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96章 无处下脚的厕所

正文 第196章 无处下脚的厕所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在小叔子的诊所,呆了半天时间,就感觉已经呆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这里不仅人多嘈杂,就是连上厕所,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吃过饭后,冬梅肚子不舒服,想去上个厕所,便问小芳说:“小芳,你们这里的厕所,在什么地方。“

    小芳带着冬梅出了诊所,指着园林站后面的一片小树后面,说:“就在那个后面,我带你去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捂着肚子说:“你忙你的,我自己去就好了。“

    话毕,冬梅就捂着肚子,朝厕所跑去。

    可是,她刚跑了两步,就被小芳给叫住了。

    小芳顺手从不远处的台阶上,卸下来两块砖头,递到了冬梅手里说:“嫂子,你上厕所,这个东西可得拿着。“

    冬梅看着两块红颜色的砖头,非常的纳闷,心说,自己年轻的时候,刚嫁到卫国家,发现卫国爸妈不用卫生纸擦屁股,而用土疙瘩擦屁股,现在都过去快二十年了,难道卫国爸妈,改用红砖头擦屁股了?

    小芳难道也学着卫国爸妈,解完手后,用红砖头擦屁股?

    冬梅不知所措的看着小芳说:“没事,小芳,我有卫生纸,我不用这个。“

    闻言,小芳一愣了,瞬间爆笑了出来说:“嫂子,我给你这个东西,不是让你擦屁股的,另有他用。“

    冬梅一愣,看着小芳说:“这两块红砖头,有什么用?“

    小芳笑的前仰后翻的说:“等你进入厕所,你就知道了,没有这两块砖头,根本不行。“

    已经用惯了干净抽水马桶的冬梅,实在想不通,这两块红砖头到底有什么用?

    但是,她还是提溜着转头,朝着厕所走去。

    在经过小树林的时候,冬梅感觉到了一阵阴森。

    冬梅突然茅塞顿开,心想,难道这两块砖头,是用来防身用的,这里难道有色狼?

    可是,冬梅观察了一圈,发现这站里面,很是安全,根本没有什么坏人。

    难道这里面有野狗,这个砖头是来打狗的?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冬梅手里紧紧的攥着两块砖头,想到了自己刚到八队那会儿,半夜出去解手,差点被狼吃了的事情时,觉得这两块砖头,还是很有必要拿在手里的。

    可是,等冬梅穿过小树林,走到厕所跟前的时候,根本没有遇到什么野狗。

    冬梅很是纳闷,小芳给自己这两块砖头,到底是做什么用的呢?

    想着,冬梅就走进了厕所。

    可是,当冬梅走进厕所后,她猛然间明白了小芳给自己这两块砖头的妙用。

    她看着污秽遍地的厕所,不仅进都进不去,就是连脚都没有地方站。

    冬梅摇着头说:“我的天呐,这帮人,素质也太差了吧,放着好好的坑,不瞄准拉进去,干嘛拉的到处都是啊,这哪里是厕所,这简直就是雷区。“

    冬梅真的想在外面的小树林里,就地解决一下算了。

    但是又怕遇到某个过来上厕所的男士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冬梅咬咬牙,顺手把两块砖头扔到了地上,如履薄冰般踩着砖头,然后整个人才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从厕所出来,冬梅感觉整个人都虚脱了,这哪里是上厕所,简直就是冒着生命危险,在排地雷,一不小心就会葬身粪海。

    冬梅感叹,还好是冬天,如果是夏天的话,这满地的爬虫,该有多恶心啊。

    不由的,冬梅感叹,保国和小芳的生活环境之恶劣,创业之艰苦,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。

    同时,冬梅也庆幸,自己家能有个抽水马桶,这简直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从小树林出来,冬梅正想着找个什么借口离开时,突然看到园林站那一排房子的最后面,一个妇女抱着手从房子冲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边甩手,一边喊叫着:“哎呦,疼死我了,疼死我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上前,看到妇女的手,被油给烫了,她赶忙说:“诊所就在跟前,你赶紧进去看啊。

    妇女看着冬梅,一边往诊所里面跑,一边说:“您是保国的嫂子吧,常听保国和小芳说起你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说:“我是保国的嫂子,您先赶紧进去看手吧。“

    妇女拿着被油烫了的手,冲进了诊所。

    诊所里,保国出诊了,小芳正在奶孩子,她看到妇女受伤的手,不急不慢的说:“张攀妈妈,你的手怎么了?“

    张攀妈妈痛苦的说:“刚才烧油,准备弄油泼辣子,一不小心,手让油给烫了。“

    小芳看到烫伤的面积,不是很大,威胁不了生命安全,她便说:“你先坐着等一会儿,我把孩子奶完了之后,就给你处理。“

    这时,冬梅走了进来,看到受伤的妇女,正痛苦的坐在凳子上等待,而小芳则不急不慢的奶着孩子。

    冬梅是个性急的人,她看着张攀妈妈痛苦的样子,不理解的对小芳说:“小芳,病人都痛苦成这个样子了,你还奶孩子啊,先把孩子放下来,给她把手治了再说啊。“

    由于冬梅是第一次见这种烫伤,所以她显的很是惊恐。

    可小芳毕竟是护士,她什么世面没有见过,所以根本不把张攀妈妈的手伤,当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而张攀妈妈,也老实的原地等待。

