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79章 自由恋爱

正文 第179章 自由恋爱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让涛涛目瞪口呆的是,同样,他也没有感觉到妈妈的呼吸。

    涛涛猛的把手从冬梅的鼻子底下拿了下来,惊恐的看着娜娜说:”娜娜,妈妈怎么没有呼吸的气息了?”

    娜娜再次把手伸到了冬梅的鼻子底下,试着冬梅的气息说:”我看到电视上,如果没有气息的话,人就死了,妈妈该不会死了吧?”

    说着,娜娜就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涛涛看着哭泣的娜娜,心里也有点害怕。

    他刚准备出去叫人,突然听见冬梅猛的喊叫了一声,然后从床上了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擦拭着额头的汗水说:”我的天呐,这个梦魇的真是太深了,半天醒不过来。”

    两个孩子看到妈妈从床上坐起来了,猛的扑进了冬梅的怀抱说:”妈妈,你终于醒来了啊,我们还以为你死了呢?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哭笑不得,她说:”人怎么能那么容易就死去,人是很坚强的,而且越努力越坚强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突然看到了床头柜上钟表的时间,眼看马上就到上学的时间了,两个孩子竟然还没有吃早饭。

    冬梅忙从床上下来,看着涛涛和娜娜说:”你们还没有吃早饭吧?”

    涛涛和娜娜异口同声的点点头说:”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边冲进厨房,一边说:”都怪妈妈睡过头了,差点把你们两个的早饭给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不一会儿,冲进厨房的冬梅,就端着稀饭和馒头走了出来说:”时间还来得及,你们赶紧吃。”

    两个孩子喝了稀饭,吃了馒头之后就上学去了,留冬梅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屋子里面。

    她看着空荡荡的屋子,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。

    冬梅看了会电视,觉得没有意思,她又从柜子里面搜出来几本书,胡乱的翻了翻之后,也扔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突然,一个声音在冬梅的心里问着冬梅,冬梅,你真的决定放弃自己的事业,而专心在家照顾孩子吗?

    冬梅沉默了半天,突然又一个声音,从她的内心深处喊了出来,冬梅,如果当你做生意,一样可以照顾孩子学习的话,那你还不如继续自己的事业。

    突然,冬梅茅塞顿开,她扪心自问,为什么我冬梅不雇佣一个人,来帮助我干活呢?

    那样,等孩子放学回来的时候,我就可以照顾孩子学习,而雇佣的工人,则暂时给我干活,等孩子学习结束了之后,我再重新回到工作的岗位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自己闲不下来,她也不喜欢养尊处优的生活,人如果没有梦想,那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呢?

    与其呆在家里懒着,还不如出去继续自己的生意,虽然忙碌,虽然累的够呛,但是每天却过的充实,过的有意思,并且活出了一个女人的自信,活出了一个女人的风采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冬梅当即决定,自己要坚持两手抓,而且两手都要硬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刚出门的冬梅,还没有来得及走上马路,她就听见谭嫂在远处喊着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冬梅扭过头去,看到谭嫂在一边朝着自己招手,一边嘴里喊着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冬梅随即走了过去,看着谭嫂正在做皮蛋瘦肉粥,她说:”谭嫂,你叫我啊。”

    谭嫂上下打量着冬梅说:”冬梅啊,我看你面色红润,精神抖擞,不像生重病啊?”

    当冬梅走进农贸市场的时候,周围卖饭的人们,都把目光朝冬梅投了过去。

    因为,这是冬梅进驻农贸市场之后,还是第一次没出来摆摊。

    冬梅坐到了谭嫂的摊点前说:”我本来就没有生病啊。”

    谭嫂把皮蛋瘦肉粥做好了之后,端给了一个客人,然后对冬梅说:”难道真的是因为张老师找你谈了心,然后你就放弃了卖饭这个事业?”

