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01章 百事孝为先

正文 第201章 百事孝为先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过完年,冬梅卫国一家四口,就带着冬梅妈,来到了钻一基地家属大院。

    冬梅妈年轻的时候,跟着冬梅爸,去过贵州,青海,西藏。

    可自从二十几岁以后,回到了农村,就再也没有进过城。

    这次来陕北,算是冬梅妈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出远门,所以她很兴奋,沿途都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可是,一进入陕北,沿途的荒凉和贫瘠,还是深深的震撼了冬梅妈。

    黄土高原,和关中的八百里秦川相比,完全是两种概念。

    陕北的千沟万壑,关中的一马平川,陕北的酷寒,关中的温暖,陕北的高原,关中的平原……

    随着大巴车的一路北上,冬梅妈的心情逐渐由兴奋变的低落,由希望变成失望。

    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女儿和女婿生活的地方,自然环境竟然如此恶劣,甚至连关中农村的一半都不如。

    冬梅妈看着漫山遍野开垦的梯田,以及被砍伐的光秃秃的大山,不由的发出了感慨,这个地方,不仅气温低,而且更是无法灌溉,庄稼怎么能丰收?

    冬梅告诉母亲,这里虽然种不了小麦,但是可以种小米,高粱,土豆……

    另外,这里虽然荒芜,贫瘠,但是地下却有资源,什么石油,煤炭,天然气等等储。

    长途汽车跑了整整一天,终于在天黑的时候,一家人抵达了基地家属院。

    冬梅妈下了车,看着眼前的基地院子,感叹道:“原来你们说的城里,就是住在这里啊。

    冬梅提着春梅给自己带的玉米和苹果,走前面前说:“是啊,我们在这里,都住了快五年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在后面领着两个孩子说:“这里,没有你们以前住的新疆和陇东好吧?“

    卫国提着大姐给他带的面粉和辣椒面,说:“从老家出来快十年了,这个钻一基地,算是我和冬梅,住过的最好的地方呢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不可思议的说:“这个地方,前面是山,后面还是山,竟然是你们住过的最好地方,难道就没有像咱们关中一样,一望无垠,平平坦坦的地方吗?“

    卫国笑着说:“在新疆的时候,住的地方倒是很平,可是那里是戈壁滩啊,不仅看不到绿色,更看不到什么生命,还不如这里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在旁边说:“这个地方叫做川道,是由一条河,从两座山中间,给冲出来的一块比较平的地方,而这个基地家属院,就是依山而建,靠河而存的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摇摇头,爬了着眼前的大坡,累的气喘吁吁说:“真是不容易,你们单位,能把基地建设在这么贫瘠和荒凉的地方,真是不容易啊。“

    爬完大坡,正式的进入基地之后,冬梅妈才眼前一亮,突然有种世外桃源般的感觉,她说:“你们单位建设不错啊,这里面,竟是些高楼大厦,你瞧这路灯亮的,烟囱高的,水塔大的,就连垃圾桶,也是崭新……“

    很快,一家五口人,就抵达了冬梅卫国,所在的干部楼。

    冬梅妈一眼就看出来了干部楼和旁边几栋楼的区别,她好奇的说:“为什么,这栋楼比旁边的楼要新,要大?“

    冬梅解释说:“这个楼是干部楼,而旁边的楼是博科楼和一般的楼房,当然没有干部楼好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给卫国竖起了大拇指说:“卫国真有本事,这么年轻,就让你和孩子,住上了干部楼,厉害啊。“

    进了家门之后,冬梅妈更是感叹,冬梅的家里,简直太好,太豪华了,不仅温暖如春,而且还有阳台和卫生间,最主要的是,房子里面很是干净,几乎到了一尘不染的地步。

    她走进去,都有单舍不得下脚。

    冬梅妈从来没有坐过沙发,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被闪了一下,赶忙站了起来说:“你们城里的凳子,怎么这么软啊,我差点都陷下去。“

    冬梅给母亲解释,那是沙发,柔软舒服,可以久坐,不像板凳,坐的时间长了,屁股疼。

    冬梅妈走进卫生间,惊奇的看着马桶,说:“你们城里人上厕所,都坐着上,不蹲着上厕所吗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普通楼房,和办公大楼里面,都是顿式厕所,只有干部楼是马桶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看着干净洁白的马桶,很是震撼,她没有想到,城市里面,竟然连上厕所的地方都这么干净,真是让人连个厕所,都不敢上了。

