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05章 IC卡电话

正文 第205章 IC卡电话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,最快更新风是叶的涟漪最新章节!

    冬梅妈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冬梅。

    冬梅也很赞成冬梅妈的想法,只要能让弟弟过上好日子,自己能帮一把是一把。

    冬梅妈本来想,让冬梅给冬梅弟写一封信,可是冬梅觉得写信太慢,而且沟通也没有直接对话的好,于是决定打电话。

    随着时代的发展,卡电话,已经在黄土高原这个偏僻的小镇出现了。

    并且,家庭固定电话也开始出现。

    冬梅的几个好姐妹中间,只有时尚时尚最时尚的红霞,有电话卡,所以冬梅便借来了她的电话卡。

    冬梅记得,她带母亲出来的时候,父亲因为担心母亲的身体,所以特意把整个村子里面唯一的一台电话,村委会的电话号码,告诉了她。

    如果有什么急事的话,可以给村委会打电话,然后村委会的人再上门去叫人。

    冬梅趁着母亲空闲,便叫上了母亲,准备去用基地里面,唯一一台卡电话,给村里打电话。

    冬梅妈觉得,打电话很浪费钱。

    她跟在冬梅后面,劝说着冬梅:“冬梅啊,咱们能写信就写信,实在不行,发个电报也行啊,打电话多浪费钱。“

    冬梅走在前面,朝着灯光球场走着。

    她告诉母亲说:“写信多慢,等军化收到信,黄花菜都凉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一百个不愿意冬梅打电话,她说:“那给你弟发个电报也行啊,多省钱。“

    冬梅把卡拿在手里,仔细观察着说:“电报虽然快,可是不能直接对话,一时半会也说不清啊,你知道军化是个牛脾气,如果不耐心给他讲解,他还不一定来呢?“

    冬梅妈跟在后面,算着帐说:“这么远的距离,打电话一分钟估计得几毛钱吧,说上十分钟下来,就得几块钱,太浪费钱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没有你想的那么贵,听红霞说,卡电话没有那么贵。“

    很快,两人就来到了灯光球场。

    基地里面唯一的一台卡电话,位于灯光球场的最里面,靠近水泥台子的地方。

    等冬梅和母亲过去的时候,发现电话跟前正排着长队。

    冬梅和母亲一边排队,冬梅一边感叹,下午来这里打电话,真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下次,一定趁着中午,大家午休的时候,过来打电话,一定没人。

    两人排着队,大概等待了快两个小时之后,终于轮到了冬梅。

    冬梅从来没用过卡打电话,她在尝试失败了几次之后,终于央求后面的人帮忙,她才拨通了村子的电话。

    当电话那头传来“喂”的时候,冬梅高兴对母亲说:“妈,你快来听听,打通了。“

    只见,电话那边,传来了生硬的关中方言说:“喂,你好,哪位?“

    冬梅紧张的说道:“喂,你好,我是咱村子的尹冬梅,我找一下尹军化?“

    “哦,是冬梅啊,我是二叔,你还记得我吧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一愣,心说自己离开农村好多年了,村子里面,错综复杂的辈分和称呼,自己早就忘的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自己什么时候跑出来一个二叔,她跟本对不上号。

    但是她还是说:“哦,二叔啊,你好啊,我是冬梅,你帮忙给我找一下军化。“

    “哦,冬梅啊,我现在,在村委会上班呢,专门负责接电话,以后你有事了,就打这个电话就行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听到二叔话很多,她看着卡电话上,时间的流逝,对二叔说道:“哦,谢谢二叔,那啥,你要是不忙的话,先去给我把军化叫来吧,我有点事,找他呢。“

    二叔还准备和冬梅拉一会家常,听到冬梅在电话里面焦急的声音,便少说了几句话道:“哦,好哩,我现在就去给你叫去。“

    说着,二叔就把电话放到了桌子上,出门叫冬梅弟去了。

    冬梅在电话里面,听到二叔去叫人了,才松了口气,转头对母亲说:“妈,现在在村委会里面,负责接听电话的是我哪个二叔啊?“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就是你门分中,三哥他五妈的二爸的小儿子。“

