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200章 金婚的默契

正文 第200章 金婚的默契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卫国看到冬梅弟回来了,赶忙给冬梅使了个眼色说:“你弟弟回来了,还不赶紧过去调节去?“

    冬梅转头,看到了走进来的弟弟,便冲着他说:“军化,你回来了啊?“

    冬梅弟抬头,冷漠的看了一眼冬梅说:“嗯,刚干完活,姐,姐夫,你们从陕北回来了啊!

    问完,冬梅弟便低着头,走进了房间,啃都不啃一声。

    冬梅和卫国很是尴尬,心说,这个军化,今天是怎么了,平时的热热情似火,哪里去了,冷的让人感觉被泼了凉水。

    冬梅妈看到冬梅弟,没有礼貌的走了进去,生气的说:“这个家伙,真是太没有礼貌了,你姐和卫国大老远的回来,都不知道坐着,和他们聊会天。“

    冬梅拉着母亲的手说:“算了,年轻人嘛,脾气执拗一点很正常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摇摇头说:“正常什么,他自从和老婆冷战之后,现在简直六亲不认,见了我都恨的翻白眼,真是娶了媳妇,忘了娘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很是诧异,心说,军化作为家里面最小的孩子,小时候没少得到父母的特殊宠爱,怎么长大了,不仅不知道回报父母的爱,反而还让父母难堪呢?

    冬梅说:“军化对你翻白眼,对我爸爸呢?“

    冬梅妈摇摇头说:“你爸爸是老红军,老战士,现在每个月,还有一百块钱的补助金,他那里敢得罪你爸爸,不然他小子,连给孩子上学的钱都没有。“

    闻言,站在旁边的卫国,皱起了眉头说:“军化他不敢在爸跟前发脾气,就敢在你跟前发脾气啊?“

    冬梅妈无奈的说:“那可不,我把孩子给他们带大了,现在老了,干不动地里的活了,爱生病了,他媳妇就嫌弃我,这小子也跟着嫌弃我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很是生气,真想冲进去跟弟弟理论,可是一想,如果现在,自己和他吵了,不仅起不到作用,而且还可能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干脆直接对母亲说:“妈,如果你在家里呆的不舒心了,你就跟我去城里吧。

    听到去城里,冬梅妈直接拒绝说:“我这个老太婆,呆在农村都遭人嫌弃,还敢去城里,非被你们给撵出来不可。“

    冬梅安慰妈妈说:“我们城里人,可比农村人素质高多了,至少知道知恩图报……“

    冬梅地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见屋子里面,传出来了军化的声音说:“才出去几年,你就忘本了,难道你不知道,你也是农民的女儿吗,还装什么城里人?“

    听到弟弟的说辞,冬梅直接反驳说:“军化,有本事你出来给我说,每个人的祖上,往前推三代,都是农民,我并没有看不农民,我只是说某些农民,素质很差……“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冬梅妈,听到冬梅弟,在房子里面嚷嚷,便直接怼他说:“你姐姐早就把户口买了,她现在是城市户口,商品粮,早就不是农村户口,早就不是农民了,你醒醒吧……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弟在屋子里面不啃声了。

    卫国在旁边,也很是气愤,他说:“妈,竟然军化和媳妇不欢迎你,那你就跟着我和冬梅进城住算了,也别在家和他们淘气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死活不去城里,她说:“我都马上快六十的人了,又老又脏,身上还有跳蚤,去你们城里,那么干净,那么卫生的单元房,不是给你们添乱嘛。“

    冬梅在旁边说:“谁不是从农村,带着身上的跳蚤,进城的,家里有浴缸,没事多泡泡,不就把跳蚤给洗掉了,而且家里有暖气,钢丝床,又不是土炕,只要勤洗澡,身上干干净净,不要说跳蚤了,就是黑泥都没有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打消了自己不讲卫生的顾虑,可是她又说:“妈知道,你现在卖饺子,卫国上班走了,你还要照顾孩子,我这一去,不是给你添乱嘛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妈,我现在不卖饺子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妈惊奇的说:“不卖饺子了,那你就呆家里当家庭主妇了?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卖包子。”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那还不是一样嘛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怎么能一样呢,以前,我在博科楼南边,一天只工作三个小时,现在,我在农贸市场卖包子,一天要工作八个小时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说:“你这么忙,那我更不能去了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卫国上班走了,就我一个人在家,又是做生意,又是带孩子,根本忙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既然忙不过来,那你还叫我去,给你添乱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不是给我添乱,你去了之后,既恩能帮我照顾孩子,还能帮忙我的生意,简直一举两得,一石二鸟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给冬梅帮忙,冬梅妈顿时来了兴趣,说:“要是去你那里,白吃白住,我可不去,如果给你帮忙带孩子,做生意,那我还可以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卫国说:“妈,你就别考虑了,等过了年,就跟我们走呗,完了,我们还给你开工资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开工资,冬梅妈愣了一下说:“我给我女儿,帮忙做生意,这么天经地义的事情,你们还给我开工资?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“是啊,以前我雇佣了单位一个妇女,一天只工作半天,都给人家开十块钱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瞪大了眼睛,感觉不可思议的说:“半天就能赚十块钱啊,这钱也太好赚了吧。”

