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59章 谭嫂的擀面杖

正文 第159章 谭嫂的擀面杖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冬梅看到谭嫂冲过去要殴打皱皱脸,心说不好,这才刚入驻农贸市场,脚跟还没有站稳,饺子还没有开卖,要是和皱皱脸打到一起,那不是砸谭嫂的招牌吗,以后谁还会去谭嫂那里吃饺子?

    看到此情此景,冬梅一个箭步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相比谭嫂和皱皱脸,冬梅的身高显然要高很多,只见,她一只手抓住谭嫂的擀面杖,一只手推住皱皱脸,阻止两人接近。

    谭嫂看到冬梅拉住了自己,忙试图推开冬梅说:”冬梅你放开,今天我要是不教训这个皱皱脸,以后她还会继续去物业管委会告我们的黑状。”

    而皱皱脸则藏到冬梅的身后,生怕谭嫂的擀面杖砸到自己的头上。

    冬梅安抚着谭嫂说:”谭嫂,和气才能生财,虽然皱皱脸不是个东西,但是我们也不能因为教训她,而脏了咱们的手吧。”

    皱皱脸听到冬梅竟然敢骂自己,便朝着冬梅吼叫道:”冬梅,你说话注意点,说出去的话,就是泼出去的水,什么我是个不要脸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谭嫂一边朝皱皱脸飞扑过去,一边朝着皱皱脸骂道:”皱皱脸,你这个欺软怕硬的东西,就敢媳妇冬梅,有本事过来欺负我?”

    皱皱脸不说话,愣是藏在冬梅的身后,拿冬梅当挡箭牌,护住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就这样,谭嫂,冬梅,皱皱脸三个,就像老鹰捉小鸡一样,在不大的摊点附近,展开了战斗。

    三人中,个子最小,最瘦的谭嫂扮演老鹰的角色,个子最高,身体最强壮的冬梅扮演母鸡的角色,而满脸皱纹的皱皱脸,则像一只惊恐的小鸡一样,藏在冬梅的身后,躲来躲去。

    站在远处的白主任看到眼前的一幕,一边叹气,一边冲了过来,朝着三人吼道:”哎,我说你们三个卖饺子的,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虽然白主任在旁边呵斥,但是三个女人一台戏,似乎根本停不下来,对白主任的话更是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白主任看着三人你追我打,乱做一团,心说,既然没有人能制止你们三个卖饺子的小丑在这里作怪了,那还是让我这个相貌堂堂,正义感十足的白主任,来阻止你们吧。

    说着,白主任就冲了上去,准备将三个女人放倒。

    看到白主任冲进去了,站在第一排,卖肉夹馍的女人说:”白主任,你可要注意安全啊,那个女人手里的擀面杖,可是不是吃素的。”

    第二排卖小笼包子的女人说:”白主任,你可要当心啊,她们三个可是真打,并不是闹着玩的。”

    白主任一边冲进乱作一团的三人中间,一边对卖肉夹馍和卖小笼包子的女人说:”你们两个女人就别担心了,我白主任身高一百八,体重也一百八,还能被这三个弱小的女人给欺负吗?真是太小看我白主任了。”

    话毕,白主任就冲了进去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谭嫂瞅准了冬梅身后的皱皱脸,高高的举起了擀面杖,一个猛子跳起来,一擀面杖就挥舞了下去。

    皱皱脸看到谭嫂砸向自己的擀面杖,心说,这下完蛋了,看来,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谭嫂的擀面杖下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白主任刚好冲了进来,而且不偏不倚的站在了皱皱脸的前面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谭嫂一擀面杖下去,重重的砸在了白主任的脑门上。

    只听一声蒙响,白主任感觉满天都是星星,眼前突然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只见,白主任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,瘫软了下去。

    而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的皱皱脸,看到谭嫂竟然没有打中自己,打在了白主任的头上,并且把白主任打的不省人事,她吓的魂飞魄散,一边逃跑,一边大喊道:”快来人啊,杀人了,杀人了。”

    谭嫂看到自己将白主任给一擀面杖打倒在地,不由的愣住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昏迷过去的白主任,抱歉的说:”白主任,我要打的是皱皱脸,你怎么过来了,我真心不是故意的啊。”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冬梅,跟皱皱脸一样,也是个很胆小的女人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白主任被打晕了过去,吓的脸色苍白,对谭嫂说:”谭嫂,我们可闯祸了啊。”

    相比冬梅和皱皱脸的惊慌失措,谭嫂反倒是面不改色,心不跳的说:”不就是打晕了吗,别怕,过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可是,冬梅看着躺在地上,像死人一样的白主任,担心的说:”谭嫂,怎么办,我们该不会把他给打死了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冬梅就蹲下身子,学着电视上救人的情节,准备对白主任进行胸部按压和人工呼吸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谭嫂,看到冬梅又是按压白主任的胸部,又是朝着白主任的嘴里吹气,忙问冬梅说:”冬梅,你这是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冬梅说:”给他做人工呼吸啊,电视上救人都是这样救的啊。”

    谭嫂不屑的说:”对这种人,做什么人工呼吸,看我的。”

    说着,谭嫂就冲到自己的摊点前,掂起一个马勺,舀了一瓢凉水。

    她冲过来后,照着白主任的脸上一瓢水就泼了下去。

    只见,那一瓢凉水泼到白主任的面门上之后,白主任嘴里吐出来一口水,猛然间清醒了,并且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冬梅看到白主任醒了过来,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看着谭嫂说:”谭嫂,你这一招是跟谁学的啊,竟然这么灵。”

    谭嫂把白主任扶了起来说:”跟电视上学的啊,电视上在拷打敌人的时候,一旦敌人晕过去,一瓢水就能让他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说,原来谭嫂是把白主任当敌人一样对待啊,怪不得她那一瓢水泼的,很是有力道。

    醒过来的白主任,摸着额头上肿起的一个大包,看着冬梅和谭嫂说:”他奶奶的,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,怎么突然一瞬间,我就失去了知觉,等我醒来的时候,我就在你们两个女人的怀里了?”

