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03章 冬梅的超强竞争力

正文 第203章 冬梅的超强竞争力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(630bookla),最快更新风是叶的涟漪最新章节!

    自从有冬梅妈开始帮冬梅卖饭后,冬梅就更加的如虎添翼了。

    很快,农贸市场里面第二家摊位,卖小笼包子的白脸婆姨,就举步维艰了。

    冬梅每天都能卖出去几十笼的包子,而白脸婆姨却只能卖出去几笼的包子。

    由于冬梅的包子又好吃,又漂亮,而且冬梅本人不仅干净,热情,而且人也白净,所以她的食客络绎,不绝小笼包子也卖的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而白脸婆姨的小笼包子则卖不动,不仅门可罗雀,而且就连她的八宝粥,也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坚持了一段时间之后,白脸婆姨终于选择了退出,从农贸市场消失。

    她完全被冬梅给淘汰了,打败了,消灭了。

    农贸市场里面,尤其是卖饭的摊位,绝对是个弱肉强食的地方。

    卖饭好的人,永远生意好,而卖饭差的人,怎么努力也翻身不了。

    白脸婆姨也是在看到,无法和冬梅进行竞争之后,便主动选择了离开这里,去开辟新的市场。

    只见,今天的早晨,格外干冷,在第一家卖肉夹馍的红脸婆姨和卖小笼包子的冬梅之间,突然空出了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冬梅和谭嫂同时发现了白脸婆姨没有来。

    谭嫂非常确定的对冬梅说:“冬梅啊,你看到了没有,那个卖小笼包子的白脸婆姨,今天没来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着空位置说:“她平时天天出摊的,基本不休息,是不是她今天病了,所以没有来出摊。“

    谭嫂摇摇头说:“不对,她肯定不干了。“

    “不干了,不会吧?“冬梅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谭嫂肯定的说:“我之前就听说,白脸婆姨不准备在这里弄了,今天她果然搬走了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不敢相信的说:“不会吧,我见她,昨天还笑脸盈盈,怎么今天说走就走了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肯定是利润不行了,不然,她也不会走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虽然她的包子卖不动了,但是还有小米稀饭,八宝粥,碗托,子长煎饼等等呢。

    谭嫂说:“小笼包子是主业,如果这个卖不上钱,其他的卖的好也不行。“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说:“当初,我决定来这里卖包子的时候,也没想着把她给逼走,哎,人家靠着卖包子,养活一家四口人,咱们只是想靠着卖包子,成就一份事业,就这样把人家给逼走了,是不是不太厚道啊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有什么不厚道的,市场就是个无形的杠杆,你弱她就强,你强她就弱,你的包子卖的好,能把她给淘汰了,那是你的本事,同时,也是一种优胜劣汰的市场规律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这市场的规律,也太残酷了啊,去年的时候,虽然我的包子卖的也好,但是她还可以继续下去,至少还有盈利,可是今年,自从我妈妈过来帮忙后,她的包子生意,明显就不行了啊,咱也不想将她给逼走,也是无奈啊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冬梅,你和你妈妈一起卖饭,真是的母女同心,其利断金,肯定干一行,淘汰一行。不行,你插足皱皱脸的汉中热米皮,把那个臭娘们给挤走算了。“

    皱皱脸在开春之后,推出了自己老家的特产,汉中热米皮,才算是扭亏为盈,稳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不然,她肯定也会像白脸婆姨一样,被市场的规律给残酷的淘汰。

    冬梅看了看不远处,正在手忙脚乱的,做着热米皮的皱皱脸,然后对谭嫂说:“热米皮这东西,我还真不会做啊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只要你学,你肯定能行,搞定她没有一点问题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的没错,如果冬梅下定决心学的话,以冬梅的天赋和研发能力,掌握汉中热米皮的做法,还是没有一点问题的。

    但是,眼看着自己,已经挤走了一家,要是再挤走一家的话,那冬梅真的于心不忍。

    谭嫂看到冬梅不说话,她说道:“我现在,主要是一个人在战斗,不然我肯定做汉中热米皮,把皱皱脸给淘汰掉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莲虹呢,她不是一直在给你帮工吗?“

    谭嫂小声说道:“莲虹怀上了,好要又不想要,小产去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点点头,心说,既然怀上了,那就要呗,好坏是个生命,打掉了多可惜。

