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60章 比男人还凶悍

正文 第160章 比男人还凶悍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白主任走后,冬梅和谭嫂知道她们闯了祸。

    可是,即使闯了祸,生意也要继续啊。

    冬梅和谭嫂简单的把现场收拾了一下,就开始了卖饺。

    而皱皱脸被吓跑之后,就没有再回来,错过了中午卖饭的黄金时间。

    像在博科楼时卖饺子一样,冬梅提前准备,按部就班,他想着,好久没有开业了,今天一定要大展伸手。

    同时,她也很自信,自己的饺子味道这么好,一定会卖的精光。

    随着中午的到来,随着工人们下班,一波又一波的工人涌进农贸市场。

    以前,由于整个钻一家属院基地里面,卖吃食的只有冬梅和谭嫂,所以大家没有选择性,只能去两人的摊点吃饺子。

    现在,随着农贸市场的建立,这里不仅有卖肉夹馍,小米稀饭,小笼包子,活络面,炒面,拉条子,米饭,麻辣烫等等,大家的可选择性一下子多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且,由于饺子的价格普遍要高于其他的饭,所以冬梅和谭嫂的饺子摊点被严重分流,相比以前的红火场面,现在可真是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第一家卖肉夹馍的红脸女人,自早上开始后,就没有停过,客人像流水一样,来了一波又一波。

    他们坐在的红脸婆姨的摊点上,吃肉夹馍,喝稀饭,既省钱,又快捷。

    而第二家卖小笼包子的白脸婆姨,小笼包子也销量很好。

    如果有不喜欢吃肉夹馍的客人,便坐在白脸婆姨的小笼包子摊点上,要上几笼包子,沾着汁吃,再喝上一碗粉汤,也很划算。

    而后面那几家卖面的面馆摊点,生意也红火的很。

    由于基地里的工人,主要以北方人为主,所以大家都吃面,面条自然卖的很好。

    而反观冬梅和谭嫂的摊点,客人稀稀拉拉,走一个,半天才另外一个,甚至有时候还接不上。

    平时忙惯了的冬梅,站在饺子摊点上,看到生意如此清淡,一时半会儿还适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她转头看看谭嫂的摊点,也好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冬梅着急的团团转,她朝着站在一旁的谭嫂说道:”谭嫂,你说今天是怎么了,怎么吃饺子的人这么少啊?”

    谭嫂也很纳闷,她红着脸,看着周围的穿梭而过的人群说:”是啊,感觉还没有咱们在博科楼和普通楼房南边,摆摊时候的生意好啊。”

    冬梅也叹着气,看着周围生意红火的小吃摊点说:”是啊,我以为农贸市场开张以后,我们的饺子会越卖越好,可是没有想到,反倒卖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谭嫂一边吆喝着周围人过来吃饺子,一边对冬梅说:”还好,皱皱脸被我给打跑了,不然光卖饺子的就我们三家,人员再次分流,肯定更差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想了想说:”看来,我们该转行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转行,谭嫂惊奇的说:”转行,你不准备卖小吃了吗?”

    冬梅摇摇头说:”我说的转行,并不是不卖小吃了,而是要开拓创新,卖一些周围人没有卖的吃食?”

    谭嫂说:”那你的意思是,饺子干脆不卖了,而转卖其他的吃食?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不是,饺子也要卖,但是不能把宝,全部押在饺子上,我们要多元化发展。”

    谭嫂觉得冬梅说的对,她说:”那我们,从明天开始,就开始卖一些新鲜玩意,你说怎么样?”

    冬梅很同意谭嫂的观点,她认为时间紧迫,必须从明天就开始卖新的吃食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问谭嫂说:”谭嫂,你除了会做饺子,还会做什么?”

    谭嫂想了想说:”我还会做馄饨,米线,醪糟。”

    话毕,谭嫂又追问冬梅说:”那你还会做什么新的吃食啊?”

    冬梅不假思索的说:”我还会做油泼面,臊子面,麻食,刀削面等等。”

    冬梅和谭嫂一个来自关中,一个来自四川,由于饮食习惯的不同,两人会做的饭也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谭嫂说:”冬梅,既然你会做这么多,那我们明天就把各自会做的东西,都给他带上。”

    冬梅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下午,冬梅正在家忙活着为第二天的创新做准备,卫国下班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进门第一句话就问冬梅说:”冬梅,听说你们今天中午在农贸市场打架了?”

    冬梅纳闷的问:”你中午零时加班没有回来,你是怎么知道的啊?”

    卫国说:”我的天呐,你们几个家属在农贸市场打架的事情都传开了,而且你们还把白主任给打伤了,对吧?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没有啊,他就是挨了谭嫂一个蒙棍而已。”

    卫国说:”还好那一闷棍不是你打的,要是你的打的,估计你以后再也没有机会,在农贸市场卖饭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纳闷的说:”谁说的,难道谭嫂再也不能再农贸市场卖饭了吗?”

    卫国点点头说:”物业管委会的通知单都贴出来了,你还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我真不知道啊,你在哪里看见?”

