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86章 年轻一去不复返

正文 第186章 年轻一去不复返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杜嫂走后,冬梅又开始了一个人的战斗。

    虽然涛涛能帮上冬梅不少忙,但是为了不影响涛涛的学习,冬梅只会在早上搬东西,和中午卖饭的时候,允许涛涛给自己帮忙,其他时间则一律不允许。

    虽然冬梅每天都很累,但是她依然乐观的坚持着,不曾放弃。

    随着天气越来越寒冷,卖饭也越来越辛苦,尤其是当黄土高原上凛冽的寒风刮起的时候,更是让人无法抵御。

    那时候,大家都没有羽绒服,所以在寒冷的冬天里,最好的御寒衣服,就是军大衣了和厚毛衣了。

    每当到这个时候,大家就会看到,在农贸市场上卖饭的妇女们,都清一色的裹着厚厚的军大衣,俨然形成了一道风景线。

    谭嫂里三层外三层,裹得严严实实,乍一看就像个企鹅。

    而冬梅因为身体容易出汗,所以即使天气寒冷,她也不敢穿的太厚,否则到中午忙碌的时候,辛苦加上着急,衣服很快就会湿透。

    只见,相比谭嫂的里面厚毛衣,外面军大衣,冬梅只在军大衣的里面,穿了薄薄的一件汗衫。

    寒风中,冬梅冻的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她看着路边的冻土,心说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,眼看天气越来越寒冷了,卫国也该冬休回来了。

    冬梅掐指算了算,自己已经有大半年时间,没有见过卫国了。

    由于她做生意实在是太忙,所以也没有给卫国写信,可以说在大半年的时间里,冬梅和卫国基本没有任何联系和沟通,夫妻两人完全生活在一种隔绝的状态之下。

    如果把冬梅和卫国的这种日子,放到现在,夫妻之间大半年没有联系,简直是不敢想象的。

    可是那个时候,却再正常不过了。

    卫国所在的固井队,只有等到钻井队全部放假,他们固完钻井队留下的最后一口井后,才能够冬休放假。

    中午卖饭结束后,冬梅一边往回搬着东西,一边心想,这个卫国,也该回来了吧。

    卫国啊卫国,我冬梅每天这么累,一个人都快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眼看,冬梅搬的就剩下最后一张大桌子了,可是她却感觉今天格外的累,没有一点力气再继续搬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冬梅,突然感觉手心痒的不行。

    她脱掉手套,一边挠着手心,一边想,该不会卫国快真的快回来了吧,不然自己的手心,怎么这么痒呢?

    想完,冬梅摇摇头,心说,红霞的老公李建军在钻井队,他都没有冬休回来,在固井队的卫国,怎么可能冬休回来呢?

    话毕,她叹了口气说:”与其漫无目的的等待,还不如自我拯救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就抱起了最后一张桌子,朝着自己家走着。

    虽然农贸市场距离冬梅所住的干部楼很近,可是由于冬梅今天实在太累,她感觉这段熟悉的路,竟然如此漫长,而这张桌子也竟然拿如此沉重?

    就在冬梅抵达单元楼门口时,她突然间感觉手里的桌子轻了不少。

    冬梅纳闷,心说见鬼了,重了一路的桌子,怎么突然间就变轻了呢?

    正当冬梅疑惑的时候,她突然感觉自己的右肩膀,被谁给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冬梅条件反射般的把头转向了右边,却发现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正当冬梅猜测,是谁在拍自己的肩膀的时候,突然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左边传了过来:”你的逆向思维,怎么还是这么差劲,有人拍你右边的肩膀,你应该朝左边看才对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把头扭向左边,只见一个头发很长,盖住头顶的人,正露着一口大白牙,朝着自己笑。

    瞬间,冬梅整个人都融化了,她干脆把手里的桌子扔给他,然后冲着他大吼一声:”卫国,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这句话对于卫国来说,简直太熟悉了,自从他和冬梅结婚后,每当自己从山上回来,见到冬梅的时候,不论冬梅是高兴还是生气,激动还是兴奋,她永远都是这么一句话:卫国,你咋回来了呢?

    这句话,在一般人听来,好像是一句不欢迎卫国回来的话,传达的意思好像是,山上上班好好的,你卫国怎么又回来了呢?

    可是,卫国和冬梅心有灵犀,只有他才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,才能理解透彻冬梅这句话的真正涵义:卫国,我好想你,我天天盼星星,盼月亮,甚至望眼欲穿的等你,今天终于等到了你回来,所以我只会激动的说:卫国,你咋回来了呢?

    卫国高兴的接过冬梅手里的大桌子,抱了进去说:”太想你了呗,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有了卫国的帮忙,冬梅轻松的走进了客厅,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仿佛卸去了一天的疲惫一样,她说:”钻井的李建军都没有回来,你们固井怎么就提前放假了啊?”