    小芳听到嫂子崔自己,她不好意思的把宝宝放了下来,递到了卫国妈手里。

    她从床上下来,给张攀妈妈看着手说:“不严重,我给你清理下伤口,然后给你上点药,你回去注意点就行了。“

    说着,小芳三下五除二的就处理了张攀妈妈的伤口。

    张攀妈妈包扎好伤口之后,就从保国的诊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冬梅也跟了出来,看着她的手说:“油把手烫了,那个可真疼,我是卖饭的,我知道。“

    张攀妈妈感谢冬梅地说:“嫂子,多谢你啊,不是你的话,我估计还得再等好一会儿,小芳才会给我处理伤口呢。“

    因为张攀家很穷,所以张攀全家,大人小孩在保国这里看病后,都是赊账,而没有钱付医药费。

    小芳之所以这么慢待张攀妈妈,也是因为他们看病不给钱的原因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张攀妈妈矮小的个子,带着一个红颜色的眼镜,穿的很是破烂。

    她脚上的鞋子,大冬天里,竟然露出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冬梅同情的说:“你是这附近的村民吧,以后做饭可要小心。“

    张攀妈妈摇摇头说:“我和张攀他爸,都是南山人,家里的房子下雨塌了,没有地方住,才来到这镇里,暂时租住在这园林站里面,靠在街上卖调料为生。“

    张攀妈妈的话刚说完,张攀爸爸就从房子里面出来了。

    只见,他穿的更加的破烂,衣服不仅脏,而且到处都是补丁,走路一瘸一拐,好像一个腿长,一个腿短一样。

    他看着张攀妈妈说:“咱们已经欠了保国医生好多钱了,小芳给你包扎了没有啊。“

    张攀妈看到张攀爸就是一顿骂,她劈头盖脸的说道:“我不是因为个子低,我才不嫁给你这个穷光蛋呢,没地方住,没地方吃,现在连老婆孩子看病钱都没有,你给我滚,别让我看到你……“

    张攀爸被张攀妈骂的抬不起头来,转身朝出租屋走去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张攀爸穿的鞋,一个脚上是皮鞋,一个脚上是运动鞋,很是可怜。

    显然,他的鞋子都是捡来的。

    冬梅是个非常善良的人,她见不得一点人可怜。

    于是,她从口袋里面掏出三十块钱,塞到张攀妈手里说:“我身上也没带多少钱,这三十快钱,你先拿着去用。“

    张攀妈感激的看着冬梅说:“卫国她嫂子,你们城里人,就是善良,你的钱,我收下,但是我给你打个欠条,等我们有钱了,我再还你。“

    说着,张攀妈就要去找纸和笔。

    冬梅拦住了张攀妈说:“以后我还常来呢,又不是不来了,你先拿着,以后再说吧。“

    张攀妈感动地说:“谢谢你嫂子,等我把调料卖了钱,一定还你。“

    还没等张攀妈把话说完,两岁的张攀,便从房子里面跑了出来,冲到妈妈跟前,饿的要吃奶。

    张攀妈一边把张攀抱在怀里哺乳,一边让张攀把冬梅叫阿姨。

    告别了张攀妈,告别了保国诊所,冬梅走在去妹妹春梅家里的路上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很是不平静,这都什么年代了,竟然还有这么贫穷的家庭,她甚至感叹可怜的张攀爸妈,靠着卖调料能赚多少钱?

    什么时候才能解决温饱,什么时候才能致富?

    可是,冬梅没有想到的是,当十年后,自己再次见到张攀妈时候,张攀妈已经在镇上拥有了一个很大的调料店,专门卖调料。

    而且靠着卖调料,张攀一家,不仅在镇里买了楼房,而且还给张攀爸买了五菱宏光,让张攀爸跑运输。

    甚至,当冬梅带着儿子,儿媳,女儿,女婿,回老家来省亲的时候,她都没有认出来,开着五菱宏光来接自己的,穿着皮衣,带着墨镜,俨然一副城里人的男人,就是当年全身穿着破烂的张攀爸。

    而张攀妈更是穿上了貂皮,卸掉了眼镜,带上了隐形眼镜,俨然一副老板娘的气派。

    全部的这些变化,仅仅是在十年之间,张攀爸和张攀妈,靠着勤劳和坚韧,改变了被人看不起,改变了没有房住,没有饭吃,生来贫穷的命运。

    并且,他们靠着自己的努力,成为了一个名副其实的中产阶家庭。看深夜福利电影,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okdytt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