    冬梅为了确定白脸婆姨真的走了,她询问卖肉夹馍的红脸婆姨,说:“李嫂,我旁边的这个卖小笼包子的白脸婆姨,哪里去了,真的不干了吗?“

    红脸婆姨看到冬梅过来了,她忙把自己烤的饼子和肉盖住,生怕冬梅学走个一招半式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说:“白脸婆姨选择在你的旁边,和你这个大魔王,卖一样的吃食,简直就是自取灭亡,我之前就告诉过她,如果不创新,如果不推出新的吃食,那么肯定被你给淘汰,可是,白脸婆姨她不相信我,非要打败你,这下可好了,不仅没有打败你,反倒把自己给打败了,灰溜溜的走了……“

    听到白脸婆姨真的走了,冬梅叹了口气说:“李嫂,说实话,我真的没想挤走她,毕竟她是吃这碗饭的,我砸了人家的饭碗,对自己也没啥好处啊。“

    看到冬梅走到了自己跟前,卖肉夹馍的红脸婆姨,吓的说:“冬梅,你可别偷学我卖肉夹馍的技艺,如果你涉足肉夹馍这一行的话,我的日子估计也不好过了,总有一天,我也会像白脸婆姨一样,被你给挤走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倒吸了一口凉气说:“大家都是女人,既然能来这个农贸市场,整天风吹日晒,汗流浃背,付出这么多,肯定也是为了家庭,为了孩子,为了自己,我冬梅也一样,我没想着参合谁的生意,也没有恶意的想把谁给挤出去,我只是做好我的工作,力求把它做到完美和精致而已……“

    冬梅回到自己的摊位前,心情很是低落。

    她想,如果早知道白脸婆姨要走的话,自己还不如减少小笼包子的出货量,给她留条生路呢?

    旁边的谭嫂似乎看出来了冬梅心中的顾虑,她劝说冬梅道:“冬梅,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女人,但是,如果你不挤走白脸婆姨,白脸婆姨就要挤走你,你忘记她之前说的话了吗,她发誓一定要赢了你,可是现在呢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好吧!“

    谭嫂说:“冬梅,

    ,你不是说好事中有个坏事,坏事中有个好事吗,说不定你挤走了白脸婆姨,树挪死,人挪活,白脸婆姨告别了这里的亏损,换个地方,还可以大展宏图,开辟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呢?“

    俺嫂的话,让冬梅的心里好受了一点。

    可是,接下来的日子,冬梅依旧以强大的实力,于无形中,逼迫着农贸市场最后一排,卖面食的赵岩波妈妈退出。

    由于冬梅卖的麻食,刀削面,臊子面,炒面,直接和赵岩波妈妈卖的面食重合,所以两人不知不觉的展开了竞争。

    冬梅本来就做的一手好面,再加上她在母亲的指导下,不断地提高面食的质量,导致赵岩波妈妈,慢慢的开始招架不住。

    只见,每到中午的时候,凡是喜欢吃面食的食客,都会聚集在冬梅的摊点前。

    而赵岩波妈妈的摊点,则客人少之又少,除非冬梅忙不过来,或者客人等待的时间过长,他们才会去赵岩波妈妈那里吃面。

    感受到严重危机的赵岩波妈妈,实在扛不下去了,她竟然主动过来找冬梅谈心。

    中午,当冬梅卖完了几乎所有,准备好的面食,高兴的数着钱的时候,赵岩波妈妈领着赵岩波,一人端着一大盆的面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谭嫂看到赵岩波妈妈过来了,马上给冬梅使了个眼色说:“冬梅,有人过来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有人过来了,冬梅条件反射般的说:“不好意思,面已经卖完了,欢迎下次光临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完话后,竟然没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冬梅一愣,抬起头来,看到赵岩波妈妈,带着儿子赵岩波,抱着两大盆的面,呆呆的站在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冬梅咽了一口唾沫说:“赵姐,您这是?“

