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发小说网 连载书库 风是叶的涟漪 正文 第156章 峰回路转,住进干部楼的条件

正文 第156章 峰回路转,住进干部楼的条件

目录:风是叶的涟漪| 作者:常山赵龙| 类别:历史军事

    转眼,卫国调到固井队已经快一年了,而两个孩子也慢慢长大,涛涛已经升入了六年级,娜娜也升入了四年级。

    在这快一年的时间里面,冬梅觉得是结婚以来最幸福的一年,也是两人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一次了。

    虽然卫国的工资收入降低了好多,但是夫妻两人能天天在一起,冬梅觉得这比什么都好了。

    随着单位员工的新老更替,以及一批新楼的建成,一部分的干部楼空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天,正在家里看电视的冬梅,突然听到门外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冬梅把电视机的声音放小了点,心说,谁啊,在外面大喊大叫的。

    还没等冬梅走到门口,客厅的窗户就被使劲的敲了几下:”冬梅,在家吗?”

    听到是红霞的声音,冬梅又返了回来,站在暖气跟前,打开窗户,红霞正呲牙咧嘴的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红霞,你干什么呢,进屋来说话啊,趴在窗户上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最近牙疼的厉害,在外面风吹上还能好点,一进屋子,一热,牙就疼。”

    “牙疼不是病,疼来要人命,你也没去看看啊。”

    “看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话到一半,红霞停了下来,话锋一转说:”我就不和你废话了,听说最近有一批干部楼的名单下来了,有你们卫国吗?”

    几个好姐妹中,红霞永远都是最先得到消息,而冬梅总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。

    而且冬梅的大部分消息,还是从红霞那里得到。

    听到干部楼,冬梅惊讶的看着红霞说:”你说什么,空出了一批干部楼下来?”

    红霞牙疼的半边脸都肿了,她捂着脸说:”大家都知道了,你还不知道啊?”

    冬梅径直走出了房子,和红霞一起站在屋外的风中,问她说:”这是什么时候的消息,我真的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红霞告诉冬梅说:“你没看到桥那边,新起了一栋新楼,一部分住干部楼的人,要搬过去住新楼,这样就会空出一部分干部楼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们有可能要住进干部楼了?”

    “那废话了,既然能空了,我们干嘛不住进去,干部楼多好。”

    冬梅出来的时候穿的单,站在寒风中还有点冷,她蜷缩着身子,抱着胳膊说:”我们真的可以住进去吗?“

    红霞吐着口水说:“名单已经下来了,我这不是过来找你去看名单的吗?”

    听到分配干部楼的名单都下来了,冬梅更感觉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她好奇的问红霞说:“那名单上有你们李建军的名字吗?”

    红霞牙疼的厉害,她表情扭曲的说:“这不,我来叫你过去看嘛,我也不知道有没有,不过好像,应该有吧。”

    话毕,冬梅进屋披了件外套,就跟着红霞来到了楼房管理处。

    楼房管理处和物业管委会在一栋楼上,但是并不在一个楼层。

    由于冬梅来这里闹过,所以她对这里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   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楼房管理处。

    此时的楼房管理处,早已人满为患了,冬梅和红霞挤都挤不进去。

    冬梅看着红霞说:”你什么时候得到这个消息的,我们其实应该早点过来。”

    楼道里面一热,红霞的牙疼更厉害了,她痛苦的说:”李建军早就告诉我,会有一批干部楼分下来,可是我不知道具体发榜的日子,也是今天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李建军早就知道了干部楼的消息,冬梅不由的感叹,相比李建军的消息灵通,卫国简直就是信息闭塞啊,可以说基本没有什么消息来源通道。

    他总是什么消息都不知道,偶尔知道一些最新的消息,大多还是从自己这里听过去的。

    对于住干部楼,冬梅很急切。

    她知道,干部楼旁边的小型农贸市场已经建设好了,如果自己能够住进干部楼的话,不仅生活条件更好了,最主要的是,自己做生意就更加的方便了。

    于是,相比红霞的等待和观望,冬梅愣是是挤破头的往人群中钻。

    红霞看到冬梅像一只公牛一样,再往人群里面挤,她便对冬梅说:”冬梅啊,你要是挤进去了,顺带也帮忙给我看看,看榜单上有没有我家李建军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冬梅挤的满头大汗,她转过头对红霞说:”好的,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由于这几年走街串巷的卖冰棍,卖药,卖饺子等等,冬梅的身体,相对于之前健壮了不少。

    只见,冬梅如一个骑士一样,在人群中纵横,很快就挤了进去。

    总共有两张榜单,第一张榜单上,都是些资历特别老,对单位贡献特别大,或者在工作中受过重伤的人,享受特殊照顾,分到了房子。

    冬梅在第一张榜单中,没有看到李建军的名字,倒是看到了李克友的名字。

    冬梅一愣,心说这不是自己在新疆的时候,就认识的李桂兰老公的名字吗?