    卫国说:”我下班回来的时候,路过物业管委会,看到他们正在张贴单子,顺便看了一眼。”

    听到卫国的话,冬梅意识到,肯定是白主任出的主意。

    此时,如果要想留住谭嫂的话,必须去找白主任,并且趁着他刚把单子贴出来,劝说他把单子收回去,不然,等大家都看到这个规定了,那么就晚了。

    说走就走,冬梅再次独自过来找白主任。

    冬梅之所以不带谭嫂过来,因为她知道,以谭嫂的暴脾气,几句话说不对,肯定又要将白主任爆打一顿。

    要是白主任再次挨打,那么谭嫂被清除,自己也无力回天了。

    冬梅一进门,就直截了当的问白主任说:”白主任,听说你们准备把谭嫂给清除出去,是真的还是假的?”

    白主任顶着额头上的犄角,点点头说:”我们物业管委会新出台的制度,在外面贴着,你没长眼睛,不会看吗?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我看了,但是谭嫂今天真的不是故意的,她本来是打皱皱脸,可没有想到,您突然从天而降,而且替皱皱脸挨了一棒子。”

    白主任品着茶说:”不论是打我,还是打皱皱脸,打人就不对

    ,要是让这种暴力分子,混迹在农贸市场里面,我严重不放心,指不定哪天,她再给我搞出个乱子来呢。”

    冬梅双手举起,给白主任保证说:”白主任,我冬梅可以用我的摊点给你保证,如果谭嫂再犯一次错误,您同时把我和谭嫂都清除了,求您了,您就行行好,再给谭嫂一次机会吧。”

    白主任坚定的摇了摇头说:”不可能了,绝对不可能,今天他能用擀面杖把我打成这样,明天她就敢拿刀把我给砍了,把这种定时炸弹,放在农贸市场里面,晚上,我可睡不着觉。”

    听到白主任完全拒绝了谭嫂,冬梅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解释,都没有办法挽回了。

    于是,冬梅只能攻击白主任的软肋。

    她知道白主任是个爱财如命的人,于是冬梅从口袋里面拿出,提前准备好的五百块钱说:”白主任,谭嫂知道她打伤了你,这五百块钱是她给您看病用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,白主任已经去过卫生队了,并没有什么大碍,花了几毛钱涂抹了点药膏,便回来了。

    可是,当他看到冬梅放在桌子上的五百块钱,眼前不由的为之一亮,说:”虽然谭嫂是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,但是只要我们不打开引爆她爆炸的那个引擎盖,我看这个女人,还是有救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白主任松口了,冬梅知道有希望,于是更进一步说:”白主任,谭嫂知道,她把你伤的很重,如果您看病,这五百块钱还不够的话,我们再给您垫付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主任更是喜笑颜开的说:”我相信,谭嫂今天拿擀面杖打了我,一定在内心里面,对自己的这种行为充满了悔恨,如果下一次,当他遇见我,我相信,她不仅不会对我暴力相向,甚至还会给我道歉,甚至,当她在农贸市场遇见暴力事件的时候,以谭嫂的伸手,我想,她一定不会坐视不管,更不会麻木不仁,她一定会见义勇为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白主任前后颠倒的话,冬梅心中充满了嘲讽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还是微笑着,看着白主任说:”对,白主任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白主任把桌子上的钱装进口袋之后,拍案而起说:”既然谭嫂这颗定时炸弹不会被引爆,而且她还是一个隐藏的江湖侠义之士,关键时刻,更能被我所用,冬梅啊,你说像谭嫂这样的人才,放在这里,我忍心把她给驱逐出农贸市场吗?”

    冬梅尴尬的笑着说:”以白主任的深明大义,肯定会给谭嫂从新改过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主任意气风发的说道:”好,我决定了,现在就撤销开除谭嫂的决定,让谭嫂在我们这个不大的农贸市场内,继续发挥她的光和热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主任就带着冬梅往出走着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白主任往走,疑问道:”白主任,我们这是去干嘛?”

    白主任带着冬梅来到了办公大楼的外面,指了指贴在墙上的,红纸黑字的告示说:”既然谭嫂是个可塑之才,那么我们就把这个通知给撕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白主任就一把将那个贴在墙上的,开除谭嫂的告示给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冬梅对白主任的行为竖起大拇指说:”白主任真是个好领导,我们能在你的管理下做生意,真的是三生有幸啊。”

    白主任最喜欢听好听的话,他哈哈大笑着说:”知我者,冬梅也。你好好干,以后在这个市场上,有什么苦难了,你尽管来找我,我一定给你办。”

    冬梅继续拍着白主任的马屁说:”那我就先替谭嫂感谢白主任了,等我回去,一定把您的胸怀宽窄广告诉谭嫂,让她没事好好的反思反思自己。”

    白主任说:”就是,你一定要和谭嫂好好的反思反思。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对,毕竟我和谭嫂都是伤害过你的人,我们一定好好的反思。”

    白主任哈哈大笑着说:”就是啊,你拍晕过我,谭嫂用棍子打晕过我,你们两个妇女啊,真是比男人还凶悍。”

    冬梅听着白主任的话,觉得自己实在没有办法,再继续拍马下去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找了个理由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冬梅刚走出去两步,白主任又从后面叫住了她,说:”对了,怎么每次谭嫂办事,都是你替她过来啊,谭嫂人呢?”

    冬梅赶紧给白主任解释说:”谭嫂自从打了你之后,就像犯了罪一样,这会儿正在家里面闭门思过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谭嫂在家闭门思过,白主任很是高兴,心说,这个女人,真他娘的活该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