    赵岩波妈妈突然哭了出来说:“我家男人没本事,在钻井队工作一年,回来的时候,钱还被同事打牌全部赢走,如果我不做生意的话,赵岩波和他姐姐就得饿死……“

    冬梅听着赵岩波妈妈的哭诉,无言以对的说:“那你就好好的做生意啊,然后让孩子他爸爸少玩牌就是了啊。“

    赵岩波妈妈擦拭着眼泪说:“孩子他爸在钻井队,一年四季,都回不了几次家,我根本管不了,所以我只能把我的生意做好,可是……“

    说着,赵岩波妈妈就把两大盆面,放到了冬梅面前,痛哭流涕的说:“自从你开始卖麻食,刀削面,炒面,臊子面之后,我的这些面,就卖的一天不如一天,现在,我的面根本就卖不出去几碗了,如果再这样下去,我肯定和白脸婆姨一样,得回家,得离开,可是白脸婆姨可以去其他地方发展,而我家就在这里,我还要照顾孩子上学,我没地方去啊……“

    说着,赵岩波妈妈就一把鼻涕,一把泪的哭泣。

    听了赵岩波妈妈的哭诉,冬梅终于明白了缘由。

    原来是她的面卖的太好了,直接导致赵岩波妈妈的面卖不出去。

    冬梅再次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。

    她给赵岩波妈妈解释说:“赵姐,我确实没有想挤走你的意思,而且我每天中午准备的面食又不多,就那么一点点,卖完了,我也不做新的……“

    冬梅地话还没有说完,赵岩波妈妈就打断了冬梅的话说:“虽然你准备的面不多,可是每天中午吃面的人,也就那么一点点,全部都是陕甘宁的工人,而你又是关中人,大家都知道关中人面食做的好,比我们河南人做的好,所以大家都去你那里吃,即使你没有了,也不去我那里吃……“

    冬梅无言以对,她看着赵岩波妈妈说:“那你想让我怎么办?“

    赵岩波妈妈抚摸着儿子的头说:“只要你能把你准备的面,卖给我一点,并且连秘方一起卖给我,不要让我倒闭就行。“

    说着,赵岩波妈妈止住了哭泣,两只眼睛囧囧有神的看着冬梅。

    旁边正忙着收拾东西的谭嫂,听到赵岩波妈妈的话,马上站了出来说:“赵妹,我见过不要脸的人,还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,做饭的秘方,是人家潜心研究出来的,你说要就要啊。“

    谭嫂说的赵岩波妈妈很不好意思,她干脆坐了下来,用袖子遮挡住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冬梅长舒了一口气,看着赵岩波妈妈说:“其实,我做面,真的没有什么秘方和办法,我就是凭着感觉,感觉这么做了对,我就这么做,感觉不对,我就不做。“

    赵岩波妈妈不相信的说:“那你的面,为什么卖的这么好,而我的面却卖不动?“

    冬梅被子问的哑口无言,她不知道该这么解释,想了半天,她说:“赵姐,你听过邯郸学步吗,你有你的走路姿势,我有我的走路姿势,也许你的走路姿势漂亮,我的走路姿势不漂亮,可是只要我们都坚持自己的走路姿势,而且一直坚持下去,肯定能成为一种风格,只要成为一种风格,就会成为美,而你却放弃自己的风格,过来学我的风格,到最后学个四不像,那多得不偿失的啊?“

    赵岩波妈妈被冬梅辩驳的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她看到从冬梅这里,要秘方已经不可能了,于是哭着,领着自己的儿子,回去收拾东西了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赵岩波妈妈远去的背影,突然想到了之前,刚走不久的白脸婆姨。

    听说她在新地方混的并不好,如果赵岩波妈妈再被自己给挤走,那么自己岂不是成为了众矢之的了?

    与其把大家一个个的竞争走,还不如做些自我舍弃算了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,忍痛割爱,只要自己所卖的面食里面,有和赵岩波妈妈重合的面食,自己一律下架,不卖。

    下架到最后,冬梅的面食,便变成了两种,一种是油泼拉条子,一种是油泼扯面。

    当冬梅下架了不少面食之后,原本已经准备回家的赵岩波妈妈,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意好了起立,什么麻食,刀削面,臊子面,都卖的好的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刚开始,她以为是自己的手艺进步了,所以生意才会好起来,可是直到她听到桌子上食客的对话,她才明白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个卖小笼包子的女人,怎么现在,才卖两种面啊,那么好吃的麻食,刀削面,臊子面,竟然在她那里吃不上了,真是可惜啊。“

    “是啊,没有办法,既然她那里没有了,那我们就来这家凑合着吃算了,虽然没有

    卖小笼包子的那家好吃,但是不好吃,总比没有的吃强吧。“

    “就是,算了,算了,将就一下得了。“看清爽的小说就到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