    听到冬梅竟然放弃了卖饭的事业,旁边第二排的白脸婆姨,马上伸长了脖子,竖起了耳朵。

    她仔细听着冬梅和谭嫂的对话,心想,如果冬梅真的退出这个农贸市场了,那么自己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,好事情啊。

    而第五排的皱皱脸,则喜出望外,她本来以为,自己会是第一个退出农贸市场的商户,可没有想到,冬梅竟然第一个退出去的人。

    她内心里面大笑道,真的是生意差,不如孩子的学习差啊,一旦孩子的学习差了,那么做家长的,根本就没法在这里卖饭了。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,告诉谭嫂说:”昨天听了张老师的话,我真的准备不卖饭了,可是今天早上醒来,我改变了主意,决定既要把饭给卖好,也要把孩子的学习给抓好。”

    当白脸婆姨和皱皱脸听到冬梅并不打算退出的时候,不由的大失所望。

    而谭嫂在听到冬梅决定继续卖饭的时候,甚是高兴。

    她对冬梅说:”冬梅啊,你可是咱们院子里面,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第一个站出来做生意的家庭主妇,因为有了你的勇敢站出来,所以,我们这些后来者,才有勇气出来卖饭,如果你不干了,退出了,那么我们这些后来者,也就没有信心继续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嘿嘿一笑说:”有那么夸张嘛。”

    谭嫂认真的说:”怎么没有那么夸张,我还是你给带出来的呢,如果不是你先开始在博科楼的南边卖饺子,我也不会出来在普通楼房的南边卖饺子,可以说,你是我的领路人呢,所以我说,谁都可以选择退出市场而不卖饭,唯独你冬梅不能退出,必须一直坚持下去。”

    听到谭嫂的盛赞,冬梅不好意思的说:”我又不是祖师爷,值得你们这样追捧我嘛?”

    谭嫂笑笑,顺手给冬梅也做了一碗皮蛋瘦肉粥说:”只要你不退出,继续干下去,我就高兴,来尝尝我的粥。”

    说着,谭嫂就把粥端到了冬梅的跟前。

    冬梅只喝甜味的粥,或者没有味道的粥,根本不适应咸味的,而且里面还加肉和皮蛋的粥。

    她刚喝了两口就说:”我的天呐,有生以来第一次喝这么难喝的粥,真不知道你做的这个粥,是怎么卖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谭嫂假装生气的说:”既然不好喝,怎么还有那么多人,每天过来喝我的这个皮蛋瘦肉粥啊,你真是不懂得享受口福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和谭嫂寒暄了几句之后,便朝着杜嫂

    所在的博科楼走去。

    走在去博科楼的路上,冬梅心想,上次,杜嫂主动过找自己要求工作,而这次换成了自己主动上门找杜嫂,希望她能给个面子啊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冬梅就走到了东边博科楼的二单元。

    上楼前,她看了看一楼单位的位置,那里原本住着自己一家人,可现在,已经搬进了新的住户。

    冬梅来到了杜嫂家门口,顺手敲了敲门,说道:”有人吗?”

    半晌,没有人回应,冬梅又连续敲了一会门,还是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冬梅叹了口气,心想,一定是杜嫂出去了,不然为什么没有人开门呢。

    正在冬梅准备离开的时候,杜嫂家的门突然打开了。

    可是,杜嫂只露出了半张脸说:”冬梅,原来是你啊,我还以为是谁呢。”

    话毕,杜嫂便邀请冬梅进来。

    进去后的冬梅,诧异的发现,杜嫂之所以只露出半张脸,是因为她的另外半张脸,严重浮肿,并且眼窝淤青,颧骨高高肿起。

    冬梅瞪着大眼睛,不知道杜嫂怎么了。

    只见,杜嫂难为情的对冬梅说:”哎,昨晚和老杜吵架,又被打了一顿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倒吸了一口凉气问:”她凭啥打你?”

    杜嫂叹了口气说:”没有为啥,夫妻之间嘛,难免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吵架,老杜的脾气,你也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冬梅看不过去的说:”就算老杜脾气再大,也不能动手打人啊,他把我们女人当什么呢,心里有气了,就往我们头上撒啊,我们又不是受气包。”

    杜嫂听到冬梅说话的声音大了,连忙把手指放到嘴边说:”小声点,老杜喝醉了,正在房间里面睡觉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站在客厅里面的冬梅,透过卧室的门,清晰的看到了,睡的如死猪一样的老杜,而且地上吐的到处都是呕吐物。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说:”既然老杜在睡觉,那我也就不打扰你了,我就长话短说吧。”

    杜嫂一边顺手把老杜睡觉卧室的门关紧,一边对冬梅说:”什么事情,你说吧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杜嫂,你最近闲着吧,不忙吧?”

