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62章 生意很好

正文 第162章 生意很好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一段时间下来,冬梅对搬家到农贸市场后的生意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相比在博科楼南边摆摊卖饺子的时候,现在的生意,简直要好太多,而且赚到的钱也比之前多的多。

    按道理生意不错,冬梅就应该满足了,可是冬梅并不满足于眼前的收益。

    因为她发现,自己还有提高的空间。

    冬梅发现,第一家卖肉夹馍的红脸婆姨,和第二家卖小笼包子的白脸婆姨,她们基本都是从早上就开始开卖,一直能卖到中午结束。

    而冬梅则是在早上没有什么生意,呆呆的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因为她的摊位所卖的饺子,麻食,刀削面,拉条子,油泼面等等,一般情况下,只有到中午的时候,客人才会来吃。

    而早上的时候,客人一般不会吃饺子和面食。

    冬梅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很高的人,她觉得,既然出来做生意卖吃食,那么就要把自己的能量发挥到极致,不然,就不要出来做生意。

    冬梅觉得,与其早上站在那里等待,还不如再增加点什么别的食吃食,好让自己的早上,也忙活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是个工作狂,她特别喜欢那种持续,连轴转的感觉,只有那样,她才觉得充实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冬梅每天都在农贸市场里面观察。

    她发现,纵观整个农贸市场,唯独卖肉夹馍的和卖小笼包子的生意,会一直从早上持续到中午,而其他的生意,基本都是间断性的,并不能持续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肉夹馍和小笼包子,心说,既然肉夹馍和小笼包子的生意这么好,自己为什么不加入进去呢?

    冬梅仔细研究着肉夹馍和小笼包子。

    她发现,卖肉夹馍做起来比较麻烦,而且对手艺要求高。

    如果要卖肉夹馍,自己首先得有一个大铁皮桶子,并且还要掌握好,铁皮桶子里面燃烧的温度,如果火势太小,那么夹肉用的饼子,根本烤不熟,如果火势太大了,那么饼子就会被烤焦或者烤的太过于硬,而影响口感。

    就算过了烤饼子这一关,那么饼子里面所夹的肉,可是用十几年的老汤给卤出来的,冬梅一没有老汤,二也不会卤肉。

    冬梅从小在关中平原长大,而那里的人吃肉很少,或者基本不吃,所以她从来没有卤过肉,更不要提用老汤来卤出可口的肉了。

    冬梅想了半天,觉得这个生意自己干不了。

    转头,冬梅又开始研究起了隔壁的小笼包子。

    相比肉夹馍来说,小笼包子要简单的多。

    而且,小笼包子和冬梅卖的饺子有着异曲同工之处。

    虽然一个是饺子,一个是包子,可是两种食物,都是用肉馅或者素馅儿给包起来的,只不过一个是用饺子皮给包起来的,而另外一个是用包子皮给包起来而已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冬梅马上就在脑海里面呈现出了自己包包子的画面。

    而隔壁的小笼包子,之所以比饺子卖的世间长,卖的好,主要是因为包子有好多的优点。

    比如,早餐大家常吃包子,可是却没有听过谁早餐吃饺子。

    包子可以装在塑料袋子里面带走,并且可以一边走,一边直接用手捏着吃,而饺子却不行。

    包子可以为那些赶时间的工人,提供很大的便利,饺子就不行。

    最后一项,包子可以提前蒸好,放在蒸笼里面等着,如果有客人来吃,大可以随时端出来,这就大大的节省了时间,可是如果饺子却不能提前煮好,必须当下煮才行,这就大大的减少了饺子的方便性。

    不比不知道,一比下一跳,冬梅当即决定,马上入手包子这一行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自己入手包子这一行的话,还面临着两个解决不了的问题。

    第一个问题是,蒸小笼包子的蒸笼,从哪里卖来?

    那时,买东西只能去实体店慢慢的寻找,难度很高,不像现在,坐在家里,登录淘宝,一分钟就能搞定。

    蒸小笼包子,对蒸笼的要求很高,必须是那种专业的蒸笼才行,这着实难住了冬梅。

    第二个问题,隔壁的白脸婆姨,先于自己卖小笼包子,如果自己突然插入进去的话,会不会引起不必要的纠纷?

