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82章 莫名的铁锈

正文 第182章 莫名的铁锈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几个月就过去了,随着天气渐渐寒冷,活越来越不好干。

    而对于这些在外面,顶着严寒卖吃食的妇女们来说,第一个要克服的问题就是寒冷。

    冬梅天生体热,不怕冷只怕热,这种严寒的天气对她来说,基本没有什么阻挡。

    可是杜嫂就不一样了,随着冬天的到来,以及她对冬梅卖饭程序和流程的彻底掌握,她慢慢开始变的懒惰,而且总是想法设法的糊弄过去,根本没有了之前和冬梅在一起工作时候的那种,天不怕地不怕的干劲。

    这天,像往常一样,冬梅的八宝粥很开就卖完了。

    冬梅赶忙回到家里,将提前准备好的米和八宝拿出来,对着杜嫂说:”杜嫂,八宝粥卖完了,你快点烧点水,然后把八宝粥熬进去,完了之后给我端出来。”

    杜嫂坐在沙发上,手里拿着遥控,看着电视说:”好的,没问题,我把稀饭熬好之后,就给你端出来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到杜嫂从沙发上坐了起来,知道杜嫂开始忙活了,便出了门,继续去摊点上卖吃食。

    杜嫂看到冬梅走后,她觉得烧热水太麻烦,又要灌水,又要提壶,而且还不断地要注意开水锅。

    为了省事儿,杜嫂干脆把米和八宝直接倒进了锅里,然后端着锅来到了暖气片跟前。

    杜嫂从口袋里面掏出钳子,娴熟的拧开了暖气片上放空的螺丝。

    瞬间,暖气片里面,温度高达九十度的暖气水,便从暖气片里面喷射了出来,直接流进了大锅里。

    不到一分钟的时间,一大锅热水就接满了。

    杜嫂将大锅放到液化气上,没有煮多长时间,香喷喷的八宝粥就熬好了。

    当杜嫂把八宝粥端到冬梅的摊点之后,冬梅诧异的看着杜嫂,心说,这段时间,不知道杜嫂开挂了,还是怎么了,熬稀饭的速度总是很快,简直超过了烧水的时间。

    杜嫂走后,冬梅怀着纳闷的心情,打开了锅盖,看到了香甜的八宝粥。

    这些用暖气水熬制成的八宝粥,大部分人喝着都没事儿,可是有极少部分,味蕾特别敏感的人,还是尝出了八宝粥的怪味。

    只见,涛涛的同学韩子,跟着妈妈在冬梅的摊点前喝着八宝粥。

    韩子喝着香甜的八宝粥,总感觉里面有一股怪味,她便对妈妈说:”妈妈,我怎么感觉这个八宝粥里面,有一股铁锈味道啊?”

    韩子妈妈只顾着喝粥了,并没有特别在意粥的味道,她听到女儿的话后,马上仔细的品尝了品尝,果不其然,还真的有股铁锈的味道。

    韩子妈妈给冬梅招了个手说:”冬梅妹子,你过来下。”

    冬梅正忙着给碗套袋子,她说:”小冉,怎么了啊?”

    韩子妈妈指着喝了一半的八宝粥说:”冬梅妹子,你这八宝粥里面,怎么有一股铁锈味道啊?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感觉很奇怪,她一边走近韩子妈妈,一边说:”铁锈的味道?我熬稀饭的锅,可是铝锅啊,不可能生锈的啊?”

    韩子妈妈确信八宝粥里面确实有铁锈的味道,她说:”妹子,不信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冬梅虽然每天都在卖八宝粥,可是由于八宝粥卖的很紧俏,所以她并没有怎么喝过。

    冬梅专门找了个碗过来,将韩子妈妈和韩子的八宝粥,倒了一部分进自己的碗里,然后分别尝了尝。

    果然,还真的有股淡淡的铁锈味道。

    发现八宝粥不对劲,冬梅赶紧给韩子妈妈和韩子道歉说:”真不好意思,这粥里面确实有股铁锈的味道,只不过,我还真搞不清楚,这个铁锈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。”

    韩子妈妈很不高兴的把眼前的粥,推到了一边说:”冬梅妹子,这粥有异味你还往出卖啊,也不怕砸了自己的招牌,摔碎了自己的饭碗?”

    冬梅知道顾客就是上帝,一旦得罪了顾客,就是得罪了上帝,她马上给韩子妈妈和韩子免费说:”刚才你们喝的那两碗粥,我全部给你们免费,并且赠送你们一顿中午饭,只要你们随时过来都行。”

    闻言,韩子妈妈仍旧不高兴的说:”这粥有异味,不怕,就怕人吃了这有异味的的粥之后生病,我看你冬梅就是砸锅卖铁也赔不起。”

    冬梅低头哈腰的说:”是,是,是,我知道自己错了,下次我一定改正。”

    韩子妈妈领着韩子站了起来,不客气的说:”还有下次,那还了得,你的摊位前,每天多少人个过来吃饭?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赶紧改口说:”那现在,现在,我就停止售卖这一大锅的八宝粥。”

    韩子妈妈冷冷的看着冬梅说:”这还差不多,不然真的搞出了乱子,你一个家属可担当不起。”

    话毕,韩子妈妈就拉着韩子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走远的韩子妈妈,旁边的谭嫂气愤的说:”不就是一个烂怂管子站的女工嘛,有什么了不起的,还看不起咱们这些没有工作的家属?”

    冬梅皱着眉头,百思不得其解,心说好好的八宝粥里面,怎么会有铁锈味道呢?

    谭嫂在旁边继续说着:”冬梅,多亏你的忍性好,要是我的话,她小冉敢这样说我,我非骂她一顿不可,人非圣贤孰能无过,还不允许我们这些卖饭的妇女们犯点错误了?”

    冬梅绕着自己的摊点,不停地转,她努力找着铁锈味出现的原因。

    找了半天,冬梅终于看到了,放在大锅附近的不锈钢丝。

    冬梅常常用这个洁具,来清洁一些厚重的污垢,或者烧焦的痕迹,她心说,会不会是这个不锈钢丝在洗锅的时候,把铁锈味给带进了锅里呢?

    谭嫂在旁边依然不解气的说:”冬梅,你就是太老实,太好说话了,如果下次再有哪个客人过来,这么凶的对你说话,你就直接怼回去,我看她还敢招惹咱们这些卖饭的,没有工作的家属不?”

    冬梅把不锈钢丝在手里拿了半天,然后又在旁边的一口大黑锅里面划了划。

    完了,冬梅把鼻子伸进锅里,仔细的闻着不锈钢丝洗过的味道。

    闻了半天,冬梅并没有发现所谓的铁锈味道?

    谭嫂看到冬梅还在为刚才的事情而纠结,她提醒冬梅说:”冬梅啊,我们这些卖饭的女人,可不能给顾客低头啊。”

    闻言

    ,冬梅一边找着铁锈味的发源地,一边对谭嫂说:”我不是给人低头,而是给钱低头。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