    卫国说:“现在,城里都普遍长工资呢,这钱不算多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我去给你们帮忙可以,但是一天还赚我女儿和女婿的钱,这个不太好吧。”

    卫国听到丈母娘有去的意思了,赶忙说:“这有什么不好,人家外国人,夫妻两人在一起生活,还aa制呢,你给冬梅帮忙,冬梅给你发工资,天经地义,理所当然啊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顿了顿,想了想,突然说到:“与其在家里,天天和儿媳妇怄气,还不如跟着你们去城里工作呢。

    我这个老太婆,在农村忙活一辈子了,从来没有赚过多少钱,现在老了老了,竟然还能赚大钱了,这样吧,过了年,我就跟着你们进城去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妈高兴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冬梅听到母亲愿意跟着自己进城后,很是高兴的说:“太好了,妈妈,你去了之后,能帮上忙,就帮,帮不上忙了,就坐家里休息,我工资给你照发。”

    <b

    r />  冬梅妈说:“做生意再累,有在地里劳动累嘛?不要小看我快六十了,身体结实着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冬梅妈就去井边,绞了两大桶水上来,以证明自己还年轻,有力气。

    这时,冬梅爸抗着锄头从地里回来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女儿女婿,还有两个外孙之后,高兴的笑的合不拢嘴,说:“每年的这个时候,都能等到你们回来,真是高兴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到父亲身体很是硬朗,便高兴的趴到爸爸耳朵跟前说:“爸,你身体好着吧,我看你这身体,活到一百岁没问题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爸听了个一知半解说:“我又不是乌龟,哪里能活到一千岁呢,活到九十岁就很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卫国上前,给岳父竖起大拇指说:“爸,您天天在地里劳动,就等于是天天在锻炼身体,血液循环好,活一百岁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冬梅爸再次摆摆手说:“活不到一千岁,怎么可能过到一千岁呢,就是乾隆皇帝,也才活了八十几岁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和卫国互相看了看,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冬梅妈在旁边,看着冬梅爸不停的把儿女的话听错,气的说:“你这个死老头子,以前在村里当队长的时候,比谁都聪明,现在真是越老越糊涂了,耳朵聋就不说了吧,还把一百岁给听城一千岁,儿女又没傻,怎么会祝福你活一千岁呢,真是老糊涂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冬梅妈一连串的话,冬梅爸基本没有听懂。

    他只是一个劲的笑。

    而冬梅给爸爸掏出了,带过来的礼物说:“爸,你喜欢抽烟,这是卫国送给你的烟,哈德门,可是好烟呢。”

    卫国爸看着那些包装的很精致的烟说:“这么好的烟,花那钱干什么,我老了,就抽点老汉烟就行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卫国不抽烟,这烟都是他的徒弟,同事们送给他的,不要钱,你就拿着抽吧。

    冬梅爸终于接住了烟,说:“卫国捡的烟,哪里能捡到这么好的烟啊?“

    知道父亲又听错了,冬梅和卫国也没有啃声。

    接着,卫国又从包里面拿出来了茶叶,送给岳父说:“爸,这是孝敬你的茶叶,您没事了,就熬着喝。“

    冬梅爸接过茶叶,随便捏了一点放到嘴里,尝了尝说:“这个茶叶是好茶啊,味道就不一样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你喜欢喝茶,我每年回来的时候,都给您带。“

    冬梅爸说:“可千万在别给我买一袋子,一盒子我都喝不完了,还敢买一袋子,千万别。

    卫国和冬梅都咽了一口唾沫,心说,爸爸的这个耳聋,真是越来越严重了啊,已经到了无法沟通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时,冬梅妈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她突然忧心忡忡的看了看冬梅爸,然后对冬梅说:“我走了之后,万一,军化和媳妇与你爸爸分家,我不在了,谁给你爸爸做饭啊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妈妈走了,爸爸吃饭怎么办啊?

    正当冬梅和卫国发愁的时候,冬梅爸突然来了一句说:“你们放心的走吧,我每个月还有一百块的补助呢,他们不给我做饭了,我去村里的食堂吃饭去。“

    平常,只要冬梅爸发了补助,都是把钱给小儿子,用来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现在,一旦冬梅妈走了,只要分家,他就准备一分钱不给小儿子。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一下子放心了,说:“这也是个好办法,既然你能舍得去食堂吃饭,那么我也就放心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爸说:“你就放心的去吧,我一个在家好着呢。“

    当冬梅和卫国,听到耳聋很严重的冬梅爸,竟然可以和冬梅妈对话的时候,不由的吃了一惊,心说,我们两个说话这么大声,而且还是在他的耳朵边上说话,他都听不清楚,我妈说话声音又小,而且还距离那么远,我爸竟然听的那么清楚,真是的夫妻生活了一辈子,彼此之间,已经形成了默契了啊,看口型就能猜出对方的话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