    观察完了马桶,冬梅妈又把注意力,集中在了浴盆和沐浴器上面。

    冬梅妈干脆直接坐进了浴缸里面,她感觉,这里面简直可以当床睡。

    她再看看头顶上的淋浴,猜测的对冬梅说:“冬梅啊,你们城里人真会享受,一边洗澡,一边在这个大缸里面睡觉。“

    冬梅差点笑岔气说:“不淋浴,这个浴缸就是用来泡澡的,先把热水冷水调好,将浴缸里面放满,然后就躺在里面泡澡了,等把身上的泥,泡的差不多了,然后再往下挫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恍然大悟,她从浴缸里面出来后,说:“怪不得你们城里人天天洗澡,还是条件允许啊,这房子里面有暖气,卫生间里面有浴缸,洗澡对你们来说,就是一种享受啊,可是在农村,大冬天里,不仅要自己烧水,而且还没有地方保温,洗个澡,简直就是受罪啊,所以洗澡的人少,大家都脏。“

    冬梅一边给妈妈放洗澡水,一边说:“妈,你要是不累的话,今天晚上,就洗个澡,舒服一下呗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赶紧摇摇头说:“我都快一年,没有洗澡了,还是你们先洗吧,要是我先洗了,把这一缸水洗的脏的,你们怎么用啊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笑着给母亲解释说:“这浴缸里面的水,又不是反复使用,我们洗一个人,就放一缸水,完了把水放掉,在放热水和凉水,洗下一个就得了。“

    听到好好一缸的热水,只洗一个人,冬梅妈瞪着大眼睛说:“这么一大缸的热水,才洗一个人,就这么白白倒掉,太可惜了吧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那可不,不然,洗澡水反复使用,多脏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摇摇头说:“你们这里热水还是多,农村里面,烧一壶热水不容易,大家早上洗脸的时候,一个人洗了,另外一个人再洗,直到把水洗的冰凉才倒掉。“

    冬梅给母亲把热水放好后,感受着水温说:“农村毕竟不

    方便嘛,要是在城里,一缸洗澡水,反复使用,不仅不卫生,而且会被人给笑掉大牙。“

    安顿好之后,冬梅和卫国把涛涛的房子,给彻底腾了出来,让冬梅妈住进了涛涛的房子,而涛涛则被安排住进了阳台。

    阳台里面虽然空间不大,但是和房子里面一样温暖,对于涛涛来说,并没有什么不方便的。

    冬梅妈和冬梅一样,是个非常麻利的人,她三下五除二的,就把自己的新房间,给收拾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面对干净的床单被罩,冬梅妈实在不忍心就这么睡下去,她主动提出要去洗澡。

    冬梅听到妈妈要去洗澡,她很是高兴,将妈妈带入卫生间后,帮妈妈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澡。

    洗完澡,冬梅妈感觉浑身轻松,舒服,而且有种怡然自得的感觉。

    冬梅给母亲脸上抹着擦脸油说:“妈,感觉怎么样啊,舒服不舒服?“

    冬梅妈喝了整整一杯水,用白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说:“哎呀,从来没有洗过这么舒服的澡,之前你说,你们城里人天天洗澡,我还不信,心说,天天洗澡,那该多麻烦,多累人啊,现在,我知道了,这洗澡,完全不是受罪,而是一种享受啊。“

    说完,冬梅妈笑的乐呵呵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母亲很高心,并且也很享受,她说:“妈,以后我天天给你洗澡,给你搓背,给你揉肩膀……“

    冬梅妈赶紧摆摆手说:“今天之所以让你给我洗澡,是我不会用你们家的这些洋玩意儿,现在,我全部学会用了,以后我自己洗就行了,要是天天让你给我洗,那还不麻烦死你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着母亲,笑着说:“古有王祥卧冰求鲤,现在的我,给妈妈洗个澡,不算啥啊!“

    母亲看着孝顺的女儿,高兴的说:“你弟弟要是有你的一半孝顺,就好了,他真的该像你这个姐姐,好好学学。“

    冬梅替弟弟说着话道:“军化现在还不到三十嘛,太年轻,等再长两年,知道人生的艰苦和生活的不易了,自然就孝顺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希望是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给妈妈擦完油之后,又给母亲把头发,擦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接着,她又蹲了下来,看着母亲脚后跟上面裂开的口子,从旁边拿来了一种油性很大的油,给妈妈的脚上擦着油说:“妈,你的脚是怎么了,怎么全部裂开了啊,疼不疼?“

