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95章 保国内科诊所

正文 第195章 保国内科诊所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第二天,当冬梅和卫国收拾好东西,刚准备回娘家的时候。

    卫国妈却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一进门,卫国妈就瞅见了家里面的异样。

    她高兴的朝着里屋里面喊着:“卫国,冬梅,涛涛,娜娜,得是你们回来了?“

    听见奶奶的声音,两个孩子最先从屋里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们一边跑,一边高兴的喊着:“奶奶,你回来了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把收拾好的包裹,放到了一边,对卫国说:“妈回来了。“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,卫国妈拄着拐杖,正从大门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卫国妈看到冬梅和孩子,高兴的说:“我就知道你们最近要回来,所以趁着今天,回来拿东西的机会,一定好好瞅瞅,没有想到,你们真的回来了。“

    这时,卫国也从里屋走了出来,他喊道:“妈,你回来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忙上前,接过卫国妈手里提的东西,扶着她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,说:“保国媳妇生了啊,什么时候生的?“

    卫国妈高兴的坐到旁边,把涛涛和娜娜搂在怀里说:“都生了快半年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说:“哦,都生了半年了啊,你一个人帮忙给带两个孩子,忙的过来不?“

    卫国妈乐呵呵的说:“一个孩子我给带着呢,一个孩子保国的丈母娘给带着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知道卫国妈重男轻女的厉害,心想着她一定带着儿子。

    于是便问:“你肯定给带着儿子吧。“

    卫国妈笑笑说:“那肯定了,儿子才是自己人,闺女将来是别人家的人,我肯定要带儿子了。“

    说完,卫国妈喜形于色。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,心说,卫国妈都快七十的人了,还是这么重男轻女。

    卫国妈坐着休息了一会,喝了口水说:“冬梅,你们今天没事吧。“

    冬梅刚准备说去娘家,没想被卫国走过来插话说:“没事啊,今天一点事情都没有。“

    听到没事,卫国妈高兴的说:“我回来拿了东西之后,就准备回去呢,你们跟着我去看小孙子呗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心说,已经计划好了回娘家,结果被卫国妈给打乱了。

    没法,冬梅说:“好吧,你什么时候走呢。“

    卫国妈说:“小芳既要工作,还要带娃娃,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,我收拾完了,马上就走呀。“

    说着,卫国妈就开始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出门的时候,卫国妈不放心卫国爸,叮嘱道:“老头子,不行,你跟着我们去,住在南阳镇得了。“

    卫国爸拒绝着说:“保国租的地方,就那么大一点点,既要开诊所,一家人还要生活,本来就活动不过来,我再去,岂不是添乱吗,你们去吧。“

    卫国妈一步三回头的对卫国爸说:“我不在家,你每天按时吃饭,多喝点水,知道吗?“

    卫国爸摆摆手说:“你们快去吧,照顾孩子要紧,我一个老头子,有什么好担心和牵挂的,快去吧。“

    自从保国有了孩子之后,卫国妈就一直呆在南阳镇,帮忙给保国照顾孩子,而卫国爸则一个人住在家里。

    南阳距离卫国所在的崔家村,大概十几公里的路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大路,只有小路,所以一家五口人,沿着土路,走了将近两个小时,才抵达南阳镇。

    南阳镇位于南山的脚下,风景秀丽,阳光明媚。

    镇子不大,从前走到后,大概只需要十分钟。

    保国的诊所,位于镇子的最南边,刚好对着山口。

    很快,五口人就抵达了保国的诊所门口。

    卫国看着诊所的大门上写着园林站三个字,好奇的问:“妈,我记得之前,保国的诊所不是在镇子的中间位置,并且叫做保国诊所吗,怎么现在搬家到了镇子的南边,而且还把名字给改成了园林站?“

    卫国妈一边推开大门,一边说:“保国之前租的地方,确实是在镇子的最中间,可是有个患者,医闹了几次之后,房子的主人,就觉得把自己的房子租给大夫,太危险了,于是便把保国给赶了出去,没有办法,保国就租住在了这个园林站里面。“

