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64章 家庭角色的互换

正文 第164章 家庭角色的互换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下午,卫国从街上采购完食材回来,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时的冬梅,已经系上了围裙,开始在厨房里面忙活了。

    自从冬梅入驻了农贸市场,增加了许多新的吃食之后,她的生活就变的异常忙碌。

    早上五点起来,开始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七点,准时把家当搬到农贸市场。

    七点半之前准时开张。

    此时,上班的工人和上学的孩子们,已经抵达农贸市场,开始吃早饭了。

    虽然,冬梅在早上的时候只卖一种食物,那就是稀饭,但是冬梅仍然很准时的开张,哪怕一个早上,只能卖出去几碗稀饭。

    从中午十一点半开始,随着工人的下班和学生的放学,冬梅就开始进入了最繁忙的状态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到十二点半左右的时候,是整个农贸市场人最多,最忙的时候。

    渐渐的,等过了中午十三点之后,客人就会越来越少。

    等过了十三点半,基本就没有什么客人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冬梅卫国和两个孩子,才开始吃饭。

    吃完饭,刚好到下午十四点,两个孩子上学,卫国上班。

    大人孩子们都走后,冬梅一个人,花半个小时洗漱餐具和收拾东西,再花半个小把所有东西都搬回家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已经下午十五点了。

    冬梅迅速趟在床上,抓紧时间睡觉。

    有时候,她睡两个小时,有时候她睡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而卫国则会在下午五点之前,把所有食材从县里给冬梅采购回来。

    冬梅为了保证食材的新鲜,每天只买一点点,够当天用就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,这就要求冬梅必须天天去采购。

    卫国回来后,大概从五点半算起,冬梅就又开始忙了。

    她既要准备一家四口人的下午饭,还要准备第二天卖饭的食物。

    一旦进入晚上,冬梅基本就连轴转,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她会一直忙到晚上十点左右,才能把第二天要卖的东西,全部准备到位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已经累到虚脱的冬梅,会抓紧时间洗漱。

    冬梅洗漱完了之后,赶紧上床睡觉,不然她真担心第二天起不来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冬梅,虽然很累,但是她还是很庆幸,庆幸卫国可以帮助自己去县里采购食材,庆幸卫国可以帮着自己照顾孩子,洗衣服,干家务……

    而自己则成了真正的职业女性,每天忙的不可开交。

    自从冬梅入驻农贸市场,火力全开的卖饭之后,卫国和冬梅的家庭角色,就迅速的发生了反转和互换。

    由以前的卫国主外,冬梅主内,变成了现在的冬梅主外,卫国主内。

    用现在的话说,就是冬梅负责赚钱养家,卫国负责貌美如花。

    冬梅在主外的同时,也体会到了赚钱养家的不易,深深感受到了卫国的不容易。

    不过,冬梅倒是很享受这种女主外,男主内的生活,虽然赚钱养家很累,很辛苦,但是每天心情是美丽的,尤其是每天回家数钱的时候,更是幸福到手抽筋。

    由于冬梅主外,卫国主内,所以夫妻两人的关系,也开始慢慢的发生了微妙的变化。

    以前,每当卫国从钻井队回到家的时候,他就像个大爷似的,往沙发上一坐,或者往床上一趟,双手一摊,长吁一口,说声好累啊,冬梅就会主动过来服侍卫国,又是给卫国端茶,又是给卫国倒水的,甚至有时候还给卫国换拖鞋,而卫国则是对冬梅胡来喊去:”冬梅,给我拿个毛巾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冬梅,口渴了,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“冬梅,怎么有点饿了,拿个馒头过来。”

    这下,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风水轮流转,突然间轮到冬梅享受了。

    每天,当冬梅从农贸市场回来,她都累的半死。

    只要卫国在家,冬梅都会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或者像个僵尸一样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而卫国则会像个佣人一样,默默地过来,把冬梅的臭鞋脱下来,给她换上拖鞋。

    而冬梅则像个大爷一样,躺在床上,对卫国呼来喝去。”卫国,我今天站了一天了,怎么感觉腿好麻啊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卫国会很识相的过来,给冬梅捏捏小腿,揉揉大腿。

    “卫国,我老是低着头拉面,颈椎怎么感觉活动不灵活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,卫国会过来,让冬梅趴在床上,开始了对冬梅的全身按摩。

    他先是捏冬梅脖子上的肌肉,接着捏冬梅肩膀上的两块斜方肌,背部的背阔肌,腰部的腰肌,最后到屁股上的臀大肌……

    一顿按摩下来,冬梅感觉舒服多了,她便坐起来,眯着眼睛对卫国说:”瞌睡死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卫国会很识相的帮闭住眼睛的冬梅把衣服脱了,然后伺候着她钻进被窝,再给她盖好被子。