    杜嫂说:”不忙啊,天天在家相夫教子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不忙就好,你知道,我现在在农贸市场里面卖饭,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,如果你有空的话,那么我雇你来我这里干活。”

    听到又有活干了,杜嫂高兴的说:”那太棒了,只要你随时召唤,我随时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话毕,杜嫂又说:”不是卫国在家吗,难道你还忙不过来啊?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卫国早上班去了,本来是涛涛在帮忙给我干活,可是那样会影响孩子的学习,我就准备找你过去帮忙。”

    杜嫂点点头说:”过去也好,免得天天和老杜在家吵架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你每天下午四点过来,忙到晚上十点回去,我给你管一顿饭,并且每天给你七块钱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听到一天能赚七块钱,杜嫂高兴的说:”只要你一天能够给我七块钱,不要说干到晚上十点了,就是干到晚上十二点也行。”

    冬梅笑着说:”杜嫂你放心,我说七块钱,那么一定会给你七块钱,只而且不用工作到那么晚,有你的帮忙,我估计咱们每天干到晚上十点左右,大活就干的差不多了,你走后,我再把剩下的小活,一收尾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杜嫂高兴的和冬梅握着手说:”那就太感谢你了冬梅,我又有工作了,又能赚钱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感谢杜嫂说:”我应该感谢你才对,如果你不来帮忙的话,我这个卖吃食的生意,很可能就干不下去了呢。”

    两人互相感谢完之后,冬梅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下楼的冬梅,就遇见了以前的老邻居,之前的那对年轻老师,李老师和关老师。

    李老师双眼皮大眼睛很是漂亮,她看着冬梅说:”冬梅姐,自从你搬家到干部楼之后,就很少见你啊!”

    关老师个子高,身体壮,他看着冬梅说:”冬梅姐,听说你家涛涛马上就要考初中了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到两个年轻的老师,很是羡慕他们的职业说:”是啊,涛涛今年都六年级了,马上就考初中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李老师会心的一笑说:”我刚好明年带初一的班级,说不定还给涛涛带班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眼前的李老师,很有可能就是涛涛上初中之后的班主任,冬梅高兴的说:”那太棒了啊,把孩子交给你,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李老师谦虚的说:”听说你孩子学习一直很好,我看不用我带的话,你也应该很放心啊。”

    话毕,李老师和关老师爽朗的笑着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两个年轻人,很羡慕他们的年轻和自由。

    冬梅这么个年纪的时候,还正在农村劳动呢。

    当时,她和卫国两人,一个在关中农村,一个在新疆,相隔万里,一年也就见一次面,每年在一起相处不超过三个月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李老师和关老师,从结婚开始,就能住在一起,吃在一起,睡在一起,最主要的是,他们还能工作在一起,那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尤其是当冬梅知道,李老师和关老师是通过自我恋爱,走到一起的时候,更是让她羡慕不已的说:”真羡慕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啊,竟然可以通过自由恋爱,而决定自己的人生伴侣。”

    闻言,李老师温柔的说:”两个人要在一起生活一辈子呢,如果不是自由恋爱的话,跟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,在一起生活一辈子,那该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情啊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关老师,也用磁性的声音说道:”如果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天天在一起,那岂不难受死了,对了冬梅姐,你和卫国哥,难道不是自由恋爱而走到一起吗?”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说:”我们这一辈的人,通过自由恋爱走到一起的夫妻,少之又少,我和你卫国哥,就不是自由恋爱。”

    闻言,李老师惊讶的说:”冬梅姐,难道你和卫国是奉子成婚?”

    关老师更是惊讶的说:”冬梅姐,难道卫国哥是强取豪夺?”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