    另外,冬梅不知道农贸市场里面,有没有规定,是否同意,一个摊点照抄另外一个摊点的创意。

    正当冬梅为难的时候,每天中午都过来农贸市场巡查的白主任,突然坐在了冬梅的摊点上。

    冬梅知道,白主任有个习惯,就是早不来,晚不来,偏偏趁着每天中午,大家卖饭的时候过来。

    白主任爱占小便宜,每当他这个时候来,都能吃一顿免费的午餐,何乐而不为呢?

    冬梅看到白主任坐在了自己的摊点上,忙热情的接待白主任说:”白主任来了,您坐,您想吃点什么,尽管吩咐我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先给白主任倒了一杯水。

    显然,相比周围的商贩,冬梅要热情的多。

    而冬梅之所以热情,也是有她的难言之隐。

    如果冬梅不热情,那么白主任就有可能翻脸,那么,自己好不容易给谭嫂争取来的机会,可就要白费了啊。

    白主任溪流的喝着水说:”冬梅,告诉我,你这个摊点上,什么食物最好吃。”

    冬梅给白主任推荐着说:”那当然是油泼拉条子了,给面上撒上切成沫子的葱姜蒜,然后把烧沸的清油,给面上一泼,你就别提有多好吃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的描述,听得白主任流出了口水,他说:”那还等什么呢,快给我来碗油泼拉条子呗,另外给面上,一定要倒上辣椒面子,我这个人爱吃辣子,一定要越辣越好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赶紧给白主任做油泼面。

    她知道,白主任是个小肚鸡肠的人,哪怕得罪了天王老子,都不能得罪白主任。

    冬梅一边做着饭,一边试着问白主任说:”主任啊,咱们这个农贸市场,由你全权管理吧。”

    白主任拍着桌子说:”那肯定了,不由我白主任管,谁来管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那就好,那我想问白主任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白主任说:”随便问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咱们这个农贸市场里面,有没有规定,一个摊点

    不能学习另外一个摊点的食品花样啊?”

    白主任摇摇头说:”这是个什么狗屁规定,没有,从来没有,哪怕你从第一家开始复制,每天复制一个,知道复制完所有卖的吃食,也没有人说你,他们又没有申请专利,凭什么你不能学?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心里简直乐开了花,她高兴的对白主任说:”白主任啊,那我明天就准备卖小笼包子了,你可要支持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冬梅要卖小笼包子,白主任高兴的说:”你能卖小笼包子,那就太好了啊,我就爱吃小笼包子,可是隔壁那个卖小笼包子的白脸婆姨,她是当地的老乡,太不注意卫生,看着就脏,更别提有胃口去吃她的小笼包子了,你冬梅是职工的家属,至少在食品卫生方面,把控的比她好,以后我会常来你的摊点光顾的。”

    只听到油泼到面上后,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,油泼拉条子就做好了。

    冬梅给白主任端到了跟前,并且把筷子和面汤也准备好了,可谓服务周到。

    白主任把一碗面搅了搅,搅拌均匀之后,迫不及待的送进了口中。

    由于刚烧出来的油太烫,而白主任没有把面挑起来晾一晾就直接吃。

    只见,白主任被烫的直翻白眼,他忍痛吃下了那口面后,把舌头从嘴里吐了出来,像个哈巴狗一样,晾着舌头对冬梅说:”冬梅,你这面真好吃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最喜欢听到的话,就是食客夸赞她做的饭好吃,这不仅是对她厨艺的肯定,更是对她这个摊点的认可。

    冬梅高兴得随口说道:”只要白主任喜欢吃,那么就欢迎白主任常过来吃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突然发现,自己说错了话,因为白主任在这个农贸市场上吃饭,从来都是不给钱的。

    他过来吃一次,两次还可以,如果天天过来吃,那还了得,小本买卖,哪里受得了白主任如此任性。

    闻言,白主任一愣,心说,自己刚准备告诉冬梅,自己准备在冬梅这里办个月票,每天过来吃呢,可没有想到,冬梅竟然主动邀请自己过来吃面?

