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99章 难起的床

正文 第199章 难起的床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第二天,冬梅故意不起床,跟个孩子一样,赖在床上。

    卫国看到冬梅不起床,那自己更不起床了,一家人就这样龟缩在炕上,很是搞笑。

    卫国爸坐在屋子里面,还等着冬梅把饭做好后,给自己端过去呢。

    可是等了半天,不见厨房有半点动静。

    卫国爸好奇的走出房间,心说,今天早上是怎么了,冬梅怎么没有起来?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卫国爸发现里面的房子,真的没有人起来。

    没法,卫国爸老胳膊老腿的,便走进了厨房,开始给大家做早饭。

    当玉米榛子煮好,馒头馏热,下锅菜蒸熟后,卫国爸像个丫鬟一样,用盘子端着四碗饭,走到了冬梅和卫国的房间门口。

    因为儿媳妇在里面,卫国爸不方便进去,他便在门口敲着门说:“卫国,冬梅,醒来了没有,该起床了啊。“

    听到卫国爸叫门,冬梅一个咕噜,从床上爬了起来,冲着卫国说:“还不起床,你爸爸都饿的不行了,过来叫咱做饭了。“

    卫国听到父亲的声音,也从被窝钻了出来说:“不会吧,我以后还是不懒床了,你不做饭,我不做饭,难道把我爸爸饿死啊?“

    说着,卫国就开始穿衣服。

    冬梅则一边穿衣服,一边对门外的卫国爸说:“爸,你稍等会,我们马上就起来了,你先去前头房间等着,我马上去厨房给你做饭。“

    卫国爸站在门口说:“没事,我站在门口等你们一会儿,你们两个慢慢穿衣服。“

    听到卫国爸不走,冬梅看着卫国说:“都怪你,不起床,害得我也不起床,没有人给你爸爸做早饭,瞧把你爸爸给饿的,站在门口都不走了。“

    卫国很是尴尬的说:“怪我个毛线啊,你作为儿媳妇,你不起床给我爸爸做饭,谁做啊?

    冬梅穿好衣服后,顾不得梳头发,就走到了门跟前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摆在地板中间位置的尿盆,还没有倒掉,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,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,顺手将门打开说:“爸,我这就去给你做饭……“

    冬梅地话还没有说完,只见卫国爸笑嘻嘻的把手里端的饭,全部递给了冬梅说:“我老了,起来的早,已经把早饭都做好了,你们都吃点早饭吧。“

    话毕,外国爸便乐呵呵的走了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盘子里金黄的玉米榛子,热腾腾的馒头,冒着热气的下锅菜,很是难为情。

    卫国穿好衣服,从床上下来后,看到父亲已经把饭做好,并且端了过来,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他挠着后脑勺说:“真是太不孝了啊,咱们两个做儿子和儿媳的,不给爸爸做饭就得了,还让爸爸给咱们把饭做好,并且端过来,真是罪过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也不好意思的说:“算了,以后你们睡你们的懒觉去吧,我再也不睡懒觉了,让老人把饭做好端过来,真的太不像话了。“

    吃过饭后,冬梅把厨房收拾干净,给卫国爸说了一声,便和卫国去娘家了。

    一路上,卫国很是担心,他问冬梅说:“咱们叫你妈妈去城里,给你帮忙卖饭,她要是不去怎么办啊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妈妈今年才五十七岁,没事了,在农村还劳动呢,正是身强力壮的时候,如果咱们叫,她肯定去呢?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那可不一定,你瞧我爸爸,我让他跟我进城去享福,他就是不去,非要说什么夏天再去,我看,夏天他也不一定去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你爸爸已经七十三了,估计已经没有适应能力了,而我妈妈才五十七,肯定能适应城里的生活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到时候,如果你妈妈,跟咱们进城,给你帮忙卖饭的话,你可要给你妈妈,开工钱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那是必须的,不能让我妈妈白劳动啊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你准备给你妈妈开多少钱的工资呢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杜嫂一天多少钱,我妈妈一天就多少钱。“

