边的人要好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说:“我们又没傻,为什么要和你们单挑,我选择群殴。“

    马吉不屑一顾的说:“涛涛,我实话告诉你,我们马氏三兄弟,加上黄刚,不论是单挑,还是群殴,都打的过你们几个,不要看你们人多,都是些鼠辈,能和我们比吗?“

    黄刚更是调侃涛涛和几个同学说:“马吉说的对,崔小涛这种侏儒,你们竟然都叫来打架了,看来,你们真的是找不到同学过来打架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自己被黄刚侮辱,崔小涛很是气愤,他跳起来说:“虽然我个子不高,但是我有力气,不信你们一会就试试。“

    站在旁边一直没有啃声的马志明和马智慧终于说话了,他说:“力气和身高,以及体重成正比,你崔小涛个子又矮,身体又瘦,力气怎么可能大?“

    马志明和马智慧是兄弟两人,他们都很高,而且都留着长发,看上去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古惑仔。

    崔小涛看着马氏兄弟上前了,不由的被震慑住了。

    他退后了一步说:“虽然你们很高,但是我不怕你们。“

    马吉突然大吼一声:“还跟他们啰嗦什么呢,我们快上吧。“

    黄刚更是大吼:“兄弟们,冲啊。“

    涛涛看到对方四个人冲上来,他也大吼一声:“兄弟们,抄家伙,我们上。“

    说着,几人便从背后拿出了短棍,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马吉和黄刚看到涛涛等几人,竟然携带武器,不由的吃了一惊,心说,我去,我们几个怎么没有想到,带个棍子或者砖头呢,真是太失误了。

    当十个人冲到一起的时候,很快就打成一团。

    按照事先安排好的,涛涛拿着短棍对付黄刚。

    樊伟对付马吉。

    皮东和崔小涛,以及柳韬对付马志明和马智慧。

    黄刚照着涛涛的胸口,一拳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涛涛被打的一个趔趄,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打倒了涛涛,黄刚大笑着说:“傻子,其他人都是两三个人才打一个人,你竟然和我单挑,我看你真是螳臂当车,活腻了啊。“

    涛涛从地上爬了起来,挥舞着短棍说:“谁说我要和你单挑了,让你先嘚瑟一会儿,过会儿,有你吃的亏。“

    说着,涛涛就拿着短棍,照着黄刚的脑袋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樊伟抓住马吉的衣领,准备开打的时候,马吉怒斥樊伟说:“樊伟,我马吉是要找崔涛报仇的,和你没有半点关系,你为什么要打我?“

    樊伟顾不得那么多了,他一边摔着马吉,一边说:“我也不是想打你,我只是过来帮崔涛的,谁知道崔涛把我和你分到了一起呢,不好意思啊,马吉,得罪了。“

    说着,樊伟凭借肥胖的身体,一个背麻袋,就将马吉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而戴在马吉眼睛上的眼镜,更是被摔的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没有了眼镜的马吉,眯着眼睛,完全失去了战斗力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涛涛,由于身体太过单薄,根本不是黄刚的对手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被黄刚压在身子底下。

    黄刚骑在涛涛身上,耀武扬威的说:“涛涛,你小子,也有今天啊,看我黄刚今天不揍死你。“

    涛涛看到樊伟放倒了马吉,正赶过来增援自己,于是冲着黄刚说道:“古有武松打虎,今天就有我崔涛打你黄刚。“

    说着,涛涛就准备翻身过来。

    黄刚使劲压着涛涛,让他根本翻不过身来。

    黄刚一拳打在了涛涛的额头上说:“老子是武松,你是老虎,我今天就来个武松打虎。“

    可是,黄刚的话还没有说完,樊伟就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只见冲过来的樊伟,像一个小型坦克一样,直接把黄刚从涛涛的身子上给撞下来,重重的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黄刚,就这样被撂倒了。

    涛涛从地上爬起来,顾不得拍去身上的尘土,他攥紧手里的短棍,照着趴在地上,准备爬起来的黄刚,头上就是一短棍。

    只听

    听一声脆响,黄刚的额头,立刻被打出了血。

    黄刚虽然勇猛顽强,但是他毕竟是个孩子,伸手一模额头,竟然摸了一把鲜血,立刻失去了战斗力,吓的抱着脑袋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樊伟看到涛涛,拿短棍把黄刚的脑袋给打出血来了,他瞪大了眼睛,看着涛涛说:“涛涛,我们敢拿短棍这样使劲打吗?“

    涛涛看到黄刚嚣张的气焰被自己给打下去了,心中不由的燃起一丝快感说:“对付比我们高,比我们壮,比我们强的坏人,我们不打破他的头,他就要打破我们的头,与其被他给打破头,还不如咱们把他给打破头,你说对不对?“

    樊伟觉得涛涛说的有道理。

    但是,他还是担心的说:“我们不会把黄刚给打死吧?“

    涛涛指了指黄刚的后脑说:“只要不打他的后脑,就没有关系。“

    这时,后面传来了皮东,柳韬和崔小涛的求救声:“涛涛,樊伟,快过来救我们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涛涛回头看到,马智慧,马志明两兄弟,正把他们三人压倒在地上,抵着他们的脖子,但是并没有打他们。