    闻言,卫国恍然大悟,原来园林站是主人家的大门,保国的卫生所,只在园林站的一个小角落里面。

    推门而入后,冬梅看到,园林站里面很大,差不多有十几间房子,而保国的卫生所,就位于最里面,一间很破旧的房子里面,上面写着保国内科诊所。

    冬梅一边跟着卫国妈往里面走,一边问卫国妈说:“妈,保国就租了那么一间房子?“

    卫国妈点点头说:“是啊。“

    冬梅皱皱眉头,那么点房子,又要看病,还要住人,这么转的过来了?

    她说:“保国难道就没有多租一间房子吗,你们三个大人,一个小孩,拥挤在一间房子里面,怎么生活?“

    卫国妈说:“就这一间房子,还是保国求过来的呢,不然还租不到呢。“

    原来,当医生也是一个危险的职业,如果给病人看不好病,或者病人的病情,在诊所里面严重了,那么有的病人,便会过来找医生麻烦,甚至连租给这个医生房子的主人,也不能幸免。

    所以大家为了规避风险,都不租房子给保国。

    而保国之所以能在这个园林这里面,扎下根来,也是因为一次特殊的情况。

    刚开始,当保国把诊所搬家到园林站时,园林站的老板,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,非常不情愿。

    他总是找着法子,想方设法的把保国赶走。

    直到一天晚上,老头子半夜突然肚子疼的要命,躺在床上死去活来,哭爹喊娘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保国听到了老头的喊叫声,便走进老头的房子,医治好了老头。

    从此,老头对卫国的看法大变了,他不认为把自己的房子租给保国是个负担,而认为保国住在这里,对自己是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虽然医闹多一点,但是关键时刻能救命啊,与其丢掉性命,还不如让医闹来的更猛烈一些。

    于是,老头变允许了保国,把诊所开在自己的园林站里面,并且永久性的开下去。

    保国作为医生,医术高明,

    来看病的人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而小芳作为护士,打针扎针的技术特别好,无论是老人还是小孩,不论多么不明显的血管,小芳都能有的放矢,一针到位。

    所以,保国卫生所的生意特别好,尤其是冬天的时候,本来感冒发烧的人就多,在加上特意从南山上下来的人,保国的诊所里面,永远人满为患。

    当卫国妈带着卫国,冬梅,还有两个孩子走进诊所的时候,只见诊所里面烟雾缭绕,咳嗽声,哭喊声,呻吟声汇集成一片,简直如一曲交响曲在演奏一样乱。

    而保国的小儿子晨晨,则安静的躺在诊所的角落里面睡觉。

    走进们的冬梅,被烟熏的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她一边揉着眼睛,一边说:“这诊所,既然是看病救人的地方,怎么还能够允许吸烟呢?”

    卫国在旁边解释说:“这里是一个偏僻的小镇,又不是单位的医院,哪里来那么多高素质的人。“

    卫国妈则说:“这里看病的人,好多都是从山里来的,你不让他们抽烟,他们就跟你急,没有办法啊。“

    此时的保国,正穿着白大褂,正襟危坐着,给一个病人号脉。

    而那个病人则一边咳嗽,一边抽着老汉烟,完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芳正在给一个流着鼻涕的小孩扎针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卫国和冬梅的进来。

    直到卫国妈走过去,打断了保国的号脉说:“保国,你看谁来了。“

    保国戴着厚厚的眼镜,看了一眼,忙站了起来说:“哥,嫂子,涛涛,娜娜,你们回来了啊。“

    卫国把手里提的礼物,放了下来,看着保国又瘦又憔悴的面容,说:“是啊,回来了,过来看看你们两个,还有你们的孩子。“

    保国高兴的指了指墙角落里,一张擦着电褥子的床说:“小芳刚把孩子哄着睡着,你们过去看吧。“

    这时,小芳给病人扎完针,吊上液体后,也走了过来说:“大哥,嫂子,你们回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着小芳高兴的说:“保国变的越来越老了,你一点也没有变啊。“