    闻言,第一排卖肉夹馍的女人说:”谭嫂刚才拿擀面杖……”

    肉夹馍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,谭嫂犀利的目光便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面对谭嫂犀利的目光,肉夹馍女人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这时,第二排卖小笼包子的女人说:”是谭嫂拿擀面杖……”

    小笼包子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,谭嫂威慑的

    目光又朝小笼包子女人射了过去。

    联想到谭嫂能一擀面杖,将一米八几的白主任打到,肉夹馍女人和小笼包子女人都选择了沉默。

    她们心想,如果自己敢揭发谭嫂的话,说不定谭嫂的那一擀面杖,就会砸向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就这样,白主任询问了一圈,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告诉他,刚才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白主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一脸狐疑的抱着脑袋回到了办公室里面。

    这时,皱皱脸冲了进来,她看着白主任说:”白主任,整个农贸市场的人都摄于谭嫂的银威,而不敢说实话,我过来告诉你实话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白主任,由于额头处理不当,之前的包已经严重肿大,肿的像一个犄角一样,高高的耸立在白主任的额头之上。

    白主任看到皱皱脸进来了,便问她说:”你告诉我,我头上的肿包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走近了,皱皱脸才看到白主任头上的包已经肿成了犄角,她不由的心里一惊,心说,这个谭嫂虽然身材矮小瘦弱,这个下手可是狠啊,竟然把白主任这么相貌堂堂,风流倜傥的人,直接给打成了金角大王和银角大王。

    不由的,皱皱脸暗自庆幸,还好白主任过来了,莫名其妙的替自己挨了一棍,不然,这会的自己,肯定还在医院躺着呢。

    皱皱脸直接告诉白主任说:”白主任,我实话告诉你,是谭嫂把你给打成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闻言,白主任一脸惊讶,不可思议的看着皱皱脸说:”你说什么,不可能吧,谭嫂那样的侏儒症患者,还能把我一个七尺男儿给打成这样?”

    皱皱脸点点头,假装心疼的看着白主任说:”没问题,我敢用我卖饺子的名誉保证,就是谭嫂把你给打城这样子的。”

    白主任还是不敢相信,他说:”皱皱脸,我实话告诉你,我白小军可不是一般人,我八岁习武,十二岁练习内家拳,十五岁练习跆拳道,十九岁修炼内功,一般人不要说伤到我了,就是让我损失一根毫毛都不可能,更别说谭嫂那样弱小的女人还能伤得了我?”

    听到白主任自吹自擂的话,皱皱脸咽了一口唾沫,心说,既然你这么厉害,为什么上次被冬梅当排球一样的拍晕,这次又被谭嫂拿擀面杖给打晕?

    但是,谭嫂还是假装很怜香惜玉,她走近了白主任,从口袋中掏出手帕,擦拭着白主任的额头说:”白主任,我亲眼所见,是谭嫂拿着擀面杖,将你一棒子给敲晕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白主任突然有了回忆,他隐隐约约的回忆了起来,好像一道白色的闪电从长空中划过,然后自己就感觉眼前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原来,那划破长空的闪电,竟然是谭嫂的擀面杖。

    白主任倒吸了一口凉气,摸了一把额头上的“犄角”,疼的表情狰狞的说:”当初我不同意谭嫂这个疯女人入驻农贸市场,冬梅非要把谭嫂给拉进来,现在好了吧,这个疯女人,早晚给我闯祸。”

    闻言,皱皱脸马上在旁边煽风点火的说:”就是,当初真不应该把这个疯子给弄进来。”

    白主任无奈的说:”可是,现在已经弄进来了,有什么办法呢?”

    皱皱脸给白主任建议说:”怎么没有办法,您是管理这个农贸市场的主任,你直接将她给开除出去,不就行了呗。”

    听了皱皱脸的话,白主任突然茅塞顿开,他拍案而起说:”对啊,我为什么不指定一个规定,凡是打架斗殴的商户,一律开除出农贸市场呢?这样,我就有办法,光明正大的把这个疯女人给撵走了啊。”

    闻言,皱皱脸马上说:”白主任,既然你能把谭嫂那个疯子给撵走,那为什么不把冬梅那个傻大个,也给撵走呢?”

    听到要撵走冬梅,白主任一想,自己多拿了冬梅的钱,要是把冬梅给撵走了,以后可就没法从她那里拿钱了?

    于是,白主任给皱皱脸解释说:”谭嫂撵走,冬梅就算了,毕竟她还算是个老实人嘛。”

    听到白主任不打算把冬梅撵走,皱皱脸继续在白主任旁边煽风点火的说:”白主任,既然把谭嫂给撵走了,那干脆把冬梅也给撵走了算了,毕竟她们两人是一丘之貉,狼狈为奸,为虎作伥,少撵一个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可是,不论皱皱脸怎么说,白主任都非常的坚定,谭嫂可以走,唯独冬梅不能走。

    从物业管理处出来,皱皱脸心中很是不快,她皱着眉头,在心里抱怨道,这个白主任,一看就是个好色之徒,还不是看着冬梅长的漂亮,有几分姿色,所以才舍不得把冬梅给撵走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