    看到马氏兄弟的战斗力,竟然这么强,涛涛倒吸了一口凉气,手里紧握着短棍,刚要冲上去,就看到刚才被樊伟放倒的马吉,找到眼镜,又重新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涛涛没有过去救援皮东,崔小涛,柳韬三人,而是直接冲过去,一个飞腿,先将马吉给踹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用脚踩着马吉的肚子说:“马吉,我本来不准备打架,都是你逼我的。“

    马吉抱住涛涛的脚,使劲一拽,把涛涛给拽倒在地说:“你小子,打不过我们了,又要使奸计。“

    说着,马吉就反身压在了涛涛的身上,准备爆打涛涛一顿。

    可是,他没有看到,涛涛一直手里正拿着短棍。

    只见,涛涛顺势一棍子,就打在了马吉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瞬间,马吉的额头,像黄刚的额头一样,被打出了鲜血。

    鲜血顺着额头,流进了马吉的眼睛里面。

    马吉看到自己的额头被打烂了,瞬间失去了战斗力,抱着额头,躺在地上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战斗力爆表的马氏兄弟,看到黄刚和马吉都被打的血流满面,不由的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想到,涛涛作为一个,在学校里面,没有任何名气,也不是校园古惑仔的孩子,竟然下手这么狠?

    两人不由的互相对视了一眼,然后转身逃跑了。

    马氏兄弟逃跑之后,皮东,柳韬,崔小涛三人从地上爬了起来,拍去身上的尘土,看着哭泣的黄刚和马吉,猛的一阵大笑。

    而涛涛更是以牙还牙,先来到了马吉的跟前说:“马吉,你不是要找人打我吗,现在好了,不仅没有打成我,反倒被我给打了一顿,所以,以后,请认清楚自己,不要太嚣张,更不要没事了,就和别人约架,更不要觉得自己认识几个小混混,就很牛逼,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你给我记住。“

    数落了马吉,涛涛又来到了黄刚的跟前,踹了他一脚说:“黄刚,你别以为你个子高,身体壮,你就厉害的不行,你就天下无敌,我告诉你,打架不是靠的身体,更不是靠的勇猛,而是靠着智商,像你这种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的人,以后还是少打架,悄悄呆家里去吧。“

    话毕,涛涛就从口袋掏出卫生纸,让崔小涛把马吉和黄刚脸上的尘土和鲜血给擦干净。

    崔小涛接过涛涛递给自己的卫生纸,很是纳闷的说:“涛涛,我们把他们打成这样了,我们已经胜利了,难道我们还要服侍他们啊。“

    涛涛拍着身上的尘土说:“不把这两个家伙脸上和身上的血擦干净,万一他们去学校,告老师,我们不是完了。“

    柳韬在旁边说:“即使我们把他们脸上的血给擦干净了,他们也一样可以去告老师啊。“

    涛涛说:“你傻啊,你觉得满脸是血的去告老师效果好,还是干干净净,没有一点痕迹的去告老师,效果好呢?“

    闻言,柳韬恍然大悟,他迅速的从口袋里面掏出卫生纸,和崔小涛一起,将马吉和黄刚脸上,脖子上,手上的血,给擦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被擦干净了血渍的马吉,从地上站了起来说:“哪怕你们不擦我脸上的血渍,我也不会去告老师,我们是男人,不是懦夫。“

    黄刚也站了起来说:“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,我们既然打输了,我们承认,下次再打就好了,我们是不会去告老师的。“

    听到黄刚还要再打,涛涛倒吸了一口凉气说:“我的天呐,你们难道把我的棍子,没有吃够吗,还要挨我的棍子啊。“

    马吉算是承认自己的失败,同时也认怂了,他说:“要打你去打吧,我反正是不打了。“

    涛涛看着马吉额头上的伤痕,发现只是划破了披头而已,并没有多严重。

    于是,他问马吉说:“马吉,一会回家之后,如果你妈,问你额头上的伤是怎么来的,你准备咋说呢?“

    马吉想了想说:“你放心,我是男人,不是小人,我既不会告老师,更不会告家长,我就说,额头上的伤是我打篮球碰的。“

    涛涛对马吉的回答还是比较满意的,他转头又问黄刚说:“那你呢,如果你父母追问你额头上的伤痕,你准备怎么回答呢?“

    黄刚的想法比马吉更高明,他说:“我就说是上山摘果子,不小心从树上掉下来,给树枝挂的。“

    此时,正是秋天的季节,涛涛转头看了看基地山后面,满山的杏树,桃树等等,他给黄刚竖起了大拇指说:“这个想法不错,你父母一定不会怀疑你是打架搞伤的。“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让涛涛没有想到的是,马吉和黄刚与自己说话异常的客气,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跋扈。

    涛涛看着黄刚和马吉远去的背影,不由的心说,看来,我们几个人,是把马吉和黄刚给征服了啊,不然,他们怎么会变的如此客气,而且还给我们说不打不相识?

    话毕,大家笑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同时,涛涛给大家保证,如果将来出了事,自己一个人背,绝对不会祸害到其他人。

    听到涛涛的承诺,崔小涛悬着的心,算是放下了。

    因为崔小涛父亲自从和母亲离婚之后

    ,就一直酗酒,如果黄刚或者马吉父母,告到他爸爸崔东北那里,崔小涛一定会被吊起来打。

    看清爽的小说就到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