    快十几年没有见过李桂兰了,这一次,竟然在榜单上看到了。

    冬梅心里默默的祝福李桂兰,当初一个在农村连鞋穿都没有的妇女,现在也跟着老公住进干部楼了,真是好啊。

    冬梅在第一张榜单上找了半天,不仅没有看到崔卫国的名字,更没有看到李建军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第二张榜单,却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冬梅从楼房管理处得知,第一张榜单上出现的人,都是特殊照顾,而在第二张榜单上即将出现的人,必须符合以下条件,才可以上榜。

    第一,工龄必须超过十五年。

    冬梅掐指算算。

    卫国从二十二岁就开始工作,现在工龄都快二十年了,更不要说十五年了。

    第一条条件符合。

    第二,身份必须是干部,而且必须有一定的技能资质。

    看到第二条,冬梅的心里,不由的乐了。

    她心说,这条卫国也符合啊。

    卫国自工作的第一天开始,理论上就是干部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是石油学校的科班出生,分配过来就享受干部的待遇。

    另外,卫国拥有固井和钻井双份工程师的资质,这完全符合第二条啊。

    第三条,也是卡人最多的一

    条,那就是必须是在在后勤工作。

    相比前线工作的人,后勤的工作朝九晚五,每天必须得回家。

    所以单位研究决定,住干部楼,这符合职工的自身利益。

    再个,之所以把后勤这个条件提出来,领导也是多有考虑。

    因为,符合以上两个条件的干部太多了啊,而房子又很有限。

    所以,为了解决这种僧多粥少的局面,单位便出台了必须在后勤工作这个条件。

    毕竟,在前线工作的人还是占多数嘛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在后勤工作这个条件限制的话,那大家就抢房子抢疯了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,冬梅的心里乐开了花,因为这三个条件,卫国全部都符合啊。

    正当冬梅沉寂在激动的心情中,不能自拔的时候,红霞在外面有点着急了。

    她焦急的喊到:”冬梅,看清楚榜单上的名字了没有啊?”

    冬梅忙转身,一边往出挤,一边说:”看清楚了,等我出来给你说。”

    听到冬梅看清楚了,红霞高兴的想,一定有我家李建军的名字。

    冬梅挤出来后,擦拭着额头的汗水。

    她说:”我的天呐,这人也太多了吧,比我当年在火车站挤火车还要拥挤啊。”

    红霞本来准备问,榜单上的人名有没有李建军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是一想,李建军肯定有,卫国有没有就不知道了?

    万一建军有,而卫国没有,那岂不是伤了冬梅的心。

    于是,红霞便先问卫国。

    她看着冬梅说:”冬梅,那张公布名单的第一张榜单上,有没有你家卫国的名字啊?”

    冬梅高兴的摇摇头说:”没有。”

    红霞知道只出了一张榜单,她听到榜单上没有卫国的名字,心里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她不由的安慰着冬梅说:”冬梅,你们住不上干部楼,也不要太伤心了,早晚会住上的。”冬梅高兴的说:”没事,等等再看呗。”

    红霞看着冬梅开心的表情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心说,这个红梅今天是怎么了,是不是乐极生悲了?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住不上干部楼了,所以痛苦到了极点,便开始了高兴?

    红霞婉转的问冬梅说:”冬梅,我知道榜单上没有你家卫国,只有我家建军,你想开点。等我们住上干部楼后,你们常过来逛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闻言,冬梅一愣,也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她对红霞说:”我刚才仔细的看了三遍呢,上面好像没有你们家建军的名字啊。”

    闻言,红霞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说:”你说什么?没有我家建军的名字?”

    冬梅肯定,以及确定的点点头说:”没有。”

    红霞不相信冬梅的眼力,认为冬梅一定是看错了。

    因为建军上班之前,告诉过自己,他已经把路子给走通了,不可能没有建军的名字啊?红霞拥挤进去后,把脸蛋贴在榜单上,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。

    她发现,还真的没有李建军的名字。

    红霞大惊,心说,卫国老实,没有卫国的名字还能想通,怎么能没有建军的名字呢?

    这说不过去啊?

    红霞面红耳赤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,神情失落的看着冬梅说:”还真没有,难道搞错了。”从楼房管理处回到家里,冬梅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卫国。

    此时的卫国,已经适应了后勤这种轻松悠闲的工作。

    同时,他也想开想通了好多事情,也不为一些事情而不解和忧愁。

    当他听到冬梅的好消息后,感觉不可思议的说:”不会吧,这么好事情都摊上我了?

    当初从前线调回后勤的时候,我一百个不愿意呢,怎么今天就成了住进干部楼的资本?”冬梅笑笑,给卫国阐述着自己的哲学。

    她说:”我不是都给你说过好多次了嘛,好事中有个坏事,坏事中有个好事。

    而你总是看到的那么坚定,坏事就是坏事,好事就是好事,这下,你该信我了吧?”

    卫国憨厚的笑着说:”看来,孔子说世间唯有小人与妇人难养也,这句话是错的啊。

    老婆你不仅好养,而且是在不停地改变着我,让我不停地成长和成熟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卫国的一阵猛夸,冬梅虽然知道那些都是卫国奉承自己的话。

    但是,自己就是爱听,而且听了之后,心情还很好。

    冬梅笑笑,感叹道,女人啊女人,真是世界上最好哄的动物。

    男人几句好听的话,就能够让一个女人,为了这个男人去赴汤蹈火,而且还在所不辞。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