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12章 奔向民政局

正文 第212章 奔向民政局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卫国酒醒后,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只隐约记得,自己心情不好,拿着两瓶白酒,边走边喝。

    可是,走着走着,突然就掉进了什么坑里面,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怎么一觉醒来,自己竟然躺在床上,而且还赤身**。

    卫国穿好衣服后,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的他,除了感觉胃里翻江倒海之外,就是感觉后脑勺钻心的疼。

    他伸手摸了一把后脑勺,竟然摸出来一把血来。

    再看看枕头上,竟然染红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卫国下床后,看到跟前的床单上,还有进门的墙上,到处都是血。

    卫国使劲的拍怕自己的脑袋,心说,这些血,是从哪里来的,难道我负伤了?

    走出卧室后,卫国看到冬梅没有做饭,而是默默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头发耷拉在额头上,皱着眉头,一副颓废的样子。

    卫国一边擦拭着手上的鲜血,一边看着冬梅说:“冬梅,谁把我送回来的?“

    冬梅不说话,把自己和卫国的户口本和身份证,一股脑的扔到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卫国看着户口本和身份证,很是纳闷,他说:“冬梅,你拿出来这个干什么?“

    冬梅叹了一口气,然后又把两人存钱的折子,也拿了出来,扔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卫国一愣,不知道冬梅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他揉着后脑勺说:“冬梅,你又是拿户口本,又是拿身份证,又是拿银行折子的,你这是要干什么?“

    冬梅看都不看卫国一眼,然后哽咽了一下,说:“过不成了,既然你不想过了,那么咱们就离了得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冬梅要离婚,卫国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他看着冬梅说:“冬梅,你有没有搞错,好端端的,离什么婚啊?“

    冬梅声音很小的说:“以前的卫国死了,现在的卫国,不是喝酒,就是出去闯祸,你不爱惜自己,我还爱惜自己呢。“

    卫国皱着眉头,坐到了冬梅的旁边说:“我不就是喝了几回酒,喝醉了几回嘛,至于吗?人家老杜,一年三百六十五天,天天醉,天天胡跑,天天打杜嫂,也没见杜嫂给老杜提出离婚?“

    冬梅突然站了起来,把自己收拾好的几个大包裹,从阳台提了出来说:“杜嫂是杜嫂,我冬梅是冬梅,杜嫂可以忍受丈夫的这些恶习,可是我冬梅的眼睛里面,却容不下半点沙子,如果你卫国要是像老杜那样,我早带着孩子走了,你信不信?“

    卫国看着冬梅提出来的几个大包裹,他的酒意立刻清醒了七分,说:“冬梅,你该不会玩真的吧,你真的要离婚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卫国,以前的你,工作认真,积极上进,可是现在的你,不工作,不学习,整天就是喝酒,没有理想,没有报复,我和你这种人生活在一起,真的还不如死了算了。“

    卫国看着冬梅说话认真的样子,他马上紧张了,挠了挠后脑勺说:“冬梅,我们夫妻风风雨雨,都已经快走完半生了,你真舍得和我离婚吗?“

    冬梅很是坚定,她站了起来说:“卫国,现在的你,简直和之前马妹子的老公一模一样,你想想,当初马妹子的心情和绝望,你就能理解现在的我了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抓起户口本,身份证,存折,准备先去离婚,然后再平分财产。

    可是,她刚走了两步,却又退了回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,卫国仅仅是挠了一下后脑勺,便挠出了一把的血。

    冬梅停下后,绕到卫国的后面,接着阳台照射进来的阳光,清晰的看到,卫国的后脑上里面,竟然镶嵌进去了一个,小拇指甲盖大小的石子。

    而且石子在不停的往外面渗着血。

    冬梅一愣,准备自行用手给他抠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她发现那个石子,竟然镶嵌的很深,自己根本抠不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对卫国说:“你先跟我去医院,完了,我再和你谈离婚的事情。“

    卫国只感觉自己的后脑勺,疼的厉害,并不知道自己的后脑勺,镶嵌了一个石子进去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冬梅要陪着自己去医院的时候,心情还挺高兴,心说,冬梅终于肯让步了,看来,冬梅说是去离婚,绝对是吓唬和欺骗自己的。

    于是,卫国跟着冬梅来到了单位的卫生队。

    单位的卫生队,医疗条件非常有限,建议冬梅带着卫国去县里的医院,因为要想把卫国后脑勺里面的石子,给取出来,还必须得动一个小手术。

    闻言,卫国才知道,自己后脑勺,竟然镶嵌了一个石子,才知道自己伤势的严重。

    县医院里面,主治大夫在查看了卫国的伤势后,调侃卫国道:“师傅,我听说过,有人的脑袋里面进水了,可是今天倒是见到了脑子进石子的人,真是长见识了。“

    卫国给医生解释道:“我也不是故意的,我喝醉酒了,不小心掉进井里面了,估计是井里面有小石子,所以才镶嵌进了我的后脑勺。“

    医生将卫国的后脑勺,剔了头发之后,一边给卫国开刀取着石子,一边说:“小伙子,人的后脑勺,是非常脆弱的,多亏井里面是石子,如果是一个大石头,或者是一根铁管的话,我想,你现在已经去见阎王爷了。“

    听了医生的话,卫国倒吸了一口凉气,他没有想到,自己这次的行为,竟然差点丢掉了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同时,卫国也认识到了自己喝酒行为的错误,以及这样做的危险性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理解了,冬梅为什么如此生气的缘故。

    如果万一,自己有个什么闪失,留下卫国一女人,带着两个孩子,在单位里面,可怎么过活?

    手术很成功,顺利的从卫国的后脑勺里面,取出来了石子,并且完美的包扎。

    卫国跟着冬梅出院后,他刚准备给冬梅道歉,却先等到了冬梅的话。

    冬梅冷冷的说道:“好了,你后脑勺里面的石子,医生给你取出来,也包扎好了,我们现在,去县里的民政局吧。“

    卫国咽了一口唾沫说:“民政局,你真的是要跟我离婚,不是闹着玩的?“

    冬梅淡淡的说道:“要是闹着玩,我就不和你拿着户口本,身份证,存折过来县里了?“

    卫国惊的

    长大了嘴巴,支支吾吾半天,终于从嘴里冒出来了一句道歉的话说:“冬梅,我错了,我改,还不行吗,非要因为一点的错误,就一巴掌把我给拍死吗?“

    冬梅不说话,只是一个劲的朝着民政局走着。

    卫国跟在旁边,好话说尽,恨不得跪在冬梅面前。

    可是冬梅却依然坚定,无论如何,也要带着卫国去民政局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卫国大吼一声:“离就离,咱们现在就去民政局。“

    说着,卫国竟然反客为主,带头朝民政局走去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