    当冬梅睡着后,卫国就把冬梅脱下来的脏衣服,臭袜子,一件一件的洗。

    洗完了冬梅的衣服,卫国又开始洗孩子的衣服。

    洗完所有人的衣服,卫国便开始收拾家务,打扫卫生,把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。

    完了,卫国就骑上车子,按照冬梅之前写好的纸条,去街上采购食材。

    冬梅一觉醒来,会端起卫国已经放在床头的凉白开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喝完水,冬梅感叹道,怪不得男人都喜欢出去赚钱,都喜欢主外,而不喜欢主内,原来被人伺候着的感觉,真心爽啊,甚至还有一种上瘾的感觉。

    正当冬梅沉寂在自己的思绪中的时候,睡在她旁边的卫国,看着冬梅说:”嗨,我说你想什么呢,都几点了还不睡?”

    听到旁边的卫国也没有睡着,冬梅翻了个身子,转了过来,看着卫国说:”卫国啊,我问你一个问题,你可要老实回答我。”

    卫国打了个呵欠说:”什么问题,你经尽管问吧,问玩赶紧睡,不然,明天一天你怎么撑的下来。”

    冬梅靠近了卫国,两人挨的很近,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觉得到。

    冬梅说:”卫国,我怎么发现,自从我开始主外之后,你和我说话的语气都客气多了呢,不仅不和我吵架了,也不和我顶嘴了,就是反驳

    ,和反对的我的话,你都不怎么说了,总是在我面前,一副俯首称臣了样子,而且什么都听我的,我说卫国,你是不是被冬梅给彻底征服了啊?”

    闻言,卫国差点从床上掉下去,他看着冬梅说:”我又不是女人,你干嘛征服我?”

    冬梅炯炯有神的看着卫国说:”那你为什么最近这么听话,而且一点男人味都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卫国再次被冬梅的话给噎住,他说:”都不是了,我每天看着你一个女人,从早忙的晚,知道你很辛苦,实在不忍心让你多说话,所以我就保持和你一个基调了,你说什么,做什么,我都顺着你,就是为了让你少说话,多休息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终于懂了,原来卫国并不是因为自己赚钱多了,而对于自己产生了敬畏,他只是想让自己不要那么疲惫,多点时间休息而已。

    冬梅很感动,她知道卫国是个少言寡语,而且很爱自己的人。

    可是她没有想到,卫国竟然还这么贴心,为了让自己多休息,连自己一个男人说话的方式都变了。

    冬梅仔细想想,自从自己开始在农贸市场做生意以来,好像两人真就没有斗过嘴,就更别提吵过架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冬梅突然意识到,卫国为了让自己好好休息,竟然每天晚上连滚床单的事情都忍了。

    可是,男人家毕竟和女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女人可以忍,而且不会很痛苦。

    可是,男人天生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,如果没有夫妻生活的话,肯定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卫国,提醒卫国说:”卫国,你想不想和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道一半,冬梅害羞的等着卫国主动过来抱住自己,然后自己顺势一滚进入他的怀抱。

    可是,卫国却没有听明白冬梅的话,他直截了当的说:”以前在山上的时候,几个月才见一次,我肯定想你了,现在天天在一起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还有什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说,见过榆木疙瘩,还没有见过卫国这么榆木疙瘩的男人,连女人的暗示都不明白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继续暗示着卫国说:”我们在一起睡了这么久了,难道你也没有想玩点什么其他花样?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脸蛋通红,等待着卫国行动。

    可是,卫国却翻了个身子,背对着冬梅说:”都这么晚了,去哪里玩啊,等明天了,我带着你和孩子去县里玩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额头上冒着冷汗,心说,这死卫国,到底是在装傻,还是真傻,难道不知道女人三十如狼,四十如虎吗?

    冬梅本来就是个急性子,三句话不对就直接开火。

    她看到,不论自己怎么提醒卫国,卫国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气愤的直接掀开被子坐了起来,指着卫国的脑袋,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,说:”卫国,老娘说了半天话了,简直就是对牛谈情啊,你现在怎么变的这么笨,这么傻。”

    冬梅的话还没有说完,她就听到了卫国打呼噜的声音。

    冬梅气的躺进了被窝,心里咒骂着卫国。

    可是,冬梅听着卫国的呼噜声,觉得不对啊,卫国平时睡觉是不打呼噜的,今天怎么就打起呼噜来了?

    这个家里,睡觉打呼噜的人,好像只有自己一个人吧。

    正当冬梅诧异的时候,卫国突然掀开被子,如饿虎扑食一样钻进了冬梅的被窝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冬梅才知道,卫国一开会就听懂了自己的话,只不过他一直在逗自己而已。

    卫国不是傻,而是大智慧啊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