    当然,我白主任虽然爱贪小便宜,但是我白主任可是逆反心理很严重的,你不让我在你的摊点前免费吃饭,我偏在你的摊点免费吃饭。

    你让我在你的摊点免费吃饭,我偏要在你的摊点付费吃饭。

    于是,白主任说道:”冬梅啊,既然你这么热情邀请我天天到你的摊位吃饭,那我也盛情难却,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听到白主任的话,瞬间心里面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难受,心说,自己只是随口说说,没有想到,白主任竟然真的当真了。

    既然白主任当真了,那咱也没有办法,就给他免费吧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说道:”那我就欢迎白主任天天来我这里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白主任听着冬梅的话,心里美滋滋的,不一会儿就吃完了一大碗面。

    吃完面后,白主任从口袋里面掏出钱,就要给冬梅付面钱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白主任要付钱,突然一楞,心说,这个白主任,吃饭是从来不给钱的丫,今天是怎么了,突然要给钱?

    难道白主任对我这个摊点有意见,要收拾我冬梅?

    不然,为什么他吃别人家的饭,都不给钱,而吃我冬梅的饭,偏偏要给钱?

    当然,白主任的钱,我冬梅是绝对不能收的,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啊。

    冬梅推拖着白主任的钱说:”白主任,您能来我这里吃饭,是您对我的信任和支持,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,以后你就天天来我的摊点吃饭吧,我每天都给你免费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主任笑笑说:”以往我去别人的摊点吃饭,大家虽然表面上欢迎我,但是我能看出来,他们的眼神里面,都是一万个不情愿,可是我白主任在你冬梅这里,却是确确实实地感觉到了被真诚的接待,和真诚的免费,我白主任也是有血有肉,有情有义的人,既然你不收我的钱,那么我偏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主任就把一百多块钱,塞到了冬梅的手里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自己拗不过白主任,便收了白主任的一百块钱。

    她匆忙给白主任找钱。

    白主任看到冬梅在给自己找钱,忙说:”冬梅,我准备在你这里办个月票,天天来你这里吃面呢,这一百块钱够不够啊?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更是喜出望外,心说,白主任今天是怎么了,难道良心发现了,我们这些做生意的家庭妇女,既要相夫教子,还要起早贪黑的做生意,难道他知道我们的辛苦和不容易了?

    冬梅客气的对白主任说:”白主任,一碗面三块钱,一个月也就九十块钱,你真的给多了啊。”

    平时吝啬惯了的白主任,今天突然变得特别大方,他摆摆手说:”那十块钱,就当是你的小费了,你就收下吧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更是感觉不可思议,心说,难道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?

    从来一毛不拔的铁公鸡白主任,今天竟然从身上拔下了毛,真不敢想象啊。

    白主任走后,左邻右舍卖饭的妇女,都瞪大了眼睛看着着冬梅,不敢想象刚才发生的一幕。

    谭嫂直接冲到了冬梅的跟前说:”冬梅,你不想混了呀,白主任的钱你竟然也敢收,这不是老虎嘴巴上拔毛吗?”

    冬梅笑笑说:”白主任楞是把钱给我,我不收也没有办法啊。”

    谭嫂担心的摇摇头,替冬梅担忧的说:”冬梅,你的胆儿也是忒大了吧,我看你是摊上事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安慰谭嫂说:”没事儿谭嫂,这件事儿别认的那么真,说不定白主任还突然良心发现,从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,变成了一个善良的好人呢。”

    闻言,谭嫂觉得冬梅太善良,太简单,太单纯,把一个人看的太过于单一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冬梅说:”冬梅,如果以后,白主任因为这件事过来找你的茬儿,我谭嫂可不是吃素的,照样抄起擀面杖,照着他的脑袋打下去,把他给打翻在地,替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都没听到谭嫂又要动用暴力,冬梅赶紧拉住谭嫂说:”谭嫂,我们以后有话好好说,千万不敢再动用暴力了,不然你我,都在这个农贸市场呆不下去啦。”

    闻言,谭嫂不以为然得说:”这个地方,龙蛇混杂,欺软怕硬,像我们这样的弱势群体,唯有以暴制暴,才能出暴安

    良。”

    冬梅听着谭嫂的话,心里默默地祷告,谭嫂我已经为了你上次的暴力行为买单了,并且付出了几百块钱的代价,之所以我没有告诉你,为的就是让你开开心心的把生意做下去,如果你再犯一次同样的错误,那我冬梅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