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61章 旗开得胜

正文 第161章 旗开得胜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当冬梅和谭嫂把做饭的家当从家里面搬到位置上后,皱皱脸也搬着东西过来了。

    皱皱脸在看到冬梅后,冷冷的看了冬梅一眼说:”冬梅,你就好好的和谭嫂混在一起,她马上就要被开除出这里了,难道你不知道吗?”

    话毕,皱皱脸看着冬梅,阴险的笑着。

    冬梅已经在白主任那里活动过了,她知道谭嫂不会被开除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还是假装不知道,看着皱皱脸说:”谭嫂是个好人,而且没有丈夫,一个女人带着三个未成年的女儿生活,你难道就不觉得她可怜吗?”

    相比冬梅的善心,皱皱脸一点反应也没有,她冷冷说:”谁让她想打我,结果打到了白主任的头上,我看她是活该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还不是你故意挑事,如果不是你挑起来的事儿,哪儿会发生打架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皱皱脸说:”我挑起来的事儿吗,我看你们两个就是狼狈……”

    皱皱脸的话说道一半,突然停止了。

    冬梅转头一看,谭嫂抱着一个大铁盆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冬梅感叹,皱皱脸这个女人,还是要谭嫂给收拾。

    这不,她见了谭嫂,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的恐惧。

    皱皱脸过来,把大铁盆放了下来,看着冬梅说:”冬梅,你的拉条子,刀削面,麻食,油泼面,还有稀饭的食材,都准备好了没有啊?”

    冬梅指了指锅里正在煮的稀饭说:”稀饭已经开始煮了,正在锅里面呢,一会就能卖了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又揭开案板下面的布帘,指了指里面放的几个面盆说:”这个盆子里面,放的是已经和好的面,等客人要吃刀削面的时候,我把这块面拿出来,直接就能给客人削了。”

    谭嫂走了过来,揭开了捂住面盆的塑料纸,看着面盆里面和好的面,用手戳了戳,感觉了下硬度,夸赞冬梅说:”还是你们关中人会做面啊,这面和的软硬刚好,一会客人来了,你削起来也顺手。”

    冬梅笑笑,顺手指了指放在案板上的削面刀说:”是啊,你看这削面刀怎么样,专用的呢。”

    谭嫂看着冬梅的专用削面刀说:”现在社会真是越来越好了啊,什么好东西都买得到。”

    站在不远处的皱皱脸,听着两人的对话,不由的一愣,心说,这两个人在搞什么名堂,难道她们还准备了其他的花样?

    冬梅给谭嫂展示完了刀削面,又揭开了刀削面旁边面盆的塑料布子,说:”这个面盆里面,放的都是我拉好的拉条子面,只要客人过来要吃拉条子,我直接从面盆里面把面条给扯出来,在案板上一拉,直接入锅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谭嫂看着拉条子上沾满了油,夸赞冬梅说:”真不错,拉条子上油越多,面条越不容易沾到一起,你这手艺真棒,是从谁那里学来的啊?”

    冬梅微微一笑,指了指遥远的新疆说:”年轻的时候,跟着卫国去新疆,在那里住地窝子的时候,跟附近的工人家属和维吾尔族姐妹学的。”

    拉条子是新疆拌面的俗称。

    四千多年前就在新疆大地上出现了,是新疆各族群众都喜欢的一种大众面食,驰名中外,深受各国人民喜欢。

    闻言,谭嫂羡慕的说:”卫国真是个好男人啊,早早就把你从农村给带了出去,我们老谭是个老实人,一直把我和孩子放到农村,等他出车祸去世了,我才带着孩子,从四川的大山里面,背着背篓,挑着扁担,赶了过来,可是进城后,见到却只是一具尸体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谭嫂不由的叹了口气,继续说道:”还是单位好啊,收留了我们娘三,并且提前给我大女儿安排了工作,不然,我们现在还在四川的大山里面种地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到谭嫂提到自己的丈夫,就开始伤心,便提议看看谭嫂所准备的新食材,顺带转移谭嫂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只见,谭嫂为这些新的食材,专门准备了一个小的铁皮柜子。

    当她打开铁皮柜子后,冬梅看到了满满一柜子的东西。

    谭嫂指着一盆子,既像是米饭,又像是稀饭的东西,给冬梅说:”这个就是我做的醪糟,一会客人过来,要吃醪糟鸡蛋了,我只要挖上一勺子醪糟,倒进开水里,然后再打个鸡蛋进去,顺带再放点糖,一碗香喷喷的醪糟鸡蛋汤就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是关中人,因为关中不出产大米,所以冬梅从来没有见过醪糟。

    她闻着醪糟散发出来的酒香味说:”你们四川人真是厉害啊,这么神奇的东西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醪糟是一种米酒,江南地区的特色小吃。

    醪糟经糯米发酵而成,制作工艺简单,口味香甜,乙醇含量极少,深受大家喜欢。

    谭嫂又指着一篮子,自己包好的馄饨,给冬梅介绍道:”这个是馄饨,用骨头汤下,非常的好吃,等一会了,我给你下上一碗馄饨尝尝。”

    冬梅看着这些像饺子,但是比饺子小很多的馄饨说:”这东西,跟饺子还有点像。”

    谭嫂说道:”馄饨是跟饺子有点像,但是比饺子好吃多了。”

    馄饨又叫云吞,是中国民间传统面食之一,用薄面皮包馅儿,煮熟后带汤食用。

    接着,谭嫂又分批给冬梅介绍了米线,麻辣粉,宽粉等等冬梅没有吃过,甚至没有见过的小吃。

    而在两人旁边摆摊的皱皱脸,伸长了脖子,看着冬梅和谭嫂的那些新花样,不由的惊的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她心说,这两个女人,放着好好的饺子不卖,搞这么多花样干什么?