    冬梅听的目瞪口呆,捋了半天辈分关系,也没有捋清楚。

    她胡乱的点点头说:“哦,原来是他啊。“

    说完,冬梅心说,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。

    冬梅妈站旁边,看着冬梅拿着电话不挂,便对她说:“冬梅,你二叔去叫你弟去了,还得一阵子呢,你先把电话挂了呗,不然多浪费电话费。“

    冬梅想想是,从村委会去家里,少说也得五分钟的路程。

    当冬梅刚准备挂电话的时候,她回头了一眼,不由的又把电话拿在了手里。

    只见,一会的功夫,冬梅和母亲的身后,又排了好一长串的人。

    冬梅妈见冬梅把电话拿在手里半天不挂,她好奇的说:“冬梅,还得好一阵子呢,咱先把电话挂了得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给母亲指了指后面的人说:“妈,咱今天要是把这电话挂了,后面这人,一个挨一个,咱又得等好长时间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看了看后面的人说:“你就先让你后面的人,先打电话呗,完了,咱们只排在他后面,等他打完电话了,估计你弟弟也到村委会了,咱们在拨过去,不就得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觉得妈妈说的也有道理,于是便挂了电话,让后面的人先打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的这一次谦让,足足谦让出了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后面这个小伙子,正在和女朋友热恋,而且是异地恋,两人煲起电话粥,简直没完没了,等的冬梅和冬梅妈眼睛发直。

    冬梅妈感觉不可思议的看着冬梅说:“冬梅,你说现在这年轻人,怎么这么不爱惜钱,这都快说了一个小时了,还不挂电话?“

    冬梅听着小伙子的甜言蜜语,对冬梅妈说:“人家谈恋爱呢,有情可原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不理解的说:“把那么多钱,花在打电话上,还不如把那钱拿着,给女孩子的母亲买点礼物,来的实在。“

    冬梅笑着对母亲说:“现在的年轻人,都流行自由恋爱,感情和婚姻,都是拿嘴谈出来的,并不是说父母让儿女嫁给谁,儿女就嫁给谁?“

    冬梅妈感觉不可思议的说:“光说

    废话,顶什么用,不去搞定女孩的父母,那也不成啊。

    冬梅说:“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,只要搞定了女孩本人,父母根本没办法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反驳说:“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,根本就不会幸福,等到他娃哭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,你妹妹春梅,不就是例子吗,全家人都不同意,就她一个人愿意闫宁,现在后悔了吧,已经两个孩子,还来得及吗?“

    想到春梅,冬梅无奈的摇摇头说:“怪,只能怪春梅太在乎男人的外面,不在乎男人的本事,不在乎男人的性格和脾气“

    冬梅的话还没有说完,男青年的电话,突然自动断线了。

    只见,男青年气愤的挂掉了电话,然后把卡,从电话机里面抽了出来说:“又没钱了,这卡里的钱,也太不耐用了吧。“

    说完,男青年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看到男青年走了,冬梅赶紧接过电话,插进了自己的卡,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终于把卡给打爆了,不然,咱还不得等到天黑了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再次拨通了村委会的电话。

    而冬梅妈则看着男青年远去的背影,心说,这孩子,简直就是个败家子,这么放肆的打电话,也太浪费钱了吧。

    冬梅好不容易拨通了村委会的电话,可是却从二叔口中得知,军化刚才来了,等了半天电话,又走了。

    冬梅很是无奈,继续麻烦二叔,再去叫一下军化。

    当二叔去叫军化的空隙,冬梅妈还是舍不得中间等待的这点电话费。

    她告诉冬梅说:“冬梅,等着也是等着,多浪费电话费,咱挂了,等你弟过来了,咱再打过去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回头,看到了排在他们身后的是一个时髦的女青年,冬梅咽了一口唾沫说:“妈,千万再不敢挂了电话了,你瞧后面的那个女孩,肯定又是个恋爱中的话痨,要是再让咱等上一个小时,不要说我了,估计接电话的二叔都奔溃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没有办法,只能默认冬梅手里拿着电话等待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只见电话那头传来了两个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军化,不是二叔玩你,你姐真的打电话找你。“

    “打电话找我,为什么我过来的时候,电话是挂的?“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,也许人家不小心挂掉了。“

