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77章 永远的梦

正文 第177章 永远的梦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张老师看到冬梅突然沉默了,她拍了拍冬梅的肩膀说:”崔涛妈妈,崔涛妈妈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从沉思中缓了过来,她看着张老师说:”张老师,您说的这个措施,确实是个办法,不过你得给我点时间,让我回家好好想想。”

    张老师看到冬梅是个通情达理的家长,便鼓励她说:”孩子将来出息了,比什么都重要,作为女人来说,一定要舍得为了丈夫和孩子,放弃自己的事业,甚至是放弃自己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在那个时代,黄土高原偏僻的一隅,女人的地位,远远没有今天这么高大,也远远没有今天这么独立自主。

    这里的主流文化还是认为,女人可以没有事业,可以没有幸福,甚至可以没有健康,但是只要丈夫或者孩子成功,那么这个女人就算是成功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却不这样想,显然,她的思想,远远的超过了那个时代的黄土高原的一隅。

    冬梅是个追求经济独立,和事业有成的女性,在这个不大的钻一家属院子里面,可以提供给自己去拼搏去奋斗,并且还能给两个孩子做饭的事业,那便是去农贸市场卖饭了。

    同时,也只能是在农贸市场卖饭了。

    因为,除了这里,别处也没有什么工厂,或者项目提供给冬梅。

    张老师把心事重重的冬梅送到了学校门口说:”这次叫家长的目的,就是为了让你为孩子的教育而做出牺牲,你回去之后,好好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冬梅疲惫又无助,她一边走出学校,一边询问张老师的最后一个问题,她说:”张老师,往常叫家长,都是由孩子报告给父母的,怎么今天,却是由班长来告知了我呢?”

    张老师笑笑说:”我给涛涛说了啊,让她叫你来学校,我有事情要跟你谈,可是涛涛告诉我,说你特别忙,并且还没有档期,没法,我只能让其他的孩子,去给你传达着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哭笑不得,看着张老师说:”我一个卖饭的家庭主妇,哪里还有什么档期不档期的,这个孩子,真是拿他没办法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回到家里后,习惯性的系上了围裙,走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可是,当她刚从塑料袋子里面拿出食材,张老师的话却出现在了她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冬梅在厨房里面站了三分钟,一样活也没有干。

    她呆在厨房里面,坐也不是,站也不是,更无心去准备第二天的卖饭。

    半晌,冬梅把刚买回来的食材,全部放进了冰箱里面,然后自己也从厨房走了出来,坐在了沙发上,等待着涛涛的放学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冬梅,很快就睡着了,她做了一个熟悉的梦。

    这个梦始终在困扰着冬梅,她不知道做过多少回了,可是现在,她依然在做这个逃不开的梦。

    她梦到自己正坐在高考的考场里面,手里拿着笔,冥思苦想着一道自己不会坐的数学题。

    眼看考试的时间马上就要到了,高考马上就要结束了,可是自己仍旧没有答出来这道题。

    冬梅异常着急,她着急的都快要哭出来,因为这道题的失败,可能就意味着自己高考的失败,而且自己朝思梦想的大学,难道就要这样失之交臂了吗?

    眼看收卷子的考官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跟前,可是自己还没有把题答出来,冬梅着急的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就在她哭出来的一瞬间,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,正在喊叫着自己:”妈妈,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啊?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们放学了,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一边从睡梦中惊醒,一边心里面混沌的想,为什么有人在叫我妈妈,为什么有人叫我做饭,难道我已经结婚了,而且有了孩子,可是我的高考还没有结束啊?

    猛然间,冬梅睁开了眼睛,她看着站在眼前的儿子涛涛和女儿娜娜,才慢慢的从梦中苏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,自己的高考终是失败了,大学终究自己失之交臂了。

    也许自己补习一年,或者两年,就能考上大学,进入象牙塔,成为一名大学生。

    将来毕业之后,分配到工作,成为一名工人阶级。

    那时,自己可以骄傲的给旁人宣布了,我冬梅也拥有了一份工作,而且是正式的工作……

    “妈妈,你怎么哭了啊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你的眼角为什么流出了眼泪?”

    半晌,冬梅终于彻底从梦境回到了现实。

    她一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,一边站了起来,看着孩子说:”没事,妈妈刚才做了一个梦,梦见妈妈正在高考。”

    闻言,涛涛数了数指头说:”妈妈,你都高考完十七年了吧,怎么还梦见高考啊?”