    卫国把头上的长发,往头顶撩了撩说:”固井现在效益好了,大家争着抢着往固井里面调动呢,这不,前不久一个年轻工程师,拖关系走后门,从钻井调到了固井,顶了上来,那么连续工作了大半年的我,就光荣的回家休假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不由的感叹,真是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当初固井单位没有活,效益差到无法养家,没有一个人愿意来固井。

    而卫国因为老实,好欺负,所以被批发到了固井。

    这才刚刚过去了一年半左右,固井的活却多的干不过来,而且效益好到让其他的兄弟单位嫉妒。

    并且,固井也由以前的冷门单位,变成了热门单位,大家挤破头了,想往固井里面调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你没有能力,或者没有关系,你还调不进来。

    冬梅点点头说:”原来是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卫国笑笑,继续撩这自己的长发说:”那你以为呢。”

    当卫国在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内,连续撩发的时候,冬梅才注意到了卫国头发的异样。

    她惊讶的问:”卫国,你一个大男人,把头发留这么长干什么?”

    卫国嘿嘿一笑说:”单位没有理发师嘛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没有理发师,你不会去老乡家里理啊?”

    卫国说:”老乡家里倒是可以理,可是,我这头发理了,就坏了啊。”

    话毕,卫国把头顶前面的头发全部撩到了后面。

    当冬梅看到彻底谢顶的卫国,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说:”卫国,你今年才刚刚四十岁,怎么前面头发就突然全没了呢?”

    卫国摸着自己锃亮的脑门子说:”这还用问吗,聪明绝顶嘛。”

    话毕,卫国就把脑袋两边到头发,从旁边拉过来,遮挡住了谢顶的地方,让人乍一看,还以为卫国谢顶部位的头发,是自然生长出来的呢。

    冬梅走上前去,摸着卫国谢顶的脑袋说:”卫国,我记得你走的时候,虽然头发不是很多,可是还没有到谢顶的地步啊,这才分开大半年时间,你怎么就成和尚了呢?”

    闻言,卫国不服气的把脑袋两边和两侧的头发,故意拉起来,盖住脑门说:”谁说我成和尚了,这不明明还有头发呢嘛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着卫国头上越来越稀少的头发,心里一阵难过说:”我以为,只有我在农贸市场卖饭辛苦,没有想到,你在山上固井更加的辛苦。”

    卫国说:”固井哪里有钻井辛苦,跟钻井比,我们固井已经是天堂了。”

    固井虽然没有钻井辛苦,可是固井很熬人,而且耗费时间。

    而卫国作为工程师,一个团队的带队人,则要更加注意和操心。

    而且,固井有个坏处,就是经常要晚上干活,而且一干就是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而第二天,不仅不能睡觉,还必赶往另外一个井场。

    所以,卫国这大半年的时间,基本都是处于一种晚上上夜班,白天坐工程车的状态。

    睡眠的严重不足,直接导致了他的严重脱发。

    冬梅摸着卫国头上,那些不多的头发说:”要是你头发脱光了,咱就给你买个假发带上,这样你就不自卑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想错了,当卫国脱发后,卫国反倒感觉更自信了。

    脱发让卫国明白了,自己作为一个男人,已经过了拼颜值,注重相貌的时代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四十而不惑的人,自己要做的就是努力工作,努力赚钱,不断地提高家庭的生活水平,不断地让家庭的存款上升,这才是重中之重。

    卫国少年时期,曾经为自己的个子低,相貌不好,而自卑过,可是到了这个时候,卫国认为男人的相貌和身高,已经不重要了,而重要的只有一样,那就是本事。

    卫国重新把头发拨弄好说:”既然我脱发真的成了和尚,我也不带假发,越是掩饰,就会变的更加显示。”

    话毕,卫国言归正传说:”我早上就出发了,到现在还没有吃饭呢,今天卖饭都剩下了些啥,给我热一下就行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想了想说:”好像就剩下些小笼包子,我去给你热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要去取厨房给卫国忙活。

    可是,还没等冬梅站起来,卫国就冲过去说:”你已经够累的了,就让我这个头发少,见识广的男人,自己给自己热饭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卫国就冲进了厨房,开始了热包子。

    而冬梅则坐在沙发上,舒服的躺着想,看来,自己和卫国是真的已经老了,不然,为什么卫国再不断的脱发,而自己再不断的发胖呢?

    冬梅回忆着过去,她感觉,自己好像和卫国结婚没几年,怎么就突然老了呢?

    她仍然清晰的记得,自己十九岁,在轮胎厂工作的时候,卫国一封从新疆邮寄过来的信,打破了自己生活的平静。

    而自己抱着襁褓中的涛涛,踩踏了火炕的事情,好像就还在昨天,怎么就突然老了呢?

    情不自禁的,冬梅眼角泛起了泪光,感叹时光似箭,感叹光阴如梭,年轻一去再也不复返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