    “要是再没人,二叔,你拿自行车,把我给送回去。“

    “肯定有人,你听听。“

    说着,二叔就把电话,递到了冬梅第的耳朵边上。

    冬梅赶紧说:“军化,喂,是你吗?“

    听到是姐姐的声音,冬梅弟态度好了一点说:“姐,你找我啊?“

    冬梅弟弟由于和老婆吵架,和母亲怄气,所以这段时间,心情很差,脾气也很差。

    冬梅说:“是啊,终于找到了你了啊。“

    “你找我,什么事情啊,妈在你那边好着吧。“

    “好着呢,其实这次找你,还是妈的主意。“

    “妈的主意,妈让你找我干什么?“

    “军化,事情是这样的,我和妈都觉得你呆在农村种地,简直浪费人才了,还不如出来闯一闯呢?“

    冬梅妈站在旁边补充说:“家里的地,就那么一点地,你爸爸和你老婆两个人,完全就种走了,你这个剩余劳动力,完全可以出来,干点别的,挣点大钱。“

    听到母亲的声音,冬梅弟说道:“出来闯一闯,难道让我,像大哥一样,去宝鸡卖水果吗?

    冬梅在电话里面说:“不是去宝鸡卖水果,而是来陕北卖饭。“

    听到卖饭,冬梅弟瞬间来了兴趣说:“我不喜欢吃水果,也不会卖水果,但是卖饭,我绝对有信心。“

    听到弟弟有意愿过来,冬梅告诉弟弟说:“我现在,在我家附近的这个农贸市场里面,早上卖稀饭,八宝粥,小笼包子,中午卖油泼面,效益还不错,如果你也想过来卖饭的话,那么你就过来,我出钱给你买设备,给你找摊位。“

    听着姐姐的建议,冬梅弟心潮澎湃,很感兴趣的说:“从关中到陕北,怎么坐车,要多久才能到,我过来拿多少钱,一个人行吗?“

    冬梅把过来陕北的方式,时间等等都告诉了弟弟。

    但是她强调道:“卖吃食这个东西,看似简单,但是非常繁琐和累人,你最好和你老婆一起过来,不然我怕你一个人卖饭,忙不过啦。“

    冬梅弟觉得姐姐的建议有道理,但是想到要带着老婆晁樱一起来,他的心里,还是打起了退堂鼓。

    而站在旁边的母亲,听到冬梅建议儿子和儿媳妇一起来,冬梅妈当即反对的说:“冬梅,千万不要让晁樱过来,那个女人懒的出奇,我看她过来后,不仅不帮忙军化做饭,而且还要让军化伺候她呢,我看就军化一个人过来的好。“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冬梅弟,听到母亲的话后,很是不高兴。

    他知道母亲和晁樱有矛盾,可是就算有矛盾,也不能仅让自己一个人来,把老婆撇在家里吧?

    在军化心里,当他看到大哥的成功后,他也很想效仿大哥,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进城,像大哥一样,在城里面搞个小生意,让家人过上城里人的生活,让孩子们享受更好的教育。

    可是,面对母亲的话,冬梅弟本来就倔强的脾气,一下子上来了,他冲着电话说:“姐,我妈是不是不让晁樱跟我一起进城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看着旁边的母亲说:“妈,你少说几句话,你说的话,军化全部听见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在旁边继续说:“听见了,就听见了,我说的是实话啊,她在家里面的时候,就懒的出奇,不仅不下地干活,而且给孩子连饭都不做,整天就像个娘娘一样,往火炕上一坐,电视一打开,然后就度过一整天,靠着军化一个人劳动,我还怕把我的儿子累死。“

    冬梅弟听到了母亲的话,脾气再次爆发,他说:“晁樱又不是不想劳动,她的结扎手术没有做好,烙下了病根“

    “什么结扎烙下的病根,计划生育,村里那么多妇女都去做了,不照样在地里干活干的热火朝天,就晁樱整天呆在家里,我看她就是装出来的。“

    “装,只能装一时,难道她装的了一世吗?“

    “她要不是装的,你找我来

    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和冬梅弟吵的火爆,冬梅根本插不上嘴。

    她把电话拿在手里面,听着两人的对话,一时半会儿,竟然无言以对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