    我皱皱脸就不搞那么多花样,我就专职卖饺子,看我们谁赚钱赚的多。

    随着中午时分的到来,工人们像潮水一样涌入了农贸市场。

    由于农贸市场的出现,到单位食堂吃饭的人员大减,食堂已经到了快倒闭的边缘。

    冬梅和谭嫂看准了大家的新鲜感,不仅把自己摊位所卖的吃食写在了纸板上,并且还高高的挂了起来,那样就更醒目了。

    但是,为了不漏掉一个顾客,两人更是站在摊位前,卖力的吆喝。

    只见,冬梅吆喝道:”稀饭饺子刀削面,麻食拉条油泼面……”

    排在冬梅摊点后面的谭嫂,吆喝道:”醪糟米线麻辣粉,饺子黑米粉丝汤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

    冬梅和谭嫂的吆喝,看着周围的工人们,源源不断的走进两人的摊点,皱皱脸终于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也站了出来,但是她的吆喝和冬梅谭嫂比,显然要苍白的多。

    只见,她扯开了嗓子,喊道:”饺子……,饺子……,还是饺子……”

    冬梅的摊点,首先坐下了客人。

    只见,一个修理工,浑身污垢,露着一口白牙,看着冬梅说:”大姐,你这里,有没有棍棍面,给我来碗油泼棍棍面。”

    听到棍棍面,冬梅一愣,心想,自己这里有拉条子,刀削面,麻食,可是棍棍面是什么?

    正当冬梅犹豫的时候,修理工又加了一句说:”棍棍面做好后,最好再拿油泼一下,那样,吃起来就更带劲了。”

    冬梅百思不得其解,虽然她不知道棍棍面是什么,可是她又不想失去这位客人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便按照自己的想象,将盆子里面放着的拉条子,拿了出来,一边在案板上拉着面,一边想,棍棍面,应该是面如其名,比较硬,比较像棍子的面吧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就按照自己的想象,把拉条子做的很粗很硬,然后下到了锅里。

    等面快煮熟的时候,冬梅就开始烧油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面出锅了,油也烧好了。

    冬梅往面上撒上葱姜蒜以及各种调料,再把滚烫的油往面上一泼,只听“刺啦”一声,一碗冬梅心中想象的棍棍面,就大功告成了。

    棍棍面是一种传统风味名吃,口感爽滑,劲道。

    俗话说,棍棍面的做法,用三句话就能概括:红嘴绿叶玉石板,金色鱼儿浮水面,釜中两沸既成餐……

    冬梅怀着忐忑的心情,把棍棍面端到修理工的面前。

    修炼工看着冬梅手里那一碗被油泼的金黄的面,已经流出了口水。

    冬梅把面放到修理工的面前说:”小伙子,这面是你要的棍棍面吗?”

    修理工一边吃着面,一边说:”大姐,你这棍棍面做的,真是太好吃了啊,真的跟我妈妈做的一模一样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一愣,心说,自己瞎猫碰上死耗子,竟然误打误撞的做成了棍棍面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苦笑不得的说:”喜欢吃就好,以后常来吃,大姐就按照这个样子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修理工点着头,没有一会儿的功夫,就把一大碗面给吃完了。

    吃完面的修理工,满意的擦着嘴说:”大姐,我还能再给我同同事带一份棍棍面吗?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更是喜出望外的说:”好啊,没问题,你先坐着喝面汤,我马上就给你做好。”

    为了搞清楚棍棍面到底是什么东西,冬梅一边做饭,一边和修理工闲聊。

    从修理工的口中,冬梅得知,棍棍面其实就是油泼拉条子,只不过因为地域的不同,所以叫法也不同。

    闻言,冬梅终于懂了,她再在给修理工做好棍棍面之后,又在自己的招牌上,新添了一个新品种,棍棍面。

    自从冬梅卖出去第一碗面之后,她就忙的没有停过,一个中午下来,冬梅不仅卖光了之前准备的拉条子,刀削面,麻食等等,就连她现场和面,现场拉的拉条子都卖的精光。

    而旁边谭嫂的摊点,生意也异常红火。

    来她的摊点吃饭的人,主要以四川,贵州,云南,安徽,江苏等等南方人为主。

    和冬梅一样,谭嫂一个中午,也卖完了昨天准备的所有东西。

    而两人旁边的皱皱脸就惨了,一个中午只卖出去几斤饺子,可以说完全失败。

    她看着旁边的冬梅和谭嫂,羡慕的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面掉出来。

    可是,羡慕归羡慕,皱皱脸却没有办法,像冬梅和谭嫂一样赚的盆满钵满,因为她卖的品种太单一,而且又难吃,自然打不开销路了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