    卫国说:“你妈妈比杜嫂能干的多,到时候,不行给你妈妈多开点工钱呗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我就等你这句话呢,还算是个好女婿。“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两人就走到了冬梅妈家门口。

    可是,还没等冬梅和卫国进去,就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吵架声。

    “以后你们两个老人,自己开锅做饭去,少和我们年轻人在一起吃饭。“

    “我们也没打算永远和你们在一起吃饭啊。“

    “以后,我们全家就在我房子的这个蜂窝煤炉子上做饭,你们两个老人,就去灶房的大锅上做饭,互不相干。“

    “作为老人,我们没有想占你们一个子儿,只要你们过的好,我们就满意了。“

    “还没想着占我们一个子儿,天天吃我们的,喝我们的,生了病,还要花我们钱……“

    正当冬梅妈和儿媳妇晁樱炒的火爆的时候,冬梅和卫国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晁樱看到冬梅进来了,理都不理,转头走进了自己的房子。

    冬梅妈看到冬梅来了,从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说:“冬梅,卫国,你们来了啊。“

    两个孩子高兴的齐声喊到:“外婆好。“

    冬梅诧异的看着母亲问:“妈,你和晁樱吵什么呢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皱着眉头,表情一阵酸楚说:“原本觉的,小儿子靠的住,就把大儿子分了出去,现在小儿子也靠不住了,迟早要分家。“

    听到分家,冬梅好奇的说:“住的好好的,分什么家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好啥啊,我一天给他们把饭做上,卫生打扫上,两个孩子照顾上,你爸爸给他们把地种上,队里的活干上,还嫌不够,吃个饭,看个病,都要叨叨,真的过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卫国在旁边气愤的说:“这个家,就是你和我岳父的,他们住在你这里,吃在你这里,还有什么好嫌弃你们的?“

    冬梅妈说:“可他们不这样想啊,他们认为,你给大儿子买了院子,把他分了出去,现在就该也给我们买上一地院子,把我们也分出去,可是,我和你爸爸都老了,年轻的时候,又没有积攒下什么钱,哪里来的钱,给他们买院子去啊?“

    冬梅生气的说:“这个买院子,分出去的想法,是不是

    晁樱提出来的?“

    冬梅妈点点头说:“除了她,还有谁?“

    冬梅很是气愤,就要冲进晁樱的屋子,去和她理论。

    冬梅妈赶紧挡住冬梅说:“别,千万别,你难道不知道晁樱的牛脾气吗,如果今天你冲进去和她吵一架,那么,她能一年和你不说话,算了,忍了得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着眼前的屋子,真想朝着里面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她问母亲说:“晁樱这么不讲理,我弟弟军化也不去管一下他老婆啊?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妈摇摇头说:“两个人吵了架,已经半年,没有说过一句话了,你弟弟哪里还敢去管,说都说不成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感觉不可思议的说:“夫妻本是同林鸟,抬头不见低头见,吵个架,半年都不说话,都不怕把人给憋死。“

    卫国在旁边说:“我和冬梅吵个架,最多三天,我们就和好如初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就是啊,夫妻之间嘛,床头吵,床尾和,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啊,何必搞的那么僵呢?“

    冬梅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说:“你弟弟当初找对象,我说让他找一个在咱家附近的,知根知底的,他偏不,出去找了一个深山老林里面的女人回来,不仅语言不通,就是吃饭,都吃不到一块,现在一吵架,就半年不说话,好了吧,干哭都没办法,有他娃娃受的罪呢?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妈,你就别想以前的事儿了,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,既然已经结婚了,有孩子了,那咱们就劝说着,让他们好好过,不就得了。“

    卫国站在旁边说:“解铃还须系铃人,弟弟人呢?“

    卫国的话还没有说完,冬梅弟弟便在地里干完活,提着锄头回家来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