    冬梅妈哈哈一笑说:“庄稼人嘛,天天在地里干活,难免土钻进鞋里,再加上洗脚的次数又少,脚上裂口子,很正常。“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说:“妈,以后冬天,你别穿布鞋了,我给你买双旅游鞋,脚就不会裂口子了。

    冬梅妈听过布鞋,皮鞋,凉鞋,拖鞋,可是就是没有听过旅游鞋。

    她纳闷的说:“旅游鞋,是不是穿上那个鞋了,就必须出去旅游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哈哈大笑说:“旅游鞋,是这几年才新兴起来的一种鞋子,穿着不仅暖和,舒服,而且还不磨脚,能走长路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问道:“一双旅游鞋,多少钱啊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一百多块钱吧。“

    听到一双鞋就要一百多块钱,冬梅妈吓的说:“一双鞋,顶咱们吃半年来粮食了,谁没有傻吧,穿那么贵的鞋,千万别给我买,打死我也不穿,我还是穿我的老布鞋。“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,给母亲脚上擦完油之后,又帮着母亲剪脚趾甲。

    她看着母亲脚上的脚趾甲很长,便拿着指甲剪,一边剪,一边说:“妈,你脚上的指甲都这么长了,你也不剪剪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慈祥的看着冬梅说:“老了,不仅眼睛看不清楚,就连胳膊也硬的够不着脚趾甲,就不剪了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仔细的给母亲剪着脚趾甲说:“不剪脚趾甲怎么行,难受的怎么受的了?“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都几年没剪过了,就等着脚趾甲长到一定地步,走着走着,它自己就断了。

    冬梅头上滴下了冷汗,说:“那把人还要难受死啊,你剪不了,难道军化不能帮你剪吗?

    提到冬梅弟,冬梅妈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,说:“别提了,媳妇越来越不像话,他也跟着越来越不像话,不要说给我剪脚趾甲了,我就是让他给我拿个东西,他都要用眼睛瞪我。

    听到弟弟的恶劣行迹,冬梅生气的说:“他就好好不要对老人孝顺,等他老了之后,等着尹青和尹刚,去孝顺他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没有说话,只是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母亲失望的样子,她说:“凡是儿女对父母孝顺了,那么等自己老了,自己的儿女,才能对自己孝顺,对父母不孝顺的人,儿女也会学着样子,对自己的父母不孝顺,如果一个人对自己的父母,都不孝顺,还能指望着他有什么担当,有什么责任呢?“

    冬梅妈抚摸着冬梅的头,眼睛里面充满爱的看着冬梅说:“冬梅啊,你不光要对我这个亲娘如此孝顺,你也要对卫国的父母,一样如此孝顺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愣了一下,心里隐约的感觉到,自己好像没有办法做到,对卫国的父母,如对自己的父母一样孝顺。

    想完,冬梅在心里告诉自己,虽然卫国妈,在自己年轻的时候,对自己很恶劣,很不好,甚至自己在她面前,没少受气。

    可是,那毕竟是快二十年前的事情了,现在的卫国妈,也老了,已经从一个很强势的女人,变成了一个柔弱的老人,自己是不是该放下以前恩怨,重新来对老人了?

    试试吧,如果自己可以对她好,那么自己,就对卫国妈,像对自己的母亲一样的好吧。

    冬梅妈看到冬梅点了点头,她高兴的说:“做儿媳妇的,只有对公公婆婆好了,将来才能幸福,将来自己才能安度晚年,将来自己才能儿孙满堂……“

    冬梅听着母亲的话,默默的点着头。

    而站在旁边的卫国,看着眼前的一幕,心想,什么时候,自己的父亲,能过来家里,自己也能像冬梅一样,给父亲尽一会孝,帮他洗洗澡,给他刮刮胡子,剪剪脚指甲,那该是多美好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样,自己这个当儿子的,便没有辜负父母,对自己的付出和牺牲。

    想完,卫国告诉自己,等到了夏天,无论如何,也要把父亲接到单位来,让辛苦

    了一辈子,节省了一辈子的老父亲,也享受享受,城里人的舒适的生活。

    那样,自己这个做儿子的,才能问心无愧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