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78章 放弃事业

正文 第178章 放弃事业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吃完饭后,两个孩子便走进各自的房间,开始写作业。

    冬梅则在厨房洗完碗筷之后,来到了涛涛的卧室。

    涛涛的作业写的很快,正当他奋笔勤书的时候,突然看到妈妈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来,惊奇的说:”妈妈,你怎么不准备明天卖饭的食材,而来到了我的卧室呀?”

    冬梅看着涛涛潦草的作业说:”妈妈过来监督你们两个写作业,等你们写完作业之后,妈妈再去厨房里面干活。”

    涛涛一边写着作业,一边着急的说:”妈妈,等我们写完作业了,你再干活,那岂不是要浪费好多时间?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没事,如果时间来不及了,妈妈明天就不出摊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涛涛惊讶的看着冬梅说:”妈妈你为什么不出摊啊,等我写完作业了之后,就去厨房给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冬梅拍着涛涛的脑袋说:”没事,你慢慢写吧,妈妈以后卖不卖饭,还是另外一回事儿呢?”

    听到妈妈竟然不卖饭了,涛涛瞪大了眼睛,看着冬梅说:”妈妈,是不是张老师找你谈话了,所以你才不去卖饭了啊?”

    而另外一个房子,正在写作业的娜娜,听到妈妈不卖饭了,她高兴的放下手里的铅笔,冲到了涛涛的卧室说:”太棒了,太棒了,妈妈不卖饭了,我们以后再也不用吃难吃的包子了。”

    而涛涛则反驳娜娜的话说:”娜娜,你这个傻瓜,你知道什么啊,卖饭这个工作,就是妈妈的事业,妈妈还没成功呢,怎么就能放弃自己的事业呢?”

    闻言,娜娜不说话了,呆呆的站在哥哥和冬梅的身边。

    冬梅听到涛涛话,她没有想到,小小的涛涛,竟然如此理解自己,而且还知道成功和事业。

    她笑笑说:”如果妈妈为了卖饭,而耽误了你们两个的学习,那么妈妈宁可放弃自己的事业,不卖饭。”

    涛涛皱着眉头说:”我最近的考试成绩很好啊,妈妈并没有因为卖饭而耽误我们的学业啊。”

    娜娜也说:”虽然我们三年级没有考试,但是我的作业每次都全对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听着两个孩子的话,她知道,孩子们知道学习的重要性,知道如果现在不好好学习的话,将来就没有办法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可是,即使孩子们的学习成绩没有降低,但是她觉得自己,还是在管理孩子方面,疏忽了很多。

    当冬梅把自己和张老师的所有对话,都告诉了涛涛之后,涛涛才恍然大悟,原来是自己的问题,才导致妈妈准备放弃自己的事业。

    于是涛涛给冬梅保证说:”妈妈,我以后写字一定不着急,一定一笔一划的写,然后写日记和写作文,我也不跑题了,一定按照老师给出的条条框框来写,这样老师就不会再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涛涛给冬梅已经保证了,但是冬梅仍旧摇摇头说:”虽然你保证了,可是如果没有妈妈对你的监督,仍旧是治标不治本,所以妈妈还是决定不卖饭了,专心照顾你和娜娜,监督你们的学习,把你们培养成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涛涛愣了,他突然哭了出来说:”爸爸走的时候告诉我,妈妈之所以这么努力的卖饭,就是为了挣钱给我和娜娜上大学,现在妈妈不卖饭了,我以后就没有钱上大学了。”

    话毕,涛涛伤心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涛涛哭了,冬梅却被逗笑了,原来孩子一直这么努力的再给自己帮忙,为的就是让自己多赚点钱,然后让他们将来上大学啊。

    冬梅安慰涛涛说:”傻孩子,虽然现在的大学,已经开始自费了,但是你上大学的那一两万块钱,爸爸和妈妈早就给你积攒好了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轻抚着涛涛说:”傻孩子,别哭了,如果你将来考上大学了,爸爸妈妈就是砸锅卖铁,吃糠噎菜,也要供你读完大学啊,更何况你爸爸的工资和奖金每年都在涨呢,咱们从银行里面,随便拿出一两万块钱,还是没有一点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涛涛的脸上,露出了笑容,但仍旧哽咽的说:”只要妈妈和爸爸把我上大学的钱积攒够了,那么妈妈就可以不去农贸市场卖饭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哭笑不得,心说,孩子终究是孩子,真是无比的天真和可爱。

    冬梅监督着两个孩子把作业写完,然后又看着他们把之前学过的复习了一遍,并且把明天要学的内容,预习了一遍之后,冬梅才彻底放心了。

    九点钟,两个孩子洗漱完之后,便躺到床上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而冬梅在洗漱完之后,则习惯性的走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她看着厨房里面,没有开动一样活,她才反应过来,自己明天不出摊卖饭了。

    熄了灯之后,冬梅一个人躺在大床上。

    她睁着一双黑黑的眸子,看着天花板上,马山就要掉下来的墙皮,心说,冬梅啊冬梅,你真的做好,放弃自己事业的准备了吗?