    小芳呵呵笑着说:“都马上三十的人了,也老了。“

    冬梅和卫国穿过人群,走到了小婴儿的跟前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小婴儿漂亮的脸蛋说:“太像了,简直和保国长的一模一样。“

    而冬梅则闻着满屋子的烟味,再看看烟雾缭绕下的小婴儿,很是担心的对小芳说:“小芳,这屋子里面烟味这么大,你把孩子放在里面,也不担心啊。“

    小芳无奈的说:“就就这么一间房子,没办法啊,不把孩子放在这里,放哪里啊?“

    保国则走了过去,打开了窗户,让烟气往外冒着说:“现在寄人篱下,没有办法,等我再开几年诊所,积累下资本了,我就在镇上买上几亩地,然后盖一座二层楼,底下四个房间,三个出租,一个我用来开诊所,而上面的四个房间,两个孩子,一人一个,爸爸妈妈一个,我和小芳一个“

    听着保国的计划,冬梅和卫国不敢相信的看看对方,心说,又要买地,又要盖房子,这得多少钱啊,保国这小子,是不是有点说大话啊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还是鼓励保国说:“加油,我们相信你的未来,会更好的。“

    保国刚把窗子打开,就有一个看病的山里人,走了过来,强行把窗子给关住说:“这么冷的天,你把窗子打开,想冻死我们啊?“

    冬梅看到这个山里人,极其的没有素质,她便说:“屋子里面这么大的烟味,你不开窗户,小婴儿在里面怎么呼吸?“

    山里人不讲理的说:“我不管,反正开了窗户,我就冷的不行,必须把窗户给我关上。“

    冬梅正要和这个山里人开骂,保国赶紧拉住了冬梅说:“嫂子,算了,咱们小本生意,万一得罪了人,别人过来闹一下,我们的诊所,还开不下去了呢。“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,看着眼前的山里人,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她心说,要是这种素质的人,放到钻一基地里面,早让人给锤死了。

    保国安排卫国一家四口,坐到了房子最里面的一张床上,然后给大家倒着热茶说:“哥嫂,你们先坐着,我一会去外面要上几碗饭,等中午人少了,咱们好好聊聊。“

    话毕,保国就继续去工作了。

    而小芳给大家削了几个苹果后,也过去忙工作了。

    留卫国妈一个人,坐在小婴儿的旁边,照看着小婴儿。

    冬梅看了看卫国的创业环境和生活环境,不由的感叹,相比小叔子的创业,自己可真舒服多了啊,至少自己能有一个舒适的家,而且有一个个干净和清新的环境。

    不像这里,乌烟瘴气,空气里面混杂着各种怪味。

    而已还要面对一群素质极差的人。

    冬梅甚至想,如果让自己在这里卖饭,自己绝对卖不下去。

    中午,趁着病人都回家吃饭去了,保国和小芳赶紧出去,买了饭回来。

    两人见缝插针,在诊所不大的地方里,硬是推开了一片小空地,摆上了一张桌子,把买的二十几碗臊子面,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宝鸡的臊子面,俗话叫做一口香,虽然碗很多,可是每一碗里面汤多面少,所以每个人都能吃七八碗。

    正当大家吃的开心的时候,突然从外面冲进来一个小孩,告诉保国,他的妈妈生病了,下不了床,医生得赶紧过去。

    闻言,保国便放下了吃了一半的面,跟着小孩出诊了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保国忙碌的样子说:“小芳,保国经常这样子吗?“

    小芳点点头说:“经常这样,不仅中午和下午吃饭的时候,常常出去,就是半夜,有病人过来了,保国还是得出去。“

    闻言,冬梅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说,我的天呐,说自己的在农贸市场上卖饭辛苦,保国开诊所,简直比自己辛苦一万倍。

    再怎么说,自己的吃饭和睡觉,还是可以保证的,但是保国,连最基本的吃饭和睡觉,都保证不了,怪不得保国看上去又老又憔悴,原来都是累的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