    冬梅一边走进厨房,给来两个孩子做饭,一边回答涛涛说:”妈妈自从高考失败后,就一直做着高考的梦,虽然现在已经三十七岁了,可是还在做这个梦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摇摇头,叹了口气说:”虽然妈妈的高考失败了,可是妈妈希望你们两个的高考,都能够成功,并且成为一名大学生。”

    闻言,涛涛马上给冬梅保证说:”妈妈,你放心,我将来一定考上大学,给妈妈争光。”

    由于涛涛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,所以他有这个自信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而娜娜的学习成绩,却始终处于班级的中游,有时候甚至会下降至下游,所有她没有涛涛的那种自信。

    她说道:”妈妈,我一定加油,也像哥哥一样,成为一名大学生。”

    虽然现在,兄妹两人比起来,涛涛要优秀的多,可是,当高考结束后,娜娜则考取了理科类一本大学,而涛涛却只考取了一个普通的二本类大学。

    冬梅走进厨房,把昨天剩下的包子,从冰箱里面取了出来,放进蒸笼里面蒸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,她又把昨天卖饭剩下的稀饭,从盆里舀进锅里,打开液化气煮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种天天吃剩饭的日子,自从冬梅开始在农贸市场卖饭之后,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每天的伙食基本不变,就是剩下什么,全家吃什么。

    涛涛和娜娜已经厌恶极了吃包子,就像之前吃饺子一样,已经到了一种深恶痛绝的地步。

    当冬梅端着稀饭和包子走上餐桌的时候,涛涛和娜娜顺势捏住了

    鼻子,因为两个孩子已经到了,闻到包子的气味,都受不了的地步。

    涛涛捏着鼻子,看着冬梅放到桌子上的小笼包子和稀饭,不高兴的说:”妈妈,今天又吃包子和稀饭啊?”

    娜娜也跟着说:”妈妈,就不能吃点别的饭吗?”

    冬梅耸耸肩,无奈的说:”昨天剩下这么多包子,咱们不吃,难道扔掉去啊?”

    涛涛虽然已经很饿了,可是他只喝稀饭,却不吃包子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说:”既然包子这么多,我们为什么不把多余的包子给扔掉。”

    娜娜也说:”扔了包子,我们吃米饭,吃搅团,吃麻食……”

    冬梅拿起一个小笼包子,吃着说:”这么好的包子,可都是精白面和大肉做成的啊,要是就就这么扔了,多浪费粮食,多可惜,简直就是犯罪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便带头吃掉了一个包子。

    虽然冬梅也已经把包子吃到腻了,可是她知道,如果自己不带头吃掉这些剩下的包子,那么嘴馋的两个孩子,更不会吃了。

    涛涛没有办法,艰难的拿起了一个包子,放到了嘴边,说:”哎呀,什么时候才能结束这种天天吃包子的日子啊?”

    娜娜也学着涛涛的样子,为难的拿起了一把包子,放在嘴边说:”我最不喜欢吃包子了。”

    话毕,两个孩子就开始吃包子。

    冬梅一边吃着包子,一边给两个孩子说:”妈妈小时候,哪里有你们这么幸福,不要说吃肉包子了,就是连窝窝头有时候都没得吃。”

    涛涛吃完了一个包子,又拿起了一包子说:”窝窝头多好吃,我宁可天天吃窝窝头,也不吃肉包子。”

    娜娜看着冬梅说:”妈妈小时候好幸福,窝窝头多好吃的,还是甜的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使劲吃着剩下的小笼包子,即使她已经吃饱了,仍然吃着包子,因为她不想浪费粮食,那么是一丁点粮食。

    冬梅使劲咀嚼着包子,然后使劲给胃里咽着说:”妈妈小时候,有一段时间,家里面没有粮食,天天靠吃南瓜过活呢,你们现在,哪里有缺粮食的时候,你们这些八零后啊,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南瓜,涛涛和娜娜异口同声的说道:”南瓜多好吃的,又甜又软,我们宁可天天吃南关,也比吃包子强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到涛涛吃了四个小笼包子,娜娜吃了三个小笼包子,还剩下四个小笼包子。

    冬梅拿过来水杯子,看着四个小笼包子说:”最后这四个包子啊,就靠水往下噎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端起水杯子,一口包子,一口水,将那最后的四个包子,全部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看到所有包子都解决了,冬梅终于如释重负,她笑笑说:”终于把剩下的包子给吃完了,我们没有浪费一粒粮食,真幸福。”

    涛涛和娜娜很不理解妈妈的所作所为,他们觉得,包子扔了就扔了啊,明天继续包就好了,面粉可以去粮店里面买,大肉可以去屠宰场买,肉馅里面的蔬菜,农贸市场里面就能买到,为什么不把那些卖不掉的包子给扔掉呢?

    而对于冬梅来说,两个从来没有挨过饿的孩子,是永远不会明白挨饿的痛苦和粮食的珍贵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