    在疑问声中,冬梅不知不觉的进入了梦乡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四点钟,冬梅准时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像往常一样,她冲进卫生间,急匆匆的洗漱完之后,就开始在厨房里面忙活。

    可是当她看着空空如也得大面盆时,才知道,今天不出摊,今天休息。

    显然,已经习惯了忙碌生活的冬梅,突然这么猛的休息下来,她一时半会儿,还有点适应不了。

    冬梅又重新回到了床上,她努力的闭住眼睛,准备一觉睡个大天亮。

    可是,躺在床上的冬梅,酝酿了半天,却始终没有办法睡着。

    她翻来覆去,辗转反侧,终于从床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床上爬起来的冬梅,先是在床边坐了一会,然后她看着窗外蒙蒙黑,心说,往日里的这个时候,厨房的灯已经亮了,自己正在里面热火朝天的忙碌呢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自己虽然醒来了,可是却呆在房子里面无所事事。

    冬梅在房子里面转了一圈,然后把孩子的脏衣服,以及自己的脏衣服,全部拿了出来,坐在卫生间里面开始了洗衣服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衣服就洗完了。

    冬梅看看表,还没有到时间,于是她又开始打扫卫生。

    直到冬梅把全家的卫生都打扫出来,天还没有亮。

    冬梅把簸箕里面的垃圾,倒进了垃圾桶里面,然后透过窗户

    户,想看看外面,有没有往农贸市场上搬东西的家属。

    可是看了半天,一个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冬梅感叹,平时起床,自己在厨房里面忙活的时候,时间过得那个快啊,自己总是感觉时间不够用,还没有干什么,已经到了六点半。

    可是今天,自己却感觉时间出奇的慢,甚至已经慢到了一种让冬梅发指的地步。

    她心里总感觉,时间是不是真的停止了,不然为什么会过得如此之慢。

    冬梅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,然后把厨房的大灯拉亮,什么也不干,就是坐在里面,看着冰冷的案板,和已经生锈了的液化气罐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当冬梅坐进厨房后,世间却出奇的快了,不一会就到了六点半。

    冬梅站了起来,打开窗户,她清晰的看到,谭嫂正骑着一辆三轮车,而三个女儿则跟在后面,推的推,扶的扶,正在往农贸市场进发。

    看到谭嫂的那一瞬间,冬梅仿佛感觉整个厨房都热了起来,蒸笼的热汽,烧开水的蒸汽,稀饭的香气,弥漫在整个厨房里面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仔细一看,整个厨房里面,不仅没有生火,更不要说包子和稀饭的香气了。

    冬梅默默的走出了厨房,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卧室。

    冬梅躺在床上,茫然的看着不大的房间,她不知道,自己的内心里面,具体再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两个孩子陆续起来了,他们洗漱完毕后,像往常一样走出了家门,来到了农贸市场,准备在妈妈的摊点上,喝稀饭吃包子。

    可是,当两个孩子背着书包来到农贸市场上,妈妈每天摆摊的那个位置的时候,却发现空空如也,这才想起来,妈妈并没有出摊。

    而当谭嫂看到涛涛和娜娜出来后,惊奇的看着两个孩子说:”冬梅呢,怎么还没有往出搬东西啊,眼看早市就要开始了,再不搬东西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涛涛和娜娜背着书包,一边往回返,一边回答谭嫂说:”谭阿姨,我妈妈今天休息,她不出摊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冬梅休息,谭嫂的第一反应,可能是冬梅病了,而且病的可能还比较严重,因为按照冬梅的性格,她哪怕感冒发烧,只要她不倒下,她都会坚持出摊,坚持卖饭。

    于是,谭嫂追问两个孩子说:”你妈妈是不是病了,不然为什么不出摊啊?”

    涛涛摇摇头说:”没有,我妈妈昨天晚上说她以后再不卖饭了,所以今天就没有出摊。”

    闻言,谭嫂瞪大了双眼,看着两个孩子说:”冬梅的生意在这个农贸市场上,不是最好,也是第二号啊,她为什么就不卖饭了呢?”

    涛涛说:”妈妈说要照看我和娜娜的学习,所以才不卖饭了。”

    谭嫂感觉不可思议的说:”我天天卖饭,我的三个孩子,我从来没有特意管过学习,他们不都学习挺好的嘛,冬梅怎么就开始管你们的学习了呢?”

    涛涛说:”张老师昨天叫我妈妈去学校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谭嫂明白了些什么,因为张老师同样也把自己往学校叫过。

    于是她对两个孩子说:”既然冬梅没有出来摆摊,那你们两个来我的桌子上吃饭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谭嫂就给两个孩子又是下着馄饨,又是打着醪糟汤。

    涛涛和娜娜虽然常常混迹在这个农贸市场,可是两个孩子除了冬梅做的饭之外,从来没有吃过其他人家的饭。

    当涛涛和娜娜看到可口的馄饨和醪糟蛋的时候,馋的流出了口水。

    虽然两个孩子很想吃谭嫂的食物,可是孩子们却想起了冬梅常常教育他们的话,不能随便吃人家的饭,那样是很没有礼貌的。

    于是,涛涛和娜娜一边咽着口水,一边谢谢谭嫂说:”谢谢谭阿姨,我和娜娜还是回家去好妈妈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两个孩子便朝家走去。

    而谭嫂端着已经从锅里捞出来的馄饨,还没等叫住两个孩子,孩子们就已经走远了。

    回家后,涛涛和娜娜走进冬梅的卧室,看到冬梅正穿着衣服躺在被窝里面,两人好奇的互相看了看。

    娜娜顺手把右手食指放到了冬梅的鼻子下面,感受着妈妈的气息,然后对涛涛说:”哥哥,妈妈怎么不呼吸了啊,妈妈该不会死了吧?”

    闻言,涛涛吓的大惊失色说:”你乱说什么呢。”

    说着,涛涛也把指头伸到了冬梅的鼻子底下,学着电视剧里面的方法,感受着妈妈的呼吸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